• 未分類
  • 0

「哼!」地獄火瘋狂的燃燒,那不知道是什麼等級的鞭子居然被燒成了灰。

「如果下次你再偷襲我娘子,那麼這個鞭子就是你的下場!」白鈺寒冷酷瀟洒的說道。

白大小姐頓時傻眼,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鞭子,這可是上品仙器,居然就這麼給毀了。不過她沒有心疼反而雀躍起來,這個男人不僅長得好看,能力也一頂一的好。

白鈺寒拉著錢好準備離開。

「站住,你休了那女人娶我!」白大小姐吼道。

錢好腳下一個踉蹌,回頭看著白大小姐:「那誰,你腦袋被驢踢了?」

白鈺寒說道:「別搭理她,瘋婆子!」

白大小姐跳腳怒道:「站住,那個女人就是個廢物,她根本配不上你!」

白鈺寒冷冷的說道:「你記住,不是她配不上我,而是我白鈺寒能娶到她是我高攀了!」

錢好說道:「走吧,沒必要跟瘋狗說道理!」

二人攜手而去,白大小姐咬了咬牙,轉身離開。白鈺寒?居然是白家人,那好,你要想進入九天學院就必須進入我白家,本小姐有都是機會收拾你們。

錢好拿出石頭把玩,真不知道這比拳頭大一些的石頭裡面會有什麼靈石。

白鈺寒笑道:「留著玩吧,我們也不缺錢!」

錢好點頭:「嗯,我去買一些藥草,如果西岩願意解毒我就幫他解毒,不願意留著備用也好!」

白鈺寒說道:「嗯,另外一條街都是賣藥草的,比店裡便宜,不過假貨也多!」

錢好笑道:「我是誰?我可是火眼金睛,假貨絕對逃不掉。」

白鈺寒寵溺的一笑,二人轉彎來到另一條街道。

這條街道跟方才的差不多,賣葯的人也是在地上隨便鋪上什麼擺著藥材。

錢好一路走過去,沒發現自己想要的東西,不過她也發現這裡假貨不是一般的多。

他們來到一個小女孩的攤位,那女孩只有五六歲的模樣,梳著兩個總角很可愛。

錢好蹲下身子查看藥材。

小女孩說道:「這位姐姐想買藥材嗎?」

錢好點頭:「嗯,這些多少錢?」

小女孩說道:「我不知道呢,爺爺跑去喝酒了,我只是幫忙看著,姐姐覺得值多少就給多少吧!」

錢好笑道:「那你賣虧了怎麼辦?」

小女孩不以為意:「沒事兒,我爺爺只要有錢買酒就有動力了,他可以再去找藥材!」

錢好失笑,這老爺子也太貪嘴了。

幸好剛才路過的時候已經看見別人賣的價格,所以她給的價錢跟別人的一樣,只不過這個價錢買的是真貨不是假貨。

錢好起身要走的時候一個渾身酒氣的老頭晃晃悠悠的走過來,說道:「丫頭,賣錢了沒?」

小女孩說道:「這位姐姐買了一些藥材,給了十個銀幣!」

老頭看了一眼錢好,說道:「姑娘,價格低了!」

錢好說道:「別的人也賣這個價啊!」

老頭嗤笑:「他們賣的可是假貨,哪能跟我的比?」

錢好一想也對,假的自然便宜,真的要貴一些。

「那該多少呢?」

老頭說道:「再給十個銀幣!」

錢好也沒講價,又給了十個銀幣。

老者說道:「我還有別的藥材你要不要?」

錢好點頭:「拿來看看,如果我需要就買下來!」

老者將身上的褡褳拿下來,從裡面掏出一把把的藥材。

錢好看了看眼睛一亮,說道:「這些我都要了!」

老頭說道:「你是想配置解容水吧?」

錢好點頭:「是啊,我有個朋友中毒了,需要這些藥材。」

老頭打量了一下錢好,低聲問道:「你是治療師?」

錢好點頭:「是啊,不過學藝不精!」

老頭點點頭,說道:「我家有很多藥材,你要不要買點?」

錢好覺得老頭似乎有求於她,在這裡又不方便說一樣,於是說道:「好,請老伯帶路!」

老頭拍拍小姑娘:「丫頭,收了咱回家!」

小丫頭也不問為什麼,直接收了攤位將包裹背在身上。

白鈺寒見那麼小的孩子背著一個大包裹,於心不忍的提在手裡:「我幫你拿!」

小丫頭見白鈺寒笑了頓時臉上一紅:「謝謝漂亮哥哥!」

錢好悶笑起來,漂亮哥哥,呵呵……

白鈺寒笑道:「走吧!」

老者帶著他們七拐八拐的走出城,然後向西郊走去。

這邊越走越荒涼,錢好覺得自己上了賊船,這倆人該不是強盜吧,看見自己錢多想搶一把?

不過不管是不是強盜,他們都已經來了,想打架就打,誰怕誰。

老者說道:「前面就是亂墳崗了,你們不怕吧!」

錢好說道:「有什麼好怕的?」

老者笑的很詭異:「這裡的亂墳崗可不是凡界的亂墳崗,那裡面有骷髏兵的!」

「嗯?」錢好不明白什麼是骷髏兵!

小女孩說道:「姐姐別怕,我三歲的時候就敢自己過亂墳崗了,那些骷髏兵看著嚇人,其實很脆弱的,隨便一腳就踹散架啦!」

錢好笑道:「這樣啊,小妹妹真厲害!」

果然走了沒多久,前方便出現一片墳地,周圍有帶刺的荊棘做圍牆。

老者和小女孩跳了進去,小女孩說道:「進來啊,這條路快,不然要繞好大一個圈子的!」

錢好點頭,與白鈺寒進去,要不是不想讓麒麟出來,他倆就選擇在上面飛了。

亂墳崗里很乾燥,有點分包高聳,有的則凹了進去。

地面上散落著很多白骨,也不知道是人的還是動物的,錢好在這裡居然感受不到悲涼的氣息。

「咔咔咔……」一陣骨頭碰撞的聲音響起。


老者說道:「一隊長出來巡邏啊!」

錢好扭頭看過去,那是一隊穿著破爛衣服的骷髏,為首的骷髏拎著一把斧子。他森白的牙齒上下磕打了一陣又審視錢好和白鈺寒一陣就離開了。

小女孩說道:「那是一隊的隊長。」

錢好問道:「你們很熟嗎?為什麼他們看看就走了?」 小女孩說道:「算是很熟吧,我們是打架打熟的,開始我們穿越這裡總是被骷髏兵攔住,我們就打。後來漸漸的它們也不打了,算是習慣了!」

錢好失笑:「骷髏也有害怕的時候啊!」

走了一陣,錢好發現這裡不僅是人形骷髏多,還有很多馬匹和犬類,犬類就不知道是狗還是狼了。

「這裡為什麼有個亂墳崗?化外九天也有死的人嗎?」錢好不解的問道。

小女孩說道:「有啊,化外九天的人也不是長生不老的,這裡死去的人都埋在這裡,也有不埋的直接扔進來。」

錢好無語,原來沒有什麼長生不老,只要是人就會死。

就在他們即將出去的時候,身後的天空出現一個黑洞,一具屍體掉落進來。

小女孩立即跑過去看了一下然後滿臉失望的說道:「真是窮鬼!」

錢好走過去看了看,這人身上的衣服挺奇怪的,一身橙色,胸前一個大洞是致命傷!腰間和手上沒有乾坤袋和儲物戒指。

小女孩說道:「這是九天學院的學生,八成是打架打死了,可惜已經被人洗劫一空了。」

一隊的骷髏小隊長帶隊過來,將屍體拖起來然後剝光衣服。

錢好看見那屍體的左胸處有個黑色的星星胎記,還沒看仔細就被白鈺寒給蒙了眼睛。

「別看了,小心張針眼!」白鈺寒悶悶的說道。

錢好無語。

過了一陣,白鈺寒鬆開手,看見那些骷髏兵在穿衣服,這一刻她感覺有些悲哀。它們的肉身已經死了,可是他們卻很想重新做人。

這樣還不如直接墮入輪迴,下輩子可以變成真真正正的人啊。

「姐姐,你好像很難過,你認識那個人嗎?」小女孩問道。

錢好搖頭:「不認識,我只是覺得這些骷髏穿衣服就是想讓自己看起來更加像個人,但是他們這樣子根本就不能再做人了。如果能轉世輪迴,那麼下輩子還有希望當個真正的人類,可惜……」


那些骷髏原本爭搶著衣服,但聽見錢好的話之後都沉默了,一個看上去只有七八歲小孩那麼高的骷髏捂住了臉,它的周身泛起水汽,凝聚成幾顆透明的珠子滾落。

小女孩說道:「骷髏們哭了!」

錢好心裡燃起怒火:「特么的誰建立的這個亂墳崗?誰規定死去的人必須做骷髏兵?誰特么給的權利不讓他們轉世輪迴?」

這一聲咆哮直衝雲霄,也不知道傳了多遠,骷髏門咔咔咔的磕牙聊了起來。

那個小骷髏將眼淚凝結的珠子收起來遞給錢好。

錢好接住,抱了一下那個小骷髏:「乖!」

小骷髏頓時手舞足蹈起來,就像個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

小姑娘說道:「他們很開心呢!」

錢好嘆了口氣,低頭看著那具死屍,他趴在地上,身上已經變成了乾屍,然後肉一塊塊的掉落變成一具雪白的骷髏,它猛的翻身坐起來茫然的看向四周。

錢好皺眉說道:「他的胸腔里有東西。」

白鈺寒點頭:「好像是什麼武器斷了!」


新骷髏看了看自己然後伸手從肋骨里掏出一個黑色的東西,看著像燒火棍的前頭。

錢好接住那塊東西,看個仔細,可是怎麼看都像是燒焦的木棍啊。

心骷髏在地上找到他的靴子,從裡面掏出一個布包,打開后是一個戒指,只不過這個戒指不是儲物戒指,而是碧綠的圓環。

「你是九天學院的人吧?」錢好問道。

新骷髏點點頭,然後在地面開始寫字。

小丫頭說道:「你要問什麼趕緊問吧,不然一會兒他的記憶就消失了!」

錢好點點頭,看著他寫字。

原來這個人是錢家的人,真巧了,一個姓。這個人居然還是市裡錢家的大少爺,殺死他的是他的弟弟,屬於嫡庶之爭。

這個錢大少死的冤就不說了,他想讓錢好幫忙找到他失散的女兒,讓他的女兒回到錢家幫他報仇。這個戒指是錢家嫡子的象徵,他想讓錢好把戒指給他女兒,讓他女兒拿著戒指去錢家繼承嫡女的身份。

然後……沒有然後了,這個錢大少變成了白痴骷髏,傻獃獃的。

小丫頭說道:「他的記憶消失了。」

老頭說道:「誰知到哪個是他女兒,不如你拿著去錢家算了,反正你要進入九天學院必須有家族推薦,不然憑藉自己的力量很難。」

錢好說道:「這是個不錯的主意,鬼知道他女兒在哪啊,好吧,你的仇我幫你報吧!」

老者說道:「走吧,這裡的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決的!」

錢好點頭,看了骷髏隊長他們一眼,轉身離開。

出了亂墳崗,再走不遠就是一個村落,裡面有幾十戶人家,家家戶戶都晾曬著藥材。

老者帶他們來到一間石屋,老者說道:「我帶你們去看看我大孫女,她也不知道中了什麼毒,一直身子都不好。」

錢好點頭,走進屋內,白鈺寒識趣兒的沒進去。

屋內有濃烈的藥味兒,床上躺著的女孩都差不多成骷髏了。

女孩睜開眼睛說道:「爺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