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哼!」楚天涯冷哼一聲:「那是他咎由自取!」

「可是,您這麼做會讓外人以為是臣妾指使的!」

「沒關係的!這裡的眾愛卿都看的一清二楚。他們會為你作證的!」

「陛下,您對媚兒真好!」媚姬說著,將自己的頭靠在楚天涯的肩上。

就在這時,殿外傳開了一陣喧鬧!

楚天涯沉聲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不等有人回答他的話,楚靈兒拉著楚月兒跑了進來。第一眼就看到偎依在楚天涯懷裡的媚姬!忍不住大聲質問道:「父皇,她是什麼人?」

「放肆!」楚天涯怒聲道:「身為我無雙國的公主,居然一點禮儀都沒有!你可知道私闖金殿可是死罪!」

聞言,楚靈兒還要說話。可是,卻被楚月兒拉住她。上前兩步,說:「父皇,您別怪靈兒了。我們是因為聽說外公出事了。所以,才急沖沖的趕過來了。還請父皇不要怪罪!」

楚天涯微微嘆了口氣,說:「你們的外公因為重立國母之事頂撞了朕。自己撞死在金殿之上了。」

「什麼?」聽到這話,即便是沉穩的楚月兒也不禁瞪大了雙眼。

「重立國母?父皇,您在說什麼?」

楚天涯沒有回答楚月兒的話,而是牽著媚姬的手對著她們說:「從現在開始,她就是我無雙國的國母了。你們對待她一定要像對待自己的母親一樣,明白嗎?」

「立她為國母?」楚月兒還能夠沉得住氣。可是,楚靈兒卻是首先發難了!

「那母后怎麼辦?外公就是因為這個賤人才慘死的吧!你這個賤人,我要讓你付出代價!」說著,就沖了上去,對著媚姬便打。

媚姬左躲右閃,假裝不注意,一下子摔倒在了楚天涯的懷裡。然後,悄悄地對著楚天涯吐出了一團淡淡的黑煙。

吸入黑煙之後,楚天涯頓時大怒!抓住楚靈兒的手腕,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這一巴掌的真的是太狠了!楚靈兒直接被打倒在地。臉頰紅腫,嘴角也流出了鮮血!

楚天涯怒聲吼道:「堂堂一國公主,居然找個潑婦一樣!這成何體統?來人,給你將她拉出去,杖責一百!」

「父皇!」一見到自己的妹妹要被杖責,楚月兒急忙跪了下來。對著楚天涯道:「父皇,請您息怒!靈兒是不懂事。可是,她的身體經受不起這種懲罰。父皇,您是最疼愛靈兒的,怎麼能讓她受那種苦?如果真的要罰,那就罰我吧!是我這個姐姐管教不嚴,沒有帶好妹妹。月兒願意替妹妹受罰!」

「姐姐!」聽到楚月兒的話,楚靈兒驚恐的瞪大了眼睛。

楚天涯冷聲說:「你以為我不敢罰你?」說著,對著外面大叫:「來人啊!」

見到楚天涯準備懲罰楚靈兒,風神秀急忙跪了下來:「陛下,是臣辦事不利,沒有維護好金殿上的秩序!所以,臣願意受這一百下杖責!」

「神秀!」見到風神秀為自己受罰,楚月兒急忙叫了一聲。

風神秀也是對著她微微的搖了搖頭。

「好!」楚天涯盯著風神秀,說:「看在你忠心為主的份上,這件事情就算了。再有下次,你們一個也逃不了!退朝!」說完,牽著媚姬的手轉身離開了。

而風戰天和司徒尚也是皺眉沉思了起來!

回到家中,司徒尚唉聲嘆氣的坐在客廳之中。這讓剛剛走進客廳的司徒傲天很是納悶!忍不住問道:「爺爺,你這是怎麼了?」

司徒尚再次長長的談了一口氣,將今天在金殿之上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然後,又說:「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總感覺陛下有些不對勁!」

司徒傲天也略有同感的點了點。頭然後對著司徒尚道:「爺爺,不如我今晚去一趟皇宮看看。也許會發現什麼。」

「可是,這樣會很危險的!」

「放心吧!孫兒的實力你還用擔心嗎?」

… 司徒傲天說到做到!直至深夜,一身夜行衣的司徒傲天偷偷的離開了司徒府,向著皇宮的方向飛去。他的速度雖然比不過風無痕的虛空殘影。不過,在整個帝都也沒有人可以發現他的行蹤。包括柳先生在內!

司徒傲天躲避著皇宮中明裡暗裡的眼線,落在了楚天涯寢宮的屋頂上。他悄悄地解開了屋頂上的一塊瓦片,低頭向下看去。映入眼帘的景象卻是超出了司徒傲天的預料!

只見此時的楚天涯正赤裸著上身和一個只穿著貼身衣物的女子放縱纏綿著。因為女子是背對著司徒傲天。所以,他根本沒有看清她的相貌。不過,司徒傲天心中明白,此女一定就是爺爺所說的新一任的國母了!

就在這時,隨著下方兩人的滾動,女子的相貌完全的映入了司徒傲天的眼帘。

是媚姬!

這讓司徒傲天不禁吸了一口涼氣!完全搞不明白怎麼會是她?在司徒傲天的印象之中,媚姬確實有些本事。可是,也不至於會被楚天涯看中!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記得風無痕曾經說過,這個女人絕不簡單!

正在與楚天涯纏綿的媚姬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目光猛然一冷!然後,對著楚天涯吐出了一團黑氣,楚天涯立刻昏迷了過去。然後,媚姬猛然抬起頭,看向了司徒傲天所在的方向。

這一下,將司徒傲天嚇了一跳!

不等他有所反應,只見媚姬的長發突然無風自動,猛的向著司徒傲天延伸了過去。司徒傲天下意識的向旁一躲,長發毫不費力的穿透了司徒傲天剛剛所在的瓦片。然後又突然收了回去。緊接著,一簇又一簇頭髮從下面刺穿上來。司徒傲天不停的躲閃著。不明白這詭異的頭髮到底是怎麼回事?

只聽「碰」的一聲,媚姬從下面彈射了上來。而她的頭髮不知何時變成了十幾米長,在空中不停的擺動,彷彿是張牙舞爪的厲鬼一般!

為了不被認出來,司徒傲天不敢質問媚姬。只是轉身跳下屋頂,準備離開。

他想要走,媚姬又怎麼會願意?

一簇長發緊隨而至,將司徒傲天的腰身纏住。然後,將他帶到了空中。緊接著,又有兩簇黑髮急射而來,似乎是想要將司徒傲天來個透心涼。

情急之下,司徒傲天抓起腰上的頭髮,用力一扯。所有的頭髮立刻被扯斷!司徒傲天身體后翻,堪堪躲開了那兩簇頭髮的攻擊。他落在地上,卻發現那兩簇頭髮窮追不捨。司徒傲天抬腳在地面用力一踏。

只聽轟的一聲,在他前方的地面立刻彈起了一塊一米見方的大青石。司徒傲天一腳踢在青石之上,青石旋轉著打在頭髮上。將兩簇頭髮砸在了下面!

聽到聲響,一隊二十多人的護衛隊立刻沖了進來。當他們見到一身夜行衣的司徒傲天時,不由分說,紛紛抬起手中的兵器向著司徒傲天殺去。

司徒傲天不想傷及無辜,只是不停的閃躲著。他有所顧忌,可是,媚姬卻沒有。只見媚姬雙眼一蹬,從司徒傲天和士兵們腳下的地面中刺出了一簇又一簇的頭髮。司徒傲天身影急閃,躲開了長發的攻擊。可是,士兵們卻是沒有那麼幸運了!一個個身體刺穿,被長發高高的提在半空之中。

看著媚姬瞬間便殺害了二十多名士兵,司徒傲天的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媚姬不想讓太多人注意到這裡,尤其是發現自己。長發突然快速的抖動了起來。沒一會的功夫便將整個寢宮的院子圍了個水泄不通!后趕來的士兵們見到在陛下的寢宮之中突然出現了這麼多的頭髮。一個個是又驚又恐!不過,他們也不敢怠慢。紛紛拿起武器對著擋在前面的頭髮一陣亂砍。

看著周圍不斷蠕動的長發,再看看漂浮在空中的媚姬,司徒傲天不禁萬分感嘆,自己認識這個女人這麼多年了。沒有想到她居然還有如此本事!


只見媚姬幽幽一笑,說:「不知道閣下是何方高人?既然有如此本事,又為什麼要學膽小鼠輩,不以真面目見人呢?如果你長得好看一點,奴家也會手下留情的!」

她話雖然這麼說。可是,卻並不是這麼做的。

突然,從周圍的黑髮中刺出了無數長發!

司徒傲天立刻飛上空中,在空中輾轉騰挪。可是,還是被長發刺出了幾道傷口。司徒傲天咬了咬牙,身體化成一團火焰,飛快的向著媚姬飛去!

一團團長發會聚在了媚姬的身前,想要抵擋住司徒傲天的這一擊。可是,單憑那些頭髮又怎麼可能抵擋得了司徒傲天的三位真火?它們才剛剛接觸到司徒傲天,便化為了灰燼!

媚姬一見,不由得大驚!急忙倒飛而去。可是,她的速度又豈能快過司徒傲天?就在司徒傲天的火焰即將燒在媚姬的身上的時候,突然,一團黑氣從下方急射而來。黑氣眨眼間便出現在了司徒傲天的身前。

見到來者不善,司徒傲天想也沒想,一掌劈向黑氣。只聽「砰」的一聲,司徒傲天被彈飛了出去!

他在空中一翻身,落在了地上。而那團黑氣在空中緩緩凝成了一個人形!正是魔尊!


魔尊看著司徒傲天,淡淡的說:「說吧!你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

司徒傲天沒有回答。此刻他的心中忍不住掀起了滔天巨浪!他從來沒有想過在這皇宮之中居然還隱藏著一個如此高手!自己為了一擊必殺媚姬,剛才那一下他用的是全力一擊。可是,卻是沒有傷到對方分毫!司徒傲天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再次越上空中,對著魔尊又是一掌拍了過去。

魔尊不躲不閃,只是從容的抬起手掌,準備迎接司徒傲天這一掌的到來。可是,這一次,他真的是玩大了!因為,他突然驚訝的發現司徒傲天的手臂上正燃燒著白色的火焰。

是三世業火!

魔尊一見,想要躲閃。可是,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司徒傲天的手掌已經重重的與他對擊在了一起。

「砰!」

又是一聲悶響,司徒傲天再一次的被震飛了出去。他落在地上,五臟六腑一陣倒騰! 緣來妻到,掌心第一寵 ,司徒傲天抬起頭,發現魔尊居然一點傷害都沒有。他明白自己絕對不是眼前之人的對手!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媚姬!如果自己再不趕快離開的話,那麼後果一定會是非常危險的!可是,自己要怎麼才能逃離這裡呢?

就在司徒傲天思索間,突然,整個地面開始晃動了起來。媚姬臉色一變,道:「有人在破我的結界!」

沒錯!的確是有人在破她的結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柳先生!

聽到楚天涯的寢宮中出現了異狀,柳先生急忙趕了過來。當他見到這密密麻麻不停蠕動的頭髮時,二話沒說,身上騰起了淡綠色的玄氣。然後,右手在地面上猛的一拍。大地開始不停的顫抖了起來!無數的藤蔓從地下冒了出來,順著長發快速的生長了起來。只是片刻的功夫,藤蔓已經爬滿了長發!而且,開始越勒越緊。將裡面的頭髮勒的咯吱作響!

見到魔尊還有媚姬的注意力都被引開。司徒傲天突然身體一震,大喝一聲:「給我破!」

然後,只見從他的身上向四周擴散出一圈炙熱的能量波。藤蔓與長發一接觸到能量波,立刻化為灰燼!不少士兵也被這股能量波震飛了出去。司徒傲天也趁著這個時候飛身離開了。

見到司徒傲天逃走了,媚姬剛要去追。魔尊卻是將她攔了下來。然後,兩人化成一團黑氣消失不見了了!

直到所有的一切都已經風平浪靜之後。柳先生和剛剛趕到的風神秀才帶著數百名護衛衝進了寢宮的院子中。看著眼前破敗的景象,所有人的心中同時一驚!只是短短的時間裡,原本華麗的寢宮就變成了這幅樣子。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柳先生和風神秀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衝進了楚天涯的寢宮。

見到楚天涯正赤裸著上身倒在床上一動不動。柳先生心中一顫,急忙走過去,開始為他把脈。

看著柳先生臉上的表情心陰晴不定!風神秀焦急的問道:「柳先生,怎麼樣?陛下他怎麼樣了?」

柳先生微微皺眉,好半天才說:「像是睡著了!可是,外面發生了這麼大的動靜,陛下怎麼會沒有醒來呢?」

聞言,風神秀也不禁愣住了!

皇宮的地下室中,一團黑霧之後,魔尊和媚姬同時現身。剛剛一現身,媚姬變忍不住對著魔尊問道:「魔尊大人,剛才那人功力高強,而且似乎和我們並不和。以後必是後患!為什麼您不直接除掉他?」

魔尊沒有說話,而是緊皺眉頭,臉色很是不好。

看到他的樣子,媚姬很是驚訝!忍不住問了句:「魔尊大人,你……」

還不等他把話說完,突然,魔尊剛剛與司徒傲天對擊的那隻手沒來由的燃燒了起了白色的火焰!

媚姬被嚇了一跳,白色火焰燃燒的速度很快。剛剛才只是在魔尊的手上燃燒,一眨眼已經燒到了肩膀!魔尊想也沒想,直接將自己的手臂卸了下來。這才滿頭大汗的說:「不愧是三世業火!我的魔功居然也壓制不住它!看來,我必須儘快的找到寄生體。不然,縱然是本事再好,也抵擋不了這種火焰吶!」

「大人,這……這就是三世業火嗎?」媚姬緊張的問。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恐怖的火焰。

魔尊嘆了口氣,說:「這一下,你知道我為什麼沒有去追那個人了吧!我剛才在強行壓制著體內的三世業火。沒有想到,還是被它燒掉了一支手臂。」


說到這裡,他對著媚姬說:「你還是快點回去吧!不然的話,會被其他人起疑心的。」

「是!」媚姬應了一聲,化成一團黑氣消失不見了!

楚天涯睡得很沉,以至於即便是眾人將他抬離了寢宮,他還在呼呼大睡。

直到搬至了一個偏殿之後,柳先生才取出一根銀針扎在了楚天涯的虎口上。楚天涯立刻驚醒!忍不住叫道:「媚兒!媚兒在哪裡?」

… 聽到楚天涯的問話,眾人都是一愣。剛剛在寢宮的時候,他們並沒有見到媚姬,難道她已經……

想到這裡,眾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就在這時,一個嬌媚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陛下,媚兒在這裡!」

話音剛落,媚姬便從外面款款的走了進來。

一見到媚姬,楚天涯急忙過去,拉住她的手。問道:「媚兒,你去了哪裡?」

媚姬嬌笑道:「陛下,媚兒見您日夜操勞,想要去御膳房為您做點宵夜補補身體。可是,才沒有走出多遠,便聽說寢宮出事了。媚兒想要再第一時間趕回您的身邊。可是,不知道從哪裡出現了那麼多的頭髮,將媚兒的去路擋住了。真的是太可怕了!」說著,媚姬直接撲進了楚天涯的懷中,顫抖著身體。帶著哭音道:「真的是太可怕了!」

楚天涯安慰著拍了拍媚姬的肩膀,柔情說道:「放心吧!一切都過去了。」然後,對著柳先生等人說:「好了,已經沒事了!你們都先下去吧!」

「是!」柳先生,風神秀還有陳沖微微躬身施禮,便轉身離開了。

等到所有人都已經退下了之後,一團黑霧出現在了楚天涯的身前。

「老祖宗,您怎麼來了?」見到黑霧之後,楚天涯開口問道。

魔尊冷哼了一聲:「哼!我若不來的話,恐怕你和媚姬都要永遠消失了!」

「怎麼回事?」楚天涯面色一凝,對個媚姬問:「媚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楚天涯當然明白媚姬剛才的話只不過是在打發柳先生等人。

媚姬眼珠子轉了轉,說:「陛下,其實剛剛媚兒正在服侍您休息。可是,突然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於是,媚姬便出去查看一番。結果,來人實力好強!媚兒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如果不是魔尊大人及時出現的話,恐怕媚兒就要再也見不到陛下了。」

見到媚姬落淚了,楚天涯心疼的把她攬在了懷裡!完全沒有注意到懷中的女人此時卻是一臉的皎潔之色!

楚天涯正色道:「老祖宗,您和那人交過手,能知道此人是何人嗎?」

魔尊淡淡的說:「在整個帝都能夠由此實力的也就只有一個人了!」

楚天涯略微思考了一下,忍不住一臉震驚的說:「您的意思,是說傲天!」

魔尊沒有回答。可是,楚天涯卻是急忙擺手。說:「不可能的!傲天他怎麼會對我動手?司徒家一向是忠心耿耿的。」

「那是以前!」魔尊冷冷的說:「如果是換做以前的司徒傲天,或者是風無痕,可能不會有任何策反之心!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他們已經擁有了可怕的實力。試問,一個擁有如此實力的年輕人,他又怎麼會願意在別人的管制下生活呢?」


「可是……」

楚天涯還想要再說什麼,媚姬卻是抬起頭對著他吐出了一團黑氣。吸入了黑氣之後,楚天涯微微有些發愣!然後,開口問道:「那我應該怎麼做?」

魔尊冷冷一笑:「司徒家雖然沒有軍權在手。不過,司徒傲天卻不是一個好惹的主!不如我們就先對烈焰門下手。如今的烈焰門已經是帝都第一大門派。而且,門主的兒子李密與風無痕和司徒傲天也是有些交情!據說,當日風無痕血染東城的時候,他也曾參加過。如果此刻不剷除他們,恐怕日後他們會成為風無痕的一隻利器!」

楚天涯點了點頭,道:「好,那我準備一下!明天……明天就動手!」

「嗯!好!你打算讓誰來帶隊?」

楚天涯略微沉思了一會兒,露出了為難的神色:「是啊!該讓誰來帶領軍隊呢?風家的人一定不會去做這種事情的。至於司徒尚,那可是個老頑固!如果被他知道了這件事請,一定會……一定會出面阻止的。」

看著楚天涯為難的樣子,魔尊冷哼道:「身為一國之君,居然被手底下的人逼迫到這種地步!」說完,話鋒一轉。道:「算了,帶隊的人你就不用發愁了!讓我來給你安排吧!」

「哦?那不知老祖宗安排的是何人?」

一見到魔尊又要給自己安排人手,楚天涯不由得眼睛一亮。

魔尊看了看他,淡淡的說出了一個人名:「孫天成!」

「是他!」楚天涯為之一愣,然後喃喃的說:「可是,他的實力不足以統帥軍隊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