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哼,在沒受完罰之前,你別想見到你娘。」

「嗚嗚,爹爹,我不要去死人待的地方,那裡好黑。」冷小兔急了,看他爹是真的打算她把扔到祠堂的意思,便扁起了嘴,準備扯開嗓子大哭時,冷蕭寒看破了她的奸-計,先將冷小兔抱起,用手捂住了她的小嘴,把她的哭聲給掩住:「小兔,爹爹也是為你好,你看你今日做的事,爹爹若是不教你,你往後就會不長記性再犯。」

「嗯嗚!嗯嗚……」冷小兔搖了搖頭,想說話,卻被冷蕭寒的手給堵住了。

「你哭也沒用,誰讓你今日在課堂上那樣說太子殿下,沒規沒矩。」冷蕭寒雖然嘴上那樣說,可是心裡卻不知多擔心自己的女兒。 「可是,我沒有做錯,鳳天賜真的差一點點把我淹死啦,爹爹我不要去祠堂,我不要去祠堂。」冷小兔抓住了冷蕭寒的手,大聲的說。

說完后,便欲勢喊冷夫人,可冷蕭寒知道她鬼靈精,便又重新堵住了她的嘴。

轉而間,便來到了冷家的祠堂。

……

祠堂內,點著兩豎列的長明燈,可儘管如此,看起來還是昏暗沉沉。


而且,冷家這些年來,列出來的祖宗牌位也數量龐大。

冷蕭寒看著這麼多的列祖列宗,想著,這一次過後,冷小兔應該會長記性,便狠心的把冷小兔丟入了祠堂。

「小兔,你什麼時候知錯,爹爹就什麼時候放你出來,在你沒有知覺自己犯了什麼錯之前,你別想從這裡踏出去。」

「爹爹,爹爹……」冷小兔看到大門關起,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跑向了已經關上的大門,重重的敲:「爹爹,我怕怕,這裡好多死人,我不要待在這裡面。」

現在她哪裡還管錯不錯的問題,她只覺得祠堂就是死人待的地方。

很陰森很可怕。

從來沒有被罰過的冷小兔,立刻就大哭了起來:「哇哇~!」

……

半夜三更,鳳天賜被一場夢給驚醒。

他醒來后,就坐在了床榻邊。

扁扁聽到了鳳天賜的大喊聲后,趕緊從外頭跑了進來:「太子殿下,你怎麼了?」

鳳天賜回頭,看向扁扁:「冷小兔呢。」

他夢見了一個很可怕的夢,夢到冷小兔倒在一個黑暗的地方,身上毫無溫度,小身子僵硬的不行。

不管他怎麼叫她,她都醒不過來。

然後他就聽到耳邊有哭聲。

是冷小兔的哭聲。

但是冷小兔明明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可那哭聲就是在他耳邊盪啊盪。

盪得他心頭煩亂極了。

……

「回殿下,冷小姐已經回冷府了,現在不在太子府。」扁扁掀開了帘子,就見鳳天賜滿頭大汗,擔心的問:「殿下,你怎麼了,做惡夢了,還是想冷小姐了。」

想她!

哼!

「滾!」

……

扁扁被臭罵了出來,他知道自己又說錯了話,而剛才,今日太子殿下跟冷家小姐鬧了彆扭,可他偏偏在這個時候提到冷小兔的事情,活該被罵。

鳳天賜扯了扯衣物,重新躺回到了床榻。

他攤開了雙臂,叉開了雙腿,望著床頂。

可始終無法再繼續睡下去,腦袋裡不停的盪著那小小的,捲縮成一團的身子。

還有那凄慘的哭聲。

……

他煩躁的翻了一個身,抱住了被子,被子里還有冷小兔留下來的奶香味。

因為冷小兔經常喜歡在三更半夜悄悄趴到他的房間來,搶他的床位,奪他的被子,所以,這床也散發著冷小兔的氣息。

……

最後,鳳天賜把被子踢到了床榻下,然後抱著身旁的枕頭。

但是,很不幸的是,枕頭也散發著冷小兔的味道。

這讓鳳天賜狂躁的把枕頭也丟了。

總之,什麼東西有冷小兔的氣息,就扔什麼。

最後連掛在床榻前的紗幔也被鳳天賜給扯掉了。

……

這樣,總算沒有冷小兔的氣息了,他也漸漸的回到了夢想,直到天亮才醒過來。

他起身,第一件事問的還是冷小兔:「冷小兔呢。」

扁扁吱唔了幾聲,怕像昨晚那樣惹鳳天賜不高興,便繞著話題說:「殿下昨日不是將冷小姐送回冷府了嗎?」

「本宮問的是現在。」鳳天賜皺緊眉頭瞪他。


扁扁回道:「還未回府。」

「哼,看來是翅膀長硬了,既然不回來,那就永遠別回。」鳳天賜下了榻,準備梳洗,著裝。

而冷小兔第一次回冷府,總會早早就回太子府,這一次,沒想到竟然沒回來。

鳳天賜心裡也還嘔著氣,想著那丫頭定是想讓自己去冷府接他,可他就偏不。

讓她知道,他堂堂太子也不好惹。

……

一恍三日過去。

鳳天賜依然沒等到冷小兔,心裡頭不免又急又惱,生氣的應該是他才對,為什麼鬧脾氣的還是她。

現在倒好,回冷府回了三天,沒個信梢回來。

這讓鳳天賜再也坐不住,叫上扁扁,前往冷府。

……

冷府。

大院子里,冷蕭寒扶著冷夫人在院子里慢慢的走著,而冷夫人的左腿還綁著兩板木板,看起來是腿受到了傷。

「夫人,你慢點兒走。」冷蕭寒輕輕的說。

冷夫人握住了冷蕭寒的手,望著那大門,道:「我的雅雅也不知過的怎麼樣,好些日子沒去太子府看她,她有沒有想過我這娘啊。」

「有,有,小兔那日還隨著太子殿下去了學堂,我本想帶回來,不過小兔,小兔她……她說過些日子再回來看你,等那時候,你的腿傷也好了,省得孩子替你擔心。」冷蕭寒心虛了,他的女兒就被他關在冷家的祠堂,不過,冷蕭寒可不敢讓冷夫人知道。

冷夫人十分疼愛冷小兔,若是讓她知道冷小兔現在就在冷府,還不得鬧翻開。

可冷夫人心裡卻是十分牽挂冷小兔:「老爺,你真的有見雅雅,唉呀,對呀,雅雅都三歲了,發育方面也比其它孩子快些,想來太子殿下也該帶雅雅去學堂陪讀,老爺,你啥時候還去學堂,我叫人做些點心給雅雅說。」

「這……我明日有課。」冷蕭寒吱唔了一聲,隨後回道。

冷夫人皺了一下眉,問:「老爺,你是不是有事?」

冷蕭寒一怔,猛的抬頭看向自個那如花似玉的美嬌妻,隨後趕緊搖頭說:「沒,沒,我怎麼有事還瞞著夫人你,來,再走一圈,就回房休息,別太累了。」

冷夫人覺得今日的冷蕭寒很奇怪,但是,他平時有什麼事都會告訴她,所以,她又覺得不應該懷疑,便不再多問。

就在冷蕭寒準備扶著冷夫人回府時,門外的守門門護跑了進來:「老爺,太子殿下來了,他說來接小姐回太子府。」

冷夫人回身,柳眉又是一蹙:「你說什麼?」

她的雅雅不是一直在太子府嗎,怎麼太子會來冷府接人。

「回夫人,太子殿下就在門外,等小姐出去,跟隨太子殿下回太子府。」 冷夫人聽到了守門護衛的話后,轉過頭,目光幽涼的望著身旁的男人。

冷蕭寒早已在聽到守門護衛的話后,低下頭,不敢直視冷夫人。

隨即便聽到冷夫人的怒吼:「我問你,小兔到底在哪兒?」

……

誰也不知道,冷小兔此時過的有多舒坦。

冷蕭寒倒是慘,不但被冷夫人罵的狗血淋頭,還遭來太子一頓白眼。

隨的就見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冷家的祠堂奔去。

冷家祠堂大門推開,卻不見冷小兔那小身影,冷蕭寒跑入了祠堂轉幽了一圈,著急了呼喚:「女兒,爹的乖女兒,你到哪去了?」

冷夫人怒吼:「冷蕭寒,你在玩老娘吧,我的女兒根本不在這祠堂內。」

「夫人,我就是把小兔兒關在祠堂,讓她反省反省。」冷蕭寒回身跟冷夫人解釋。

「那現在人呢?」冷夫人擔心的問,可是又氣冷蕭寒把冷小兔關在祠堂里卻一聲不吭。

害她這些日子沒少思念冷小兔。

而冷小兔明明就在冷家,她卻混然不知。

該死!

冷蕭寒著急的命令護衛去尋找:「快,快找找小姐,這祠堂沒有後門,小兔不可以像老鼠一樣鑽洞跑出去。」

……

鳳天賜聽到冷蕭寒這句話,心情盪開了一抹波浪。

冷小兔是不可能像老鼠那樣打洞走後門,但是,不代表著她身邊那隻寵物不可以。


鳳天賜緩緩的走入祠堂,在祠堂內走了一圈。

最後在左邊的牆角發現了一個剛好可以容納冷小兔一個小身子的洞口。

鳳天賜伸手揮了揮:「扁扁,過來。」

扁扁公公趕緊小步的跑了過來:「太子殿下,有何要吩咐。」

「你,爬過去看看那邊通往什麼地方。」


扁扁回頭看了看那小小的洞,再低頭瞧瞧自個那圓潤的肚子,真的要讓他從這裡爬過去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