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唐兄,我見胖子叫你春哥,從此後,你就是我蘇樣的『春哥』了,請收下小弟我。」蘇樣居然一拜到地。(未完待續。。) 「使不得,你功力是我的幾十倍。」唐春趕緊假意去扯。

「春哥的德行蘇樣我佩服,這事就這麼定了。有空到馬陽蘇家來走走。」蘇樣滿臉感激。

「有空時一定來。」唐春說道。

「恭喜唐護衛啊,居然能到生息殿晚宴。這在養生宗也是極大的榮耀的。」陳大人道喜道。

「呵呵,運氣好了點罷了。」唐春笑道。

「唐護衛,我有事得先走了。預賀你旗開得勝。」陳大人說道。爾後跟唐春告別下山了。

「環環相扣,啥意思?」胖子聽了后一愣。

「估計是說千機樹里兇險一環扣著一環。」唐春說道。

「唉,光憑這點哪能琢磨出啥來。」胖子撓了撓頭,「不過,就是能從千機樹出來你也麻煩了。呂護尊的三掌那是要你命。麻煩了麻煩了。」

「有啥辦法,總不能叫老子去娶了那醜女。」唐春沒好氣的哼道。

「也是,那女滴。」胖子聳了聳肩膀。

第二天,唐春又被仙鶴接走了。不久,到了一山谷前面給擱了下來。柳副宗主就站在峽谷口。

「柳副宗主,這千機樹難道是一顆巨樹嗎?」唐春打過招呼后問道。

「咯咯,你進去后就知道了。」柳副宗主在玩神秘,看了唐春一眼,道,「雖說裡面兇險重重,但是,對於每位武者來講也是機會。我們宗門內每三年要大比一次,挑出前10弟子進入此地修鍊。當然。你就是死在裡面也不能怪誰,因為,是自願報名的。弟子們全都盼著這機會。」

「那我得感謝柳副宗主給了這個天大機會了。」唐春笑道。

「感謝不必,那是我答應你的。」柳空空擺了擺手。

只見她一拍乾空袋冒出一顆像珊瑚樣的小樹來,巴掌大。唐春訝然的發現,那小樹居然還是活著的,絕不會是根雕產品。

只見她不斷的往樹里逼入內氣。不久,那樹居然發出一道道綠色光紋來。光紋似魚鱗片似的圈圈往山谷口而去。不久,那樹被她一扔到了峽谷上空。頓時,峽谷上空布滿了光紋。

不久。光紋中居然冒出一黑洞來。

「可以進去了。進黑洞。」柳副宗主說道,唐春往裡一竄,進入了黑洞,而黑洞又複合上了。

天眼打開。裡面一條條大大小小藤蔓似的樹根密密麻麻的糾纏在一起。大的大如巨型。小的僅有髮絲大小。天眼掃瞄了一陣子。唐春感覺一陣子眼暈。這廝趕緊收回天眼凝神靜氣盤腿於地打坐恢復神識力。

唐春想休息一陣子再撞關,可是人家不饒你。就在這時候,感覺屁股下什麼一扯。一條兒臂粗的樹藤抽打了過來。

唐春用了八成力勁一掌劈去,叭……

感覺被氣罡境初階高手幹了一拳似的,唐春往後一坐一屁股坐在了地下,喉頭一甜就想噴血。還沒等他緩過神來,十幾根樹枝圍著抽打了過來。知道不可力敵,這廝一閃往樹縫堆里鑽去。

堪堪閃過,不過,背後左右四根樹枝夾了過來。唐春閃開了,可是,頭上還有一根一下子就箍住了這廝的脖頸,頓時,滋溜一聲,唐春整個人被吊到了半空中。

「你嗎滴!」唐春大怒,極刃一出狠狠割向了脖頸處的樹枝。滋啦,樹枝斷了,不過,斷開的樹枝噴出的綠色汁液猶如下雨一般往唐春身上噴酒而來。

衣服不小心給沾上了一點,頓時,滋滋聲冒煙出來,唐春一看,娘滴,衣服居然全都被腐蝕了進去開始冒騰煙霧了。

這貨趕緊全力運轉毒功一吸,果然有效果。綠汁被吸收了進去,衣服處腐蝕了拳頭大的一個洞后就不再沿邊再腐蝕進去了。如果沒有毒功的話估計就這一下子就難撞過去了。

如法炮製,十幾根樹藤被唐春的極刃割斷。而唐老大賣力的吸收著這些毒汁。因為,唐老大想到了毒汁的好處。這邊把人形蜘蛛給整了出來,一人一蛛不亦樂呼的吸收了起來。

還真不錯啊!

陣陣綠色煙霧騰起,不久,整個巨大的樹藤空間都瀰漫著這股子綠色毒霧。

也不曉得多久過去,唐春感覺精力充沛。發現在丹田中居然聚靈出了幾枚鴿蛋大的綠色毒球。如此大的話炸開的威力肯定不小。而唐春驚訝的發現,周遭的樹木全都枯萎縮小,好像死了似的。

罪過!唐春合掌。

難道這就是第一關?如果沒有練過毒功的人想通過的確難度很高。唐春心裡尋思著,收起人形蜘蛛,發現此獠居然也漲大了一些,有小臉盆大小了。

繼續走了進去,一下子又呆愣住了。

面前豎立著一根電線竿子般的巨樹,巨樹足有籃球場粗大。根根樹枝往外延展著,枝繁葉茂,其覆蓋範圍達幾百米。

再往旁邊一掃,巨樹的樹枝好像都快碰到山谷的岩壁處了。除了爬樹之外別無去路了。

爬吧……

唐春像一隻壁虎往上爬去,不久到了最底下的枝丫前。這傢伙一屁股坐在了那兒臂粗的枝丫上正準備休息一下喘口氣。

就在這時候,樹根部位突然冒騰出一股黃色煙霧來。不久,那些黃色霧氣居然跳出一隻只蟾蜍樣的動物來。此物外形長得像是蟾蜍,但個頭很大,有大狼狗般大。

那蟾蜍看了唐春一眼凶相畢露,一隻只張嘴一吐舌頭,舌頭居然能彈出足有五六米長。

啪地一下打在樹竿上,唐春發現,那般堅硬的樹竿居然被蟾蜍的舌頭打出一道道幾厘米深的樹槽來,要是抽打在自己身上的話估計骨頭都會給抽斷的。

吱……

某位帶頭者叫了一聲。幾百隻蟾蜍一窩峰的湧上來。唐春極刃一出想試探一下蟾蜍的皮厚不厚。哧溜,極刃的確鋒利,居然成功的把一隻蟾蜍剖成了兩片掉了下去。不過,下一刻苦,唐春叫了聲『苦也』。

因為,此刻下邊的蟾蜍居然哄搶起死掉的那隻蟾蜍的屍體來。不久就給啃光了。而且,唐春發現。那些傢伙吃了同伴之後身體開始泛晃出一道道紅色霧氣來。

不久,原本灰黑色的外皮居然自動脫落了。而新的外皮卻是紅色的。唐春用地階上品匕首戳了一下,當地一聲脆響,火星四濺。當然。還是戳進去。

屍體又掉了下去,下邊同夥又是滋滋一陣子狂啃,不久就啃光了。下一刻,它們身上外皮又掉了。露出裡面的黑色外皮來。

唐春又用了八分力勁一匕首戳了下去。嗙當一聲。這次居然沒戳進去。只在蟾蜍的背上留下一道淺淺的刀痕。


「春哥春哥,這些蟾蜍每啃一次同夥就會進化,你殺得越多它們進化進越快。到時。你的極刃都沒辦法戳死它們之時你就倒霉了。」小糊糊啥時醒了過來說道。

「不會吧,這麼厲害?極刃可是天階下品兵器。」唐春貌似有些不信。

「你看看,才不久你這地階上品兵器都戳不進去了。他們進化到天階下品兵器都戳不進去的時間不會有多遠的。除非是你不殺追上來的蟾蜍。」小糊糊說道。


「不殺,只能往上爬了。」唐春鬱悶的嘆了口氣,收起匕首往上爬去。

不過,好像這巨樹根本就沒有盡頭似的。唐春感覺都爬了幾百米之高了,可是往下一瞧,發現離地面的距離並沒多大拉開。貌似就上百米高度似的,而眼見蟾蜍離自己不遠了。

終於給最近的一隻追上來了,唐春伸腳一腳踹去。嗙,好像踢為了一塊巨石似的,痛得這傢伙差點喊媽。

不過,那最上面的一隻還是被唐春一腳踹了下去。這次估計是因為那隻掉下去的蟾蜍沒死,所以,同伴們沒有分食它。不過,這些傢伙又接連不斷的追了上來,唐春狠狠蹬了幾百下腳。

「這樣不行,會累死你的。」小糊糊叫道。

爬吧,唐春嘆了口氣繼續往上爬。

這些周而復始,唐春感覺體力不支了。而且,蟾蜍們倒是越來越有精神,幾十隻一下子湧上來全包圍住了唐春。

那舌頭伸縮著好像一條條小鞭子一般噴著粘性極強的口水攻擊向了唐春。不久,唐春被幾十條舌頭牢牢纏住了。

幾十條舌頭一起往四面八方拉扯了起來,唐春感覺全身骨節咔嚓咔嚓震響,整個身體快被撕裂成碎片了。

嘭……

一道道血霧騰起,唐春感覺一陣子撕心裂膽般的疼痛,知道自己被五馬分屍了。眼睜睜看著手臂被扯斷、腳被扯斷、耳朵被扯走,鼻子飛了,腦袋撕裂開,腦漿迸出……

難道我死了……

唐春心裡悲傷的想著,就在這時候,悲情煞又動了。灰色煞氣不斷的從唐春的身體中溢出來。煞氣往蟾蜍們而去。

悲傷到了極點,唐春腦子裡突然靈光一閃,突然叫道:「我沒死,我死了怎麼還能想事兒?對,我絕對沒死。沒死我怎麼看到了腦袋裂開,這一切,肯定都是假象。難道這就是『死而後生』?那我豈不是『蛻變』了。」

唐春明白了,剛才這些蟾蜍實際上就是在演義著——蛻變之道。生存之道就在於同伴競爭,從激烈的競爭之中不斷的超越自和,在不斷的蛻變中加強自身。

唐春彷彿看到自己的皮肉重新又組合了起來,不久,一個新的唐春出現了。感覺力盡后的自己全身充滿了澎湃的力量。

抬眼一看,發現蟾蜍全沒有了。連一點皮肌碎肉都沒留下。那剛才的蟾蜍肯定就是一種假像。唐春一震,因為,他感覺到了靈力波動后的影子。(未完待續。。) 難道剛才的蟾蜍全是靈力造成的虛影?而自己能成功堪破蛻變之道估計跟幾個因素有關係。

一是自己本來就修鍊了修士的法門,二來就是悲情煞在關鍵時刻也起了作用。那這千機樹難道就是萬年前的修士中高手設置的而並不是養生宗的高手設置的。

天眼打開內視了一下自己,發現全身經絡好像突然間擴張了一倍左右。當然,這種只是一種比擬的形式。

而外掛丹田也跟著擴張了一倍左右空間,人形蜘蛛說裡面好舒服,好像有迴旋的餘地似的。這更證實了唐春所感悟到的蛻變之道。

唐春腦中又靈光一閃,要是把蛻變之道用於對敵時的攻擊防守也有用。

為什麼,假如遇上超強高手你無法反抗之時就用此道。高手表面上是滅了你,實際上你利用蛻變之道卻是重新塑造了一個自我從而成功逃出高手的毀滅。

此道如此能煉至大成之時那還真是保命的不二法門。而且,也能不斷的催動自己不斷地進取蛻變取得進化,超越自我。當然,這種蛻變並不是說把自身打碎了重新組合。而是一種關於道的蛻變。

巨樹還在,不過,不見了能演練蛻變之道的蟾蜍。而且,唐春往前一瞅,發現巨樹的正前方豁然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山谷。

唐春滑下樹後走到斷崖前面,天眼打開往下探視下去。幾千米深度了,可是還是無法看到底部。再下去天眼就無力了。而且,下邊黑沉沉的貌似深不見底。

皇靈之箭飛了下去,可是一接觸到五千米深度時突然顫慄了一下,感覺下邊好像有一黑洞似的具有吞噬作用,這貨趕緊收回了皇靈之前。

再往前看去,發現對面至少幾十千米距離。而中間又沒可以借力的任何東西,想一滑過去那是不可能的。

就是氣通境強者估計都作不到。難怪『千機樹』里也有高手殞落於其間。唐春靜靜的坐在斷崖前看著前方。要是有一對翅膀就好了,唐春心裡想著。

氣波震蕩,唐春摸了一下腰部,突然長身而起。一張水靈符給他拚往空中。

頓時。幸好空中還有水氣給凝聚成了水滴。唐春運起風尊者西去東來的千米追月步一步就到了二百米之處。眼見腳力快盡之時一腳踩在了水滴上借力再劃開一步往前而去。

就這樣。唐春不斷的打出下一張水靈符聚集水滴借力。就是一張能行幾百米的話這裡有得幾十張也夠了。

不過,當唐春自以為聰明又打出了四十來張水靈符了。不過,往前一瞧,唐春頓時傻眼了。

因為。他發現現在僅僅渡過了一半的距離。而水靈符就剩下十張了。前進的話肯定到不了對岸。後退的話也回不到原點了。

難道我就要被這黑黑的深淵吞噬不成?唐春心裡失落的想著感覺身子往下一沉掉了下去,風呼呼刮著,颳得人生痛。到了幾千米深度時突然感覺下邊一股大力吸來。頓時,唐春如一發鑽地彈一般往下鑽去,這下子肯定粉骨碎身了。

在無端的失落這時,這貨突然一拍腦袋,蛻變之道……

「老子先殺了自己再說。」唐春大叫了一聲,把五張火靈符引爆了。轟隆一聲巨響。黑深的地下突然冒出一股龍捲風一扯就把唐春扯了進去。

唐春能感覺到自己再次被扯裂撕成了碎片,不過,又再次的得到了組合。這樣子重複多次,唐春感覺自己在不斷的蛻變之中超越自我的成長了起來。

唐春賭對了,這整個千機樹秘境中都在演義著一個主題——蛻變之道。


這種法門用在普通的斷崖處估計沒有效果,那得活活摔死了自己。在這裡就有用處,估計整個千機樹里有著相關的設置的。

唐春感覺終於落到了地面,地面還是軟乎乎的好像踩在厚草坪上似的。抬眼一掃,頓時狂喜。

因為,唐春發現,經過再次蛻變之道的組合后,自己居然奇迹般的多方面突破了。

武功達到先天初階

修真功法方面鍊氣12層頂階。

周天星辰訣成功到達『凝星境後期』。出現了21個外掛丹田,並且,丹田之中星元氣充足。全身充斥著一股子爆炸般的能量。

就在這時候,遠外飄來一盞天燈樣的東西。彷彿是從黑暗中直接就憑空飄出來的。顯得那般的神秘飄渺。

近了……近了……

居然是一株三米高的樹,樹上葉子蔥綠。葉片就像是手掌一般,樹上結著許多壽桃樣的果實,果實大如拳頭。顏色分為青、黃、紅、紫。

而在樹下有一個巨大達十幾米的石頭花盆,裡面並沒有泥土,代替它的全是一粒粒大小不一的石子。大的拳頭大,小的指頭粗。

那樹就那樣子靜靜的立在了唐春面前,場景相當的詭異。唐春發了一下愣,天眼打開掃了過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