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唐崢,咱們去京都要多長時間?」龐美琴心不在焉地打著撲克牌,沒話找話,想增加自己印在他心中的印象。

「咱們坐的是私營鐵道公司的阪急電鐵,會在京都的河源町車站下車,大概需要五十分鐘左右。」從來沒坐過日本列車的唐崢沒辦法確定延時之類的問題會不會很多,而且他還沒弄懂這些時刻表的規則,看著上面密密繁多的介紹以及路線,唐崢就有些頭疼。

「這才過了不到二十分鐘呀,看來今天晚上可能要在京都找個酒店住宿了,咱們錢夠嗎?」龐美琴可不想露宿街頭,「要不然住到那個川島愛理家?」

「對了,到了以後咱們該做什麼?」刀疤大佬也有點急切,快點完事趕去東京才是正途,當然,他其實更想讓唐崢帶著三人搶劫一把,老大相信他一定能做到天衣無縫。


「這小子要是放在過去,那就是綹子里的軍師級人物,能文能武。」趁著上廁所的時間,老大對兩個兄弟如是說。

「下了火車,先問路,去日吉町,要是有機會的話就弄輛汽車,畢竟我也不知道它遠不遠。」唐崢早就想好了,隨口回答。

「叔叔,你的計劃要失敗了,因為咱們根本就不可能找到那個川島愛理。」小梵梵突然雙手一攤,把地圖丟在了桌子上。

「怎麼了?」張浩撲棱一下直起了腰,瞪著眼睛喝問,其他人也臉色不善,盯著小蘿莉。

「亂說話的孩子要挨打。」老二嚇唬她,隨後看向了唐崢。

「哼,就算要打,也是唐叔叔打。」小梵梵很委屈地雙手抱胸,嘟起了嘴巴,

「怎麼了?」唐崢皺著眉頭,看了她一眼,隨後飄到了地圖上,從她的動作來看,應該是地圖上有問題,於是拿了起來,「你發現什麼問題了?恩,沒找到日吉町?不可能。」

唐崢嘲笑了一下自己的多疑,其實他是不願意去想這個問題帶來一連串可怕後果。

「還是叔叔聰明,這些人都是笨蛋,看到我這明顯的丟地圖動作,還猜不到。」小梵梵鄙夷著眾人,很失望地搖了搖頭,「的確,我在翻遍這五張京都地圖,三張日本,三張東京地圖后,完全沒找什麼日吉町。」

本來大家被一個小孩子鄙視,都臉色難看的要命,想要發火,可是聽到這個爆料,一下子愣住了,怔怔地看著她,隨即又猛地一下盯向了唐崢。

「這不是真的,唐崢,你告訴我她在開玩笑?」張義峰急吼吼地嚷了一句。

唐崢沒回答,而是沉著臉色翻看所有的地圖,大家都吞了一口口水,緊張的要命,當看到唐崢重新拿起那張詳細的日本地圖檢索的時候,他們還沒明白過來,等他回答。

「你們可真笨,唐崢要是在京都府的地界找到了什麼日吉町,還用看日本地圖嗎?」小梵梵看不下去了,對這些的智商不抱任何希望,「這個胸大無腦的姐姐也就算了,可是你們呢,你們也有**嗎?看了這個比喻還是不恰當的,那個最先說這句話的,還有一直再說這句話的傢伙都應該被拖出去打屁股。」

「哈,這個吐槽不錯。」唐崢摸上了小梵梵地腦袋,讚許地點了點頭,可別人卻沒閑心情去在意這種問題。

「都什麼時候了還開玩笑,唐崢,你確定沒找到嗎?」張浩抓起了一張地圖,想自己找,可是滿篇的日本字讓他差點暈倒。

「唐崢,再看看,說不定你錯過了。」胡夢也走了過來,拿著一張京都地圖重新遞到了唐崢面前,其他人也是期待地看著他,異口同聲地道,「再看看吧。」

「不用了,我相信我的眼睛。」唐崢搖了搖手,拒絕。

「這次可是大麻煩了。」所有人的身體都像是失去了支撐的力氣,一下子栽回到了座椅上。

「木馬這個陰險的傢伙在搞什麼,是鐵了心不打算讓咱們完成任務嗎?」白果也很失落。

「你不是很吹噓么,還一副智珠在握的樣子,這下傻眼吧?有本事你倒是拿出個章程來呀。」張義峰的矛頭更是直接指向了唐崢,「要是沒著急離開,大家聚在一起,說不定還有其他辦法。」

「你亂說什麼,這能怪唐崢么?換了你做的更糟糕。」李欣蘭絕對不允許別人侮辱唐崢,而林衛國龐美琴也臉色不善,看樣子只要這小子再廢話,就要動手打人。

「你們能不能別互相埋怨,什麼素質呀,就算想不出來問題,也可以裝裝樣子呀,真對你們失望。」小梵梵很不屑地瞥了撇嘴,再不理他們,然後脫了鞋站在位子上,朝著乘務員揮了揮手,一臉甜笑地道,「姐姐,給了一個鮭魚飯便當。」 嘎吱嘎吱……

雷劫道花裂開,一條巨大蠱靈浮現而出,它的瞳孔異常無情,九劫陰雷的力量在它身邊環繞,讓它這一刻堪比天仙。另外的雷劫道花,則化為了一尊一尊蘊含仙氣,魔氣的敵人,他們沒有臉譜,卻無窮無盡的在產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驚駭的全身起雞皮疙瘩,因為這一幕太過恐怖。雷劫道花顯現出的因果劫難太恐怖,這些來報復的因果之靈實力太強。

以龍驕陽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去戰勝,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個死局。

魔女亦被震驚,她端著茶杯的手停滯,烈火般的紅唇喃喃開啟道「如此可怕的因果劫難,真魔帝族也沒有人招惹出來過吧?這個天才少年看來是必死無疑了。」

楚玲兒不能看著龍驕陽去死,她咬緊貝齒,飛到龍驕陽的身邊,要與龍驕陽一起對抗因果劫難。只是讓楚玲兒錯愕的是,來到龍驕陽的身邊,她卻什麼都感應不到了。雷劫道花與蠱靈,一尊一尊強大的仙與魔都消失了。

「剛才那些都是幻覺嗎?」楚玲兒疑惑的問道

龍驕陽笑了笑,將楚玲兒一把抱住,在她額頭上深深一吻,而後將楚玲兒推開笑道「不錯,都是幻覺而已,我不會有事。」

真不會有事嗎?龍驕陽的內心充滿苦澀,他真是無法確定,因為他現在要面對的東西真是恐怖之極,他已經融入了天地石心,可是完全無法看破這些演化而出的因果之物,蠱靈與沒有臉譜的仙魔似乎真的存在。

楚玲兒不是傻子,龍驕陽將她推開,她就知道事情不會如此簡單,而且當她離開龍驕陽的身邊,雷劫道花與雷劫道花顯現的蠱靈與敵人又全部都浮現出來了。

「白髮美人,你真的不懂嗎?因果天劫只會針對渡劫之人,其它人是不會受到干擾的。」玄九天冷聲開口道

楚玲兒心痛無比,她竟無力幫助龍驕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龍驕陽承受最可怕的危機。

霹靂!

一朵雷劫道花劃破長空,速度驚人的直接劈在龍驕陽的身上,頃刻間龍驕陽的身體被劈的皮開肉綻,骨頭都裂斷地刺出體外。

龍驕陽長嘯,眉心處道種催演道花,以正魔道花迎擊而上,對上了不斷轟擊而來的雷劫道花。只是蒼穹之上,這一次轟擊而來的不只是雷劫道花,蠱靈與沒有臉譜的仙與魔皆殺了下來。

蠱靈是一頭巨大如龍的五爪怪蟲,它一爪就刺穿了龍驕陽的肉身。沒有臉譜的仙與魔更是霸道,一擊就能碎掉龍驕陽半身骨頭。

龍驕陽的肉身在四分五裂,又被他強行凝聚在一起。龍驕陽的元神更是被雷劫道花霹靂的近乎炸裂,這絕對是龍驕陽修道以來,最接近死亡的時刻。

楚玲兒眼眶欲裂,龍驕陽的慘狀讓她心傷,她忽然間想起了七絕劍聖當年勸說她自斬因果,徹底進入劍道的話。

「驕陽哥哥,你以正魔道心為己心,自斬因果吧,只有這樣你才能避開這樣的因果劫難。」楚玲兒大聲喊話道

魔女聽到楚玲兒的喊話,噗嗤一笑道「白髮少女,你是不是癲了?自斬因果只能斷情而已,對他來說根本無用。」

「你知道該怎麼化解因果劫難嗎?」楚玲兒病急亂投醫的向魔女求助道

「咯咯咯,莫說我不知道,就算知道我可能救他嗎?」魔女笑聲嫵媚動聽道

厲十封眉頭緊皺的來到楚玲兒身邊道「因果劫難最難度,而且只能靠自己渡,其他人的經驗就算知道也無用,因為每個人的因果劫難都不同。」

楚玲兒咬緊了紅唇,一直在思索有沒有辦法救龍驕陽。恍惚間,她記起了當初與天松長老一起在天荒之中的時候,天松長老曾經說過,道心通玄之人的心,是能夠照耀陰陽萬物,可以接引修者悟道,可以照破天地虛無。

但是這需要道心通玄者付出慘痛的代價,要消耗掉自身的道心來進行牽引,弄不好自己的道心會就此出現破綻,而且還可能徹底毀滅,一身修為全部廢掉。最為可怕的是,這一種秘術需要破開心臟,以心中最純凈的血,來形成最強的心之道鏡,照破萬道!

「厲十封,請你替我護道。」楚玲兒目光堅毅,聲音決絕道

厲十封滿身是血,傷的非常重,聽到楚玲兒的話,他不由一怔道「你也想要進行突破嗎?」

「不,我要救驕陽哥哥!」楚玲兒道

「你別白費心思了,這是天劫外人怎麼去干預?」厲十封勸說道

「我知道無法干擾驕陽哥哥渡劫,但是我能替他指引大道。」


楚玲兒如此說后,向前踏出一步,接著她以手為刃,在自己的心口刺出一道深深的傷口,熱血從中狂噴而出。

厲十封驚呆了,他向前跨步,想要阻止楚玲兒自殘。楚玲兒的身上卻散發出一種道韻,這一股道韻沖入到楚玲兒心口噴出的熱血之中,竟然有一面血鏡凝成。

這一霎,厲十封震驚萬分,因為他從這血鏡之中,見到了自己的身體,見到了真仙道紋在自己體內運轉的情況,而後這血鏡在改變真仙道紋運轉的方向與行為,下一刻厲十封在血鏡之中看到真仙道紋匯聚到眉心處之內形成了一朵仙道花!

「這……這是……原來我一直都錯了……這不是真仙道紋並非血脈的力量……它是大道的演變……我太蠢了,以前竟然一點都沒有發覺,而是一直想要將它融入全身的血脈之內……」厲十封臉色變化,不斷的自語。

楚玲兒拿命施展出的道心通玄者的秘術,讓厲十封一下子照出了自己修鍊出錯的地方,厲十封在頃刻間頓悟,整個人的氣勢在發生巨變。

魔女注意到楚玲兒的行為,她的魔瞳發出二道魔氣,直接斬向楚玲兒,她可不想這道心通玄的女人,讓龍驕陽渡的必死之劫出現變化。

姚穎仙子一直在防備魔女出手偷襲,她舞出的仙靈,關鍵時刻殺出,截住了這二道魔氣,讓楚玲兒的秘法得以繼續下去。

玄九天也不想龍驕陽活下來,他催動秩序金神紋,極速向楚玲兒攻伐。

……

(多謝西皮k讀者的打賞與蓋章,這月缺的章節肯定會補更,讀者們請放心。)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小蘿莉付了1780日円,說了聲阿里嘎多,從乘務員手裡接過了鮭魚飯便當,接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轉,語氣糯糯地道,「姐姐,你知道京都府的日吉町嗎?」

大家都以為小陸梵沒心沒肺不知道煩惱,甚至張義峰還想罵她吃貨,可是沒想到小蘿莉居然還有這一手,當下趕緊閉上了嘴,慶幸自己沒有犯蠢,不然又得被人鄙視。

「抱歉,雖然我是京都人,但是你說的日吉町,沒聽過。」乘務員滿臉的歉意,推著便當餐車離開了。

「哼,你們剛才想罵我吧?一群笨蛋。」小梵梵光明正大地罵完,這才眉開眼笑地打開便當,掰開一次性筷子,夾了一塊海苔放進嘴裡美美地品嘗。

不過眾人都顧不上計較,絞盡腦汁地思考,然後臉上的苦逼表情越來越重。

「會不會是地圖錯了?」扳手男湊了過來,拿起了一張地圖,上下翻看。

「蠢貨。」小梵梵的評價依舊犀利。

「為什麼地圖就不能出錯?這世上可沒有絕對的事情。」扳手男也覺得自己的猜測不靠譜,可是被小孩子這麼看待,還是覺得不服氣。

「還不服氣?叔叔回答他。」小梵梵膩到了唐崢身上撒嬌,夾著一筷子鮭魚卵遞向了他的嘴巴,「張嘴。」

「這幾張京都府地圖的版號和出版社都不一樣,就算有一兩張印刷錯誤,其他的也會顯示出來,我對照過了,沒問題。」唐崢的臉色平靜了下去,他不想給這些人壓力,而且團長也不能失去方寸。

「我就知道叔叔能推理出,來,獎勵一個親親。」小梵梵站起來,抱住唐崢的腦袋,吧唧一口,就把小嘴就印在了他的臉頰上,然後小梵梵害羞了,因為她把自己嘴角的飯粒粘到了唐崢臉上。

「人小鬼大。」龐美琴撇了撇嘴,不喜歡這聰明的小蘿莉。

「對了,會不是地圖不詳細?」胡夢插嘴。

「不可能,這上面連一個町中所有的街道名字都有標註,難道會抹除去一個町?」蘿莉搖了搖頭,然後嘴角帶著一抹惡趣味的笑容,開始打擊他們,「看樣子那個京都府日吉町二丁目七番18號的住址也是錯誤的,說不定連川島愛理這個人都有可能是虛構的,也許是木馬在透露一個信息。」

「什麼信息?」除了唐崢,這些人已經被小蘿莉胡言亂語打動了。

「木馬應該不會讓咱們分開,那樣生存率就太低了,所以說,這兩個目標女孩中肯定有一個是假的,然後大家要保護的其實只有一個人。」小蘿莉拍著手,似乎發現了新大陸。

「我就說嘛,木馬絕對不會這麼惡趣味,咱們趕緊去東京吧。」老大是最樂意聽這話的人。

「他們那個照片上沒有具體家庭體質,我剛開始還幸災樂禍,現在看來倒霉的卻成了咱們,說不定正如她說的一樣,沒有這個地方,證明就沒有這個人。」扳手男唉聲嘆氣,很失落。

「這或許就是一關考驗?應該是讓咱們分辨出真假,然後行動,還好咱們發現及時,要不然找上幾天,絕對會耽誤許多時間的。」胡夢肯定了小蘿莉的判斷,也想去東京了。

聽到這些話,唐崢都懶得說,直接無視。

「呵呵,你們還真相信呀?「小梵梵拍著腿,伸出白白的食指著這些傢伙,大笑出聲,「笨蛋,說不定另一組的人也正焦頭爛額,猜測咱們這裡的照片才是正確的目標呢,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人們在面對困境難題的時候總是下意識的想要逃避。」

幾次三番被戲耍,再加上一團亂麻的現狀,搞得一眾新人外加張浩都想揍這個小蘿莉了。

小梵梵不屑地冷哼一聲,靠在了唐崢身旁,給了他們一個挑釁地眼神。

「梵梵,別嚇他們了。」唐崢掏出了那幾張照片,再一次細看起來,他現在擔憂的還不止這點,贏商舞那裡的地址也出了問題的話,她能不能及時解決?要是解決了后又怎麼通知自己?有關上杉琉奈地照片可都給了她呀,就算自己想重新看也沒了,不對,手機。

唐崢趕緊把手機掏了出來,打開了圖片庫,看著裡面的幾張琉奈的生活照片,總算聊勝於無,隨即又壓下了放心后想要深呼吸的念頭,他不想被新人們看透。

「是什麼?」小蘿莉伸頭,接著贊道,「叔叔果然未雨綢繆,別的照片是什麼?」

「不能給你看。」唐崢笑了笑,收起了手機,這裡面可是一百多張他在孤島上推倒張妍的照片,最初看到時候他也嚇了一跳,當即就想刪掉,可是想到再也見不到她,就沒下去手。

「叔叔小氣。」陸梵抱怨了一句,隨即也拿起了一張照片,仔細地檢查,張浩和張義峰把手伸出了半截,隨後想到可能遭遇的待遇,又放棄索要照片了。

「要是在多搶幾張照片,就能得到更多的信息,可惜了。」李欣蘭暗恨自己的無能,沒辦法替唐崢分憂。

氣氛沉默了下去,除了白果,所有人都在試圖思考,可是十分鐘后,全放棄了,開始等待唐崢的『判決』。

「啊啊,實在沒頭緒呀。」扳手男雙手抓著頭髮,懊惱地喊叫著,最後無奈地靠到了座椅背上,「我是不行了,你們想吧,哎,還是看女乘務員的絲襪美腿養眼呀。」

「原來不止我一個笨蛋。」白果低低地念叨了一句,她知道自己腦子慢,壓根就沒去想。

「喂,**,你怎麼不動腦筋。」無聊的小梵梵又發現了可以欺負的目標。

「是在叫我?」白果被龐美琴推了一下,才反應過來。

「你是在炫耀吧,你絕對是在炫耀,氣死我了。」小梵梵深吸了一口氣,道,「你怎麼不思考,難道已經察覺到自己笨了么?」

「我是有點笨,不過唐崢肯定有辦法的。」白果擰開了一瓶綠茶,放到了唐崢面前,反問道,「我還費勁想做什麼?」

「我才是個笨蛋,居然和一個天然呆說話。」小梵梵哼了一聲不再理他,湊到了唐崢身邊,「叔叔,那個大奶妹倒是對你很有信心呢,或者說有點崇拜才對。」

「唐崢,你確實有辦法,對吧?」龐美琴盯著唐崢的嘴唇,渴望那裡跳出一個肯定的回答出來。

「似乎有點頭緒了,不過還差幾個條件,要到了京都府才能確定。」唐崢這話瞬間讓壓抑的氣氛輕鬆了不少,大家也多少掛上了笑臉。

「叔叔最棒了。」小梵梵跳下了坐騎,「讓一讓。」

「做什麼?別亂跑,丟掉了我們可不負責。」扳手男記恨小蘿莉的毒舌,故意嚇她。

「笨蛋。」小梵梵白嫩的下巴微抬,很不屑。

「是去廁所吧,我和你一起。」唐崢起身,他需要一個人冷靜下,他本來想帶著青銅劍,可是太扎眼,只能在懷裡揣了把手槍了事。

「叔叔,你是蘿莉控嗎?」小蘿莉的聲音很大,結果半個車廂的乘客全都聽到了,紛紛回頭望向這邊,在日本,蘿莉控這辭彙的殺傷力可不小。

唐崢走到了車廂中間,聽到這話,剛伸了一半的懶腰差點扭動,當即就是一頭冷汗,回頭一看,卻發現小梵梵站在原地,一臉純真地看著他。


「不是。」唐崢苦逼了,頭都沒敢抬,周圍質疑地眼神讓他差點萎掉。

「那好,叔叔,你可以和梵梵一起上廁所了。」小蘿莉走到他身邊,伸出了雙臂,「抱抱。」

距離傳送已經過去六個小時了,一無所獲不說,麻煩還一個接著一個,等在廁所外的唐崢透過車窗看著鐵路對面的湖泊,已經對這場生存遊戲相當不看好了,而且白果剛才那信任的眼神更是讓他壓力倍增。

「好了,走吧。」小梵梵這次沒讓唐崢抱,自己蹦蹦跳跳地走了回去,「待會兒再叫個天婦羅炸蝦吧,味道不錯。」

「恩。」唐崢無意識地回答,腦海里還想著到了京都要做的事情。

「對不起,讓一讓。」

前方小蘿莉清脆的聲音傳進了耳朵中,唐崢的眉頭就是一皺,不對呀,車廂中人不多,應該不會擠呀,他猛的抬頭,就看到對面走過來一群人,將整個車廂的通道堵得嚴嚴實實。

離他們最近的五號車廂廁所被人占著,所以多走了兩節車廂,唐崢的謹慎性格也讓他掃了一下車廂內乘客們的衣著和相貌,雖然不可能每個都記住,但是大致印象還是有的,可是這些人…..

小蘿莉距離唐崢只有七米遠,看到對面的人直挺挺地走過來,沒辦法,小傢伙嘟著嘴靠向左右看了看,然後靠向了右側沒人的座位。

「小梵梵,趴下。」小蘿莉聽到唐崢的怒吼,不明所以,但是迅速的趴下,沒有一絲猶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