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啊也也。活不得也!佛祖法旨勿得成功。卻然令其逃脫!此大罪啊!諸位師弟。雖然遠來,然此時適逢其會,不得已還是往去一查得好啊!」

「啊也。佛爺爺言重也!」

那一殿來修紛紛得獲法旨,遠遠兒往去查實!而無空此時亦是身在先前香兒之關押密地,左左右右查實此地蛛絲馬跡!

「啊也也,苦也!怎得一絲兒蛛絲馬跡亦是無有?」

數十天過去,那滅界新主香兒之一絲兒訊息亦是勿得在手,佛祖大怒,責令諸佛全力查實,勿得有絲毫懈怠,否則定斬不饒!

「老衲之錯!該是差遣大能看守啊!」

那無空自責深重,便是一應諸佛亦是清楚明白,此時那無空老和尚乃是欲代替了受罰。

果然佛祖怒火未息,先時懲罰無空裁撤去了大佛禪寺之主持一職,有其佛祖麾下一修名大金剛法師暫代之。魔界佛門之中聞得斯言,莫有不惱怒者。


「哼,此明明便是佛祖那廝欲掌控此界佛門,意欲調換了一應諸般大佛。說不定此滅界新主便是彼老禿驢劫走,故意陷害吾家佛爺爺,好奪了吾家滅界佛門哩!」

有僧修道。

「吾等艱難度日,差一些遭了滅界聖主毀歿了道統,彼時佛祖何在?哦!待得吾等今站穩了腳跟,其便悄然穿越壁壘,來此地掌控吾家滅界佛門!哪裡來得這般好事?」

於是那滅界之佛門大德上修高能大師各個存了陰奉陽違之心事。故雖佛祖麾下大金剛法師入住大佛禪寺,然內中半絲兒柴火之調配權利都無有!其怒氣沖沖尋了無空來問詢,那無空笑道:

「大金剛,汝便這般悄悄兒靜修得是!否則老衲不敢保證汝是否尚有機緣活著返回物在界呢!」

一渣到底[快穿] 啊也,無空,汝,此乃是欲架空吾么?」

「架空?呵呵呵,哪裡架空?乃是此地本就非爾等之佛門,乃是吾家滅界之佛門!」

那無空說完閉目養神不再語!大金剛法師觀此怒極,其匆匆往去佛祖處告狀。那佛祖忽然嘆息道:

「當年吾不得已退回物在界,設定一謀!總覺得此界佛門大約完結了,然哪裡知曉信眾弟子居然支持的如許年月,更有那無空其修居然將吾家佛門崛起於此滅界!此地乃是彼等之勢力,便是老祖吾亦是無可奈何!汝且隨了慢慢兒適應吧。」

「是!師尊,只是彼等之所為實實欺人太甚!」

「彼等能夠聽吾號令便可,余者待此界事情了去,再來說話!」

「是!」

寵妻入骨,總裁狠狠愛 ,那大金剛法師大喜。

無空大師,只是仔細調兵遣將,搜尋那滅界之新主香兒,而無有半絲兒蹤跡!此時之香兒卻然靜靜待了在玉魔師姐之山門中禪修。

失卻聖主,那滅界群雄並起!邊緣之地有修名姬丹者,乃是魔人一族之首領,推出其道祖金足為聖,而自號魔聖,其麾下有嶽麓小姐與水兒姑娘為大將軍,傲立滅界北方。玉魔師姐一族雄踞西方。魔都山人之後小姐兒,便是那不足之救助,為男兒假作終是不改女相之小姐兒,其卻然雄起東方之地。南方有古老家族之殘餘把持,而中央則有凈世、大龍、小龍與往生老魔等先主之麾下大能為主人,號令四方。

滅界佛門此時急急拓展其勢力範圍,那佛祖居天音大寺中急急召見大金剛法師與無空二修覲見,其四圍尚有孔雀明王菩薩等一干大能作陪。

「無空,汝等能堅持在此地滅界生根發芽,且吾佛門漸趨長大,此無上功德。今吾封汝為滅界極樂大佛陀,掌控滅界佛門!」

「多謝我佛,老衲惶恐!老衲必竭盡全力,使吾家佛門蒸蒸日上!」

「好!然當此時也,吾家最為要緊者乃是得獲信眾,信眾愈多,吾家法能愈強大,此其一!其二乃是尋獲始源地之秘,屆時吾有大用!」

「是!請我佛放寬心,吾家做事必竭盡全力。」

「嗯,汝去吧!」

「是!」

那無空跪拜辭別,而後回了自家坐禪之大寺。

大殿中唯大金剛法師與佛祖二修,那佛祖道:

「大金剛,吾封汝為大金剛菩薩,秘密結交此界大能,無論佛門內外,唯才是舉,惟命是從者盡數納入汝之麾下,可以許其所需,汝相助力主此界,或者功法超然之類!」

「是!吾等屬下必竭盡心力!」

「嗯,待得汝有大能十數萬,吾等便可以操控此界佛門,進而以信眾與弟子等眾為材料血祭之,從而操控滅界!覆滅魔道之道統!」

「是!我佛慈悲,阿彌陀佛!」

那無空回至自家大佛禪寺中,將極樂大佛陀之名號做起,往去四方諸家佛門勢力知悉,其已然為極樂大佛陀。 推倒

此事遭大金剛菩薩知悉,直氣的肚皮鼓脹!

「賊子,汝以為汝何人?膽敢罔顧我佛,自家稱尊!趕明兒,老子得了滅界之信眾,第一個血祭者便是汝佛門叛徒!」

而無空卻乎早已然悄悄將佛陀之詭計透了半分出去,那滅界佛門信眾聞的我佛可能會將彼等血祭以為掌控此界始源地之工具,盡皆怒不可遏!

「佛祖賊子,老而不死是為賊也!汝自詡大慈大悲,卻乎這般意欲血祭吾等信眾與眾佛門佛子!都道吾家滅界惡魔橫行,然何修有汝之心腸歹毒?」

於是那滅界自家佛門似乎與無空等更其緊密。那佛祖聞得此秘辛,氣得吐血,急急召見了大金剛菩薩道:

「此時這般隱秘,怎得流傳了出去?此界唯汝知悉此秘呀!」

「吾佛慈悲!此事非是弟子散出風聲,定然乃是無空此修。」

「胡說,無空何時知悉此秘?」

「然弟子果然無有放出此事一言半語呢!」

「或者乃是汝之夢中不小心自家泄露了去?」

「決絕然無有此事,請我佛明察!」

那大金剛跪地叫屈。

「嗯,此事吾是曉得者!汝需施展計策,殺一親信而迷糊了信眾才是!」

「是!弟子曉得!」(未完待續。。) 「諸位,可知道那大金剛菩薩將其麾下一大佛陀,名智能者擊殺了么?」

「只是曉得有此事,不知何因果耶?」


「乃是彼胡說什麼血祭魔界之事呢!」

「血祭魔界?此若無我佛之令諭,何人敢胡言亂語?」

「只是我佛怎會血祭其信眾耶?」

「哼,爾等許是年輕,不知當年我佛受吾家滅界共主之攻擊,為求生機,曾血祭數道星宇,而終是有足夠法能衝破兩界壁壘逃難去。彼時其做得,現下難保便不會做!」

「嗯,此事遠古之所流傳,有典籍為憑呢!」

「哦,總之,吾等得需小心,時時處處提防我佛才是。」

「然吾家極樂大佛陀如何?可以信賴么?」

「何話語?吾家極樂大佛陀重整吾家滅界佛門以來,何事?何時?不以吾家強盛為目的!汝此時有懷疑吾家大佛爺,良心何在?」

「說的是!小子失言!」

且說那無空此時亦是難為,其不知無一師弟到底如何,又不知瀆神到底如何,只是這般死死控制了滅界佛門不敢放手,一邊卻小心打發了自家麾下打聽師弟無一之下落。

玉魔師姐,不足之拜姐,乃是其親手教訓成就了大能者。本願意學了其大師姐孔雀明王菩薩為佛陀,然半路不成,重新拉扯了勢力,此時其居然雄踞西方為魔界之長。那香兒安安靜靜據此地密室中靜修,其足下黑暗聖母重新化而為蓮花託了其玉體。一道道黑暗靈光纏繞了其軀體,更顯得其玉兔兒一般白凈之肌膚美艷無可比擬。

「香兒,如何?」

「玉魔姐姐,香兒已然得悉吾家魔界之眾多秘辛。」

「哦?好,汝且自家保守,不可泄露了絲毫!」

「玉魔姐姐,吾家滅界之眾乃是大破滅者也,怪不得三界謂吾家魔界!」

「呵呵呵,此向來如此。」

「只是吾家師尊何意瀆神耶?」

「乃是主神等得需往生!便是你我亦是該如此!」

「啊也,吾家師尊好生大魄力!渾天上下大能無有不以其為敵者。其毅然而為之!姐姐。此香兒之榜樣。」


「是!香兒,吾家師弟之所為,渾天上下可較者罕有!此吾等親友之大驕傲也!可惜其為吾家先主,竟然歿矣!」

那玉魔忽然滿心悲苦道。

「其意欲得獲吾家始源地。然吾家始源地便在吾身上。現下其已然失了魂魄。那裡得獲耶?」

那香兒亦是愁苦道。

而其實那香兒身具之紫金大日中,一縷光電悄然入去內中,那大日之一處隱秘所在。一道門戶洞開容了那光點倏然入去。

且說,百餘年後,我佛觀得其魔軀無力掌控極樂大佛陀無空之魔界佛家一脈,無奈何帶了大金剛菩薩往去南方,那滅界古老家族此時正亂紛紛糾葛弈棋,諸般大勢力盡數用兵,意欲掌控局面,然卻乎無有何勢力真正可以支撐其南方一脈。好在此時滅界另四方諸家大勢力盡皆調整,無力攻取南方。此亦為南方之苟延殘喘有了時間。恰在此時,那佛祖魔軀來此地傳教,一時眾家修凡盡數信仰,不過五百餘年月,此地居然亦是佛家之地。正所謂微風起處廟宇香燭縹緲,南朝萬般大寺信眾伏地參禪!

忽然一日,佛門南方勢力佛家兵卒浩浩蕩蕩開進,意欲平定另四方之異端勢力。此一刻,喚作盪魔之滅界大亂局復開了亂局之始。

「佛祖,吾等其實還無有完全備得妥當,此時出擊勝負難料。」

「唉,吾豈有不知!然時間緊迫,三界之賭神大戰已然歷歷在望,吾家唯陰司界暫居優勢,余者物在與滅界,特特便是此魔界,吾家勢力孱弱,此時吾魔軀親至,便是意欲虎口奪食,得了此滅界之始源地。」

「然其時若吾家敗亡,則大勢盡去矣。」

「呵呵呵,大金剛菩薩,汝唯將兵殺人,餘事不消多問!」

「是!然……」

那大金剛面現迷糊之神色。

「吾只要死去佛門之魂魄!」

「是!小僧明白!」

那大金剛忽然如釋重負道。

我佛觀得那大金剛行出,忽然笑道:

「汝心有不忍,難道吾看不出來么?」

其隨即暗中吩咐一應死黨,囑咐妥當后乃罷。

魔界大佛禪寺,那無空聞得此佛門興兵,忽然道:

「我呸,何佛祖!真正惡魔也!居然興兵事,滅生靈!」

其雖這般言語,然那一絲兒疑惑縈繞不去。

「其到底意欲何為?」

兩方戰局大起,正是血雨腥風之時候,那無空忽然驚懼道:

「彼佛祖難道真正魔化了么?其居然收攏了佛家魂魄生機之力為用!其意欲何為?」

那無空低頭思量,忽然憶起無一師弟曾論起佛門之陰謀,乃是意欲以凈化之功佔據始源地。

其急急差人將此訊息送了去四方魔眾處,那玉魔得獲此秘,急急行入密地,對了那香兒道:

「吾主,那佛門瘋子意欲以億計佛門子弟凈化吾等始源地,以為佔據吾家根本。」

其時那香兒已然煉化了靈兒遺留之滅界之主上獨享之功,身為共主矣,四方一眾盡皆信服,只是不到合力之時候,不敢有大顯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