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啊,你還沒吃飯啊,去我家吃飯吧。」韓敏一聽,立即高興地邀請著說道。

「噢,不不不不,我還要在醫院裡陪一個病人呢。」錢興祥解釋著說道。

「什麼?誰有病了?」韓敏又是吃驚的問道。

她以為是錢興祥的爸爸或者媽媽有病了呢。

「不是,是這樣的。」錢興祥說著,就看了自己身邊的韓瀟*一眼,把事情的經過大致的說了一遍。

而這時的韓瀟*看到錢興祥跟這個女人這麼熱絡,反倒把自己給晾在了一邊,心裡不覺就來了起,俏臉上上也就有點掛不住起來了。

她嘟著嘴,伸出手去,悄悄地捏了一下錢興祥的胳膊,錢興祥吃痛,就扭動了一下身子。

「噢,這個姑娘是誰?」

韓敏這時也已經注意到了在錢興祥的身邊站著一個美麗年輕的女孩子了,於是就看著她問笑著問道。

「噢,她就是我們村聯防隊長韓善慶的妹妹韓瀟*。」錢興祥微笑著把她介紹給了韓敏。

「噢,你就是韓小姐啊,失敬了。」韓敏笑著說道。

「你就回去吧,反正我這裡也沒什麼事情。」錢興祥看著韓敏說道。

「那好,我先走了。拜拜。」韓敏說著,就向著錢興祥揮了揮手,看了一眼韓瀟*走了。

錢興祥就帶著韓瀟*朝著醫院裡面走去。

在病房裡面,韓瀟*正在細心的喂著躺在床上的那個老女人吃飯。

錢興祥則坐在一邊吃著飯。

「大媽,你家在哪裡?家裡還有什麼人?」韓瀟*一邊喂著飯,一邊看著那老女人輕輕的問道。

「安徽,鳳陽,李元清。」那老女人一邊吃著飯,一邊含糊的說道。


韓瀟*雖然也是安徽人,但由於他說的非常含糊,也聽不清楚他說的到底是什麼內容。

韓瀟*又問了一次,她還是說的那幾個字。

韓瀟*聽了,不覺就很有點無奈的輕輕的搖了搖頭。


「看來她說話和腦子有問題。」喂好了飯,韓瀟*把飯碗放到一邊的柜子上面,看著錢興祥說道:「碰到這樣的人也就真夠麻煩的了。」

韓瀟*一邊說著,一邊用自來水洗了洗手,也坐下來開始吃起飯來了。

這件事情是夠麻煩的了。難道是自己流年不利嗎?

錢興祥一年吃著飯,一邊在心裡暗暗地想著。


看來這件事情只有等他出院以後,委託收容站去幫助辦理了,然後自己再從旁幫助。

幾天以後,那老女人出院了,錢興祥就用車子把她送到了市收容站里。

在收容站站長的辦公室里。

錢興祥正在跟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說著話。

「老嚴,這個女人不是我們本地人,我沒有時間,所以就只好拜託你們幫忙查找她的家庭住址和有關的親人了。」錢興祥看著老嚴微笑著說道。

「興祥,你放心,我們一定儘力而為。」老嚴說道。

香龍秘寶 那好,我就拜託了。有什麼情況及時跟我聯繫。再見。」錢興祥說著就告辭著出來了。這下可就忙壞了收容站里的那幾個人了。

為了儘快的找到他的家庭住址和家人,首先老嚴找來了好多會說普通話的人前來詢問,可是結果就是不懂她的話。

他們又找來安徽人,同樣也一失敗而告終。

他們在網上查找了「安徽,鳳陽,李元清」這樣的人,可就有百九百個李元清,不知道哪個是這位女人的親人。

後來,他們就調出這個女人的照片來進行核對,終於找到了她的親人。

原來,她的女兒和女婿在幾年前就來這裡打工了。春節剛過,她就獨自一人踏上了尋找女兒的道路。

由於她的丈夫在幾年前已經過世,她就只好只身前來了。

通過這條線索,終於找到了她的女兒。

老嚴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錢興祥,錢興祥就趕來付出了三千元作為精神賠償費,那女人的女婿萬分的感謝。

怎麼也不肯手錢興祥的錢,後來還是在錢興祥的再三說服下和在老嚴的再三勸說下,他在勉強的收下了這三千元錢。

自從那天跟唐師傅約好了以後,第三天上午,唐師傅果然如約而至,就連材料也購買來了。

錢興祥問他價錢,一旁的姜老頭扯了扯他的衣裳,給他試了一個眼色,錢興祥一時間不明白蔣老頭是何意思,便也就不再吱聲了。

後來趁著唐師傅提著桶子道樓梯上去和水泥的時間,蔣老頭這才對他說道:「我跟小唐初步說了一下價格,他說至少不下五百五十元。我跟他說是我請他來的,多少也得優惠一些。他已經勉強答應了。

我知道你們這些讀書人不屑砍價,由你來議價,那還不是他說什麼,你就答應什麼?我再跟他說說,一定要把價格砍到伍佰元以內。你看怎麼樣?」

本來,錢興祥也不在乎著百十來元的雞毛蒜皮的差價,但蔣老頭這麼熱心,錢興祥也就不好不領他這個情了,也就由著他去跟唐師傅議價了。

果然,到了工程苦熬要完工的時候,蔣老頭告訴錢興祥,他已經把價格砍到了四百五十元,壓了整整一百元的價錢。

蔣老頭還叮囑錢興祥不在在工程完成後麻黃素那個就付款,萬一滲水會別的質量沒過關,付款早了,叫他來返工,他若借故不來,你就那他沒有辦法了。

聽了蔣老頭的話,錢興祥覺得他不愧是道上的行家,想得就是周到。

因此,也就聽信了他。

也許是行規,也許是蔣老頭在事前就已經唐師傅說好了,幹完活,唐師傅也沒問錢興祥要錢,就走了。

蔣老頭對錢興祥家的這件事情很關心,過後,還主動跑到錢興祥家的樓上去看過了兩次,看到沒有任夏質量問題,他就放心的舒了一口氣。

錢興祥對蔣老頭非常感激,要他同志唐師傅來領取工錢。

蔣老頭答應馬上轉告唐師傅。

又過了一天,錢興祥問蔣老頭通知了唐師傅沒有。

蔣老頭說道:「通知了,昨天,他還特地道你家去取錢。接過你不在家,我見他手頭工程多,沒時間老往這裡跑,剛好手裡有四百五十元現金,就替你墊付了。」

原來昨天,錢興祥有事情出去了,他媽媽和陳玉蓮也都不在,唐師傅大概就是在這段時間裡來的。

蔣老頭這麼熱情的給他墊付了錢,錢興祥還有什麼話可說呢?

他馬上就掏出四百五十元錢給了蔣老頭,為了表示對蔣老頭的感謝,又拿出錢來,到店裡去買來一條紅塔山香煙,送給了蔣老頭。

在這段時間裡。縣裡和市裡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案子。

兩伙橫行地方,作惡多端的黑社會勢力,死了六人,傷十多人。這件事情轟動了省事的領導甚至是中央的領導。

中央責成省市迅速破案,省市兩級公安部門迅速成立了專案,蔣兩伙黑社會勢力的頭目捉拿歸案。

大凡是一個黑社會勢力的後面沒有核保護傘,是絕對成不了什麼氣候的。

專案組順藤摸瓜,很快就牽出了這兩伙黑社會勢力後面的核保護傘。不僅有公檢法系統的幹部,更有縣委縣政府乃至市裡的部分領導。

再往深處挖下去,竟然挖出了書記,縣長。

原來這一屆的書記縣長是多年的政敵,他們上任伊始就各拉山頭,擴大自己的市裡範圍,最後把黑社會的頭子也拉到了自己的麾下。

不僅利用他們置辦產業,聚斂錢財,還指使其中的骨幹分子搜集對手的情報,想找對手的軟肋,看準時機下手,以達到將對手趕下台的目的。

這麼一來二去,矛盾逐漸升級。最後,兩伙黑社會勢力,在各自靠山的默許下,大打出手,雙方死傷摻重,製造出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黑社會火併案件。

書記縣長以及涉案的黨政要員被抓走後,市委常委就做出決定,撤銷縣長書記的職務,與案子有關的一位副書記和依偎副縣長受到了處理。

幸好,林衛國和錢興祥兩人雖然是死對頭,但他們沒有涉及到裡面去。

另一位新上任的縣長郭雨聲,在剛到的時候,縣長和書記都想拉他進入自己的團伙中,畢竟,郭雨聲出生身與市長……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 另一位新上任的縣長郭雨聲,在剛到的時候,縣長和書記都想拉他進入自己的團伙中,畢竟,郭雨聲出生身與市委組織部,政治意識較強,知道他們這樣做,遲早會出事的。


所以,郭雨聲就兩邊都不得罪,也沒參與他們的鬥爭,這才躲過了這一劫。

不僅如此,郭雨聲還漁翁得利,受命於危難之際,讓他主持了縣委縣政府的全面工作。一旦時機成熟,就任命他為縣委書記。

這一次兩伙黑社會勢力火併,無疑給郭雨聲並出了一個十分難得的機遇。

國家已經將建設小康社會作為各項工作的總目標,郭雨聲要趁機在縣裡感觸一番事業來,扎紮實實的胃老百姓做些實事。

同時,他也以此作為政治資本,早日進步。

他把這個想法跟程副書記一說,程副書記也非常支持他,鼓勵他好好乾點看得見摸的著的事情,以後爭取有更大的作為。

得了程副書記的話,郭雨聲信心倍增。

他仔細琢磨過了,這裡地處邊遠,交通閉塞,是一個傳統型農業縣。

用當地的話來說,這裡是九山半水半分田。

沒有一個像樣的企業,要發展地方經濟,困難確實不少。

但也正如郭雨聲曾經說過的話一樣,抱哭孩子,不會吃虧。

越是落後的地方,就越容易出成績。

只要找准發展思路,抓住要害,干兩件像樣的事情並不太難。

在這縣裡一年多的時間裡,郭雨聲對當地的情況已經有了一個比較全面的了解,有兩件事完全可以搞起來。

第一件是改善交通運輸困難的老大難問題。


從縣城到達國道,大約有六十多公里的路程,屬於一條低等級的公路。

過去,縣裡曾經嘗試過想把它建成一條高等級的公路,只是因為班子不團結,上下關係沒有疏通,所以這個願望一直就沒能夠實現。

郭雨聲一到縣裡,把他的眼祥就盯住了這條公路。

在不省市的支持下,財政廳已經把這個縣作為他們的對口扶貧點。

對這條公路的擴建,前不久,他們又把仇廳長和曾長城他們邀請到縣裡來視察了這條公路。

他們也正在準備二期投入,也就是說這個目標的實現已經不是問題了。

第二個是調整農業產業結構。

這個縣裡雨水豐沛,林密草茂,早在五十年代的時候, 殘吟 ,同時,配套組建了規模較大的乳製品廠。

只是這裡的歷屆縣委縣政府的班子成員目光短淺,總認為這個牧場是市屬企業,於己無關,沒喲將牧場的優勢,和本地的生產有機的結合起來。

只是天天圍繞著急幾畝薄田繞圈,如果充分利用牧場的優勢,將單純低效的農業逐步調整成以農業為基礎,以牧業為龍頭的產業結構。

不當可以造福當地農民,也可以增加財政收入,真可謂是一舉兩得。

錢興祥在預算處工作了十多年,跟先財政局打的交道多,對縣裡的情況也多少了解一些他覺得郭雨聲的看法非常符合當地的實際,就說道:「雨聲,你已經看到了發展的前景,現在你又是主持縣委縣政府工作的副縣長,如果按照這個思路走下去,是會很快出成效的。」

「不過這還僅僅是個人的思路,要將思路變成現實,還有很多事情要做。」郭雨聲說道。

「沒有事情要做,我要你支持什麼工作?」錢興祥笑著說道。

「興祥,今天我到市委去找程書記,剛好碰上了你局裡殷副局長,我已經正式跟他說了,讓你一起跟我去縣裡扶貧點。」

「興祥,今天我到市委去找程書記,剛好碰上了你局裡的殷副局長,我已經正式跟他說了,讓你一起跟我去縣裡扶貧點。」郭雨聲聽了,也笑了起來,他望著錢興祥說道。

「他是怎麼答覆你的?」錢興祥問道。

他嘴裡說著,心裡卻在想道,我自己村裡的事情都還忙不過來呢,你到好,竟然還要拉我跟你一起出去。

但嘴裡還不得不這樣說道,畢竟多一條路總是有好處的。只是我的兒子更苦了。

「他答應的很痛快。」郭雨聲說道。

「我知道他巴不得我下去扶貧,免得我找他要位置。」錢興祥說道。

「殷局長怎麼想,你完全可以不管,離開一段時間的財政局,恐怕只會有好處。」郭雨聲於是給錢興祥,也是給他自己分析了一下說道:「目前來看,財政局是不會有更好的位置給你的,與其渾渾噩噩的在機關里混日子,還不如到我那裡去做點實事。這叫以守為攻,另圖發展。

我還考慮過,等我正是任命為縣委書記的以後,再想程副書記推薦,讓你做縣長,咱們兩個有話組合到一起,還愁事業搞不起來嗎?」

聽著郭雨聲的話,錢興祥心裡說道,我才不在乎什麼縣長,只要有了成績,還怕沒有位置?

幸好,我自己村裡的事情也已經快到明朗化的階段了,只要等到十月一日的前後,我們村裡的事情,就會千頭萬緒的搞一個段落。

然後就可以回過頭來,跟你一起去了。

這樣想著,錢興祥說道:「你別高興的太早。我即使答應過你到那裡去了?」

「你不答應也行。這裡的黑社會勢力,已經是名聲在外了。我韓兩個兄弟來做了你。」郭雨聲笑著說道。

「原來你在下面是黑白兩道一起來的,怪不得這麼快就做了縣委書記。」錢興祥笑著說道。

最後兩人商定,錢興祥先去安排好欣欣村裡的事情,郭雨聲回縣裡后,讓縣政府的人給他安排好住宿。

錢興祥回到家裡,剛剛走進院子的大門,就聽到了錢希望那脆生生的,歡快的叫聲:「爸爸,爸爸。」

隨著叫聲,錢希望歡蹦亂跳地來到了父親錢興祥的身邊,一下子就撲進了他的懷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