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啊?你終於要賣你的書了?」

杜華笙聽到,十分的震驚!

這不能怪他,因為,當初他這個在文壇上紅極一時的外甥女,可是好多書被出版社爭先恐後來簽約賣版權,她都沒有賣的。

他還記得,她有本《刺青》,當時都被一個影視公司看上了。

可惜,這小丫頭啥都不賣,就壓箱底![] 三叔聽了,看了一眼床,來了一個瀟灑的動作回到床上躺好。

很快三姐就把六妹,四弟帶上來。

六妹一進屋就道「三姐,五姐,不好了……我見大哥二哥一起往這邊走來,氣勢洶洶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三姐,五妹一聽臉色劇變,這個時候,大哥和二哥一起來,看來是來者不善啊!

如果要是大哥,二哥這個時候來發難,三姐,五妹還真是被殺個措手不及。

三姐沉思一會道「六妹,四弟,不要驚慌,他們身邊還有其他人嗎?」。

六妹聽了道「有,大哥帶上了身邊的八大護衛,二哥也帶上他的左右護衛,還有幾個元老九大元老……看來是來者不善啊!」。

三叔一聽,一下從床上立起身哈哈大笑道「來者不善……來者不善,來得正好!」。

六妹,四弟見三叔一下從床上立起身,十分驚訝!

六妹細看三叔臉色,只見三叔臉色紅潤滑,眉目間一股英氣逼人,這還是之前躺床上的三叔嗎?

四弟一見三叔,心想難道三哥之前是偽裝的,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三姐,五妹見三叔突然改變原來的計劃,心中不解,但事出突然,也就只能隨三叔的改變而改變了。

「三妹,五妹,大哥來看你們了」下面傳來了二哥的聲音。

三叔聽了道「既然他們來了,我們就下去迎接迎接吧!」。

三叔說完信步走下樓。

三叔一打開別院門,只見大哥,二哥,目無表情的看着三叔。

三叔見了哈哈笑道「大哥,二哥裏面請啊!」。

大哥聽了瞟了一眼三叔道「三弟,你身體康復了嗎?」。

三叔聽了道「謝謝大哥,二哥掛懷,小弟身體康復了」。

二哥聽了藐視的看了一眼三叔道「三弟,既然你身體康復了,不妨我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是你自己把《回夢心經》交出來,還是要我們逼你一下呢」。

三叔一聽,俊郎的臉上,瞬間冒出一股煞氣,飄逸的頭髮向後一甩道「二哥就那麼確定我身上有《回夢心經》嗎?」。

二哥聽了哈哈笑道「我自然確定,因為我早把當年交給你《回夢心經》的人請來了」。

二哥說完,向身後一人道「了得師兄,你出來吧!」。

二哥說完,只見一個六七十歲的和尚緩步從大哥八個護衛身邊走出來。

三叔一見,眼中的煞光咋現,心裏自然是暗自一驚,這和尚三叔自然認識。

和尚緩步走出后一合雙掌道「阿彌陀佛,善哉!善哉!三施主別來無恙」。

三叔聽了,收回眼中的煞光哈哈笑道「謝謝大師關懷,晚輩身體還好!還好!」。

大哥一聽哈哈笑道「三弟,這麼說,你是認識這位大師了!」。

三叔聽了道「大哥!我認識啊!《回夢心經》就是這位大師交給我的,我怎麼不認識呢?」。

大家一聽三叔的話,一臉懵逼,震驚,驚訝,不可思議,流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場中氣氛一下緊張起來,三姐,五妹,六妹手心急出汗來,心裏都在想三叔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要這麼直接就承認了呢?這不是打算要攤牌嗎?面對大哥的八大護衛,還有二哥的左右護衛,九大元老,這些每個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每個都是身經百戰的老手,難道三叔就一點都不怕嗎?。

三叔做事一向是不安常理出牌,三叔心想,你們都把了得大師都請來了,自己又何必隱藏呢?不如坦然說出來的好。

大哥聽了臉色劇變,一下不知道說什麼好,因為師傅定下的規矩是誰找到《回夢心經》誰就是洞主,現在三弟找到了《回夢心經》那麼三弟就是未來的洞主,大哥想到此,一身冷汗直冒,原則上他是不希望三弟真有《回夢心經》的,只是在精確的判斷下,確定了三叔沒有《回夢心經》才出此策來難為三叔的,所以睡仙洞洞主把睡仙洞得力的人全搬出來,意思是打算逼迫三叔交上《回夢心經》。

一旦三叔無法交出《回夢心經》,就想盡一切辦法把三叔毀了,這種計策對睡仙洞的洞主來說是一場豪賭,賭輸了他自己就徹底從睡仙洞洞主的位置滑下來,贏了他就可以安枕無憂,高高在上的做他的洞主。

睡仙洞洞主聽了蒙面僧人說的,男子漢要殺伐果斷的豪氣之後想出的妙策。

三姐,五妹,四弟,六妹之前的計劃,被大哥這一狠招一鬧,全都失靈了,所以此時此刻的他們就突然變得束手無策,把所有的信任,所有的希望交在了三叔身上,希望這次三叔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九位元老一聽,齊齊跨步走出來,一位兩鬢斑白的老頭目光炯炯有神的看了三叔一眼道「三仔子,你既然找到了老洞主的信物,你交出來,你就是我們現在的洞主啊!」。

其餘幾位聽了一同表示點頭同意。

洞主目視着這些元老們的舉動,一股冷汗直冒,要三弟真把《回夢心經》交出來,自己就徹底涼了,想想密室里蒙面僧人話,臉色劇變,目光立即凝視着三叔,看三叔此時此刻有何反應。

三叔聽了元老們的話,習慣性的把飄逸的秀髮往後一甩,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淡淡的道「是的,《回夢心經》我是找到過,但又被我弄丟了」。

三叔此話一出口,全場之人無不震驚。

反應最大的當然就數洞主了,三叔一句話讓洞主從地獄飄到天堂。

洞主想着自己的洞主位置包住了,心中憂慮全消,人也變得談定下來目光掃了九大元老一眼,觀看着九大元老的反應,事情和自己想像中一樣,自己的判斷準確,心中很是愜意。

三姐,五妹,六妹,四弟一聽此話,心涼了,原以為三叔手裏有《回夢心經》,只是三叔不想交出來罷了,結果卻是這樣,太出乎意料了,心裏也在為三叔焦慮!

三叔此刻只有兩條路:

第一條路,闖出睡仙洞。

第二條路,接受失去《回夢心經》之過的門規處置。

。 那彥成的事處理完不過兩日,阮元這邊請求閩浙會剿、三鎮會剿的奏摺,也已經到了嘉慶手中。於是嘉慶只得再次召集幾名軍機大臣,一同商議會剿之事。

「據你等所見,這閩浙會剿、三鎮會剿之事,究竟有何辦法?」嘉慶向幾名軍機大臣問道。

「回皇上。」慶桂從來不喜嘉慶驟然晉用新人,所以對於廣興、那彥成和阮元過早被嘉慶委以重任,一直不以為然,廣興之事已經給了嘉慶一個教訓。這次雖然他因同為章佳一姓之故,力保阿迪斯不死,對那彥成的罷官奪職,卻並無異議。這樣看來,幾個嘉慶晉用的新人,只有阮元暫時尚未出現差錯,想來他辦事失當也不過是時間問題。便道:「臣以為這三鎮會剿、閩浙會剿,實無必要,海寇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單憑浙江三鎮之力,臣以為剿滅海寇,本非難事。只是這阮元不知賊人實情,心無大略,方才出此下策,其實並無作用。是以臣以為,此折駁回即可。」

「慶中堂,海防的事,朕也不是一無所知啊?」嘉慶沉思半晌,最後反駁道:「廣東吉慶、福建玉德,他們的奏疏朕也都看過,這海上海寇,現下人數眾多,若是官軍被賊人切割作戰,想要獲勝絕非易事。所以朕想著,即便沒有必要進行這三鎮會剿、閩浙會剿,有備無患,總是以防萬一。所以朕還是想著,這兩個建議,就都同意了吧?」

「皇上英明,既然如此,臣對於會剿之事,也並無其他意見。只是這阮元在奏疏中還建議,讓李長庚做這三鎮會剿的總領,臣還是覺得不妥。眼下浙江沿海三鎮,當屬黃岩鎮總兵岳璽最為年長,經驗最為豐富,而且岳璽又是旗人,自然做得這個統領。李長庚不過綠營出身,資歷又不如岳璽,讓他做這個統領,即便臣沒有意見,那沿海各鎮官兵,也都沒有意見嗎?」慶桂依然有疑慮之處。

「慶桂啊,朕覺得你雖然行事周密,卻也太過謹慎了啊?」嘉慶這一次還是堅持了自己的決定,道:「阮元和李長庚別的話朕可以不信,但有一句,朕覺得說的很對,海戰與陸戰完全不同,若不是精通海戰之人出任這總領,此戰勢必不能克成全功。李長庚在沿海各鎮已經效力快二十年了,岳璽雖然資歷更深,海戰之事,經歷的還是少了些,所以朕以為,由李長庚出任總領,並無不妥。若是你擔心李長庚綠營出身,不能服眾,那浙江提督蒼保,一樣是旗人,他還是李長庚的上司呢,有他在陸上節制浙江綠營,你總該放心了吧?」

「可是皇上……」慶桂似乎還是有些猶豫。

「董誥、戴衢亨、傅森,這三鎮會剿、閩浙會剿之議,你三人覺得如何?」三人見嘉慶言語明顯比慶桂更加有理,哪裡還有違抗之語,一時間也連聲表示並無異議。

「既然如此,朕總還是要聽更多人的意見吧?」嘉慶向慶桂道,慶桂看著在場軍機大臣並無支持自己之人,也不敢再有其他言語了。

就這樣,三鎮會剿、閩浙會剿之議,由嘉慶親自批准。可京城距離杭州,畢竟有數千里之遙,待得嘉慶上諭送達台州,也已經是五月之末了。

就在這時,水澳幫的幾艘大船,也已經抵達了福建沿海。依海盜方面決議,各路海盜、安南船分批北上,六月十日前後在溫州洋麵匯合,是以水澳幫主林亞孫以蔡牽所部作為前鋒,前往福建沿海,先行打探情報。

看著眼前的福建海濱星羅棋布的數十座小島,其中只有零星幾座島上,依稀可見炊煙升起之狀,想來島上也有些沿海百姓,因陸上耕地不足,前往島上居住,人數不多,而且沒有巡防官兵,對於自己而言,這個環境還是非常安全的,蔡牽也鬆了一口氣。可就在這時,蔡牽的望遠鏡中卻突然出現了一個黑點,緊接著,黑點越來越近,細看下竟是一艘小船,船上掛著白旗,這時沿海商人懼怕海盜,不少商船上都掛了白旗,以示自己無財無物,乞求海盜放過自己。

兩個蔡牽屬下的頭目這時也看得仔細,對蔡牽道:「大哥,你看那艘船,似乎是商人船隻,他們的方向,好像就是沖著咱們這艘船來的!」

「這倒奇了,商人見了我們,就算掛上白旗,也沒有主動前來我等船上之意,這艘船是怎麼了?放他們過來!」蔡牽下令道,不過多時,那艘商船已經靠近蔡牽船隻,這時蔡牽等人方才看見,對面船上還掛著另一面旗,上面綉著個大大的「鄭」字。

「姓鄭?」蔡牽喃喃道:「幫主倒是和我說過,前年有個商人叫鄭天選的,給了他五千兩銀子,以保鄭家商船過閩浙沿海,我等三年不得動其財物,莫非就是那個鄭家?」想著或許沿海其他商人聽聞鄭天選之事,也會就此假借鄭天選之名以求自保,如此船隻,便不能放過了,遂對下屬道:「叫他們領頭的上來,我有話要問!」

下屬應聲而去,帶了小船靠近對面船隻,不過片刻,對面船上也走下五六個人,相繼上了小船。幾名海盜將船划近蔡牽主艦,搭好梯子,又將六名商船來人一一送上了大艦。只見為首一個鄭傢伙計,一身賬房打扮,為人倒是很客氣,見了蔡牽,便對他笑著拜道:「頭領安好,小人是溫州鄭家商號的總賬房,頭領只叫小人鄭嘉便好。我家老爺近日有幾艘船,運了糧食,正從台灣北上,聽聞水澳林頭領到了這附近海上,便遣小人過來告知一聲。卻不知頭領貴姓?可識得林頭領?」

蔡牽清楚鄭天選與林亞孫相遇之時,自己尚未加入水澳幫,這鄭嘉不識自己,倒也正常,但他究竟是不是鄭天選手下,卻尚未可知,便道:「你說得不錯,我等都是水澳幫,林幫主遣了我等前來打探福建沿海情報,卻不知你究竟是何人?你說自己是鄭天選的下人,可有憑據?」

「這個……在下有準備的。」鄭嘉笑著,也從懷中取出一封書信,一塊牌子,上面都是鄭天選字樣,對蔡牽道:「頭領,這些憑據,足以證明我等身份了吧?」

蔡牽看著牌子倒也不像有假,便道:「好,我相信你們沒有騙我,我姓蔡,是林幫主麾下先鋒,你們要找林幫主,便在我這船上暫留幾日,不日林幫主就會親至,其他要事,你們就和幫主商議吧。」

「多謝蔡頭領!」鄭嘉當下回拜,下面五個鄭傢伙計也一併稱謝,拜過了蔡牽。

「先帶他們下去吧。」蔡牽說著,忽然之間,回想之前幾個人對他稱謝之語,竟覺得有些不對勁。看著鄭嘉後面五個夥計,只覺其中第四個身材高大,雖看似瘦削,卻並不瘦弱,反倒行步之間,頗覺矯健,竟不似浙江土人。回想剛才的聲音,也是從這裡出了些偏差,當即喝道:「你等暫且停步!」幾個人只好停下腳步,等待蔡牽指示。

蔡牽看著那高大之人道:「你,把方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高大之人聽著蔡牽之語,一時也有些不知所措,忙道:「這……蔡頭領……好,多謝蔡頭領!」

「果然是你!」蔡牽冷冷道:「方才你們幾個說同一句話,他們說得都是溫州腔調,只有你不一樣!你這語調,與我所見溫州之人大不相同,倒是我在廣東見過幾個湖廣商客,你倒是和他們有些相似。說吧,你究竟是何人,是不是假借鄭家之名,其實別有所圖!」

這高大之人聽了,也不覺支支吾吾道:「這……蔡頭領說笑話了,小人一個鄭傢伙計,有何能耐對頭領心懷不軌呢?其實……頭領所言也沒錯,小人姓吳,單名一個平字,本是湖南郴州人,後來有一年,咱們那裡鬧飢荒,小人沒飯吃了,便慌不擇路,一路東行,這便到了溫州。後來也是這鄭老爺為人仁善,賞了小人一口飯吃,留小人在府里打打雜,看著點鋪子。頭領……這小人真是有些怕了,小人平日只在鄭家辦些雜事,可沒見過頭領這般大人物啊?」

「你只在鄭家做些雜事?那你倒是說說,為何這次你家主人,會讓你到我船上?」蔡牽似乎根本不相信吳平這般言語。

「唉……蔡頭領,現在這時局,總是……也不太平不是?這海上人那麼多,誰知道你們互相認不認識呢?所以啊,老爺那邊也多派了些人手,前往浙江沿海各個分號看護貨物,這溫州不就沒人了不是?所以老爺這次也是沒辦法,才叫了小人與嘉爺一同過來。」這吳平言語倒是從容,蔡牽聽著這段話,倒也不像說謊。 莫瑄檢查之後發現,這顆靈物居然是水木雙屬性。

「我運氣這麼好?」

莫瑄運氣好的讓他有點懷疑人生。

再檢查一遍,沒錯,的確是水木雙屬性靈物。

我去,老天爺終於疼我一回啊!

空間里小光球聽到莫瑄心聲,分析道:「陛下,我覺得也有可能是老天爺打了個盹!」

啥?什麼意思,我就不能被老天爺疼愛一回?

「陛下您可能忘了,您是外來的偷渡客!老天爺能疼愛您才怪了!」

「我也是有功勞的好不好,要不是我趕走那邪魔,說不定這個世界已經被邪魔攻打過來了!」

「陛下,那邪魔是我趕走的!」

「你的不就是我的嗎,連你本身都是我的,功勞當然也是我的啦!」

小光球:「……」

收起靈物蛋,又在洞穴裡面查看了一遍,又找到幾棵蛇息草。

蛇息草是生長在蛇聚集的洞穴之中,吸收了蛇身上的氣息,毒液,糞便等等生長而成的草,除了可以研製添加在驅蟲葯裡面,也是一種解毒丹的鋪葯。

之後,沒有什麼發現后,莫瑄離開了洞穴。

剛出洞穴就遇見了找過來的嚴九:「大哥,原來你在這啊,讓我好找!」

莫瑄疑惑,自己好像也沒進去多久啊:「找我幹嘛?」

「方易破開大蛇的肚子有發現!」

「什麼發現?」

「哎呀,說不清楚,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嚴九說著,拉住莫瑄就往回跑!

來到大蛇屍體這裡,田旺他們都在這裡圍著屍體在看什麼?

「讓讓,讓讓,大哥來了!」

田旺連忙讓開:「莫大哥,快來看看,這是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