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啦啦啦啦……」遠遠的,一群黑影從一側向他們靠近,歡快的調子傳來。

人影漸漸清晰,慕寒雪驀然瞪大了雙眼,驚喜地差點尖叫起來。

矮人!竟然是矮人族!

只見一群矮人穿著簡單的服飾,手挽著手,蹦蹦跳跳地走了過來。

慕寒雪低頭看著哼著歌,從他們身邊旁若無人地走過的矮人們,當下也不去好奇龍溟那個啥隱身的寶貝了,興奮地直想著怎麼把這群傢伙拐回去了~

她對著龍溟指了指那群蹦蹦跳跳地向遠處走去的矮人,示意她要偷偷跟上。龍溟會意,給了他們每人一個金色的葉子,讓他們別在胸前,告誡道:「記住,不要離得太近,否則會被發現的。」

慕寒雪一把抓過葉子別在了胸前,嫌棄地對他揮了揮手,你丫的廢話可真多!

慕寒雪看著眼前在挖礦石和魔晶的矮人們,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啊!

誰說矮人只知道蠻力的?眼前的矮人,竟然一個個的都駕著車,用著特殊的挖掘工具採礦!還有一群則是站在一旁,手裡拿著和遙控器,操縱著數只舉手將挖出來的礦石和魔晶給整理出來!那個效率啊~那個晶礦採得那個完好啊~慕寒雪承認,她眼紅了……

於是乎,五人圍成了一個圈,嘀嘀咕咕地開始商量起對策。

依目前的情況,應該是矮人族和地精族一起隱居在了此處,而且,很明顯的,人家的小日子過得那個哦~不要太好哦~要讓他們出去攤個精靈族的破事,說實話,就算是他們幾個,也不願意。看樣子,說道理估計沒啥把握,利誘的話,你看人家過得比他們還好,估計沒戲。那麼,只有威逼了……

至於怎麼威逼,就他們幾個滿肚子都是壞水,一個比一個黑的傢伙,那太容易了~

金赫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流著哈哈,睡得那叫一個香啊~

「么么~恩~么~呵呵呵……」金赫抱著一個滑溜溜的東西,撅著嘴親了親,嗯嗯,滑溜溜的~等等!滑溜溜的!

金赫突然睜開黑溜溜的眼睛,將手裡的東西舉到面前。只見一個灰不拉機的章魚正扒拉在他的手上,滿臉嬌羞地看著他,還伸出了兩個觸手抹到臉上,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金赫腦袋當機了幾秒,猛地大聲叫了起來,死命地把手上的章魚往外甩:「鬼啊!」

老章魚「biu~」地飛了出去,慕寒雪一個側身躲了過去,老章魚順勢掉進了慕寒冰的懷裡,牢牢地扒住慕寒冰的腰,拽都拽不下來,看得慕寒冰額頭青筋暴跳!


「真是的~你有見過我這麼漂亮的鬼嘛~」慕寒雪嬌笑一聲,湊到了金赫的床前。


「美女?」金赫眨了眨他的綠豆眼,仔仔細細地打量著慕寒雪,完全忘了剛剛的「鬼」。

今日三更送上~么么噠(^3^)

剁爪剁爪,這丫頭的爪子該剁了,好幾次都做了不該做的事啊!

話說俺們雪兒又要用媚術了捏?親們~表太看得起這個丫頭,那啥?老馬也有失足啊~且看他們如何降地精~

!! 「真是的~你有見過我這麼漂亮的鬼嘛~」慕寒雪嬌笑一聲,湊到了金赫的床前。

「美女?」金赫眨了眨他的綠豆眼,仔仔細細地打量著慕寒雪,完全忘了剛剛的「鬼」。


金赫直勾勾的視線讓龍溟萬分不悅,當下擋在了慕寒雪的面前。金赫的反應讓慕寒雪十分滿意,嗯嗯~本小姐果然是魅力無限啊~看來這地精族的族長比預想中的更容易對付啊~看她用美人計來搞定(*^w^*)

金赫這才注意到屋裡除了他和慕寒雪,還有其他的人。瞄了眼慕寒冰腰上的千年王,原來不是鬼啊~瞬間膽子肥了,從床上蹦噠了下來,鄙視地看了眼慕寒雪說道:「這麼丑,還美女?又瘦又白的,長得還那麼奇怪,我是你都不好意思出門了!」

慕寒雪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可是金赫的話還沒完,他瞥了眼其他四人,一臉嫌棄地說道:「真是物以類聚,怎麼一個個都那麼丑!」

眾人默……估計這是他們幾個長那麼大,第一次被人說丑,而且,還是如此的嫌棄!

慕寒雪一把從慕寒冰腰上把千年王扯了下來,直接甩了金赫一臉,怒道:「老章魚,揍他,別給我面子!」

於是乎,**的喊聲從金赫的寢宮傳來,金赫華麗麗地被揍了……

************************************************************************************************

金赫捂著臉,揪著床單,小口地咬著,眼淚汪汪地看著他們,顫抖地說道:「你,你們要幹嘛……」

慕寒雪一副調、戲良家婦女的黑幫老大樣,邪笑著對金赫勾了勾手指:「金赫族長~咱只是來通知你一件事的~」

「啥~啥事呀?」金赫小心翼翼地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獸人族要來侵略你們南大陸了~」慕寒雪漫不經意地說道。

「哦~原來是這事兒啊~我還以為是啥大不了的呢,沒事兒沒事兒,讓他們打來吧~」金赫竟然拍了拍胸口,一副無所謂的的樣子。

慕寒雪倒,靠!這還不是大不了的事?

「你不怕他們打來?」慕寒雪狐疑地看著金赫,沒道理啊,這丫的咋就不怕呢?

「怕啥?他們愛侵略就侵略唄~反正他們打的是南大陸,又找不到我這兒,我擔心個鬼啊~」金赫一臉理所應當地說道,還一副看白痴的樣子看著慕寒雪。

慕寒雪默……好吧,她承認,這裡的確不容易找……

昊天拍了拍慕寒雪的肩膀,指了指自己。慕寒雪默默地退下,換人。

昊天走到金赫面前,蹲了下來,咧嘴一笑。金赫縮了縮身子,戒備地看著他:「你,你要幹嘛,雖,雖然我不介意男人,可是,你,你長得那麼丑,我才不要呢……」

昊天嘴角一僵,磨了磨牙,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努力讓自己看起來溫和:「金赫族長,你似乎對你們地精族的機關很放心啊?」

「那是~我們地精族的煉器水平那可是杠杠的啊~我們說第二,這龍翔大陸就沒人敢說第一!」一說起地精族的煉器水平,金赫立刻挺起了胸口,那個驕傲啊~

「是嗎?那我們幾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又怎麼會是這副德行?」昊天勾唇,陰陰地說道。

金赫瞬間焉了,好吧,關於這個問題,他也早就想說了,這幾個傢伙到底是哪裡冒出來的變、態,不僅破了他們的機關,還神不知鬼不覺地進了他的寢宮,怨念啊……

昊天繼續恐嚇道:「傻了吧~歇菜了吧~沒話說了吧~哎╯﹏╰我告訴你啊~凡事就是沒個絕對的,知道啵?今天我們能進來,明天他們獸人族就能進來!到時候你們怎麼辦?也像現在這樣?他們獸人族可沒有我們這麼善良,還不把你們當做奴隸,攻佔你們的家園,搶你們的財寶,奴役你們!別看著他們現在要去攻打精靈族,唇亡齒寒懂不懂?下一個就是你們,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還不如現在和精靈族聯盟,大家共同禦敵,當然,我們光明聖殿我會幫你們,你看,我可是龍騎士啊!我的話,你還不信?」

慕寒雪好想默默點頭,你的鬼話能信才怪啊!

金赫糾結地說道:「話是沒錯,可是……」

他偷偷瞥了眼慕寒雪,小聲說道:「那群精靈都長得那麼丑,就和她一樣,我可不想整天對著他們。」

慕寒雪耳朵動了動,牙齒咬的咯咯直響。你丫的該死的地精族長,什麼審美觀啊!

昊天努力憋住笑,兇巴巴地說道:「是你的命重要,還是不想見到他們重要啊!」

金赫縮了縮,吶吶地說道:「命重要……不過……」

「你怎麼這麼多廢話啊!」昊天不耐煩地吼道。

金赫嚇得又是縮了縮,小心翼翼地說道:「聯盟什麼的其實也不是什麼問題,就是,我們地精族你也知道,就是一群煉器痴,腦子都是一根筋,不像我這麼開明。如果不親眼看見他們的煉器術被打敗,他們是不會相信咱們的機關被破了……」

「我們都進來了,還不能說明你們的機關被破了?」昊天無語地說道。

「都說了他們腦子一根筋嘛……」金赫吶吶地說道:「不過也不是全沒有辦法,如果你們有人能夠當眾和我們地精族比試煉器,煉出比我們更厲害的東西,那他們不用說,爭著搶著對你們心服口服。」

昊天默……靠!比地精鍊金術更厲害!這不是難為他們啊!

慕寒雪幽幽地看向蓮,這個傢伙看起來最變、態,不知道會不會啊?

蓮對著她燦爛一笑,無奈地聳了聳肩。

真沒用,關鍵時刻掉鏈子!

慕寒雪突然萬分懷念起宸熙老頭,哎……早知道就把他帶來了……

看著一室的沉默,金赫偷偷咧嘴,就知道你們不行!切~還想恐嚇我,你們還嫩著呢!


「明日中午,讓所有地精全部集中,我和你們比試!」龍溟突然開口。

今日一更送上~么么噠(^3^)

!! 「明日中午,讓所有地精全部集中,我和你們比試!」龍溟突然開口。

眾人瞬間一愣,驚訝地看向他。這傢伙腦子沒有燒壞吧,竟然敢和地精比試煉器!

慕寒雪偷偷湊到他身邊,小聲問道:「溟哥哥,你行不行啊?」

龍溟睨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意味深長地說道:「我行不行,你要不要試試?」

慕寒雪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丫的白擔心了!

「哈哈哈哈~小溟子不錯~不錯~」昊天哈哈大笑,拍了拍金赫的肩膀:「金赫族長,說好了啊~那我們明日中午再來哈~」

於是,一行人就在金赫張大著嘴巴,一臉獃滯的情況下浩浩蕩蕩地離開了……


*********************************************************************************************

「陛下,大將軍回來了。」一個尖嘴尖兒,相貌宛若狐狸,身著紫色的魔法袍的男子走到歐巴魯面前,附在他耳畔低聲說道。

「哦?這麼快就回來了?哈哈哈哈~菲比特,快讓他進來!」歐巴魯虎目一睜,滿臉欣喜地催促道。

「是……」菲比特點了點頭,走向了屋外。

「陛下!」虎頭人身,身披戰甲的男子跪在地上。

「霍爾將軍,怎麼就你一人,其他將軍呢?」歐巴魯向後看了看,皺著眉問道。

「陛下,臣等有罪!」霍爾狠狠地磕了一個頭說道:「我們,沒有攻下精靈族!」

「什麼!」歐巴魯猛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抓起手邊的器皿,狠狠地摔向霍爾。

「嘭!」碎裂聲傳來,歐巴魯怒吼道:「廢物!廢物!一群廢物!龍騎士那群人不是都離開了嗎,你們竟然還攻不下弱小的精靈一族!」

「陛下!請息怒,且聽聽霍爾將軍是如何說的。」菲比特立刻勸道。

「哼!」歐巴魯冷冷地哼了一聲,「說!」

「陛下,龍騎士他們的確是走了,我們趁著他們走遠才攻打精靈族的。可是,精靈族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兩個人,將我們的軍隊全部擊潰!」霍爾小聲說道。

「兩個人!敵方僅憑兩個人,就讓你們節節敗退!」歐巴魯厲聲高喝道。廢物!真是一群廢物!

「那兩個人是如何打敗你們的?」菲比特皺了皺眉,沉聲問道。

霍爾咽了口口水,繼續說道:「那個青衣女子速度極快,比我們的豹人都快,她還能掀起颶風,讓我們無法靠近。那個灰衣男子更可怕,他,他竟然能夠很輕易地就把我們的熊人戰士和犀牛戰士撕成了碎片……」說著,還不住地抖動,萬分恐懼。

「什麼!竟然有如此厲害的人類,還能撕碎我們最堅硬強壯的戰士!」歐巴魯震驚地說道。

「陛下,請稍安勿躁。」菲比特沉聲道:「霍爾,你確定,他們是人類?」

霍爾愣了一下,點了點頭道:「是,他們的確是人類。不過,在和他們打鬥的時候,我有聞到一絲獸族的氣息。」

「如此,那就錯不了了……」菲比特自言自語道。

「祭司大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歐巴魯疑惑道。

菲比特看了他一眼,說道:「陛下,如果我沒有猜錯,那兩個人應該是超神獸。」

「超神獸!那可如何是好,我們豈不是毫無勝算?」歐巴魯擔憂道。

「陛下莫急!」菲比特狐眼中閃著詭異的光芒,「陛下可還記得,那位大人曾經做實驗留下的半成品?」

「你是說……」歐巴魯眼中冒著精光,目光灼灼地看著他。

「陛下,正是如此……」菲比特笑道。

「來人……」歐巴魯面露喜色,哈哈大笑了起來。

****************************************************************************************************

地精族,中心廣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