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喂,跟著我就不要亂說話,當心被戰鬥余火波及,我可不會出手保護你,」

「哼,我才不需要你的保護,」說著,任曉飛便選擇獨自戰鬥而去,

「啊,師兄不可輕舉妄動,還是跟著楊…楊長老最好,」任君昕望著突然離去的任曉飛心有擔憂,連忙勸說起來,

任曉飛不停勸告,拔劍殺去,抵抗著戰場之上無形的招數,但不到五息,任曉飛便堅持不住了,一巨大飛劍一下子把他擊飛,人不知蹤影,

戰場之上,各種靈劍和兵器飛來飛去,密不透風,看得下方觀眾眼花繚亂,然而,戰場中並不單單是武器,其中還有無形而凜冽的劍氣、噴射而來的火焰、天空中落下的冰錐、地面中暗藏的雷爆符…

這一下可算是炸開了鍋,

在十幾聲雷爆符爆炸之後,戰場中終於恢復了平靜,一陣刺鼻的青煙散去,擂台上隱約還站立著十六人,


楊凡收起護身靈罩,望著到處瀰漫著青煙的戰場,還有地面上一處凹坑,不禁暗暗咂舌,沒想到眾人團結到一塊的威力這麼大,

「你這罩子好厲害啊,嗯,結束了嗎,我們是不是成功晉級了,」

一直躲在楊凡身後的任君昕膽戰心驚地探出腦袋,望著四周的狼藉,心有餘悸地悄聲問,這次,任君昕完全是借楊凡的光才僥倖贏了這一場,

楊凡沒有說什麼,獨自走去,關於他那個護身靈罩,也就是幻神戒中的普通護身靈器,說不上極品,但在普通修士眼中卻是至寶,

同樣,其它留在戰場之上的修士也都有護身法寶,青山門一派的是蕭問天的那面靈鏡,靈獸宗的是一個無耳鼎,一葉宗的是楓葉那把玉尺…場中唯一沒用護身靈器的,只有一人,正是孤寂地站在邊緣的段天涯,上屆青龍榜魁首,

楊凡微微而笑,笑容中充滿了無盡的興奮和渴望,七宗會武,先前他並不感興趣,而如今,他真的有點期待了,期待最後的大決戰,期待最後的勝負,

晨曦飛快地跑到楊凡身邊,關切地查看起來,

「這點程度的傷害,即使不用護身靈罩也能挺過去,」

「還是不要大意的好,萬一中間再有人偷襲呢,恐怕一定受些皮肉之苦,」

…… 這場混戰結束的很快,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便塵埃落定,

等眾參賽弟子調息完整之後,蕭問天又宣布了第四場的比試,

「第四場,擂台賽,請各位選手準備好,開始上場,」

規則如第二輪,這次可沒有輪空的漏洞,楊凡也不著急,安然立在旁邊觀看各門弟子戰鬥,此時,主樓之上,火雲道人望著下方正在比斗的神子,冷笑道:「一葉宗真是好大的手筆啊,竟然把鎮派靈寶遮天葉都給了弟子,看來此次葉掌門勢要奪冠啊,,」

葉遮天虛偽一笑:「呵呵,靈寶當然拿來用的,可不是用來供奉的,奪冠不好說,但是取得前幾名應該不成問題,哼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老小子早就把鎮派聖獸鐵背蒼龍收服了,而且還送給了門下弟子,」

火雲道人眼神一凜:「一葉宗依然這麼消息靈通啊,不過我們彼此彼此,」

天宮洞主白景天悄聲:「你們兩個在那裡嘰咕什麼呢,」

火雲道人和葉遮天不屑地望了他一眼,繼續看向廣場上的決鬥,無極門周滿山聽清了兩人的談話,心中不禁有些嗤笑:這些全都弱不禁風,到時候,老子定讓你們瞧瞧什麼才是真正的殺手鐧,

坐等半天,終於輪到楊凡上台,來到擂台,楊凡看見了一位火紅頭髮的男子,此人並不是域界七宗之人,而是來自域外神秘宗門,身份與實力都不詳,

「在下楊凡,請賜教,」

「火棘島火焰君主,劉連生,」

劉連生剛報完自家姓名,便發起了攻擊,只見他一手持火紅巨劍,一手掌生出一道烈焰,全都揮向楊凡,

望著滾滾而來的漫天焰火,台下的觀眾全都驚駭地退避三舍,而楊凡笑了,台下的晨曦也笑了,

「嘿嘿,在我面前玩火嗎,這可是關公面前耍大刀,不自量力啊,」

楊凡左手一翻,一豆火苗升騰而起,瞬間融進了滔天火浪,

三息不到,漫天火焰頓散,只有點點星火在空中飄蕩,劉連生目瞪口呆地望著宛然無恙的楊凡,震驚無比,


小火苗回到在楊凡手中,不停地跳躍著,反饋信息道:「吃的好飽啊,真是沒想到啊,這小子也竟然也掌握了一種異火,」

楊凡有些驚訝:「什麼,,也是異火,」

小金忙解釋:「不要大驚小怪的,那只是一種不知名的低級異火,根本上不了檯面,你不是也知道嗎,世間異火千百種,只有靠相互吞噬才能進階成長,才能達到我們這種威力,才能成為五大異火,哎,說起來簡單,其過程可是要經歷千百年的,」

驚訝的不止劉連生,一眾圍觀的普通修士也是震驚地望著楊凡,漫天火浪到了他身邊,卻突然消失不見,這怎能不讓納悶,

「你不是我的對手,識相的話,趕快認輸,回你們火雞島再修鍊一段時間,」楊凡背著雙手,淡淡地望著對面的劉連生,

「混蛋,是火棘島,哼哼,不要以為有一種強大的異火,老子會怕你,」劉連生憤怒起來,立即仗劍殺來,每次揮劍都伴隨著炙熱的火焰,兇狠霸道,但這對楊凡來說,只是一些花架子,根本起不到一絲威脅,

只見楊凡遊走在決鬥場中,劉連生每個招數都近不了他的身,連一絲火焰都觸碰不到他的衣角,瞬步的高明哪是常人能懂,

劉連生見楊凡只顧著躲閃,臉色漸漸變得憤怒起來,從懷中掏出一張喚獸符,向空中一揮,朗聲喊道:「出來吧,狂戰獅虎,」

突然,空中傳來一聲嘹亮的虎吼,如驚天霹靂,聲震蒼穹,圍觀的瞪大眼睛看向決鬥場,只見決鬥場中央憑空出現了一頭威武霸道的獅虎獸,一身銀色鬃毛,血盆大口,獠牙外顯,看上去寒光凜凜,格外恐怖,其體格龐大,堪比大象,實力相當於人類羽化期,

楊凡輕聲稱讚道:「這頭小花貓,蠻不錯的,很真神武,」

「那不是花貓,是狂戰獅虎,小子等死吧,小虎我們上,」

聽見楊凡如此話語,劉連生的肺險些氣炸,惡狠狠地望著他,那頭獅虎獸頗具靈性,好像也聽懂了楊凡的侮辱,沖著他怒吼兩聲,跟隨主人瘋狂地沖向楊凡,

一直沒有出手的楊凡望見那頭獅虎獸,兩眼放出了興奮的光芒,如無聊的頑童終於得到了自己心愛的玩具,突然產生了濃烈的興趣,

楊凡詭異一笑,收起靈劍,向著那頭獅虎獸瞬步而去,眨眼之間,楊凡來到了獅虎獸身旁,不等劉連生和獅虎獸有所反應,一拳便砸向了獅虎獸的腦袋,「轟」一聲,獅虎獸被擊飛,撞到禁制上,如爛泥一般滑下,口鼻血水直流,直喘粗氣,再也發不出先前威武雄壯的虎吼,

一拳,制服了一頭堪比羽化期的狂戰獅虎,


下方觀眾發出一陣排山倒海的鼓掌聲,立即引燃了各門弟子的熱血,

「小子深藏不漏,但是從步法中不難看出…」花滿月望著台下瘦弱背影,輕輕一笑,

「嗯,難道那小子就是…」蕭問天剛想報出其身份,卻見到花滿月輕輕頷首,立即噤聲,望向身旁各派掌門,

此時,各派掌門並不知道楊凡身份,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和他有過交集,自然對他知之甚少,

決鬥場之上,劉連生見愛虎倒地不起,痛苦地走到獅虎身旁,「小虎,你不要死啊,我和你相依為命,如今卻是黑髮送白髮….」

楊凡無奈提醒一句:「喂,別在那鬼嚎了,在慢些時間,那頭小花貓恐怕會真的沒命,」

劉連生立即拖起獅虎獸,走出決鬥場,不忘回頭怨恨道:「老子的小虎不是小花貓,是狂戰獅虎,」

楊凡無奈一笑,悄悄離開了決鬥場,

楊凡獲勝,結束了這場鬧劇般的決鬥,

進入第五輪時只有八人,大部分都是楊凡熟悉之人,唯獨一位叫上官雲兒的清秀女子,不是很熟悉,第五場,最後的決戰悄悄降臨,

首場,段天涯對戰楓葉,接下來白無瑕對戰李文靜,戴一飛對上官雲兒,吳大義對戰楊凡,

段天涯和神子楓葉兩人靜靜向決鬥廣場走去,兩人一副風平浪靜的模樣,但是下方的觀眾卻叫囂起來,一個是婦孺皆知的神子,另一個是神秘的青龍榜第一人,兩個最強的高手對決,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段天涯孤寂地站在決鬥場中,頹廢的面孔,瘦弱的身體,憂傷的眼神,幾乎讓所有人不看好他;反觀另一邊的楓葉,青衣獵獵,瀟洒英俊,自信滿滿地望著段天涯,

楊凡等選手暫時在一邊觀看休息,一邊琢磨兩人的底牌和實力,

首先出手的是楓葉,他手持玉尺疾馳而來,其玉尺透發的氣勢比之前更加兇猛,強大,兩人交戰了幾百回合,楓葉漸漸不敵,似乎要敗下陣來,

楓葉站在一邊詭異一笑,連連揮動玉尺,只見鋪天蓋地的驚濤駭浪洶湧襲向段天涯,一層疊一層,足足有七八道,這種氣勢比之前的五重浪還要強大,還要威猛,足有排山倒海的氣勢,

段天涯望著劍氣形成的無形巨浪,一臉平靜,好像早已見慣大風大浪,這些攻擊根本不算威脅,他衝天而起,手持的靈劍電射而去,化成一條兇猛的青龍沖著巨浪,搖頭擺尾而去,轟轟一陣聲響,楓葉的遮天巨浪散去,一些威勢與威脅盡皆消失,

楓葉眉頭微皺,陰沉的可怕,

楊凡心中疑惑道:「好強的劍之境界,這是突破了劍魂之境的領域嗎,呵呵,難怪是上屆青龍榜第一名,果然名不虛傳,領悟劍的境界比我還要高,恐怕不好對付了,」

楓葉恢復平靜,悄悄從懷中掏出一片金光燦燦的金葉子,嘴中默念一段口訣,那金葉子立即變大,如蒼穹中的一片烏雲,遮天蔽日,下方廣場一下子陰暗下來,

段天涯望見迎風變大的金葉子,憂傷的眼神中終於多了一絲震驚和慌張,他踏步向前,收劍而立,望著天空中的金葉子越來越大,突然閉眼感受起來,

「轟轟,」

一陣巨響,烏雲密布,天雷交加,一道道凜冽的劍氣從遮天葉中散落而下,如雨滴,密密麻麻,不到三息,決鬥場腳下的大理石,被擊打得破敗不堪,坑坑窪窪,滿地都是,奇怪的是,竟然沒有一道劍氣擊中段天涯,所有的劍氣雨滴全都漂浮在他周圍,如遇到障礙物般,繞過了他,擊落在地,

火雲道子看到場中變化,騰一下子站起來,震驚道:「什麼,上屆那個神秘小子竟然掌握了自己的領域,而且還是威力強大的劍之領域,這…這天賦到底是何等變態,當真讓我們這些老傢伙汗顏啊,」

領域,只有縹緲期修士才能領悟的特定域場,在自身領域中,掌控一切,自己就是其中的主宰,當然,域場也是有強弱之分的,強大的領域能夠瞬間蒸發一切,弱小的領域只能起到短暫的困敵作用,

古往今來,天賦高強的修士都有自身的域場,有金、木、水、火、土五行域場,其中火雲道子就領悟了烈火域場;有強大的劍之領域,如青山門掌門葉無道;有幻花領域,如碧霄宮花滿月宮主;有極寒領域,如天宮洞洞主白景天…

青山門掌門葉無道自語道:「這…這不是縹緲期才能領悟的境界嗎,真是前浪推後浪,一代比一代強啊,不服老也不行了,哎,」

一層層無形的氣息侵襲向決鬥場,漸漸淹沒了正在全力施法的楓葉,直至最後,段天涯的劍之領域完全包圍了他,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之中,楓葉的一切攻擊顯得蒼白無力…

黑暗漸退,光明再一次照耀大地,

楓葉臉色蒼白地強撐著身體,「嘔」,他終是沒有忍住,吐了一大口鮮血,頹廢地癱倒在地,陰狠地剜了一眼段天涯,不甘心地閉上了雙目,

周滿山十分興奮地嘲笑起來:「哈哈,還以為遮天葉有多神奇呢,沒想到也是這麼沒用,真是無趣啊,」

葉遮天叱喝道:「老東西,你懂什麼,那個無用的小子根本沒有完全發揮出遮天葉的威力,這些靈氣雨滴只是皮毛罷了,它最強大的攻擊是最後一招,可惜那小子沒能堅持住,」

「嗯嗯,最後一招,是什麼名堂,」

「老子就是不告訴你,嘿嘿,」

兩位掌門如小孩子般斗著嘴,旁邊的白景天和葉無道幾人看得面面相覷,不去理睬他們,眼睛轉向下方的戰鬥, 接下來的兩場戰鬥也是精彩刺激,一場是身著白衣的白無瑕獲勝,另一場是身穿紅衣的上官雲兒取勝,

兩位女子實力也都在逍遙期,修為不俗,白無瑕來自天宮洞,天生的冰清玉骨,再加上一直修鍊寒冰訣,其決鬥時,散發出的冰寒之息能使修為低弱的人打顫,一劍冰封,封的不僅是身體,還有其丹田中的靈氣,其威勢比同樣修鍊冰屬性功法的冰雪琪要強出太多,

最讓人看不懂的是那位突然殺進八強的上官雲兒,她既不是來自域界七宗,有不是來自世俗門派和院校,到底是不是一介散修,楊凡不知,恐怕眾人也不清楚,其神秘程度可以與段天涯相比了,

終於輪到楊凡和吳大義上台了,若不出什麼意外,這場決賽肯定是楊凡獲勝,但是戰場上卻出現了一些風波,

靈獸宗的吳大義修為只達到了羽化中期,而他楊凡卻已經是逍遙期的修士,實力明顯不如他,上台過了幾招,便隱隱招架不住,隨時會落敗,

吳大義有些懷疑地問:「你的劍法似曾相識,不知我們見過面嗎,」

「呵呵,你想多了,之前我一直呆在宗門,未曾出世,何來見過之說,」楊凡一口拒絕,知道楊凡身份的參賽弟子恐怕只有楓葉一人,而他恐怕還在昏迷,

「好,不管你什麼身份,到時候你一定會顯出原形,」吳大義退後一步,掏出一直靈獸圈,同樣釋放出一隻妖獸,但是此次妖獸卻不同於先前劉連生那隻狂汗獅虎,這是一頭佔去決鬥場二分之一的荒野巨龍,正是火雲道人坐騎鐵背蒼龍,實力堪比人類的逍遙期,

圍觀的各門弟子連連後退,唏噓不已,擔心這條巨龍突破禁制出來傷人,

周滿山有些看不上去,出口道:「這是不是犯規了,召喚出這麼強有力的幫手,那小子恐怕要一命嗚呼了,」

白景天淡淡說了一句:「嗯嗯,以前七宗會武也出現過靈獸戰鬥,不算是違規吧,但是像這麼強大的靈獸卻是少見,恐怕這次靈獸宗贏得不光彩了,」

「什麼叫犯規,什麼叫不光彩,你們別忘了老夫可是靈獸宗,馴服天地靈獸,藉助他們的強大力量來戰鬥,這是老祖宗一直沿襲至今的戰鬥方法,哼,你們又懂什麼呢,」火雲道人鄙視地掃了一下在場所有人,一副信心滿滿地模樣,

「藉助靈獸的力量,這是不相信人類自身的力量嗎,呵呵,看來靈獸宗修士確實無能啊,竟然要靠一些畜生幫忙,果真是連畜生也不如了,」一聲嘲諷的聲音從眾掌門背後傳來,虛無縹緲,辨不出出自何人,

「是何人在說的混賬話,,」

火雲道人的暴脾氣一下子被點燃了,拍桌而起,嗔目而尋視,後面除了各脈長老之外那還有旁人,空蕩蕩的,

其餘各掌門同樣聽見了先前的諷刺話語,全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樣,心中實在佩服這位神秘的人士,竟然敢說出這樣的話語,

火雲道人不見人影,聲音也不在響起,心中又氣又疑,也不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叫罵,臉色鐵青,胸中憋著一口氣觀看下方的戰鬥,

這一次,楊凡算是碰到了硬茬子,這頭鐵背蒼龍的實力確實驚人,不僅防禦變態,而且進攻起來也是非常犀利,巨龍強大,但是楊凡也不弱,憑藉瞬步身法,也是遊刃有餘,蒼龍的一絲威脅近不了身,

一人一龍就這樣僵持起來,誰也傷不了誰,隨著時間漸漸流逝,恐怕眾人都看出來了,這頭巨大的蒼龍遲早會把那個瘦弱的人類給折磨死,

正當楊凡遊走在蒼龍周圍時,一聲溫柔的話語突然傳進了他的耳中:「巨龍腹下,第三利爪,」

「母親,,」

聽見那句溫柔的話語,楊凡立即呆住了,那句聲音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母親發出的,

空中的鐵背蒼龍見楊凡突然發起呆來,突然俯衝而去,眼看就要撕碎那道瘦弱的身體,

台下的晨曦突然沖楊凡暗叫起來:「小凡到底怎麼了,不好,趕快閃躲,」

同樣一道著急的話語突然從楊凡靈魂中傳來,聲音縹緲似晨曦,又似母親,楊凡立即醒悟過來,瞬步消失,僥倖躲過蒼龍的猛烈攻擊,

楊凡沖鐵背蒼龍詭異一笑,突然飄身落到地面,手中多了一把鋒利的長矛,騎在鐵背蒼龍之上的吳大義瞥見楊凡突然鬼魅一笑,心中立即生出一絲不妙,但是憑藉有巨龍護體,還是大搖大擺地沖來過來,

楊凡眯著眼望著天空中俯衝而來的鐵背蒼龍,他清晰地看見了蒼龍腹下第三利爪處有一處舊傷疤,足足有碗口那麼大,可與它幾丈的龍身比起來,當真是毫不起眼,傷疤儘管隱蔽渺小,但依然被楊凡犀利的眼神撲捉到了,

摩擦一下手中長矛,長矛突然光芒四放,楊凡的眼睛也瞬間亮了起來,這並不是一把普通的長矛,它來自神秘的幻神戒,但有一個奇怪的名字,叫做生命之矛,同樣,它也有一個奇特的作用,它能穿透一切有生命的生物,卻對所有死物起不到半點作用,

簡單的說,有時候,這把生命之矛鋒利得可以刺透空中的巨龍;有時候,它又非常脆弱,脆弱得連一塊普通頑石都戳不破,

「嘿嘿,小子莫不是要瘋了,竟然憑藉一桿長矛就想制服這條巨龍嗎,看來那小子要孤獨一擲,頹然認命了,」葉遮天嘲諷起來,其實,不只他這麼想,台下萬千觀眾也感到好戲要散場了,

「可惜了,那小子要被活吞了,」

「那小子真是愚蠢啊,為什麼不早早認輸,最後反丟了卿卿性命,」

……

三胖和隔壁老王 、英雄末路的感傷,

楊凡依然堅定地站在那裡,紋絲不動,眼神犀利,遙望著天空中俯衝而來的巨龍,

幾丈長的龍影遮天蔽日,掩蓋了整個決鬥場,楊凡看準時機,一聲大喝,擲出了那決一勝負的長矛,長矛如一道光,電射而去,圍觀的修士根本撲捉不到蹤影,那長矛如靈性一般,準確無誤地刺中了腹下舊傷疤,

「吼,」

一聲凄慘的龍吼響徹天地,只見鐵背蒼龍突然在空中翻起滾來,最後突然失去了飛行能力,如一座大山般,轟然落地,騎在龍背上的吳大義也被甩了下來,最後又被巨龍壓在身下,恐怕早已昏迷過去,

轟一聲,圍觀的各界修士也發出一陣排山倒海的鼓掌和叫好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