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喂!小子,奴家喚地汝數聲,怎得不語?」

那不足恍若驚異,回頭兒注視。

「啊也!卻是一介俊俏男修也!師尊,乃是一介俊俏男修也。捉了來么?」

那丫頭一邊回頭大聲言語,一邊卻將不足之衣袖抓在手中,拉了其前去。

「咦?汝乃是……」

「呵呵呵……當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啊也,師尊汝二人卻然相識吔!」

「是!數千年前某家曾受惠汝之師尊也。」

「數千年?天也,怎得是一介老古董呢!」

那小丫頭低聲嘀咕道。

「哪裡?先生怎得在此地?那年之驚天大戰可是先生之所為么?還有如今禁地之大變亦與先生有關么?」

那女魔修近前幾步,急急追問,不足觀其容貌已然若中年熟婦般模樣,而其所為卻依然若先前之貌相一般無二,忽然笑了。

「啊也,師尊,汝這般追問,令得人家如何答話呢!不如捉回家中,啊也,呸呸呸!是請回家中,咯咯咯……再仔細問詢可好?」

那小丫頭笑著道。

「啊也,呵呵呵……先生莫記怪,吾一時焦急,問得急些,萬勿怪罪!」


那丫頭般師尊亦是大笑。不足笑道:

「哪裡!請!」

於是隨了此師徒二人去了距此不遠一處山崖,崖上一道赤紅圍牆內中,大殿若寺廟般排列。那不足觀視得半晌,忽然感動!蓋此地大類其故鄉凡界之建築模樣。

「啊,此地便是魔仙子之居所么?」

「乃是當年吾家師尊往去天魔界時所留,吾據守此間以為遮風避雨之所在也!」

「此地好生令在下驚喜!」

「何哉如此?」

「某家本體今仍在仙修地,而根本確然凡俗界飛升者也。某家魔體乃是誤入此界,今已然數千年之久也!如今觀夫是景,憶起故舊,無有不感佩者也。」

「啊也,俊先生,如此說來汝乃是有故事之修也!」

那小丫頭端了茶水過來,聞得不足之言語,大喜道。

「呃?俊先生?」

「啊也,奴家不是觀得爾俊俏么,故叫汝做俊先生呢!咯咯咯……」

「啊也,火兒,勿得胡亂說話!」

好孕連連:錯嫁腹黑老公 哎也,師尊啊,弟子可不曾胡亂說話,乃是真話也!」

「無妨!無妨!」(未完待續。。) 不足與此地亦是大有好感。其觀夫此二女,毫無心機之模樣,亦是大感親切。而彼師徒二人,或許乃是久無人相處,不一會兒便都嘻嘻呵呵喚不足做了俊先生。那師尊亦是嘻嘻呵呵,哪裡有方才初見時之拘謹也。

「如此說來爾等師徒在此,乃是奉了汝家師尊之令諭,看護此間禁地么?」

「正是!然四千年前大戰罷,那禁地便有了動靜,以後漸漸大變,前些時,其地黑澤忽然消失,一天之滅界大破滅元力充斥其地,那禁地居然再無有絲毫痕迹也!」

「哦。」

「可是俊先生,奴家以為其地絕然與汝相關,汝怎得不願語之於吾師徒呢?」

「是啊!莫不是俊先生不願交吾師徒二人做朋友呢?」

那小丫頭口齒伶俐,幾句話兒,激得不足無奈何,為小心語之與此二人。

「啊也!俊先生居然造得一座小三界在!啊也!哎也!……」

那小丫頭驚嘆道。而其師尊赫然已驚得呆立不知所以。

「喂,師尊!師尊呀!汝莫非花痴也,怎得盯視了俊先生好半時不放!」

那丫頭行過去,拽了其師尊之衣袖,大聲道。

「啊也!俊先生,那小三界在何處?可否叫吾師徒去見識一番?」

「呵呵呵,好!」

那不足說罷做法,那丫頭只覺一陣恍惚,人已然在一莫名之空間內也!好奇四顧。天地青藍,非是滅界紫色天空,而雲霞遊盪,無拘無束。仿若世外桃源!

「啊也,啊也!好美哎!俊先生,不如娶了吾師徒在此間生一大堆娃娃玩兒!……」

那小丫頭大聲歡叫。然其忽然一頓,回頭直視,見其師尊驚嘆在一邊居然昏死過去!

「啊也,師尊!師尊!俊先生,快來瞧瞧吾家師尊。吾不過說了讓汝娶了她之言語。便高興得死了!」

「呵呵呵,小丫頭,汝家師尊稍稍緩緩,便自醒來。不礙事的!」

「啊也。俊先生。不如將此地賜予吾師徒吧!」

那丫頭歡歡喜喜道。

「這……」

此地本是不足欲贈予靈兒者,然其時此小丫頭一幅靈兒般模樣,著實可愛。那不足左右一思。剛欲開口,那丫頭已是不耐,大聲道:

「啊也,倒是應不應么?」

「火兒,不得無禮!」

那師尊終是醒過來,聞得其徒兒胡言亂語,喝一聲道。

「好!便贈予汝師徒二人吧!」

那不足言罷將手中一枚玉簡拋出道:

「小丫頭,往後此地,汝便是主人!」

那小丫頭接了玉簡,低眉一觀,大喜道:

「師尊,乃是此小世界之禁制令牌也!」

「俊先生,如此大禮,吾師徒斷不敢受!」

那丫頭之師尊急急婉拒。

「呵呵呵,此本即某家贈予滅界之禮物,有汝師徒得之,亦是物有所值也。勿需推託,便接受了吧!」

「啊也,吾等三人不過萍水相逢,怎得好接受如是大禮!」

「啊也,師尊,幹麼推推脫脫?人家厚了臉兒要來,汝卻推三阻四,真是惱人也!」

「呵呵呵……」

那不足聞言大笑。便是其師尊亦是忍不得笑將起來。

「俊先生,此大殿是何?」


「乃是此小世界鎮壓大陣陣核之所在,此地當小心守護。」

「是!曉得了!」


那丫頭四下里轉悠一番,忽然飛來道:

「俊先生,此地有幾多大小也?」

「大約不小!呵呵呵……」

「啊也,汝道實在!不知道便乃罷,卻糊弄火兒。」

「火兒,汝怎得如此?」

「啊也,師尊,吾欲俊先生娶了吾二人做妻室,這般汝便罵不得吾也!」

「啊也,汝汝汝……俊先生見笑了。火兒年少,先生幸勿見怪!」

「呵呵呵,哪裡!火兒倒像極了吾家三丫頭,名喚做靈兒者,」

「哦,俊先生,汝家三丫頭是何人?汝之妹妹么?」

那火兒忽然來了興趣,高高興興道。

「呵呵呵,非也,乃是某家之妻室!」

「妻室?啊也,遭了!」

「嗯,怎得便遭了?」

其師尊問曰。

「如此吾家師尊與吾卻不能嫁汝也!」

「哦,哈哈哈……」

「先生,汝家妻子今在何方?」


「唉,彼等與某家天各一方,不相見已然有年矣!」

杠上邪魅王爺:毒妃要逆天 ,神色黯然。

「對了,俊先生,吾家院落在那山巔之上,需得入進此間才是!」

那火兒嬌嗲道。

「好,某家這便替靈兒去一遭來!」

「何靈兒耶?人家明明是火兒!」

那小丫頭似乎眼角有了淚水兒,卻兀自笑眯眯耍潑。

那不足忽然生出無窮之愛憐,心間似是充斥了滿滿者情意,觀夫那火兒一眼,似乎靈兒一般之小丫頭,忽然便就將那小丫頭做了靈兒。遂長身而起,飛出此間小世界,對了其院落下了法旨,而後喝一聲起,便將其整個院落入了那小世界中,安放在那小丫頭尋著之地上,那丫頭大喜,尖叫道:

「師尊,可惜了俊先生也。」

「嗯?某家怎得可惜?」

「若汝無有妻室,與吾家師尊還有火兒在此地廝守,豈不快活!」

「呵呵呵,某家自有終其一生之所追,哪裡能夠安居一隅耶?」

「唉,人生在世,哪裡有嬌妻美妾相守,日日笙簫,夜夜歌舞般快活!」

「呵呵呵,此亦為生之所追者,然卻非某家之所追!某之為人,為目的捨生忘死,終始不渝!便是刀山火海,十死無生之地,依然無懼!果然,人生無限幸福,無限溫暖!然便是前途冰寒,親友反目,某志之所向亦不能寸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