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

姜凡點頭應道,

「在這個地方, 一上成癮:偷心總裁太兇猛 ,難以挪移虛空,只要觸發了那些殘存的神道法則,我們就要倒霉了,」

玄龜認真的說道,

「別廢話了,我們還進不進去啊,」

姜凡有些不耐煩了,

玄龜抬頭望了一下天,然後便向前走去,

姜凡自然是緊跟在玄龜的身後,他很小心,因為他是踏著玄龜留下的腳印而行,所以,地面上只有一行腳印向著神隕之地深處延伸而去,

赤色的大地,寸草不生,入目所見,都是一片赤紅,這一方大地,彷彿真的曾經浸泡過真神血一樣,

「這處禁地到底有多大啊,」

只見赤色大地一眼望不到頭,這讓姜凡震驚無比,

「沒有人可以探明這處地域有多大,」

玄龜說道,要知道,這處禁地之中,有一些地方就算是真神到來,都不願輕易涉足,更不用說姜凡他們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前方依舊是一眼無邊的赤色大地,

一路上走來,玄龜成功的避過了幾處煞氣衝天的地方,哪裡有大兇險,他們在繞過那些地方的時候,見到了一些高大的骨架,

很顯然,曾經有強大無比的存在闖進過這裡,然後隕落在了這裡,

神隕之地真的很大,彷彿無邊無際,玄龜帶著姜凡,一路走到天黑,前方依舊是血色大地,連一座山,一處丘陵都沒有見到過,

而且,入夜之後,這一方血色大地變得更加的邪異了,虛空之中彷彿有神秘的聲音在想起,彷彿有神魔的身影在血色大地之上走動,

姜凡他們直接在一處地上挖了一個大坑,然後跳進大坑之中,躲避那可以將人凍成冰雕的罡風,

入夜之後,這一方血色大地的溫度直線下降,姜凡他們及時的挖好了大坑,要不然,天地雖大,卻是沒有地方讓他們容身了,

「這是什麼鬼地方啊,」

姜凡皺眉說道,頭頂上空,不時有罡風呼嘯掛過,雖然沒有吹進大坑之中,卻也讓他感到了透骨的寒意,

「你以為這裡是仙靈之地啊,雖然便怎麼玩都行,」

玄龜沒好氣的說道,

神隕之地本來就充滿兇險,入夜後的神隕之地,更是兇險,血色大地上會掛起詭異的罡風,這種罡風,內蘊極度的陰寒之氣,可以將劈天境界的修士都凍成冰雕,

「這裡距離那條空間裂縫還有多遠,」


姜凡看了一眼玄龜說道,


「還早著呢,」

玄龜說道,

兩人接著便隨便吃了一點東西,便開始打坐休息,

一夜無話,當第二天清晨的時候,在血色大地上肆虐了一整晚的詭異罡風便消失了,就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姜凡從大坑之中爬了出來,他很吃驚,大坑周圍竟是連一點冰渣子都見不到,

玄龜與姜凡都是吃貨,自然是吃飽喝足之後,兩人才繼續上路,

走了大半天,前方的地平線上,開始出現山嶺了, 血色大地的盡頭開始出現山嶺,這個時候,姜凡他們早已進入神隕之地數千里內了,入目所見,都是一馬平川的大地,

「小心了,前方可不同外圍地域,那些山嶺之中,或許潛伏有難以想象的生靈,」

玄龜提醒說道,

「什麼,這個鬼地方還有生靈,你不是在說笑吧,」

姜凡難以置信的說道,

「誰說神隕之地就沒有生靈存在了,」

玄龜不以為然的說道,神隕之地雖然是一處禁區,但是,玄龜卻是知道,在這個充滿危險的地域,還是有一些生靈生活在其中的,

「你怎麼不早說,」

姜凡不滿的瞥了玄龜一眼,有些不爽了,

「你又沒問,」

玄龜直接無視姜凡,然後向前走去,

「這傢伙……」


姜凡連忙跟了上去,玄龜很不靠譜,

兩人逐漸接近前方的片山嶺,就在他們在一處坡地上停下來,打算休息一下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腳下傳來震動,

「怎麼回事,」

姜凡吃驚的說道,他連忙向四周望去,渾身肌肉緊繃,一旦有什麼事情發生,隨時都可能出手,

「糟糕,想不到還是未能避開那些討厭的東西,」

這個時候,玄龜的臉色變得很難看起來,他已經很小心了,而遠離了那些東西的領地,但是依舊被那些東西發覺了,

「什麼東西,」

這個時候,姜凡感到腳下傳來的震感越來越強烈了,很顯然,正有未知的生靈,在向他們快速接近,

「是血蚯,」

玄龜說道,他的臉色變得無比凝重起來,

「什麼……」

姜凡還要再問,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轟,」的一聲,他們身前的血色地面炸了開來,一道血影從地里破土而出,衝天而起,

一股濃重的血腥味立時便在虛空之中瀰漫了開來,

「這是……」

姜凡定眼一看,只見從地里衝出來的這頭生靈,竟是一條巨大無比的血色的蚯蚓,那血色蚯蚓露在地面上的那一截,足有十幾丈高,前端是一個布滿白森森的利齒的血盆大口,

這便是血蚯,一種可以在血色大地下潛行的詭異而又恐怖的生靈,

有人說,這種血蚯,是那位古神隕落之後,其血肉所化的一種生靈,而且,這種生靈最是喜歡吞噬有血有肉的生靈,

在血蚯來說,姜凡與玄龜身上的氣血旺盛無比,正是它們喜歡的食物,

「唰,」

那條血蚯沒有遲疑,直接便向著姜凡猛衝了下來,血盆大口大張,想要將姜凡一口便給吞掉,

「找死,」

姜凡怒吼一聲,長發無風自動,而後一拳向上轟出,荒紋在他的拳頭之上湧現與交織,一道龍影沖了出去,

他一出手便是真龍出海勢,

「碰,」

那條血蚯的前端大口在姜凡的拳勁的轟擊之下,頓時便炸了開來,那道龍影強勢無匹,一衝而過,

空中下起了血雨,那條血蚯從空中倒了下來,砸的地面震動,塵土飛揚,

「這也太弱了吧,就是這種東西把你嚇得面無血色,」

姜凡有些不屑的看著玄龜說道,

「你以為血蚯是那麼容易解決掉的,」

玄龜不以為然的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那條被姜凡一拳轟爆前端大口的血蚯,竟然恢復了過來,那被轟掉的血盆大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痊癒,

「什麼……,這……」

姜凡見到這一幕,不禁吃了一驚,這種生靈竟然可以自我修復,難以轟殺,但是,就算是這種生靈,應該也有弱點,

「走,」

玄龜直接一把拉起姜凡,快速向遠處退走,

「碰,」

那條血蚯直接破開了血色的地面,遁入了大地之下,而後向著姜凡與玄龜追了下去,

血蚯在地面下潛行,令人防不勝防,但是,血蚯在地面下潛行的時候,卻是不可避免的令周圍產生震動,

而這個時候,姜凡與玄龜他們感覺到了四周都有震動傳來,很顯然,大地之下並不止一條血蚯,

而且,在這一方血色大地之中,就算是劈天境界的修士,都難以騰空而起,在空中飛行,這片血色大地是禁空之地,

即便是神靈級的存在親自到來,也會被壓制,不可能衝天而起在虛空之中自由自在的飛翔,

姜凡與玄龜只能是用兩條腿跑的,但是,很快,他們便發覺,他們的速度竟是比不上那些在大地之下潛行的血蚯,

「轟,」

就在姜凡與玄龜拚命向著山嶺的方向衝去的時候,一聲悶響,在距離他們不足十丈的地面炸了開來,一條血蚯破土而出,

一股濃烈的血腥味瀰漫了開來,

「豈有此理,這些東西有沒有什麼弱點,」

姜凡急忙向玄龜問道,他要找到這種東西的弱點,然後解決掉這些東西,

「血蚯沒有弱點,就算是將這些傢伙轟成渣,只要還有一塊血肉存在,這種東西便能再次恢復過來,」

玄龜解釋說道,

「你說什麼,」

姜凡聞言不禁傻眼,那還怎麼殺,這東西如此巨大,就像是地龍一樣,不可能在斬殺這樣的東西的時候,連一塊血肉都不留下來,

「還說個屁,還是快逃命吧,「

玄龜撒開兩條短腿,如飛一樣,向前衝去,

姜凡一直跟在他的身後,無論玄龜跑快跑慢,都難以將姜凡甩掉,姜凡一直不緊不慢的追上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