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

櫻桃和另外一個侍女走來,待看清地面上的景象之時,臉色均是一變,櫻桃沉聲說道:「他竟發現了賊三?……」

「咦!這裡有一個玉符!」

正待櫻桃說話的時候,跟在他身邊的侍女從賊三兒的身上發現了一個玉符,抬手一招將玉符拿出,看著櫻桃說道。

櫻桃眉頭皺起,對著侍女說道:「你捏碎來看看!」

「小姐,這若是個陷阱,我……」

侍女露出了一抹尷尬的,話還未說完,就被櫻桃瞪著的眼睛看了回去。

咔嚓!

侍女無奈的捏碎了玉符,從中飛出了一道光來,光飛出玉符,落在地面上,化成了一道光影,這道光影正是李浩然的一個精神幻影:「這位紅色衣裙的小姐,定是櫻桃吧?」

「李浩然,你在哪兒,給我滾出來!」

櫻桃一見李浩然,臉上殺意無限,怒聲說道。

李浩然哈哈一笑,他留下玉符為的就是見一見櫻桃,如今已經看到了櫻桃的面孔,也不會在多聊:「看來你是一個不會妥協的人!我很期待和你的戰鬥,咱們不如這樣,三個月後,滄瀾江一戰如何?」

「滾!你還沒有資格和本小姐談論條件!」

櫻桃更為憤怒,抬手一揮,一道光影閃過,徑直斬破了李浩然留下來的光影。

嗡!

光影消失,櫻桃仍舊不解氣,憤怒的她肆意施展自己的力量,將前方的地面一片狂轟亂戰。

這個時候,早就在一千里之外,落入一片群山之中的李浩然,在略微失神之後,復又鑿開岩壁,開闊出了一個洞府。

待他布置好了一些手段和陣法之後,這才進入洞府深處,身形一閃進入了封竅的混洞空間之內。

「狗蛋,給我複製一千塊這樣的琉璃寶玉!」

李浩然走入青銅塔,來到第一層空間,對著狗蛋說道。

狗蛋看著李浩然拿過來的琉璃寶玉,目光放在了內中的天然麒麟之上,眼神之中露出了一抹愕然,接著問道:「主人,準備好足夠的元晶了么?」

「當然!」


李浩然笑著說道,抬手一揮將兩億雷系元晶堆在了狗蛋的面前。

嗡!

不等李浩然說話,狗蛋催動青銅塔,將琉璃寶玉攝取,而後掃過了一團光芒,在等待幾個呼吸之後,又一道光芒掃落雷系元晶堆積成的小山之上。

一瞬間,千枚同樣的琉璃寶玉出現在了李浩然的眼前,地上的兩億雷系元晶,直接消失了一億五千萬之多。

「……有沒有必要這麼浪費?」

李浩然心頭如同刀絞,看著狗蛋問道。

狗蛋一嘆,無奈的說道:「沒辦法,您這枚寶玉是天生的寶貝,內蘊麒麟,為祥瑞之寶!……」

「好吧!將這柄兵器給我複製十萬!雷系元晶不夠的話,我允許你動用我的儲備元晶!」

李浩然忍痛說道,看著狗蛋接著說道。

儲備元晶是李浩然以備不時之需留下來的,數量只有一億。

狗蛋一笑,並未多言,繼續控制青銅塔複製了起來,不多時兩千萬的雷系元晶消耗消失,地上留下了十萬黃階極品蘊含著五行之力的特殊血兵。

李浩然見此微微鬆了口氣,抬手將兵器和寶玉一同收走,看了眼滿眼儘是光芒的狗蛋,轉身走出了青銅塔:「這些雷系元晶就給青銅塔用了吧……」 第五百七十章正趕上劫親

「萬寶凝聖天訣第一層修鍊起來很簡單,只需要以特殊的元氣運轉之法,將血兵熔煉,化為肉身之力即可,不過此法有一個弱點,修鍊起來如同刀千刀兵加身,若非是血脈之力足夠強大,肉身的恢復能力足夠強大,根本無法修鍊成功!也就是說,此法修鍊全看肉身強橫與否,普通人或許不成,不過我肯定可以……」

李浩然拿出萬寶凝聖天訣,眼中帶著一抹興奮的說著,此法修鍊成功,可助他配合琉璃聖體之法修鍊成為武王。

話音落下,李浩然腦中飄過了萬寶凝聖天訣第一層的修鍊法門,接著他體內的浩然正氣被調動,按照逆反周天之法緩慢流入奇經八脈之中,引火系元竅之內的三昧煉心火,引動金系元竅之內的庚心金元氣,存於手心,化為天焰,將血兵熔煉,化成一氣,以正周天運行之法,將血兵之氣融入周身血脈之中。

嗡!

法訣運轉,李浩然體內浮現了一層淡淡的金色光芒,這一層淡淡金色光芒正是血兵之中蘊含的力量,這股力量化入血脈,增強血肉之力,可讓李浩然力量極速增強,更能夠將肉身修鍊成類似兵器法寶一般的堅硬程度。


不過,這些金色的光芒蘊含著一股股鋒銳之力,正在融入血肉的同時,不斷的化為針刺之力,刺激著李浩然的血肉,讓他感覺有一種時刻都有裂體身亡,血脈崩潰的感覺。

幸而他的底子無比渾厚,才讓他得以在這種刺痛之中不斷的堅持下去。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大約十五天過後,李浩然身上氣息一震,萬寶凝聖天訣第一層前進了一小步,也讓他成功的踏入了一品武侯的修為。

不過此刻,李浩然並未繼續修鍊萬寶凝聖天訣,而是拿出了琉璃寶玉,按照琉璃聖體的修鍊之法,修鍊琉璃聖體。

兩種功法必須配合使用,倘若萬寶凝聖天訣第一層修鍊圓滿,李浩然的琉璃聖體還未達到第一層圓滿的話,那麼他將失去修鍊兩部功法最佳的時機,以後若要彌補這一層次而落下來的缺憾的話,甚至要付出更多的代價。

琉璃聖體的修鍊和萬寶凝聖天訣不同,此法修鍊起來,以孕養肉身為主,將肉身化為玉質之體,此體可化解萬毒,為陰邪之氣的剋星,更有諸多功用,尤其是配合浩然正氣使用,更可以增強浩然正氣的力量。

這也是當初為何胖嘟嘟會指點李浩然選擇這一部功法的原因。

就這般,李浩然在一股暖暖溪流的滋養下,化解著因修鍊萬寶凝聖天訣而帶來的痛苦。

或許是兩種功法的特殊性,在李浩然交替修鍊的時候,竟加速了修為的突破,大約五天以後,李浩然琉璃聖體也終於達到了一品武侯的程度。

如此交替修鍊之下,在一個月後,李浩然閉關的山洞之內,忽然傳出了一聲嗡鳴,他也因此不如了二品武侯的境界。

「呼!不能在修鍊了,時間不夠了!」

李浩然從修鍊中站起身來,借著兩步功法的兩重之力,他的肉身強度已經真正的堪比武王強者的防禦,甚至比大部分的武王都要強上三分。

儘管體內兩股力量在不斷的刺激著血肉之力,可並不妨礙李浩然對敵。

他將陣法收拾一空,身形一動,破空而去。

一日之後,李浩然眼前已經可以清晰的看到綿延如都城一般的繁密人類聚集之地,這裡不僅有人類的氣息,更有妖族的氣息。

這片區域未曾設置任何的城牆,好似玄黃集一般,僅有一道如倒扣碗一般的光幕將這片區域籠罩。

隱約可見一道道的飛虹穿過光幕,落入鬧市之中,似乎這片光幕並未有任何的力量一般,僅是一個嚇唬宵小之輩的樣子。

此地已經是萬里飛鵬堡的外圍區域,從這裡往南方行去千里之外就是那萬里飛鵬堡的宗門所在。

站在空中,李浩然放眼望去,眼中光芒微微閃現,隱約看到千里之外一片祥雲蒸騰,妖氣吞吐,這兩團氣息之中,有一巨大山石雕刻的展翅飛鵬鎮壓寰宇,飛鵬背上一座座的宮宇樓台,道道紅霞衝天,奇景壯觀,天下獨一。

咚得隆咚鏘,咚的嚨咚……

正在此刻,遠處天際邊上,一道火紅色的光芒慢慢前來,紅色光芒之中一陣鑼鼓笙簫,好不熱鬧。

李浩然聞聲,身形一動,暗道這莫非是接親回來的隊伍,當下身形一動,落在了下方一處的茶館前。

這個時候,街道上的人都已經走了出來,其中有五大三粗的人類武者,更有長著人身獸首的妖族,還有一些變化不完全的妖族,更有屍鬼一族和其他種族的生命,這些生命都看向了天空中那一片紅色的光芒。


「這位龜兄,敢問那道紅光裡面究竟是什麼?為何這般熱鬧?」

李浩然來到門前一個僅有一個客人的桌子前坐下,看著對面正探著一個長長脖子朝著外面天空看的黑殼人身的龜妖問道。

龜妖看了李浩然一笑,笑著說道:「兄弟是新來的吧!告訴你,明日乃是咱們飛鵬堡公子江萬里少爺的大婚之日,今日正是萬里少爺迎親歸來,他的行程將在咱們飛鵬堡行上一日,正好明日吉時登堡大婚!……你可是趕上了好時候啊,咱們少爺大婚,飛鵬堡的內的所有酒店客棧只要是吃的地方,統統免費,任何人都可以去吃!」

說著,那龜妖深處了舌頭,捲起了一團肉直接咽入了腹中。

李浩然看的好奇,沒想到迎親竟還用這麼久的時間,不由問道:「不知道是哪家姑娘如此幸福,竟得江少爺的愛慕?」

「是九鼎天朝的小公主夏雨露!……聽說是五年前,咱們萬里少爺去陰陽殿會客,途中歸來和夏雨露公主同行,一路上兩人正巧遇到了神風三十六騎作亂,他們兩人又是俠義之輩,出手懲戒,一翻豪爽,也因此兩人遇到了神風三十六騎的追殺,夏雨露小公主身受重傷,全憑咱家少爺一力承擔,保護公主,才將公主送回了天朝!也因此咱們少爺和公主兩情相悅,自此成了一對兒……這可是咱們飛鵬堡人人皆知的美談……」

那龜妖說到興緻之時,已經是手舞足蹈,引得周圍的眾多妖和人紛紛點頭,也都接著講述起來,好似他們親眼所見一般。

李浩然聽的微微一愣,這才發現,原來這娶妻的雙方他都認識,不由暗暗惋惜,可惜了京都那一場他錯過了,不過這一次他確實不能錯過,自當登山為兩人祝賀。

想來他的禮物已經準備好了,不過卻還需要再準備一份。

李浩然想到這裡,心中已經生出了注意。

嗡!

可在這個時候,一道如墨色的虹光,忽的從遠處飛來,直直朝著前方的迎親隊伍撞去。

「大膽,竟敢衝撞我萬里飛鵬堡的迎親車駕!」

就在所有人都為止一愣的時候,從紅光之中一道紫宵之氣一飛而出,只見一個長著金色雙翅的人族,手持一根戰矛,迎著那前方沒有絲毫停頓的黑光撞去。

轟!

兩股力量撞擊在了一起,黑光一晃,被生生的撞停了下來,露出了身形。

「蠻帝?」

李浩然眉頭皺起,在那人顯現出身形的同時,看清了對方的裡面,這竟然是一尊武帝,且還是當年從煉獄內逃亡出去的蠻帝。

他為何會來這裡?

這一場婚事,和他又有什麼關係?

嗡!

更在這個時候,從另外一邊,又有十幾道光影飛來,這些光影竟都是散發著武帝的氣息,顯然他們的目的和蠻帝一般無二。

這些人帶著面具,有意隱藏身上的氣息,顯然他們身份非凡。

「哎!迎戰!」

也在這個時候,迎親的隊伍忽然停了下來,這支隊伍的鼓樂仍舊在響著,下方的眾人可以看到,隊伍中足足有上百人之多,守衛個個竟都是武王修為。發生嘆息的正是隊伍最前面騎在一條五爪飛龍之上的老者,他看著側面來擊的十幾道光芒,搖手一指。

嗡!

這方天地忽然猛烈的顫抖了一下,接著從迎親隊伍之中,十幾個武帝一飛而出,攔住了那側面圍攻的人。

「出來吧!老傢伙,這麼多年未見,沒想到你竟變得越來越不像話了,連我萬里飛鵬堡的事情都敢管!」

坐在飛龍上的老者,徑直脫離了隊伍,一飛入九霄,站在了雲團之上。

嗡!

從這片集市之中,忽悠一道光芒飛出,這個人穿著一身灰色的長袍,身上的氣息帶著一抹令人心死的力量。

「苦聖……」

李浩然一顫,眉頭皺的更深了。當年煉獄的逃犯,竟來截萬里飛鵬堡的迎親隊伍,這到底是為什麼?

「呵呵!不過是窮苦賺一點錢財勉強過日而已!沒想到這一次鎮壓隊伍的竟是你這隻老龍……下面的人,我們已經儘力,今日之事,成與不成全看你自己了!」

苦聖低頭看了眼下方的集市,身形一動,繼續朝著九霄天外飛去。

噠!噠!噠!


也在這個時候,周圍的街道上,忽然傳來了一陣陣的馬蹄聲。

正待李浩然震驚對方手段的時候,千餘騎從這片集市之中一飛衝天,盡數朝著前方的迎親隊伍聚攏而過。 第五百七十一章顏山河入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