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

他突然抬起頭,因為有一絲陽光照在了他的臉上。

他彷彿都記不清自己有多久沒有看到陽光了。

「卧槽……」他顧不得刺眼的陽光,直勾勾的看著。

樂天終於走到了雲天覆日陣的核心,他拔出了銅匕首,雲天覆日陣解除,不過這霧氣需要多久才能完全消散就不好說了。

「媽的!累死老子了。」

樂天吐了口氣。

船上的高小秋兩眼放光的看著面前的霧氣,霧氣明顯變得稀薄,而且有一些地方有陽光射進來。

高小秋重新拿出那張紅紅紙,她用紅紅紙包裹了三十六片柳葉。

然後又拿出了一個小紙人,將用紅紅紙包的紙包貼在小紙人的上面,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小紙人上畫了一道符。

洛克將軍看著高小秋神秘的舉動,他感覺這個女人越來越詭異。

「紙人聽我令!速速顯神通……」

高小秋低語。

小紙人突然站了起來。

「哇喔……」

洛克將軍不由自主的驚嘆,這是什麼樣的神技?

小紙人順著輕微的海風飛出了軍艦,飛向了遠方,高小秋吐了口氣,她看了一眼蘇紫影。

「順利的話……我們就要見到他了。」她輕聲說道。

蘇紫影的臉上也帶著喜色。

「洛克將軍,不要讓那些人過來這邊。」她對洛克將軍說道。

洛克將軍點點頭,他讓自己的手下將那些科學家限制在船甲板的另一邊,好在軍艦足夠大。

「嗷嗚……霧終於散了!老子終於看到太陽了。」保羅喊道。

樂天一屁股坐在一旁,他累慘了。

保羅在沙灘上發瘋,樂天已經睡了。

保羅突然發現一個奇怪的東西,一個小紙人背上背著一個紅色的小包裹,這個東西居然在小島的沙灘上奔跑……

「什麼東西?」

他奇怪的看著。

「老樂……你看看這是什麼東西?」他大吼道。

樂天睡的正香呢。

保羅發現這個玩意就是一個小紙人,他覺得蠻神奇的,就開始抓,他抓小紙人就跑……

樂天睜開眼就看到了比較搞笑的一幕,保羅這傢伙到處抓小紙人,可是小紙人靈活的很,惹的這個傢伙大發雷霆。

「來!」

樂天伸出手,小紙人「嗖」的一下就飄到了樂天的手上。

保羅看著樂天。

「把這個東西交出來……老子要把它大卸八塊了。」他吼道。 青年施展的法術一下子作用到了二叔身上,他的攻擊似乎是無形的,我沒有看到,但二叔卻整個人渾身一震,忽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二叔。”我大叫了一聲。然後連忙扶着他向後退去,可是退了沒幾步,我就發現那些之前守門的道士,這會全都提着長劍擋在了門外。

二叔一把捏住了我的胳膊,然後有氣無力的跟我說,“長……長生,我不行了,你……快走,他……他剛纔用法印震散了我的魂魄。”說完二叔就癱軟了下去。

“二叔……。”我一邊大叫,一邊搖晃着二叔,可是他已經一點回應都沒有了。

我徹底瘋了,整個人狀若瘋狂,仰天怒吼了起來。然後我放下二叔,拿着陳嵐的長劍就衝了上去,我要殺了他。

青年看我衝上來,眼神都沒有變一下,只是再次單手捏了一個法印,然後唸了一句咒語,擡手對我遙遙一指。

我只感覺一股大力擊在了我的胸口,我整個人都飛了出去,落地之後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林坤一看連忙咬破舌尖,噴出一口鮮血,奇怪的是這些被他噴出來的鮮血。並沒有灑落在地上,而是化作了血霧,漸漸凝結出來一個巴掌大小的血色人影。

緊接着林坤雙手結了一個手印,然後快速念出一串咒語,隨即一伸手,猛地抓住了那個血人,然後瞬間捏碎。

這是那本手札裏面記載的一種非常厲害的扎術,名爲血魂扎。施法者需要以自身魂血爲引,配合祕法咒語施展出來,這種扎術很逆天,堪稱邪惡。因爲施法者本身也會受到極大的傷害,損傷的可是魂魄。

那青年看到林坤施展這種扎術,也是變了顏色,不過看樣子他並不懼怕,連忙從懷裏摸出來一個草人,然後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噴在了草人上面,緊接着他把草人放在了桌上,然後念動咒語,雙手結印對着草人一指。那草人就直直的立了起來。

這時候林坤的扎術也正好施展完畢,草人忽然,一下子炸了開了,不過那青年卻好像並沒有受到多大傷害,只是臉色白了一下。

反觀林坤,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然後雙腿一軟,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看樣子已經差不多了快掛了。

很顯然無仇剛纔施法把林坤施展的扎術轉嫁到了草人的身上,等於是給自己找了個替身,我一直以爲扎術無解,沒想到有人竟然想到了這一招。

這時候就剩我一個人還站着,我沒有說話,只是用長劍杵着地面,咬着牙狠狠地看着那個青年,他殺了二叔,我一定要噬了他的魂。

無仇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說,“你應該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本名無仇,身爲茅山七子之首。”

我咬着牙露出一個殘忍的微笑說,“你無仇,可是我有仇,我和你們茅山有不共戴天之仇。”

“傳說仇恨可以激發人的潛能,我今天很想看看,現在我就不用法術,用劍術跟你比劃一下。”說着無仇拔出了他背後的長劍。

“正合我意。”說完我怒吼一聲,然後提着長劍就衝了上去。

這時候我已經接近瘋狂了,衝上去就是拼盡全力的一劍,直向着無仇當頭斬了下去。

無仇舉劍相擋,不想被我一劍斬的退了好幾步。

“啊……。”我再次怒吼了一聲,然後衝上去就是一頓瘋狂的橫豎劈斬。

無仇感覺到了我的力量變化,他學聰明瞭,不跟我拼蠻力,只是一個勁的閃躲,時不時給我身上劃出一道口子,幾個回合下來,我連拼盡全力揮劍的機會都沒有,反而被無仇在身上留下了好幾道傷口。

看着自己鮮血淋漓的樣子,我有種徹底抓狂的感覺,我感覺滿腔的憤怒,渾身的力量,可是完全沒有能夠讓我發泄的點,每一次我用全力斬出去一劍,無仇總能巧妙的躲過去。

堅持了不到幾個回合,我就有點體力不支了,疼痛感倒不是很強烈,可惜失血過多,我已經快招架不住了,身上已經被無仇劃出了好幾道血淋淋的口子,鮮血還在往外面冒。

我一遲鈍的功夫,無仇忽然瞅準機會在我胸口來了一腳,他這一腳的力度,相當大,我直接被踹飛了出去,然後就再也起不來了。

癱在地上我看着上面雪白的吊頂,心裏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如果死了,我就可以去見我爸媽、二叔,還有很多親人,可是我知道自己不能死,我還有太多的事沒有做。

無仇慢慢的走了過來,拿長劍搭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後嘆了口氣有些感慨地說,“你能成長到這一步,已經出乎很多人的預料了,到此爲止吧。”

說完無仇長劍一轉,直向着我胸口刺了下去。

“住手。”這時樓上忽然傳來一聲輕喝,緊接着我看到林新月從樓上跑了下來,她身後還有一個老頭在追她,一邊追一邊喊,“月月,別去,快回來。”

林新月沒有理會在她身後追她的那個老頭子,直接跑過來一把推開了無仇,然後撲倒在我身上,痛哭了起來。

“你爲什麼要來?這是他們早就布好的局,你不應該來的,你……。”林新月一邊哭一邊說,到了最後她直接哽咽的說不下去了。

我輕輕地推開了林新月,然後坐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說,“我知道,但我不能不來。”斤呆歲劃。

這時候那老頭已經跑了下來,一邊拉林新月,一邊跟無仇連連道歉,看樣子他很懼怕無仇,畢竟這老頭子只是普通人。

“爺爺,你放開我,不然我死給你看。”林新月大哭大叫着,甩開了老頭子。

無仇轉頭看了一眼假李言,用那種詢問的語氣說,“殺了她?”

“別別別,千萬別,我這就把她帶樓上去,您別生氣。”那老頭子一聽頓時急了,連忙一邊求饒,一邊死命拽着林新月就往樓上拖。

“滾開。”這時假李言走了過來,直接擡手一揮,也不知道他施了什麼法,那老頭子直接就飛了出去,摔在了牆上,那種感覺就好像把一個西紅柿摔在牆上了一樣,血肉全摔出來了。

“爺爺……。”林新月一看大叫一聲,連忙跑了過去,準備把老頭子扶起來,可惜老頭子已經成了一灘肉泥,腦袋都被摔的爆開了。

“你這畜生。”我看得目瞪欲裂,咒罵一聲就撲了上去,手中長劍直刺向假李言天靈蓋,我真想把他腦漿也捅出來。

可是長劍刺到一半,就被假李言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彷彿鐵鉗一樣,死死的抓着劍刃,我抽了好幾下都沒有抽出來。

這下我徹底怒了,棄劍猛地一下子撞在了假李言的胸口,暴怒之下我的力量也很大,假李言被我撞的退了好幾步。

第一次交鋒我已經感覺到了他的力量,根本不是我所能對抗的,我果斷盤膝坐在地上,然後靈魂出竅。

沒了肉身的束縛,我的力量開始瘋狂的攀升,那種力量完全超出了我所能承受的範圍,我的身體裏面開始涌出來大量的鬼氣,在我周身繚繞,我感覺魂魄彷彿都要炸開了。

瘋狂的念頭一遍遍衝擊着我的神經,魔性在我骨子裏不斷生長,我最後的理智也被磨滅了,我開始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雙眼都透出了血紅,我眼裏只剩下嗜血和廝殺。

這一刻,我彷彿化身成了地獄的修羅。

“吼……。”我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然後擡手一指,我身上的鬼氣就化作一道道利箭射了出去,直射向假李言全身。

看到這裏假李言也變了顏色,連忙擡手一抓,剛纔死去的那老頭的魂魄,竟然被他抓了過來,擋在了他身前。

那老頭的魂魄瞬間被鬼氣化作的利箭射成了篩子,魂魄瞬間就消散無形了。

假李言也被幾支鬼氣化作的利箭洞穿了身體,傷口都冒出了青煙。

我大吼一聲就猛地衝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假李言的腦袋,然後用力一擰,他的腦袋直接被我擰了下來。

我雙手舉着這張和我一樣面孔的腦袋,準備捏碎,這時他嘴裏忽然噴出一道黑氣,擊在了我額頭上,我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等我爬起來的時候,假李言的腦袋已經重新回到了他的肩膀上,這傢伙竟然也是魂魄之體。

發現這一點之後,我直接猛地張嘴一吸,嘴裏頓時產生了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間就將假李言吸了過來。

就在假李言將要被我吸進嘴裏的時候,忽然橫空飛過來一道符咒,阻斷了我嘴裏的那種吸力。

假李言逃過一劫,嚇得連忙退出去好遠,完全不敢靠近我了。

無仇看到假李言這個樣子,眼中閃過一抹不屑的神色,然後他伸手從懷裏摸出兩道符咒,隨即唸了一串咒語,“南方丹天君,流金大火鈴,半山橫五月,翻海震乾坤,周遊須彌內,統領利天兵,聞吾呼招至,急速莫稽停,收斬凶神並惡鬼,速將捉來赴火城,急急如律令……”

咒語一畢,無仇直接擡手就將兩道符咒甩了過來,符咒脫手之後,直接化作了兩道金光,向我飛了過來。 樂天無語,他拿下紅紅紙做的紙包,將小紙人給了保羅,保羅哈哈大笑。

可是小紙人卻突然著火了……

保羅嚇了一跳,等他回過神,小紙人已經成了灰燼。

高小秋原本閉著的眼睛唰的一下睜開了。

「他拿到了。」高小秋說道。

「樂天?」蘇紫影問。

高小秋點點頭。

「接下來會怎麼樣?」蘇紫影詢問。

「你去告訴洛克將軍,讓他開啟雷達系統,查找這附近海域的大型天氣變化……」高小秋說道。

蘇紫影急急忙忙跑了。

樂天看著這些柳葉,他哈哈一笑。

果然還是高小秋懂自己。

「保羅……你自己照顧自己!」樂天喊道,

保羅點點頭。

樂天將銅匕首插進腳下。

保羅看著樂天,這傢伙又要做什麼?看這個樣子……難不成又要布陣?

樂天身邊的柳葉緩緩的增加,他對三十六天罡地藏陣是最熟悉的,這個時候自然是要布置這個陣法了,而且三十六天罡地藏陣對於天氣的變化極其明顯……

保羅看著天空,起風了……

一陣無敵的狂風差點將他刮的飛了起來。

「卧槽!你在搞什麼?」他吼道。

很明顯這陣狂風是樂天弄出來的。

好在保羅實力不俗,他拉住了一棵樹,看著海面。

海面依稀像是升高了許多的樣子,可是仔細看去,好像又看不太明顯。

不過海水在快速的旋轉,這個保羅是看出來了。

一個超級巨大的漩渦出現了,保羅有點臉色發白,這樣的恐怖海相可是不多見的,在這樣的漩渦裡面,即使自己全身都是鋼鐵打造估計也要嗝屁吧。

更讓他恐恐懼的是,這個漩渦居然在升起……

天空的白霧已經散了,換成了烏雲,而且更加詭異的是,這烏雲居然也是一個漩渦形狀的……

「我去……這個傢伙是神吧?」保羅看著樂天。

很明顯,這天上地下的旋渦是同步的。

海面平在升起,準確的說,是這個巨大的漩渦在升起。

天上的烏雲在降低,兩者極有可能連在一起。

樂天身邊的柳葉已經有十二片了,樂天發現自己對於這三十六天罡地藏陣的控制更加容易了,這和他的靈魂強度的提高有極大的關係。

「報告!在我們艦船的正南方有巨大的天氣異象!」

軍艦上,有士兵彙報道。

洛克將軍馬上將這個消息告訴了高小秋和蘇紫影。

「我們過去!」

高小秋的臉上帶著笑意。

兩個姑娘去了駕駛室,這裡有完整的天氣映像。

「三十六天罡地藏陣……」

高小秋看了一眼就笑著說道。

蘇紫影一看,徹底的鬆了口氣,終於找到那個傢伙了……

「洛克將軍……你的財富就在這裡!全速前進……」她對洛克將軍說道。

洛克將軍點點頭,下令全速前進。

軍艦的速度可是很高的,可即使如此,當他們看到這巨大的天氣異象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一天。

「我的天……」

船上的氣象專家驚訝的看著如此恐怖的畫面。

兩個來自華夏的氣象專家看著面前這熟悉的一幕,兩個人對視了一眼。

「報告!艦船不能在前進了……」

士兵大吼道。

這裡的條件太恐怖了,海浪足有十多米高,這都是那個巨大的海龍捲造成的,天上的烏雲居然也被拉了下來,巨大的閃電在海龍捲周圍肆虐。

「下面該你們了。」洛克將軍看著高小秋。

高小秋的手中飛出了一張紅紅紙……

其實他們都看到了,在遠處有一個小島,毫無疑問……樂天就在那上面。

可是這巨大的海龍捲完全擋住了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