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嗯…八星聖境巔峰,一境劍魂,還有那黑色的火焰,也很不凡,這等年紀,便能夠擁有如此成就,就算是在我上古時候,也難以見到,不錯,真是不錯啊!」

那個聲音又響了起來,帶著一絲驚訝,又透著滿意。

「上古時候?」

韓辰目光閃了閃,隨即看向那仍在繼續消融的地圖,心中頓時明白了過來。

「前輩,你這四張殘圖,可是我辛苦湊齊,為你完整的,難道你打算就這樣與我說話,不願現身一見嗎?」

地圖主人的神念!

這是唯一的可能。

就如當初韓辰湊齊三張殘圖,那地圖主人的神念,進入自己識海,留下那『帝墓、劍葬…」四個字一樣。

如今四張殘圖完整歸一,想必對方的神念,也會變得更加完整,所以出現剛剛的事情,也就不足為奇了。

「呵呵,小傢伙倒是挺聰明的!」

隨著一聲淡笑的聲音,只見一個虛幻的身影,在那地圖的旁邊,緩緩浮現了出來。

這是一個老者,鬚髮皆白,甚至連衣服都是白色的,面容很溫和,透著濃濃的蒼老,只是身體卻很虛幻,甚至有些透明,可以清楚看到身後的景象。

「唉…時間太久了,我留在這圖錄中的神念,也消耗太多了!」看了看自己這虛幻,幾近透明的身體,老者嘆了口氣,似乎也有些無奈。

「晚輩韓辰,見過前輩!」

看到這老者,韓辰心裡的疑惑,徹底消散了,抬手一翻,身上氣息盡皆收斂,踏步上前,抱拳躬身,行了一個大禮。

「呵呵,小傢伙,你讓老夫很意外啊,當初在東州,你收集到三張殘圖,想不到這才僅僅幾年過去,你便將這圖錄,徹底完整,這等大海撈針般運氣,當真不是什麼人都能夠擁有的!」老者淡淡一笑道。

聞言,韓辰也笑了,「前輩,如果說這是運氣的話,倒不如說,這是晚輩的機緣呢?」

「呃…哈哈哈,好一個機緣!」老者倒是沒有想到韓辰會這麼說,頓時一怔,隨即大笑了起來,甚為豪邁。

看著這老者,不知道為什麼,韓辰心裡並沒有絲毫的懼色,直接盤腿坐下,看向老者問道:「前輩,你今日現身,應該不是為了找我閑聊吧?」

留下四張殘圖,只有拼湊完整,神念才會現身相見,他可不認為,這老者只是為了好玩。

「嗯,的確是有些事情!」老者看向韓辰,淡淡點了點頭,然後說出了一句話。

「你,可願傳承我的衣缽?」(未完待續。) 「衣缽!」

聽到這老者的話,韓辰的目光陡然凝了起來,甚至呼吸都變得有些粗重。

雖然他至今對這老者,還沒有什麼了解,但上古時候的人物,又能夠以這種手段,神念現身。

聖境,可做不到!

顯然,這老者未隕落之前,最起碼也是一位帝境強者。

帝境強者的衣缽傳承,誰人不想要?

韓辰自然也不例外,他如今的修為,雖然已臻至八星聖境,但修為越到後面,想要提升,就越發的艱難。

他若想要踏入帝境,還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似韓氏一族血池的那等機緣,可不是隨時都可以遇到的。

如果他擁有了一名帝境強者的衣缽傳承,那麼他就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踏入帝境。

只要修為踏入帝境,那麼兩年後,那長將席捲整個紫金大陸的神戰,他也會更加的有把握。

只是,韓辰卻沒有立刻答應,他的目光迅速閃動,思緒運轉極快,片刻后,他深深吐了口氣,看向那老者,臉上帶著笑容,輕輕搖了搖頭。

「你不想要我的衣缽傳承?」見狀,老者臉上露出一絲愕然。

韓辰又搖了搖頭,道:「帝境強者的衣缽傳承,誰人不想要?只是,晚輩深知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有些東西,不是自己能夠染指的,還是絕了這份心思的好!」

他這句話很淡,也很輕。語氣中還透著一絲冷漠。

和之前面對老者時的態度,完全不同。

以韓辰如今魂魄境的靈魂修為,他的感知。可以精細到一個可怕的程度,只要他願意,任何一點微妙的變化,都逃不開他的感知。

就在剛剛,老者愕然出聲的時候,他清楚的感覺到,老者那眼底深處。有一絲厲色閃過,這絲厲色很淡,而且很快就消失不見。恢復了平靜。

但還是被韓辰清楚的感知到了。

正如他所說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不是每個人都像鬼谷子那樣,在韓辰最落魄的時候。收他為徒。助他修鍊,踏入武道。

上古時候的人物,那可是經歷過上古神戰,那場天地大劫的。

對方耗費如此心血,以神念寄留殘圖之中,而今現身,難道真的只是想要一個傳承之人嗎?

這理由,未免也太可笑了一點。

「年輕人。你可知道老夫是何人?在上古神戰之時,又曾斬殺過多少帝境強者?」看著韓辰。老者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願聞其詳!」韓辰淡淡一笑,依舊平靜。

「哼,老夫乃帝靈子,上古神戰之時,曾斬殺帝境,過百名,上古龍族、金翅大鵬一族、火鳳一族、青鸞一族…等各族,被我斬殺之強者,過千名!」

看著韓辰那淡然的模樣,老者心頭有些不快,輕哼一聲,將自己當年的事迹,一一說了出來。

「可嘆,上古神戰,乃是天地大劫,老夫最終也沒有幸免於難,最終歸墟而隕落!」

「而今,老夫的神念,寄存於這圖錄之中,為的就是尋找一位傳承之人,好繼承老夫衣缽,不至於斷了傳承!」

說著話,帝蒼天看向韓辰,目光變得更加和藹,慈祥,道,「現在,你可願接受我的衣缽傳承?」

韓辰搖頭一笑,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指向地板上,那正在消融的地圖,道:「前輩,你的圖錄,快要沒了!」

聞言,帝靈子轉頭看去,臉色頓時一變,只見那地圖,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消融了大半,現在只剩下一個邊角,連四分之一,都不足了。

「前輩,不得不說,你的話很有誘惑力,如果是在半年前的話,我或許真的會答應你!」

看著帝靈子臉色的變化,韓辰笑了,他起身站了起來,緩緩說道。

「只是可惜了,前輩你太過心急了,當然,也或許是因為你這神念,能夠存在的時間,真的不多了吧!」

頓了頓,韓辰搖搖頭,道:「但不管怎麼說,這一次能夠和前輩見面,的確是晚輩的榮幸,上古時候的人物,至今,晚輩也只見過你一人而已!」

「只是可惜,最多只有半盞茶的時間,你就要消失了!」

聽著韓辰的話,帝靈子的臉色,慈祥、和藹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陰沉和狠厲。

他雙眼死死的盯著韓辰,聲音有些嘶啞道:「小子,你是如何發現的?」

「前輩,我理解你的心情,只是你犯了兩點錯誤!」韓辰說道。

帝靈子急忙追問,「哪兩點錯誤!」

韓辰抬手,豎起一根手指,道:「第一點,正如我之前說的,前輩你太過心急了。」

「從你神念出現,到與我交談,你最先詢問的,不是現在紫金大陸的情況,也不是詢問關於我的事情,更沒有說出,關於你自己的事情!」

「反而直接,就說出,要將一身衣缽,傳承給我!」

「這一點,已經違背了常理,如果你這神念存在的時間有限,那麼你肯定會如實相告,將自己的情況說清楚,然後再會詢問,我是否願意傳承你的衣缽,畢竟這樣,才會更加能夠打動人,不是嗎?」

「最關鍵的是,當我在拒絕你的時候,因為你心中的急切,讓你的心境,泛起了波瀾,眼中閃過了一絲狠色!」

「晚輩不才,靈魂修為還算不錯,正好捕捉到了!」

韓辰說話的聲音不大,卻擲地清朗,而且調理分明,讓帝靈子根本無話可說。

因為,韓辰說的,的確就是他之前心裡所想的。

「那第二點呢?」

雖然奪舍的計劃失敗,已經絕望,但帝靈子還是不甘心,想要問個清楚。

哪怕是死,也要死個明白。

「這第二點,其實更簡單!」

韓辰微微一笑,指向那已經消融到了邊角,只剩下最後一點,不過拇指大小的地圖。

「那地圖上留下的地形圖,應該就是你歸墟隕落之處,你的傳承,想必就在那裡了!」

「地形圖上,有所指之處,而你卻又以神念現身,說出要讓我接受你衣缽傳承,這實在是有些多此一舉,難免讓人心生懷疑啊!」(未完待續。) 韓辰所說的這兩點,直指要害,讓帝靈子無話可說,根本無法反駁。

看著地板上,那緩緩消融,越來越小的圖錄,帝靈子重重嘆了口氣,看向韓辰,道:「小子,不得不說,你很聰明,只是可惜,你也只剩下兩年時間了!」

「什麼意思?」看著突然之間,平靜下來的帝靈子,韓辰眉頭微微皺起,「你指的是兩年後,神戰再啟?」

「你竟然知道?」聽到韓辰的話,帝靈子臉上露出了詫異,隨即笑了起來,「上古神戰,十萬年一次輪迴,還有兩年,神戰再啟,屆時,整個大陸都將被波及,無人能夠倖免!」

「當然,若是你能夠讓我奪舍,兩年之後,老夫還能為你保住親人安危,留下一絲血脈傳承,如何?」

聞言,韓辰臉上露出了冷笑,到了現在,竟然還沒打算放棄!

「不必了,對於這上古神戰,我很有興趣,想要親自體會,至於我的親人好友,我自己會保住!」

聽著韓辰的話,帝靈子又是仰天一嘆,「世人多愚昧啊,上古神戰,便是帝境,也隨時都會隕落,更何況你不過區區聖境!」

「上古神戰,那是以整個大陸為籠的殺戮角逐,無人可以倖免,也沒有人可以倖免啊!」

聞言,韓辰眼中閃過一絲異色,趕忙問道:「以整個大陸為籠的殺戮角逐?什麼意思?」

「不要著急,你還有兩年時間,很快你就能體會到了!」帝靈子搖搖頭。

而隨著他這個聲音的落下,他的身體開始迅速變淡,變的虛幻起來,原來此時。地板上的那幅圖錄,已經完全消融,不見了。

帝靈子神念存於圖錄之中,而今圖錄笑容,他自然也無法再存在。

僅僅兩三個呼吸的功夫,帝靈子的身體徹底消散。不見了。


「什麼意思,到底是什麼意思?」

帝靈子的消失,並沒有讓韓辰鬆口氣,反而讓他心裡蒙上了一層陰霾,眉頭緊緊的皺著。


以整個大陸為籠的殺戮角逐!

隻字片語,卻讓韓辰聞到了濃濃的血腥味道,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許久,韓辰仍舊無法想明白,搖了搖頭。「得到的信息太少了,再多想也是無用,等這次回去,問問七位族老,看看他們是否知道一些什麼!」

起身站了起來,韓辰向那地板上,圖錄消融后留下的灰燼而去。

「果然有地形圖留下!」韓辰臉上露出了笑容。

霜白色的灰燼,看起來很是怪異。卻在地板上,留下一幅淡淡的地形圖。

「這地形圖。真的很熟悉…」凝目看著地形圖,韓辰眉頭漸漸皺了起來。

他敢肯定,自己絕對去過這個地方,只是一時間,有些想不起來了!

將目光收回來,微微沉吟。他閉上了眼睛,開始竭力回憶起來。

這帝靈子雖然心懷叵測,想要奪舍他的身體,借而復生,但不管怎麼說。人家帝境強者的修為,卻是實打實的。

帝境強者,隕落歸墟之地,就算沒有他的衣缽傳承,也絕對會有重寶留下,最不濟,起碼也可以讓韓辰對上古神戰,有更多的了解。

所以,無論如何,韓辰都要去這帝靈子的隕落歸墟之處看看。

「十萬大山,竟然是這裡!」片刻后,韓辰雙眼陡然睜開,臉上露出一絲驚疑之色。

十萬大山!

沒錯,剛剛他想起來了,這地形圖所記錄的地形,其中有一處,就是當年,他在十萬大山中居住的那個小山谷。

當初為了躲避萬兵齋的追殺,他在十萬大山裡,足足待了半年之久,記憶不可謂不深刻。

難怪他看著地形圖,會感覺如此的熟悉。

確定了地形圖所記錄之地,韓辰再也沒有絲毫的遲疑,將靈魂力量釋放而出,將這地形圖,牢牢記住,烙印在自己的識海之中。

然後他抬手一揮,一道掌風推出,直接將那灰燼,給吹散開來,地形圖也完全毀去。

做完這些,他便再無停留,打開靜室木門,提步走了出去。

「我們走吧!」

閣樓外,韓辰揮了揮手,帶著東長老、韓靈兒等人,直接離開。


……

黑金龍骨舟,速度之快,足以媲美撕裂空間,所過之處,空間盪起滔天漣漪,波盪不休,虛空似破未破,處於一個臨界點,但似乎又牢固無比。

韓辰和韓靈兒並肩而立,踏於船頭,看著腳下那萬里江河,向後飛逝而去,兩人臉上一片平靜。

「韓辰哥哥,你已經決定了嗎?真的打算將楚狼他們,接往我們族中?」片刻后,韓靈兒轉頭看向韓辰,出聲問道。

「嗯,已經決定了!」韓辰輕輕點頭,眼中透著一絲堅定。

將楚狼等人,接往韓氏一族。

這就是他此行,回東靈學院的目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