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嘿嘿,我看你們這次往哪跑兒!去死吧。」其中一個老者看到受傷了的帝玄胤,陰笑道。

「手下敗將,你們才去死。」夜冰依眼中沒有絲毫懼色,毅然擋在帝玄胤的身前,輸什麼,也不能輸了氣場!

眾人也看到正在打坐的帝玄胤,紛紛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奇怪了,帝玄胤中了毒,居然還能好的這麼快?」他們還以為帝玄胤中了金沙毒,現在會昏迷不醒,命懸一線呢,沒想到他還遊刃有餘。

夜冰依臉一黑,大罵道,「果然是你們這些卑鄙的老東西,學這些邪門歪道,對胤下毒,你們到底要不要臉?」

老者被夜冰依罵得臉上一陣火辣了,但還是硬撐起腦袋,「什麼叫做邪門歪道,對付帝玄胤這樣邪惡的人,就是要用這種手段。」

當然他們也算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人物,本來也不想用這樣卑鄙無恥下流的手段暗算帝玄胤,可誰讓帝玄胤他太厲害了,若是不這樣,他們怎麼能打得過他?

即便是他們用了卑鄙手段,現在還是沒能討半分便宜。

「趁帝玄胤現在還沒有恢復,我們趕緊上!」老者揮了揮爪子,飛速的朝帝玄胤撲過去。

「慢著。」

一道極淡的男子聲音傳來。

黑衣老者們瞬間噤若寒蟬,因為,他們察覺到了一個更加強大的氣息而來。

夜冰依蹙眉,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迫感。

這股壓迫感,絲毫不亞於帝玄胤的身上的。

夜冰依心中暗罵一聲,不知道來人是敵是友。

「誰?是誰,誰在背後!趕緊出來!」老者皺了皺眉,心中忌憚那人的實力。

很快,便有一名黑衣男子走了出來。

男子的劍眉挺拔,目若寒心,一身黑衣,宛若幽冥鬼魅,讓人看著便忍不住想要渾身發顫。

老者顫顫巍巍的開口,「你,你是誰?為什麼要多管閑事?」

夜冰依也挑眉打量著來人,但她並不認識男子。

男子淡淡的瞥了幾人一眼,「七重天,冥域。」

「撲通——」老者聞言,居然直挺挺的跪在了黑衣人的眼前,雙唇顫抖到連連,「閣下,莫非是千邪皇?」

千邪皇?夜冰依默念這個名字。

看他的裝扮和氣質,老者就覺得此人有些眼熟,聽到他是從那個地方來的,心中更是確定。 09號貴賓室裏,金雀小臉通紅的拉着陳志凡的胳膊驚聲嘆道:“大凡哥,2億1000萬美刀呢!換成華夏幣足足有12億6000萬啦!”

一旁的夜刃也是滿臉的驚歎:自己一個月工資加補貼,也就8000多一點,12億6000萬,自己得不吃不喝不用,幹整整一萬兩千六百年才掙得到哪!

12億6000萬,兌成扶桑幣豈不是1260億?咦,纔是那張至尊黑卡里錢的三分之一多一點,那就不是很多嘛。本來被2億1000萬美刀給驚到了一把的某青年,在心裏這麼一算後,臉上又迅速恢復了平靜。

臺下,剛纔一直競價了許久的兩位中東大土豪,在彼此互瞪了對方一眼後,不約而同的嘴裏一聲冷哼,互相把頭扭向相反的方向,打死都不再看對方哪怕一眼。

拍賣師臉上一片通紅,內心狂吼不已:發財啦!今晚過後,自己就算是發財啦!

不虧昨晚跪在姐夫腳下,死乞白賴求他給自己主持今晚精品拍賣行的機會。沒想到僅僅只是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自己就掙了幾百萬美刀的抽成,真是來錢快啊!唉,就是想到要分給姐夫至少一半,這心啊,真的好痛好痛!

三樓豪華辦公室,大江錦川握拳低吼:“只有三大拍賣行纔有可能出現的2億大關,今天終於被我給破了!不枉我十年苦心,殫精竭慮發展紫櫻花,問鼎拍賣界至尊之位,總有一天會實現!”

05號貴賓室裏,安德烈和懷特舉起右手“啪”的一下來了次擊掌。前者放下手,不無遺憾的嘆道:“唉,本來以爲會超額完成老傢伙們交給我們的任務,哪知道場上居然出現了兩個中東的大土豪,不過還好,總算是完成任務了。”

懷特眼珠子在眼眶裏轉了幾圈後,心裏憋着壞的說道:“其實不怪我們沒有圓滿的完成任務,要怪就怪集團裏收集情報的那些傢伙。肯定是他們沒有把紫櫻花拍賣行一年一度舉辦的拍賣會放在心上,要不然的話,我們怎麼可能不知道有中東土豪參與了進來。”

“懷特,聽你這麼一分析,還是很有道理的。”心裏同樣憋着壞的安德烈拿起桌上的手機說道,“我這就給史密斯叔叔打電話。如果提前知道了有中東富豪參拍,就憑家裏那些老傢伙的手段,怎麼可能隨便讓那兩個中東富豪踏上扶桑國的土地!”

“哼!如果沒有那兩個石油土豪參與的話,我們怎麼可能會花2億1000萬美刀拍下那幅該死的油畫!都是那些收集情報的傢伙不用心,纔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也要給我父親打電話,讓他好好收拾一下那些傢伙們。”懷特一邊說着,也一邊掏出了手機。

兩個傢伙三兩句話間,就將用超高天價拍得油畫的責任事故,推到了那些可憐的收集情報的傢伙們身上。

妖孽帝妃不要逃 一場堪稱激動人心、精彩絕倫的精品拍賣會結束後,另一場號稱奇詭莫測的新奇拍賣會,又即將開始。

會場休息一刻鐘後,另外一名頭髮斑白的半百拍賣師利落的走上了臺。

“尊敬的先生們,漂亮的女士們,祝你們今晚過得愉快。”

新拍賣師先是熱情洋溢的打了聲招呼,然後臉上浮現出十分驚歎的表情說道:“剛纔我聽拍賣行的同事說,諸位貴賓見證了一場足以錄入世界拍賣史的精彩拍賣會。哎,早知道如此的話,我剛纔就不應該悄悄跑去老闆辦公室倒水喝的……”

新拍賣師經驗很是豐富,一段簡單而又詼諧的開場白後,原本精神有點疲憊的諸位參拍人員,無不臉上帶着輕笑的很快恢復了精神。

三樓豪華辦公室,眼看着拍賣會在拍賣師的開場白下迅速進入了正軌,大江錦川滿意的點了點頭。

輕輕敲了幾下拍賣槌後,拍賣師朗聲說道:“尊敬的來賓們,接下來請允許我爲你們隆重介紹此次‘精奇之夜’第二場拍賣會的首次拍品,一棵來自於古歐神話傳說裏的金蘋果樹!”

隨着一陣機械聲的隱隱響起,拍賣師身後升起了一張金屬桌子,其上擺放着一棵通體碧綠的小樹。燈光照射下,小樹枝椏間掛着的幾顆小孩拳頭大小的金色蘋果,分外的扯人眼球。

側身面對金屬桌子,拍賣師臉上浮現出幾許神祕微笑的說道:“據說,當然了,僅僅只是據說,這棵金蘋果樹屬於古歐神話裏,號稱衆神之王宙斯的東西。嘖嘖,真不知道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從衆神之王的手裏把它給偷了出來!”

看着臺上拍賣師一副煞有其事的模樣,臺下衆嘉賓紛紛展露了笑顏。

看到會場衆人的情緒調動起來後,拍賣師神情一肅,朗聲說道:“金蘋果樹一棵,起拍價10萬美刀,每次加價額不得低於1000美刀。”輕砸了一下拍賣槌後,他沉聲說道:“拍賣正式開始,請諸位來賓競價!”

“10萬5000美刀。”臺下中後位置的一富商舉起了手。中間位置的一個富商晃了下手:“10萬6000美刀。”臺下前列的一位名流笑着舉了舉手說道:“12萬!”

臺上,拍賣師兩眼微微一亮,揚起拍賣槌指着那位名流笑着說道:“龜田議員先生,我以前聽人說您喜歡吃蘋果,可是沒想到的是,難道您還打算嘗一嘗這傳說中的金蘋果嗎?”

會場裏陡然響起了一陣善意的笑聲,那位龜田議員同樣嘴角帶着笑的搖頭不已。

有了這麼一個插曲,臺下再沒人舉手競價,那棵通體由碧綠翡翠組成、幾顆蘋果更是全由黃金鑄造的金蘋果樹,就以12萬美刀的價格,被那位議員先生成功拍得。

“很不對勁啦,大凡哥!”09號貴賓室裏,金雀扭頭看着陳志凡說道,“光看那幾個黃金蘋果的體積,就知道其價值不菲,更不用說那由高檔翡翠雕刻成的樹幹枝葉了。我估計,像這麼一棵金蘋果樹,市場價最起碼得300萬華夏幣,兌換成美刀也至少50萬美刀啦!”

“那拍賣師很不簡單。”陳志凡用下巴點了點那正在介紹第二件拍品的拍賣師,“他幾乎掌控了競價的全部過程,可以說就是故意讓那什麼龜田議員拍到那金蘋果樹的。”

一聽說是故意的,金雀秒懂,然後臉上異常不屑的輕啐道:“切,還議員呢!” 那裡有一個英雄,乃稱得上是戰神,能殺能打,威名遠揚。

只要是他想殺的人,從來沒有他干不掉的。

只是不知道,怎麼會找上了他們?

千邪皇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他的身份。

然後冷冷的看向帝玄胤,對老者說,「你們,現在不能對他動手。」

老者默默的抹了把汗,聽到千邪皇這麼說,頓時皺眉,「千大人,這個……我們找帝玄胤,和你好像沒關係吧?」言下的意思是,不想他多管閑事。

千邪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漠道,「帝玄胤還欠我一場決鬥!所以,他和我決鬥之前,你們沒有資格殺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千邪皇冷酷的轉過身。

言下的意思就是,在帝玄胤和他決鬥之前,帝玄胤就是他的人,他們誰都沒有資格動帝玄胤。

帝玄胤要死,也得死在他的手裡。

夜冰依在一旁聽著,心中算計道,雖然她們這也是出了虎窩進狼窩,不過眼下她們好像暫時不用死了,

至於以後得管他呢,以後再說吧。

「這……」老者們聞言,互相對視一眼,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還有這一樁。

老者想了想,不甘心道,「那不如千大人你現在就直接殺了帝玄胤!呵呵,帝玄胤一定會是你的手下敗將!」

夜冰依聞言暗罵一聲卑鄙!

眼眸警惕的看著眼前的黑衣挺拔男子,千邪皇?不知道為什麼,夜冰依莫名覺得這個名字有點耳熟。

千邪皇沒有出聲,似乎也在考慮老者說的話,夜冰依見狀,臉色頓時一沉,咬了咬牙沒好氣的道,「千邪皇,你和我的夫君有什麼仇?有什麼怨?我不知道,但是胤現在如今是受傷人士,你若是在他的背後對他捅刀子,那麼你也算不得上是什麼正人君子,既然如此,那就儘管動手吧!」

千邪皇聞言挑眉看了夜冰依一眼,臉色有些發黑,但是卻沒有出聲。

半晌,千邪皇說道,「那便等帝玄胤傷好了,我在和他決鬥。」

夜冰依挑了挑眉,頓時看千邪皇這個人比看著這些老傢伙順眼多了。

老者怒氣衝天的瞪著夜冰依,他們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帝玄胤,讓他受傷的,難道,就這樣放過他了?

「怎麼,難道你有意見?」千邪皇見老者欲言又止,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老者頓時將要吐槽的話吞進了肚子里,再也不敢說出一個不字!

沒辦法,在強者的面前,他不低頭不行啊,一看到千邪皇,他的雙腿就忍不住發抖。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老者狠狠的咽了咽口水,說道,「那麼,我們就陪著千大人你,直到你和帝玄胤決鬥完了,我們再抓走他,到時候希望大人不要插手我們之間的事情。」

千邪皇默默的點頭,這點他當然不會反對。

半晌,帝玄胤睜開眼睛,伸手撫著胸口,看向千邪皇道,「可我並不想和你決鬥。」

千邪皇眼中頓時散發出一道寒光,厲喝道,「帝玄胤,你這個懦弱的東西,不想也得想!這不是你能決定的!」 帝玄胤淡淡的嘆了口氣,無奈道,「那麼本尊現在便與你決鬥一場吧。」他知道若是不答應他,千邪皇日後一定會天天糾纏他。

千邪皇卻冷漠的轉過身,譏諷道,「你如今受傷,我是不會趁人之危的,那樣對我來說的決鬥,也沒有意義。」

聽到他們兩人這麼說,老者剛剛燃起的希望,頓時又破滅了。

「既然這樣,那小胤胤,我們走吧!」夜冰依牽著帝玄胤的手便走。

「你們給我站住!」千邪皇冷冷的瞪著夜冰依和帝玄胤,他什麼時候說要放她們走了?

看到帝玄胤居然跟在一個女人後面,千邪皇更是不可思議,帝玄胤,竟然躲在一個女人的背後?他怎麼好意思?

「你不和小胤胤打,又不讓我們走,你怕不是神經病?」夜冰依也沒好氣的瞪千邪皇,臉拉得和驢子有的一拼,這人欺人太甚了。

「你……」千邪皇狠狠的咬了咬牙,握了握拳頭,看在夜冰依是個女人的份上,他不打算和她計較,冷聲道,「我從來不和女人計較,帝玄胤,你說!你躲在女人背後,算什麼男人,真……不要臉!」他覺得,他們男人的臉,都被帝玄胤給丟光了。

千邪皇不可思議的看向帝玄胤,這些年,帝玄胤究竟經歷了什麼?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帝玄胤渾然不在意別人看他的眼光,笑了笑道,「我有什麼好說的?我家娘子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要臉又有什麼用?要娘子才有用,此等樂趣,怕是千兄是無法體會的,帝玄胤一手摟著夜冰依的腰,曖昧無比的說道。

「你……」千邪皇瞪大眼睛,似乎不認識帝玄胤一般,緊緊的盯著他,他實在想不明白,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變成了這樣?

隨即狠狠的吸了一口氣,果然不愧是帝玄胤,連看女人的品位,都與眾不同!

「哎呦,小胤胤,你看他為什麼老看著我呀,難道說是我的魅力太大?不行不行,我的心裡只有你一個,他想勾引我!沒門!哼!」夜冰依一副嬌羞姿態,狠狠瞪了千邪皇一眼,眼中充滿了嫌棄,朝帝玄胤懷裡躲去。

千邪皇:「……」

為什麼,好想吐……

帝玄胤抱住她道,「依依,你心裡只有本尊,本尊開心極了。」

千邪皇:「……」

更想吐了,怎麼辦?

千邪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親眼所見的,帝玄胤,他真的是帝玄胤么?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

當年雷厲風行的他,如今居然圍著一個女子團團轉,這簡直顛覆了他的世界觀!

看到帝玄胤和千邪皇兩邊又有發火的跡象,老者急忙過來補刀說道,「千大人,小人以為,不如我們還是先將帝玄胤這個大魔頭給殺了如何?」

老者只要有一點機會都不放過挑撥離間,因為在老者看來,現在帝玄胤受傷了,是他們對他動手的最好時機!

畢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話落,千邪皇便不耐煩的冷冷瞥了他們一眼。 而奇品拍賣部分,目前來看,先有帶着古歐神話色彩的金蘋果樹,接着是一塊方桌大、表面有一片現代城市縮影的圓形普通岩石,再接着是一株高不過一尺,卻已是生長了數百年的袖珍型盆景。

從“奇”這一方面來說的話,也算是應景了。

第四件拍品是一個被綢布蓋上的方形盒子,它從檯面底下升起來後,拍賣師幾步走過去,吊胃口般一邊慢慢揭下綢布,一邊嘴裏語氣輕微的說道:“諸位來賓,你們知道這第四件拍品是什麼嗎?嗯,顧客就是上帝,所以我可以稍微的透露一下,它是活的。”

活的?紫櫻花今年還真是別出心裁啊!前有拍出天價的水藍之星和池塘睡蓮,現在居然連活物都擺出來拍賣了。一時間,會場上下諸人莫不好奇心大起,紛紛翹首打望綢布下究竟是什麼樣的活物。

見已經完全引起了衆人的注意力後,拍賣師手上微一用力,綢布就被完全揭了下來。明亮燈光照射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長寬大概一尺多的玻璃箱子裏,有淺淺一層清水,水裏趴着一個烏漆漆、成人巴掌大小的烏龜樣生物。

“烏龜?”09號貴賓室裏,陳志凡嘴裏一聲輕呢,一點神念便隨着念頭的轉動投進了玻璃箱內。剎那之後,一團灰芒驀地在他的眼睛深處閃爍個不停。

奇品拍賣的圖片,在整個彩色相冊裏只佔據了最後面的兩頁。之前看到那隻烏龜的時候,陳志凡還以爲那只是一個看着像是烏龜的石頭,怎麼也沒有想到紫櫻花拍賣行竟是費了莫大心力,居然找了一個活的烏龜出來,而且還是從華夏找出來的。

尼瑪一定是偷偷帶出來的!暗恨不已的某青年,決定不管出多少錢,都要把那隻烏龜給拍到手!

臺下議論聲四起,拍賣師反而用一種語調低沉的嗓音說道:“尊敬的先生們,美麗的女士們,你們當中或許有人去過華夏,也有可能有人聽說過在華夏有一句流傳了幾千年的俗話……”

故意絮絮叨叨了幾句話的他,在看到臺下諸人已經完全被自己說的話吸引後,順勢輕吸一口氣朗聲說道:“那就是,千年王八,萬年龜。王八是什麼,老實說,要不是之前我問過我華夏一位朋友的話,真不知道它是什麼模樣。不過今晚我們關注的並不是它,而是萬年龜。”

攤了攤手,拍賣師繼續朗聲說道:“可惜的是,我們在全世界各地找了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找到哪怕一隻活了超過萬年的龜。不過幸好,前不久我們剛巧在華夏的腹地深處,找到了一隻已經整整活了上千年的水龜。”

慢慢伸手進入玻璃箱,拍賣師一邊異常小心的把手放在了龜背上,一邊介紹道:“華夏草龜,俗稱烏龜,自古以來,就被華夏人當做健康長壽的象徵。而在扶桑,我們也視其爲象徵吉祥、延年益壽之物。你們可千萬不要以爲這麼小的烏龜就沒有危險,悄悄告訴你們,在捕捉它的時候,可是傷了好幾名身手敏捷的專業獵手呢!”

似乎是爲了驗證他的話,剛剛脫離水面,那個巴掌大的烏龜就四肢一掙,頭電閃般探出,“啪”的一下就狠狠撞在了玻璃箱上。

烏龜兇猛,四肢掙扎下,拍賣師趕緊叫了一旁助手過來,纔算是降服了它。

樓上,金雀探頭俯視着在拍賣師手上兀自擺動四肢的烏龜奇聲說道:“大凡哥,你說那隻烏龜真的有一千歲?可是看着好小啦!才那麼小,燉鍋湯都不夠我喝啦!”

“你沒聽過濃縮的都是精華嗎?”陳志凡斜睨了她一眼,“還燉鍋湯都不夠你喝?活了千年的靈物,你要是吃了它,說不定一個閃電就把你給劈了。”

“切,我纔不信呢!”金雀翻了一個白眼,嘴裏嘟囔着說道,“千年的烏龜又怎麼啦?哼,我還見過活了兩千多年的大蛇呢!”

“還有這事?”陳志凡眼睛大亮,“你在哪裏見過的?”金雀撇了撇嘴:“沒心情,不想說,忘啦!”

算你狠!瞪了她一眼,某青年挪到了夜刃跟前:“小金雀剛纔說的不會是騙我的吧?真有活了兩千多年的蛇?在什麼地方?”

夜刃搔了搔後腦勺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凡哥,你可是把我給問住了,以前金雀就老是說她見過活了兩千多年的蛇,可是除了她,其他人也完全沒有親眼見過啊。”

沒有得到確切答案的陳志凡,瞥了金雀一眼,內心暗自忖道:活了兩千多年的蛇,怕是早就成了精吧,什麼時候得了空,得去找找看看見識一下。

拍賣臺上,看似有點費力的舉着烏龜的拍賣師朗聲說道:“經過我們拍賣行多番檢測,認定這隻烏龜的壽命絕對超過了千年。尊敬的諸位來賓們,難道你們就不想擁有這樣一隻活了千年的神奇生物嗎?”

Wшw ★ⓣⓣⓚⓐⓝ ★C○

“廢話少說,趕緊開始競拍吧!”臺下,有性子急躁的拍客大聲吼了一句。

轉身將兀自掙扎的烏龜小心放回玻璃箱裏後,拍賣師又返身回到拍賣臺邊上,拿起拍賣槌輕輕敲擊了一下拍賣臺笑着說道:“呵呵,看來有一位先生都有點等不及了。那麼好吧,競拍開始,華夏千年龜一隻,起拍價30萬美刀,每次加價不得低於5000美刀。”

話音剛落,就有好幾個人高高舉起了胳膊。以32萬美刀開始,價格一路攀升,最後到了55萬美刀,競價的人才只剩下了那麼兩三位。

看到臺下衆人競價的熱情有點消退,拍賣師敲了敲拍賣臺朗聲說道:“諸位,華夏兩千多前的一位皇朝貴族曾經說過,‘龜之言久,千歲而靈。以其長久,故能辨吉凶也。’意思是說,活了千年的烏龜,才能預知兇吉。諸位來賓,或許在我們腳下的這顆星球上,它是唯一的一隻能預知吉凶的靈龜啊!”

話音一落,臺下競價的熱情,又倏地高漲。很快,此起彼伏的競價聲裏,千年龜的身價就過了百萬美刀。 「我已經說過了,等帝玄胤養好傷,再和他打架,而且他的這條命,現在是我的了,你們倘若再敢動半分心思,就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

千邪皇眼神宛若寒冬臘月的寒霜,凍得老者渾身上下一個哆嗦,趕緊退到一旁,再也不敢多說一句了,心中暗罵,他們怎麼如此倒霉,招惹到了這個煞星呢?

不管如何,他們也要將人給帶去紫陽殿!

千邪皇抬眼看向帝玄胤,淡淡的問道,「你什麼時候答應和我一戰,若是你答應我,我現在可以保你平安,在你身體恢復之前,他們誰都不敢動你。」

帝玄胤和夜冰依兩人眼中有些驚訝,為千邪皇的正直而點贊。

「可以,我答應你,我的傷也就兩三天便好,屆時,與你一戰。至於現在,就先委屈這些要殺本尊之人來伺候本尊吧。」

老者嘴角一抽,氣得差點跳腳,「你說什麼?想讓我來伺候你?」

帝玄胤沒說話,千邪皇擋在他的身前,鼻中發出了一個輕哼。

老者見此一幕氣息差點沒提上氣來,差點要噎死過去。

第二天。

為了監視帝玄胤,千邪皇,以及和千邪皇一起來的藍衫中年男子龍長老,還有紫陽殿的老者們,統統聚集一堂。

由於被人控制,帝玄胤和夜冰依兩人也就沒心情出門,第二天就讓人將金家主請過來,詢問他考慮的任何了?

不出意料的是,金家主答應了,同意了這門婚事。

說讓女兒嫁給夜清陌。

金家主來到客棧,嚇了一跳。

他以為只是夜冰依兩個人,卻沒想到還有更厲害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