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回大人,便是此地清掃破舊石窟與此小徑之瘸子。」

「嗯?一介小修爾,會有人無端襲殺么?定是有何隱秘,將其攝到護衛處問詢。」


「是!」

護衛處一間石屋,那瘸子悠悠醒來,觀視得眼前數修圍攏,忽然一驚。

「喂,瘸子,汝遭何人襲殺,怎得倒在林間耶?」

「回大人問話,小可乃是遭前殿掌控九章廳之師姐所襲殺。」

「嗯,其因何襲殺汝耶?」

「其與一喚作三兒之修捉了小可,去打掃其九章廳。因其地要害,小可不願,其二人便欲動手打殺了小可。小可無奈何往去做工,完事便欲將其令牌呈上。不了其突下殺手,直將小可險險殺死!」

「胡說!九章廳何地?其何敢換了外人去?」

「啊也,大人,此事可以去詢問那魔仙子師姐,小可端端不敢胡說。」

「來呀,傳九章廳管事女修來見。」

「是!」

不一時,那師姐驚慌行來,其觀夫不足一身血污,然卻無有死絕,駭得花容失色。

「不可能!不可能!汝怎的……」

「那小修,汝將一應諸般事兒仔細道來,若有半句不實,休怪吾等此地,好進難出去!」

「大人,非是……啊也,大人此瘸子偷盜了妾身之令牌,意欲偷入九章廳,行那不可告人之事,幸而小女子機警,將其識破,強自奪了令牌來也。」

「兀那瘸子,汝且有何話說?」

「大人,此言可能否騙得大人? 女神難嫁 ,若無有咒語,豈能入去那等禁地?」


「瘸子,汝膽敢血口噴人!」

「住口!其如何得獲汝之咒語耶?」

「這……這這……」

「還不從實招來!」

「啊也,便是這般!小女子無有半句虛言。」

「哼,汝乃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耶?來呀,與吾重責……」

「大人,饒命啊!此事乃是前殿三兒師兄攛掇了小女子行事,至於咒語那廝卻然不知,乃是小女子親身叩開大陣,此修入去者也。小女子已然知錯耶。」

「哼,汝家九章廳可有何重要物什丟失?」

「無有!」


「當真?」

「是!絕然無有!」

「善!汝且暫時委屈居身此間,待吾等查得清晰再做理會如何?」

「啊也,大人,饒了奴家吧!奴家錯了!嗚嗚……」

「哼!」

那一夥數修冷冷觀視彼等一眼,而後轉身而去。(未完待續。。) 且說那瘸修不足會同那女修俱然遭羈押,而後彼等往去查實,觀其果然無有遺漏,復返此間,饒了不足往去繼續做工,而那女修卻然遭刑責而後遣送其師尊處受罰。那女修哭哭啼啼去了,半道上自是有其大師兄連同三兒者師弟迎了。

「師妹,怎麼樣?」

「大師兄,奴家遭了搜骨大刑,一身骨頭酥軟疼痛幾乎死去!便是如今,依然痛苦不堪呢!嗚嗚……可憐奴家一介女修,從小到大,哪裡受過這般屈辱與折磨!嗚嗚……」

搜骨大刑雖非是什麼特別歹毒之刑責,然又豈是這般一介嬌滴滴女修可以忍受?

「搜骨大刑?天啊,此等刑責便是吾等男子亦然無可忍受,師妹這般小小身子,怎生消受也!啊也也,此便是那天殺的瘸賊使然!師妹不要哭泣,待為兄替汝出氣!」

那大師兄狠聲道。

「多謝師兄!哎喲!哎喲!……」

那女修見其師兄這般疼愛,愈加嬌滴滴喚疼。

「師妹小心則個!」

那大師兄自是一副心疼難禁模樣,全心對了那師妹裝模作樣。

「三兒,汝且前去將那瘸賊截住,勿得使之逃脫了去。待為兄稍後收拾他!」

「是,大師兄。」

那三兒聞訊急急去了。

「大師兄,奴家這兒痛!你給揉揉么!」

「好好好!」

那大師兄色眯眯將其一手掌伏在那女修背上青青兒揉動,那手卻漸漸往下去了。終是揉到那豐腴之肥臀,那女修迷離了雙目哼哼唧唧。不一時,二修忍不得滿心之**,急急退回那女修之住所,飛快入去內間,急急掩上房門,就手倒在那雲床上,不一時,那**之哼哼唧唧般獸語便生髮也。

此地聖主之宮閣所在,大為禁地。甚少有他處修眾往來。故此地一干弟子小修,雖各個天資了得,然卻常無有幾多可以言語之修,亦少有別處異性往來此間。故彼等常常數修圍攏一女修。各個卯足了勁追求。眾美修中。最出色者便是此女修。便是三兒雖功法低微,仍舊不免日里迷戀不已,然此修之眼目哪裡是三兒可以敢動歪斜之心思耶!故不過日日似跟屁蟲一般來去。便似下人一般受其調遣利用爾。

且說那三兒行出未及幾多路途,便瞧見不足正一瘸一拐清掃先時受罰未及清理而遺留之敗葉等物,那三兒暗自道一聲:

「蠢貨,明知大師兄定然要來此地報復,卻然還在此地做工,汝不去死,哪個死去!」

遂降下雲頭,對了不足道:

「瘸子,好自在么!」

「嗯,三師兄,汝怎得來此地?」

「哼,便是尋汝之晦氣來也!」


「某之晦氣?」

那瘸子大驚訝。

「啊也,汝是不懂還是真蠢?」

「請三師兄教我。」


「汝告密吾家師妹,害其吃苦,大師兄定然不會饒了汝之一條賤命。說不定哪時便就來也。」

「三師兄,某受汝家師姐一擊,險險身亡。大修捉拿了去審問,某哪裡敢有半句謊言!便是汝家師姐不也一一道清楚么。」

「啊也,傻瓜!大師兄豈有不知,然汝惹了師姐,大師兄必然會將汝零敲碎打,擊為齏粉,以報因汝之過錯而受了委屈之師姐呢。!」

「然……」

那不足忽然氣結,好半時不語。三師兄瞧得可憐,便嘆息道:

「汝之不惠,乃在不識人性之醜陋也。罷了,汝且早些避一避吧,否則便是有門中大修時時檢查,難道大師兄便找不到一絲機會?便是有一絲兒機會,汝之小命便怠矣!」

「多謝三師兄點撥,在下明白了。」

那不足深深一禮,而後掉轉頭,一瘸一拐往內門居處去了。那三兒歸去,左右尋不到大師兄二修,便去那師妹之下處深閨,聞得內中嘻嘻歡歡之聲音,和那種事兒特有的聲息,忽然大沮喪。回身往自家之居出去了。

又複數日過去,那不足正一邊清掃自家破舊書塔及其四圍之敗葉,一邊卻仔細研修那本《始源注》之龜甲符文。符文生澀,隱晦難明,然以不足之符文造詣,已是漸有起色。文字可知者多,而文法卻然不知者眾。於是不足日里清掃敗葉,而於夜晚深究之。數年時光過去,終是大有起色,亦是漸漸愁緒大增!原來那大破滅地之始源乃在聖主之一道分身所居之地,然靈兒億萬分身歸附,那始源究竟何地,唯靈兒一人知之。目下靈兒之追殺尚未有停息,哪裡能夠於靈兒處得其所在耶?

「哎呀,某家命苦,怎得連始源之所在亦是與靈兒這般冤家牽扯!這可如何是好耶?」

那不足沮喪道。

便是此時,那不足之居所忽然洞開,一修傲然而立,對了不足道:

「小子,數年苟活,今日得閑卻來取汝之性命也!」

「大師兄,怎得這般言說?」

「本在數年前便來擊殺汝,然吾家師尊令吾閉關突破,少了些許時候。今兒才來不晚也。」

「大師兄,吾二人近日無怨往日無仇,奈何這般苦苦惦記謀取某家一條破命耶?」

「哼,惹了某家相好,便無有汝之活路也。!」

那大師兄言罷,一擊魔刃望了不足頂門斬擊而來,那不足急急跳起,避過一擊,而後大怒道:

「豎子,某家本不願與爾等小修糾纏,然汝步步緊逼,需怨不得我!」

那不足只是將手一伸,一把將那大師兄攥在一道大破滅元力所凝聚之大手中,只是稍稍用勁,那大師兄便如殺豬般嚎叫!

「啊也,上修爺爺饒命,小人再也不敢了!」

「哼,汝既然再三謀取某家性命,惹得某家露餡,某豈能容汝苟活於世。」

言罷就收一揮,撕開一道空間裂縫,將此修扔去此莫名空間乃罷。而後不足靜靜兒以禁忌元力之法門感知此地一眾門子等魔衛之情景,一切如恆,並無有何異動,便復收了心仔細探究其所得之龜甲符文。

又數日,那不足剛剛將一道符文解得,忽然便是那三兒與其師姐二修來訪。

「喂,瘸小子,可見過吾家大師兄么?」

「數日前來過,痛揍了某一通便自延長而去,再無有見過。」

那不足裝聾作啞道。

「胡說,大師兄說過欲取汝之性命,怎的僅僅是痛揍耶?」

那師姐道。

「汝亦是說過要取了誰人之性命呢,然並無有也。此話不過大師兄逗汝開心爾何以當真?」

「然大師兄不見也!」

「汝家大師兄不見,哪裡管某家事物?吾挨了打便已罷了,怎得還需替爾等看護大師兄么?」

「喂,瘸子,莫惹怒了吾等,屆時有汝好看!」

那不足聞言不再語,只是低頭翻動手頭一卷書,那二修觀得此景,復氣咻咻道:

「喂,瘸子,隨了吾二人取尋一尋吾家大師兄吧。」

「不去!」

「啊喲!汝越來越這般牛氣也!」

「唉,吾家怎得遭了爾等糾纏也。」

那不足無奈何隨了此二修遠遠兒去了。

數天下來,不見其大師兄,二修終是不敢再藏著不說,將其中事物一五一十告知那大師兄之師尊,那老頭道:

「彼或許去了妓院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