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為他壞,壞人就該受到懲罰,如果人人都害怕壞人,那好人就沒法活下去了。」姜寧說,「你再跟小嬸嬸說,昨晚上發生什麼事了?」

李廷謙低聲說:「三嬸嬸不許我見你,罰我站一個時辰,也不許我吃飯。後來……茉兒姐姐看我餓,出去找吃的,才會被打死。」

姜寧大為震驚。

馬氏這個毒婦,竟然這麼懲罰一個五歲孩子。

只因為小謙見了她,就要把他折磨死。

姜寧忍着怒火,屏聲靜氣笑道:「小謙,這段時間,三嬸嬸一直罰你嗎?」 「小雨、夢璃,你們小心點,不要被傷到了。柏年、柏芝蘭、姬無涯,你們對付那些小弟,我去找那個黑熊老大。」方宇道。

「好。」柏年三人點點頭,朝着迎面而來的黑熊兄弟攻去。

「方宇哥哥,小心一點。」小雨道。

「方……公子,小心一點。」夢璃也跟着說道。

方宇轉過頭,對着兩人一笑,說道:「放心吧,我會注意的。」

方宇轉身,對着黑熊老大,說道:「該解決我們兩個之間的事了。」

方宇一想起小山谷的那次遭遇,心中就有怒火在熊熊燃燒,他還從沒被人打的那麼慘。

「哼,就憑你。」黑熊老大不屑的說道,

「是的,就憑我。」方宇氣勢一放,雙腳一用力,朝着黑熊老大飛奔而去。

黑熊老大滿是不屑的臉上,在感受到方宇氣勢的那一刻只剩下了驚愕。這才過去兩個多月,方宇居然從武生境突破到了武者境。

「不可能,你怎麼會突破的這麼快。」黑熊首領難以接受的說道。方宇武生境都那麼猛了,武者境只會更猛,他那什麼去抵抗。

黑熊老大一時間生出了逃跑的念頭,但他憑藉多年的生死經歷還有旁邊的那位老人,還是強行壓住了心底里的恐懼。

方宇衝刺到黑熊首領面前,一拳打了過去。黑熊首領同樣是朝方宇一拳揮了過去。兩者的拳頭互相錯開,打在了對方的身上。

黑熊老大瞬間倒飛出去,在半空中吐出了一口鮮血。方宇則紋絲不動,身上一點傷都沒有。

旁邊的老者詫異的看了一眼方宇,沒想到自己這邊的黑熊老大居然敗的這麼慘。

「怪不得三公子要我跟着一起來,我如果不來的話,還真讓你給逃掉了。」老者冷笑道。

「你是林家的?」方宇聽到老者的話后問道,

老者眉頭一皺,說道:「什麼林家,我是王家的。」

方宇搖頭道:「行了,別裝了,裝的像樣一點兒行不行,老子早就看出來了。」

老者沉默了一下,說道:「既然你看出來了,我也不多解釋了。束手就擒吧,我會留你一個全屍的。」

「呵,束手就擒,我看你是瘋了吧你。」方宇嘲笑道。

「牙尖嘴利,束手就擒吧。」老者瞬間出手,屬於武師境的氣勢,竟然壓制了下方宇,讓他一時間沒有動。

就在他要抓住方宇時,老者整個人都靜止在了半空中,只有眼睛和嘴巴還在動。然後,老者就在方宇面前,一動不動的上竄下竄的移動着。

「誰,是哪位強者在戲弄我,如有得罪您的地方,小的先在這裏賠個不是,請不要再戲弄我了。」老者大聲喊道。

方宇看他樣子就知道老者的身體被控制住了,轉身看向了身後,只見夢璃此刻正伸出手,她的正前方就是老者。

「夢姑娘,多謝了。」方宇連忙說道。

「不用,你快做你的事吧,他,我來對付。」夢璃道。

「嗯。」

方宇點頭,不再墨跡,朝着在一旁驚呆了的黑熊老大奔去。

黑熊老大本來見老者出手后,很是安心的在一旁待着觀看,當吃瓜群眾。沒想到轉眼間老者就被控制住了,這出乎意料的情況,讓他瞬間獃滯,沒有注意到方宇的到來。

等他,反應過來時,方宇已經出現在他面前了。

方宇在他腦袋上來了一個重擊,將反應慢一拍的黑熊老大瞬間打懵,倒在地上。黑熊老大想要反抗,但方宇根本就不給他機會,一腳踩在他的脖子上,讓他直翻白眼。

「你之前不是很囂張嗎?你不是很恨我嗎?給老子還手呀。」方宇使勁的在黑熊老大身上亂踩,將黑熊老大踩的口吐鮮血。

看着樣子十分凄慘的黑熊老大,方宇本想就此解決掉黑熊老大的方宇,但他突然又想起了之前小山谷的遭遇,怒火又騰騰的蹭上來了。

他抓住黑熊老大的雙腿,然後舉起他,往左邊用力一砸。黑熊老大遭此重擊,瞬間昏了過去。方宇還沒完,又把黑熊老大往右邊用力一砸,黑熊老大又被砸醒了。劇烈的疼痛,讓他叫了出來。

方宇來回了幾次,最後一掌打在他的胸口瞬間結束了他生命。黑熊老大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就不再動彈了。

隨着黑熊老大的死去,方宇心中的暴虐也消散了,再次回想起那段經歷,方宇現在已經不會像之前那麼憤怒了。

方宇轉過身,發現大家的戰鬥也都差不多了,柏年他們身上滿是血跡,身上也多了一些傷痕。至於那位老者已經被樹枝穿透了身體,掛在樹上。

方宇剛抬腳,身後的草叢裏竄出了又一個老者。他眼中凶芒必露,一刀斬向了方宇,一道速度非常快的刀氣斬向了方宇。

方宇只感覺後背一涼,一種刺痛感傳到了他的心間。但現在的他已經來不及反應了,刀氣距離他只有幾米遠。以刀氣的速度,幾米遠所需的時間連一秒都沒有。

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刀氣在距離方宇後背只有幾厘米的地方停了下來。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方宇差點兒被刀氣所傷了。眾人連忙向著方宇跑去,方宇也被嚇了一跳,他差點兒又GG了。

只聽影老冷哼一聲,刀氣瞬間破碎。老者偷襲成功的表情還沒消散,就被眼前突然發生的事給嚇到了。他的反應也很快,連忙向後逃去。

影老伸出手一抓,一隻大手憑空出現,瞬間抓住了那位老者。影老的手往回一收,老者也跟着那隻大手倒飛回來,落在了方宇等人身前。

「小姐怎麼處置他?」影老躬身問道。

正在方宇身邊的夢璃,冷冷的說道:「先審問他吧,問出是哪一個勢力的。」

「是,小姐。」影老道。

夢璃則再次看向了方宇,確認他沒有受傷后才鬆了口氣。看着站在方宇身邊的小雨,夢璃露出了羨慕的眼神,她也想站在方宇身邊。

「方宇哥哥,你身體有沒有不舒服的地方?」小雨緊張的問道。

「沒有,放心吧。」方宇笑着說道。他感受到了夢璃的目光,看向了夢璃,朝她微笑着點了下頭。

夢璃哼了一下,把臉撇向了一旁,只不過她的耳朵暴露了她此時的心情,變得紅通通的。

「大哥,你跟那個人發生了什麼事嗎?」柏年指著面目全非的黑熊老大問道。

方宇點點頭,說道:「這個人曾經埋伏過我,還折磨過我,……」

方宇將之前在小山谷發生的事情給他們說了一遍,眾人這才明白方宇為什麼會這麼憤怒,將黑熊老大給打的面目全非。

小雨這時才知道,方宇當時為什麼會回宗門這麼晚,原來是因為有人在堵截他,還將他給打成重傷,差點兒回不來了。

小雨心疼的看了一眼方宇,然後又將仇恨的目光投向了黑熊老大,恨不得用劍在他身上多撮幾個洞出來。

夢璃同樣是心疼的看了眼方宇,然後用精神力對着影老說了一番話。

柏年在方宇身邊突然開口問道:「對了大哥,你剛才說這個什麼黑熊老大跟那個老七好像是一對兒,可他們不都是男的嗎?兩個男的怎麼在一起?」

看着滿臉驚訝的柏年,方宇解釋道:「兩個男的在一起,這種事雖然罕見,但也不是沒有。就連兩個女的在一起,這種事也有。你沒見過不代表沒有,知道了吧?」

「可兩個男的,我實在是接受不了。」柏年想了一下兩個男的在一起的場景,整個人一顫,捂住了胸口,壓制住了那股想要吐出來的衝動。

「方宇哥哥,我也接受不了。」小雨一臉難受的說道。

柏芝蘭和夢璃也是一副難以接受的表情,姬無涯則是面無表情的看着他們,在他看來這些都不算什麼,只有武道和大秦皇朝才值得他的注意。

「嘛,我個人也不喜歡兩個男的在一起。但是他們只要沒妨礙到我,管他的,任他們去吧。大不了,碰見一次,你就直接躲開嘛。」方宇道。

「嗯。」柏年點了點頭。

突然,柏年瞥向了姬無涯,想起了姬無涯一副不近女色的樣子,連忙悄悄離他遠一些。姬無涯也發現了柏年的小動作,尤其是柏年那詭異的目光,讓他感覺柏年絕對是在想什麼不好的事情。

一想到方宇剛才和柏年的對話,他額頭上的青筋暴起,心頭的火焰陡然升起。

姬無涯怒道:「柏年,你最好是給我把心裏那齷齪的想法給我屏蔽掉,連一點畫面都不能想像出來。不然,我現在就跟你比劃比劃。」

柏年腦袋一縮,嘀咕道:「我又沒說什麼,至於這麼激動嘛。」

「我們先去找他們的坐騎吧,他們肯定不是走來的。」

「好。」

眾人紛紛散開,去找坐騎了。

影老來到老者的身邊,用武王氣勢一壓,瞬間破開了老者的心神。老者的神情突然變得獃滯起來,現在的他問什麼答什麼,毫無抵抗之心。 看到女子時,鳳洛塵眼睛都是一亮。

在他的心目中,鳳三就是絕世高人。

你看鳳三的腳步,從容不迫,猶如尺子量過一樣,每一步都是一樣的。

再看她的氣度,在山南王朝那幫人的隊伍中穿過,連一個眼神都懶得給對方。

山南皇朝的那幫人正要發作,就見一個圓滾滾的身子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幹什麼幹什麼?人多欺負人少啊。」

歐陽沉沉大聲吆喝着。

她也不客氣,將自己身上的罡氣散發來。

「沉沉公主?」

藍將軍和歐陽沉沉還是舊識。

「你是山南的藍溪將軍?」

歐陽沉沉認出了對方,夥計來醉仙居說有人來商會鬧事,她也知道自己腦子不夠靈光未必能對付得了,就忙去找了鳳白泠。

「這商會與你有關?」

藍將軍早前聽宋師說了,鳳凰商會只是個小商會,所以才會讓齊術出去,順帶也震懾下大楚的選手。

「商會我有份,不僅是我,南麝的李慕北你知道吧,他也有份。」

歐陽沉沉算是明白了,這幹啥都得有靠山,鳳凰商會就是太低調了,外人以為它沒有背景,這才隨意打壓。

一聽說歐陽沉沉和南麝未來的王位繼承人都和鳳凰商會有關,藍將軍的臉色就不大好了,她有些怪罪地看了眼宋師,歐陽沉沉也就罷了,李慕北是什麼人,得罪了他就等於得罪了一個南麝。

好在藍將軍也是經歷過大場面的,她眸光一閃,正色道。

「沉沉公主也是講理的人,我的一位兄長jing心養了一群獸仆,準備去參加十國賽。哪知道途經大楚境內時,被人給殺光了。那些獸仆,可都是懂得武技的,培養起來非常困難。況且剛才你們商會的人已經承認了,是他們殺了我們的豹仆。」

歐陽沉沉一聽,心裏也是咯噔一聲。

控獸師的獸仆?

這下子可麻煩了。

控獸師本來就是很不好招惹的,又是懂得武技的獸仆,別說是一群,就是一頭,怎麼也得萬把兩銀子。

鳳凰商會好不容易盈利,這次難道要大出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