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因為你的錢不夠。你父親的來頭很大,就這點寶石,遠遠不夠。」散財童子平靜的回道。

「原來是這樣。」


聽到這話,無奇這才鬆了一口氣,還以為對方不能算呢,原來是錢不夠,這好辦。


就在散財童子話音落地的剎那間,無奇毫不猶豫的手腕再次一翻,又從空間戒指內取出了一大堆寶石,推到了散財童子面前,說道:「那這些夠嗎?」


「不夠,還是太少了!」

ps:求訂閱,求推薦,一次訂閱沒多少錢,對大家來說或許沒什麼,但對我來說卻是幫助巨大,希望大家能堅持訂閱,多多訂閱,繼續支持我,我會繼續努力的! 這番話讓無奇又吃了一驚,都yijing這麼多寶石了,居然還是不夠,說實話,他的心裡真的有些無法接受,不過,轉念一想,又釋然了,也許父親的名字的確在這裡太有名氣了,遠遠不止這個數,ziji還是應該多給yidiǎn。

一念及此,無奇收起了心中的不快,再次手腕一翻,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堆寶石推到了散財童子的面前,可得到的回答居然仍舊是同樣的幾個字。

「不夠!這些還是太少了!」

無奇平靜的看著散財童子,心中再次起了一絲波瀾,但卻méiyou任何的不快,想了一下后,又果斷再次手腕一翻,從空間戒指內取出了一大堆寶石」「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不夠!還是不夠!」

然而,得到的答案,居然仍舊是讓人一聽就要大發雷霆的兩個字「不夠」。

不過,無奇仍舊也méiyou生氣,沉默了片刻,就又把不快的心情壓了下去,再次晃動手手指,不停的從空間戒指內取出寶石。

為了讓散財童子mǎnyi,無奇這一次索性也不打算留shime給ziji了,直接手指一晃之下,將ziji空間戒指內所有值錢之物全都取了出來,把散財童子做生意的桌子堆得滿滿的,再也無法容納任何東西了。

看著滿滿一桌子的寶貝,以及各種寶貝上散發出的彩色光芒,散財童子的目光終於發生了變化,不再單純的搖頭說著讓無奇一聽就要不快的話,而是眼眸轉動,目中漸漸有了越來越清晰的明亮之色。

這是興奮的表現,也是mǎnyi的表示,看到這樣的目光,無奇終於在心裡鬆了一口氣,這一次ziji總該nénggouzhidàoziji父親的真實姓名了吧。

然而。就在他如此肯定的shihou,散財童子的目光竟然變了,méiyou任何預兆就對ziji深深的看了一眼。露出了一絲歉意的笑容,一邊搖頭,一邊擺出了愛莫能助的手勢,道:「不好意思。還是不夠。」

開shime玩笑!眼前這一桌子的寶貝不僅有實打實的黃金,還有比黃金更稀少的白金飾物,更有比白金都要珍貴的寶石。甚至,連希爾人贈與ziji的特殊墨鏡也在,這麼多東西堆滿了整個桌子,其價值到底有多少ziji不qingchu,但一定不會低。

而這些yijing是ziji現在所有的家當了,可全部家當都交給對方,居然還是不夠對方推算一次父親姓名的價格。這費用是不是也太高了?

一念及此,無奇的臉色終於變了,霎shijiān陰沉的嚇人,但轉念一想,卻又苦澀的搖了搖頭。無奈的把ziji不善目光收斂了回去。

因為,無奇想到了散財童子的非凡,別看對方只是一個乳臭未乾的孩子,比ziji的兒子都年紀要小,說話都奶聲奶氣的,包含著稚氣未脫的童音,但ziji要對這個孩子動粗,想來硬的,卻是絕對不行的,娜可露露之前的教訓就是最好的前車之鑒。

意識到這yidiǎn,無奇不禁變得沮喪了起來。

不過,就在這個shihou,一隻粗壯的大手卻默默放到了他的肩頭,在他沮喪的剎那間對他安慰的拍了一拍,並傳出了一個聲音。

「我這裡有些材質不錯的兵器,你看看夠不夠。」

那是羅德的聲音,雖然語氣和人yiyàng,非常冷漠,聽不出任何的感情,但無奇卻被感動了,他méiyou想到,羅德居然會為了ziji心甘情願的把愛惜的兵器拿出來。

而讓無奇更沒想到的是,就在羅德這麼做的shihou,其他夥伴以及ziji的親人居然也都做了同樣的事。

「我這有一塊玉,是三眼族歷代族長傳承下來的東西,它雖然材質普通了yidiǎn,但裡面卻蘊含著一股特殊的能量,佩戴之人都可以藉此來趨吉避凶。散財童子,不知再加上我這塊玉,夠不夠?」

「我聽別人說,我是巨人族的後裔,當初我母親留下的血液讓我的身體得到了徹底的蛻變,這是我ziji的鮮血。雖然只有yidiǎn點,但應該也能讓一般人的身體強健無數倍,甚至,還可以驅病辟邪,這些鮮血都給你,夠嗎?」

「我méiyoushime值錢的東西,但是,這本書卻是我數千年戰鬥jingyàn的總結,ruguo你有朋友或是親戚想要做一個修鍊者的話,可以看看我這本書,絕對可以讓他在極短的shijiān內,從一個普通人蛻變成一個在戰鬥方面有著極高成長的修鍊者。」

「散財童子,你想學魔法嗎?我這裡有幾種魔法咒語,雖然等級低了一些,威力也不是很強,但要發動的條件卻非常簡單,只要你掌握了咒語,與施法的姿勢與一些基本動作,普通人也可以施展。ruguo這些咒語也能值點錢,加上我這份,夠嗎?」

「我只是一頭魔獸,沒shime人類shijiè的那些錢財,我戰鬥靠的都是ziji的身體,沒shime特殊的功法,但我的毛髮你卻可以拿走一些。

喏,這一把毛髮

就是我背部的,現在都給你,它們是我身上最堅硬的毛髮,做成任何的衣物都可以讓一個普通人的生命安全得到最好的保證,加上我的這些毛髮,替我老大推算一次他生父的姓名,夠了嗎?」

一時之間,這樣的聲音幾乎不絕於耳,只要眾人能想到的有價值之物,哪怕是心愛之物,都毫不猶豫的拿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

一開始,這麼做的人還不是很多,可羅德開了頭,人就越來越多了,到了最後,竟然連沃爾斯也都如此。

「散財弟弟,這是我在離開父親家鄉的shihou,一個老爺爺送給我的東西,它叫勇氣之心。

你別看它只是一塊普普通通的小石頭,但其實yidiǎn也不普通,在危險的shihou,它救過我很多次的性命。你帶在身上的話,它也一定會保護你的。這是我身上唯一能換錢的東西了,加上它,夠你推算一次了嗎?」

不過。所有人的籌碼之中,只有沃爾斯拿出的勇氣之心讓散財童子的眼睛亮了一下,更讓散財童子的表情出現了一瞬間的變化。只是這種變化,誰也看不懂,更méiyou一人想的mingbái為shime。

因為,就在散財童子對眾人取出之物全都不為所動的shihou。他居然在看到沃爾斯拿出勇氣之心的那一刻笑了。

但若這笑容自然,也就沒shime問題了,誰都nénggou理解。散財童子為shime會笑,一個比他大不了幾歲的孩子居然為了ziji的父親能做到這樣,這絕對是一件讓人高興與值得驕傲的事。

只要是個心智正常的人,都會為能有這樣的孩子而羨慕,更會為此讚歎,臉上會浮現出笑容也就沒shimeqiguài的了。

可問題是,散財童子的笑容並不自然。那種笑容反而顯得tèbié的尷尬與難堪,甚至還有些自嘲。而且,散財童子目光也變得非常古怪,那種目光,根本就不像是看到shime新鮮之物時才會流露出的激動與興奮。反而是像在看ziji的所屬之物一般,非常的尷尬。

而下一刻,事實也證明了這yidiǎn,也許是過於吃驚的緣故,一直在擺長輩架子的散財童子竟然失態了,méiyou來得及控制住ziji起伏不定的心神,失聲道:「我的勇氣之……」

不過,散財童子的反應還算快,話才剛開了頭就立刻收口,不說了,前前後後加在一起,他也就一共說了五個字而已,但這五個字卻還是揭露了事情的真相。

這句話,再結合散財童子之前那古怪的表情,無奇與夥伴們對視一眼,幾乎一瞬間就mingbái過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勇氣之心應該原本就是散財童子的東西,只是由於不zhidàoshime原因,被莫名其妙流失到了ziji的家鄉,而後,又被鬼手千幸運的偷到了手而已。

有了這份共識,眾人心中這才為之一安。

因為,眾人很qingchu,既然勇氣之心原來就是散財童子的東西,nàme現在讓它物歸原主的話,絕對méiyou任何事能比這件事更讓對方高興與mǎnyi的了,而只要這件事成了,那要讓對方再推算一次,也就不會有shime問題了,甚至,免費都有kěnéng。

意識到這yidiǎn,一行人的臉上又都泛起了一絲開心的笑容,無奇更是毫不猶豫,一把就將兒子手中的勇氣之心拿了過來,鄭重其事的塞入了還有些尷尬的散財童子手中,真誠的說道:「原來這東西是你的啊!我們是機緣巧合得到的,現在還給你吧。

散財童子,我的要求不高,真的。只是希望你能告訴我,我父親的姓名是shime而已,不知你能否幫我這一次?」

這番話,無奇說的tèbié誠懇,完全méiyou把勇氣之心當成交易的籌碼在談,散財童子也看出了無奇眼中的真誠,更看到了在真誠的背後,那難以掩飾的期盼,表情第一次變得親切起來,對無奇也不再nàme勢利了。

可,他的回答卻還是nàme的殘酷,搖了搖頭,道:「不好意思,還是不夠啊!」

不過,和之前幾次都不同,這一次,也許是無奇的舉動打動了他,散財童子一改常改,說完這話,又補充了一句,說出了藏了許久的心裡話,真心誠意的解釋道:「但是,你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其實不是你付的錢不夠我推算一次。

價錢,其實早就夠了,之所以我這麼說是因為,推算一次你父親真實姓名的代價實在太大了,不說別的,就說我ziji,都會有生命危險。

我剛才yijing為ziji算過一卦了,是大凶之象,若是我答應你,替你推算你父親的真實姓名,那遭報應的人,就不是你了,而是我。

而且,你前面也看出來了,報應來的速度是很快的,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根本抵抗不了nàme恐怖的雷擊。所以……」

ps:求訂閱,求推薦,一次訂閱對您來說或許沒shime,不痛不癢,可卻能給我帶來巨大的幫助,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我,堅持訂閱,我會一直努力寫下去的。 聽到這裡,不用再聽下去了,無奇已經知道了散財童子的意思,別說自己沒貴重物品和多餘的錢了,就算是有,也不可能讓對方冒著要被雷劈死的危險推算自己父親的真實姓名了。

可這又有什麼辦法呢?難道對方這麼做錯了嗎?不,這麼做反而是最正確的。

因為生命是寶貴的,對方和自己又無親無故,根本不可能為了一個名字而搭上性命,更何況散財童子還是一個生意人,生意人愛錢不假,但性命看得更重,所以,自己的請求必定是無望了。

意識到這一點,無奇心情又再一次低落了,沮喪嘆了一口氣,不過,正要離開,卻聽散財童子話鋒一轉,接著道:「但是小哥,你也別太過在意這些,你父親的名字我無法推算,那是因為干係太大,太危險。可這並不表示我不能幫你推算別的事呀。」

無奇不太明白散財童子的意思,神色並沒有因此發生任何變化,苦笑了一聲。

散財童子看出了無奇的心思,繼續說道:「小哥,你看來沒聽懂我的意思。我不能幫你推算你父親的名字,但我可以幫你做別的事。比如,我可以幫你推算你父親是否在這片大陸留下什麼重要的線索,或許,你可以通過這些線索找出他的名字,你說對不對呢?」

「線索?什麼意思?」聽到這裡,無奇的雙眸終於發生了變化,驀然間一亮,內心又升起了希望之火,期盼的問道。

「也許,在這片大陸上有人知道你父親的真實姓名呢?如果是這樣,你去找那個人,讓那個人告訴你。我們豈不是雙贏嗎?

那個人因為本來就知道你父親的姓名,所以,告訴你對那個人來說。不會有任何損失與危險,而我,也不用因為窺探太多的天機而受到上蒼的懲罰。這樣,我們的交易也能完成。你難道不覺得這對我們雙方都很好嗎?」

此言一出,無奇這才恍然,明白了散財童子的意思。輕輕的點了點頭,心情不再那麼沮喪了,又再一次被激動取代。

與此同時,也許是過於期待了,無奇的呼吸都再一次急促了起來,他迫不及待的問道:「那好。就請你幫我推算一下,我父親是否在這裡留下什麼重要的線索。如果有。拜託你告訴我確切的位置或者是人。」

這一次的請求,散財童子沒有拒絕,非常爽快就接受了,微亮的雙目微微閉合了起來,手指沒有任何停頓就直接動了起來。不停轉換各種手勢,擺出了算命先生特有的架子,那高深莫測同時又異常神秘的舉止,實在讓人難以理解,既古怪又神秘。

如果不是散財童子之前有過幾次精準的推算,無奇絕對不會相信,只要轉換幾個古怪的手勢就能推算出自己想要的事。

時間不長,大約一分鐘后,散財童子睜開了眼睛,再次看向無奇之時,目光已經非常明亮,而且,嘴角都不經意間微微上翹,有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一看到這個表情,無奇就知道成了,心中一動,興奮的問道:「算出來了?」

「恩。」散財童子點了點頭,不慌不忙的解釋:「算出來了。你父親留在這片大陸的線索全部集中在一個地方,你如果去哪裡,一定能知道他的名字到底叫什麼。」

「是什麼地方?」無奇聽了,更激動了,心跳「砰砰……砰砰」瘋狂加速下,迫切的追問。

「天山門。」散財童子平靜的給出了答案。

「在什麼方位?」

「以孤雁國的方位來說,是孤雁國的西北面,從北門出城之後,你一路往西北走,到了盡頭就能看到了。」

「多謝!」

直到這時,無奇的心情才終於得到了徹底的恢復,對方話音落地,他也不再廢話,直接起身對其深深的一抱拳,與對方道別。

而後,無奇與身後夥伴們對視一眼,作勢就打算離開這裡,不過,才剛剛轉身,一步都沒來得及邁出,就聽身後的散財童子突然開口,叫住了自己,道:「等等!小哥,你們現在就打算去天山門?」

「當然。」無奇回頭看了一眼散財童子,理所當然的回道。

散財童子聽完,臉色頓時就變得古怪起來,似乎對無奇的做法非常不認同,眉頭一皺之下,居然在眉心擠出了一個疙瘩,像個一個老者在善意的勸說小輩一般,聲音低沉的道:「你們現在還是不要去那裡。真想去的話,現在還不是時候。」

「為什麼?」無奇不解,與雲智豪對視一眼,困惑的問道。

「很簡單,你們實力不夠。天山門可是這片大陸一股非常強大的勢力,如果就憑你們現在這點實力去那裡,那別說是詢問小哥你父親的線索了,就算山門也進不去。

而且,這還算是好的情況,若是不幸被他們當成了其他勢力

派來的姦細,那你們就危險了,即便小哥你有能讓人起死回生的神術,他們也有辦法對付。

所以,要去那裡,你們必須把自己的實力提升一個,或者是兩個大境界才行,不然,根本沒有資格,現在冒然前去只會白白冒險,甚至是斷送性命。」

提到這個問題,無奇的心跳「砰砰……砰砰」突然變得劇烈了起來,而心情也變得越來越期待。

因為,提升實力這個問題已經困擾了他很久很久了,自從實力達到了半隻腳跨出聖域的境界,無奇無論怎麼做都無法讓實力更進一步。如今,既然散財童子提高了這個問題,那是否就是說,對方有辦法讓自己提高呢?

一念及此,很多人都和無奇一樣,猛地扭頭,帶著萬分期待的心情向著散財童子看去。

無奇更是直接把事實說了出來,毫不隱瞞的道:「我們的實力已經停滯在這個境界很久了,可一直都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讓自己更進一步,不知。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我?」散財童子的反應有些吃驚,臉上甚至都現出不加任何掩飾的意外之色,問道:「怎麼?難道你們不知道該如何成為二元強者嗎?」

「二元?」眾人都同時一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聽到這個詞,異口同聲的道:「什麼是二元強者?」

此言一出,散財童子的眼中突然金光一閃,仔細掃了眼前的破發團眾人一眼。終於想明白了原因,為什麼眼前這些人的實力都這麼弱了,原來他們連最基本的二元都不知道。這就難怪實力精進到一個巔峰就無法寸進了。

發現了這一點,散財童子點了點頭,嘴角一挑之下,露出了一絲笑容,道:「原來你們連二元是什麼都不知道。怪不得你們之中最強幾人的實力也只是一元巔峰而已,沒有一個是二元強者。

罷了,看在你們今天付的錢這麼多的情況下。我散財童子就免費告知你們一些事情吧。」

話到這裡,散財童子的神色驀然間一變,深吸了一口氣后,清了清嗓子,然後。人居然直接從桌子上跳了起來,蹦到了桌子上,俯視眾人,擺出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學著德高望重的老前輩,一邊摸著下巴上根本就沒有的鬍鬚,一邊有些得意的道:「其實啊。

我的光影年代

這個世界有很多很多的種族,不知道你們見過沒有。如果沒有,在我孤雁國西部就有一個特殊的種族,名叫魔人一族,他們據說是人類的祖先。不過,具體來歷是什麼,這我就不方便透露了,因為,推算的話可能會給我帶來危險。

好了,提到了種族,對,就是種族,那就繼續深入這個話題。世界這麼大,種族除了我們人類之外,有很多,對了,就你們這些人吧,你看,不就有很多不同的種族嘛。巨人族,三眼族以及獸族都有。

我提到種族其實是為了讓你們明白一件事,無論是什麼種族,包括我們人類,別看外形不同,歷史迥異,但本質上,其實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是這個世界上的一種生靈。而提到生靈,就要談到重點了。

根據我東方古國大陸的先輩高人研究發現,在這個世界上,無論相貌如何不同,無論存在的形式如何迥異,但凡只要是活生生的生靈,那麼都會有三元,而這三元指的就是精,氣,神。

我之所以說你們都只是一元強者,就是我發現你們的精氣神都只圓滿了一種而已,而且,每一個人的修鍊重點又都是以神為主。所以,你們發現實力無法提升,這是很正常的。

因為,你們的神已經圓滿,繼續修鍊,也只會停步不前而已,想要讓自己的實力更進一步,只有把修鍊重點轉移到氣的上面才行。而我剛才提到的三元,說的再細一點就是精元,元氣和元神。

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是如何修鍊的,但我剛才已經說過了,你們的元神都已經修鍊的非常強大,甚至,很多人都到了巔峰,可元氣卻太弱了,幾乎和普通人一樣,所以,要變強其實非常簡單,只要找到修鍊元氣的方法就可以。

元神的修鍊在我東方古國大陸是非常艱難的,因為,摸索出修鍊之道的勢力很少,而相反,要修鍊元氣則非常容易,我們東方古國大陸最擅長的就是對於一個人的元氣修鍊。

想要在最快的時間內讓自己的實力達到一個新的高度,我提議你們可以選擇加入其中的某個勢力。這樣,你們就會很快讓自己的實力提升一個檔次,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遇到任何一個高手都不堪一擊。」

ps:求訂閱,求推薦,一次的訂閱對各位朋友們來說或許不算什麼,但對我來說卻是幫助巨大,希望大家能繼續支持我,我也會繼續努力的,給大家帶來越來越精彩的故事! 淘書

此言一出,所有破發團成員全都身子一震,雙目一亮,就像是在迷宮之中徘徊太久,始終找不到出口,幾經轉折,終於發現出口一般,每一個人的內心都豁然開朗,有了不一樣的感覺與此同時,心中那因為實力始終無法精進而存在的一絲自卑也漸漸消失了


特別是羅德,他本來就是一個自負之人,原來他一直都以為半隻腳跨出聖域之境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實力了,可小蜻蜓的出現讓他第一次明白,不,在這之上還有高的境界,而在大海上的一系列離奇遭遇,是讓他意識到,自己之前有多無知

在這段很長的時間裡,羅德幾乎已經對自己心灰意冷了,即便在其他人面前,他還是表現的那麼自負與強勢,甚至是高傲,根本就不願意承認自己弱於他人,但在心裡,他卻很明白,也許自己這輩子都無法再讓實力進一步了

因為,比他天賦強,修鍊時間久,作戰經驗豐富數百倍的武聖佩羅都無法突破這一重瓶頸,何況是自己呢?

而也正因為認識到這一點,羅德對生活才失去了動力,若不是他念及自己欠下無奇太多的人情與性命這層原因,早就主動辭行,離開團隊,自己一人自暴自棄去了但儘管羅德最終留在無奇身邊,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別談什麼激動與興奮了

明白自己這一生的實力都將止步於半只腳跨出聖域這個境界,羅德對自己的生活可謂是失去了所有的激情與活力,之所以還會經常出手,在關鍵時刻幫助夥伴,甚至與破發團中的大家談笑風生,這都是假象而已,是羅德故意裝出來的

因為,天性孤高而又自負的他,無法接受自己軟弱的那一面暴露的事實


其實,有這種想法與態度的人又何止羅德一人?

除了不怎麼懂事, 最强小農民

只不過,大家都沒表現出來而已,每一個人幾乎都在不約而同的刻意隱藏

無奇也是其中之一,但若是放在平常,他是絕對不會有對強的實力有多麼強烈的渴望與追求但一出海,這種想法就徹底變了

因為無奇明白了一件事,若是自己的實力始終只能停留在半隻腳跨出聖域的境界,那麼,別說是保護親人與同伴了,連自保都難

不過,這樣的想法一開始還並不是很明顯,但隨著無奇在旅途上的經歷越來越豐富,見識變得越來越多,這樣的想法才終於在他心頭變得越來越強烈直到到了孤雁國后,這種想法終於攀升到了頂點

因為,在孤雁國前遇到的那個魔人讓無奇清醒的認識到,這片大陸的危險,而散財童子的這番話,也讓他徹底明白,想要在這片大陸立足就自己目前的這點實力,有多麼的困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