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墨水沿那邊安排的怎麼樣了?」千帆看着納蘭珉皓問道:「沒有人察覺死的那個人不是她吧?」

原來早在秦子情去對付水妃的時候,墨水沿早就離開了那裏,而死掉的不過是個替身,而且這個替身還是元尊的人。

「當然不會,人已經送走了,你當初答應她會在洛朗瑜死後放她離開,現在也算是全了緣分,再說秦子情也算是歪打正著幫你一把。」納蘭珉皓笑着說道:「你為什麼放走她?」

「姜不知帶着江一閣去了我弟弟那裏,給我傳來消息說他們最近殺了十幾個刺客,全都是沖着冷宇和霜兒去的,」千帆皺着眉頭說道:「元尊似乎想要牽制咱們的精力,所以不如留着秦子情去把其他的暗樁給揪出來了,咱們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去一個個找了。」

「小七有時候還會夜宿她那裏,若是她對小七不利怎麼辦?」納蘭珉皓聽完千帆的話,贊同地點點頭,隨後問道:「到時候小七毫無防備,豈不是死定了?」

「那你就告訴他吧,秦子情這種人自幼就被訓練,絕對不是母儀天下的最佳人選,」千帆想了想才搖搖頭說道:「小七是未來的皇,自然會廣納妃子,繁衍子嗣,但是秦子情心胸狹隘,到時候若是對那些妃子下手,小七可防不勝防。」

「你竟然會對小七廣納妃子這件事不排斥?」納蘭珉皓好奇地湊上來,笑着問道:「帆兒,若是我要是有幾個小妾,你會不會像秦子情一樣對她們下手?」

「當然不會,我怎麼會對那些無辜的女子下手呢?」千帆突然對着納蘭珉皓展演一笑,那笑容真是顛倒眾生,但是看在納蘭珉皓眼裏那簡直就是死神的微笑,果不其然,在他還沒來得及改口的時候,千帆就留下了輕飄飄的一句話轉身離開。

「我只要閹了你就行了。」

。 赤金色的雷電,比起紫金色的雷電,還要熾盛不少,楚秦的海神神裝,都出現了些微的裂縫。

同時,皮膚變得赤紅無比,彷彿隨時有種要炸裂的感覺。

不過,楚秦依舊是一步不退!

「我看你,能堅持不多!」古老聲音似乎有些憤怒了,這一次紫金,赤金,金色雷電同時砸落!

在這三道雷劫的疊加之下,楚秦的海神神裝在此刻徹底地解體,整個上體都赤露在外。

能夠看到,楚秦身體的每一寸,都有著三種顏色的雷紋閃爍,這些雷電在瘋狂地侵蝕,轟擊著楚秦的身體與肌膚。

一種,彷彿全身斷骨之痛油然而生。

「啊!」

楚秦終於是忍不住,發出了放肆的怒吼!

「楚秦哥,你在幹嘛!」這時,楚秦的腦海中,天夢冰蠶蘇醒了過來,它看著楚秦體內的恐怖雷電,都發出了顫抖的話語。

楚秦不語,他的神力開啟到了最大程度,與那些噬體的雷紋,瘋狂地碰撞著。

楚秦即便是神王之軀,此刻也有些承受不住了,一些地方,開始往外流血!

「楚秦哥,你快停下,你會死的!」天夢冰蠶喊道。

就在這時,楚秦的渾身綻放出了一種青色的光芒,同時,在楚秦的周身,一條青色的龍影浮現!

在這青色的光芒之下,楚秦的傷口竟是在癒合!

「這是!」古老的聲音,為之一驚道,「青龍之力!」

楚秦,也感受到了來自體內的變化。不僅是外部的傷口再癒合,楚秦還感受到腹部的青龍血脈,彷彿在沸騰,燃燒!

不,準確來說,青龍血脈,在蛻變!

楚秦盤坐下來,摒棄了一切執念,開始將腹部的青龍血脈,牽引至四肢百骸之中。

最終,楚秦的青龍血脈進一步提升,達到了百分之三十的程度!

楚秦的實力,也在此刻瞬間飆升,似乎突破了一級神與神王之間的鴻溝!

而在這百分之三十,恐怖的青龍血脈壓制之下,三道雷電,竟然被逐漸地驅離體內!

「怎麼可能!」古老聲音都發出了驚訝之色!

「你就這點本事嗎,繼續啊!」

楚秦幽幽冷笑道。

「好,神王雷劫,都劈不死你。那至高神劫如何!」古老聲音聽到楚秦的冷語,憤怒不已道。

「天劫,你夠了!」就在這時,另一陣彷彿來自遠古,空靈無比的聲音響起,「楚秦的聲音,如何能夠承受這樣的雷劫!」

楚秦聽到這聲音,臉色一驚,他似乎聽過這樣的聲音,而古老聲音則是直接脫口而出道,「青龍!你還活著!」

楚秦也是在此刻恍然大悟,這就是青龍的聲音。

「你們都死不了,我如何能死!」青龍回道,「天劫,你若再不住手,我可要出手了!」

「青龍,你在威脅我么!」天劫回道。

「區區至高神而已!威脅了又如何!」青龍回道,「別說是你,整個至高神庭又如何!敢動我的傳人,我一樣滅掉!」

「哼,青龍,你給我等著!」古老聲音似乎是害怕了,只丟下了這樣一句話,便是沒有了下文。

與此同時,次元裂縫在此刻消失,漫天雷電,也是瞬息而逝!

「青龍,是你嗎?」楚秦驚訝之餘,收斂周身神力,問道。

「嗯!」宇宙虛空深處的青龍聲音,略帶些溫柔地回道,「楚秦,你也太冒失了!神王級戰力都還沒到,就敢挑戰天劫!」

「沒辦法,他想要我愛人的性命!」楚秦回道。

「你這傢伙!遲早敗在女人之上!」青龍回道,「這一次,我可以救你一次,下次再莽撞,我可救不了你了!」

「好在,你這一次,反倒是因禍得福,將體內的青龍血脈提升了!」青龍接著道。

「青龍血脈真的提升了!青龍,難道說,雷劫,可以提升我體內的血脈!」楚秦驚訝道。

「理論上是這樣!」青龍回道,「所承受的雷劫越強,你體內的青龍血脈將更加強大。但,一定要量力而為,就像這次,倘若至高雷劫降臨,我如果慢一步,你就不復存在了!」

「知道了!」楚秦回以一笑道。

「那好,我走了!」青龍回道。

「青龍,你到底在哪,我能去見你嗎?」楚秦喊道。

「你想幹嘛?」青龍問道。

「你幫助了我兩次,我想當面向你道歉!」楚秦回道。

「以你目前的實力,來我這裡,太危險了!」青龍回道,「等你達到神王級巔峰,再說吧!到時候,如果有機會,我親自去接你!」

「好,一言為定!」楚秦微笑道。

此刻,青龍已經沒有了聲音!而楚秦的腦海中,系統提示音響起,「拽什麼拽啊!就算她不出手,我會讓自己的宿主,這麼輕易死去嗎!」

「系統……」楚秦微微一愣,「你在說青龍?」

「沒!」系統提示音回道。

「對了!系統,我有個問題!」楚秦回道,「為什麼,我感覺跟韻兒劍姬莎莎她們,似乎失去了感應似的!」

「不是失去感應,她們在蛻變!」系統回道。

「蛻變?」楚秦微微驚訝道。

「是啊!宿主都變得這麼厲害了,她們自然也不能太弱!等下次,她們出現之時,又是你的打手加老婆了!」系統提示音回道。

「好,我很期待!」楚秦回以一笑道。

系統,也沒有了迴響。

楚秦擦了擦嘴角的血漬,將狀態調節到最佳,朝著下方的極北之地飛去!

「雪兒,沒事吧!」回到雪帝洞府,楚秦看到安然無恙的雪帝,總算是暗暗鬆了一口氣。

「我沒事,而且我已經化龍成功了!」雪帝搖了搖頭,「不知為什麼,剛剛我快要煙消雲散的時候,化龍雷劫突然停了,我撿回了一條命!」

「雷劫,不可能突然停止,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楚秦,你剛剛去哪了,是不是跟你有關?」小舞深處青蔥玉指,看著楚秦問道。

「楚秦,你該不會追到雷劫的盡頭去了吧?」比比東美眸微凝。

(本章完) 中午12:53,午休即將結束。

嚴虹紮起披在身後的波浪長發,合上面前的筆記本,整理完手邊的一些文件后,起身從三樓vip休息室的單間里走了出來。

接下去是她主講的休克中後期的一些用藥情況,包括病人的體液管理、激素的應用。同時她還會講休克的預后問題,主要關注點就在休克前中期的積極干預,防止態勢擴大進入幾乎不可逆的後期。

當然就算後期幾乎不可逆,該講的還是得講。

臨床上到了這個階段,病人的存活率幾乎為0,在冠名上也用的是「難治性」或者更直接的「不可逆性」。

在面對彌散性血管內凝血、各類器官衰竭、大量組織細胞損傷、甚至抗休克后產生的再灌注損傷,醫生不該坐以待斃,也得有相應策略才行。

只要不是絕對的0,醫生就得拼盡全力。作為急診搶救室的醫生,所做的每一個應對措施應該提升治癒率,就算只有不足1%,那也是實實在在的提升。

這些就是她這三小時里需要講的東西,當然最後還得給呂文烈的那個病例收尾。

病例確實很奇特,從生活習慣上來看,國內出現這種情況的幾率非常低。但現在和國外的交流越來越多,國內的發展變化太快,誰也說不準未來的變化。

而且就算不為了國內,國內的外國人也越來越多,明海上京的三甲醫院會經常遇見外國病人。所以不管怎麼看,這個病例都很有教學意義。

當然,如果病例選的再正常些,那就更好了。

12:57分,嚴虹提著手提包,進了會議室的大門。

整個會議室百來號人一起吃飯,就算有排風和凈化處理,依然殘留了不少飯菜味。嚴虹有潔癖,進門后就皺起眉頭直搖頭:「什麼味兒……」

「我們剛吃完飯。」

「時間待久了,我們倒是沒什麼感覺。」

她將大門徹底推開,扇走鼻子邊難聞的氣味,無奈地上了講台。放下手提包拿出筆記本電腦後,連上投影儀,全新的ppt出現在了正前方的大幕上。

主講人到場,台下的聲音也開始有意識地降了下去。

只不過周圍聲音下降的速度實在太快,沒幾秒就基本安靜了下來,打了某些年輕人一個措手不及。等紀清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會議室里恢復到了之前的模樣,嚴虹也清了嗓門,準備宣布下午的會議正式開場。

「下午是我主講的休克,咱們先……」

嚴虹擺弄著麥克風才剛靠近嘴,按理來說全場應該只剩下自己的聲音才對。但就在這個時候,遠處一個年輕男人的喊聲卻透過手機的外放揚聲器,肆無忌憚地竄進了她的耳朵里。

「你問問看他有沒有y道,對!是y道,他肯定有y道!」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和扎耳的敏感辭彙讓收集所有人慌了神,想要掛掉電話,但卻一緊張手滑把手機碰翻在了地上。撞擊聲讓對面的年輕人,忍不住爆了粗口,聲音清晰可聞在整個會議室里回蕩:

「卧槽!你們幹嘛呢?就一根留下的y道,沒必要那麼激動吧!」

「喂,紀清!人呢?說話啊!」

「什麼情況?馳子,你剛送我的新手機不會是次品吧,怎麼突然沒聲了?」

「不會啊,祁哥,這可是最新款……」

一通對話過後,紀清才狼狽地從地上撿起了手機,按下了掛斷鍵。

他本來臉皮就薄,現在當眾出了這麼檔子事兒,臉早紅到了脖子根。更何況他開口就是y道,不僅莫名其妙還很容易吸引注意力。才沒兩句的功夫,紀清就成了整個會議室的中心。

雖然不知道那孩子想表達什麼,但這並不影響那些專家們的笑聲。

整個會議室也包括剛才一直圍在手機邊的紀清他們,恐怕只有站在前台的嚴虹知道祁鏡說的「y道」是什麼意思。

「嚴主任,剛才不好意思。」紀清把手機輕輕地放在桌上,尷尬地笑了笑,解釋道,「一個朋友的電話,沒來得及改發音,實在不好意思。」

嚴虹沒說什麼,開口問道:「你們剛才在說什麼?」

「我們在討論呂主任說的那個病例。」胡東升率先開口幫忙給紀清解了圍,「正好說到關鍵的地方,就沒注意到您已經進門了。」

在祁鏡的身邊待久了,胡東升也會了幾分看人的本事。

簡單看兩眼舉止和神態,他就大致給這位大主任定了個大概的框架,應該屬於那種嚴於律己的類型。對於他們這些小輩,恐怕不會有什麼好臉色。

「病例?」嚴虹放下手裡的激光筆,繼續問道,「就是剛才呂文烈說的那個病例?」

「嗯嗯,對,就是那個休克的病人。」

嚴虹眼神微眯,望著遠處的四個年輕醫生,考慮片刻后緩了口氣。她沒想這個本該放在最後才講的病例,現在竟然要提前拿出來說了。

之前和呂文烈商量的時候,她就覺得病例太過詭異,拿來討論有些欺負人。可現在,她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心裡的評分標準。

這個病例的關鍵點有好幾處,但追溯源頭,最重要的還是致病菌。基本思路就是從表皮鬆解症開始排除掉葯源性的情況,進而想到表皮葡萄球菌,然後再從表皮葡萄球菌聯想到感染的病灶。

臨床經驗豐富的急診醫生,或許會沿著這條線想到表皮葡萄球菌,這個難度對台下那些專家來說還算適中。那些常年和感染做鬥爭的醫生們,或許見過這類病人,能想到這種可能性。

但接下去的病灶就麻煩了,難度陡然上升,甚至需要依靠性別來進行推演。

她實在想象不出一個人的腦迴路得清奇到什麼程度,才能從僅有的兩個條件里想到病人的感染灶。況且這個病人的性別還那麼特別,可不只是變性人那麼簡單。

嚴虹打開ppt,切到了最後幾頁:「既然都說到了病例,那就先把這個解決了再說吧。」

ppt上是一張死亡證明單,上面用英文寫了一些死因和最終診斷,和之前呂文烈說的一樣。其實在病人死亡后的相當長一段時間裡,當地的醫生也沒能立刻發現病因。

「他剛才說y道?」嚴虹看向了紀清。

紀清愣了愣,點點頭:「對。」

「有點意思。」嚴虹翻開提包,拿出了之前呂文烈給她的一份驗屍報告,翻到了最終結果頁,說道,「打電話給他,我要和他聊聊。」

「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