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太子妃,那乞兒本是江東人士,父母雙亡,眼下舉目無親,倒真是可憐的很。」元嬤嬤內心萬分同情。

顧冷清眉眼淡淡的抬起,嗯了一聲,「安排好就好。」

「那丫頭看着瘦小,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啊,這年頭啊,便是如此不公,有些人衣不蔽體活活餓死,有些人便富貴一生,安枕無憂。」元嬤嬤感嘆。

顧冷清倏地挑眉,沒想到她因為一個乞兒忽然如此感慨,「嬤嬤最近遇到煩心事了?」

元嬤嬤急忙搖頭,苦笑道,「老奴就是一時感慨,讓太子妃見笑了。」

顧冷清望着她,下巴示意她坐下,元嬤嬤一愣,急忙擺手,「這不合規矩的,老奴不能與太子妃一同坐着。」

「既然我是太子妃,便應該聽我的,坐吧。」顧冷清又示意一遍。

元嬤嬤擔憂地望了眼門外,見金嬤嬤不在,這才斗膽坐在顧冷清旁邊。

不然讓金嬤嬤看見了,回頭去告訴太后,那她可就真的不但害了自己,還連累了太子妃被責罵就不好了。

顧冷清悠然給她倒了杯茶,遞到她的面前,「這是新茶,入口甘甜,嬤嬤試一試。」

元嬤嬤雙手接過來,小心翼翼品嘗。

「如何?」顧冷清滿眼期待地問,好像很在意元嬤嬤的感受。

元嬤嬤驚喜地睜大了眉眼,「這新茶便是好喝,甘甜可口。」

說完,把餘下的一口喝完,再放在桌面上。

見顧冷清的也喝完了,她準備去拿茶壺,卻讓顧冷清按住她的手,嘴角勾著淡淡的微笑,「我來就好,今日嬤嬤坐着便是。」

「這麼些年,嬤嬤一直照料我們母子,我心裏對嬤嬤十分感激,這些年,嬤嬤在我心裏,早便不是什麼主僕的關係,而是親人。」

顧冷清一邊說,一邊倒茶,那茶香隨着煙霧裊裊瀰漫,鼻翼間全是享受。

元嬤嬤眼眶瞬間濕潤。

「老奴對太子妃盡忠,是老奴的本分,老奴不敢有其他奢想,但太子妃對老奴這般善待,老奴心裏感激。」

尤其是那四年,他們如同家人般的相處,她都是切身體會到的。

只是,回了太子府,那便要主僕尊卑分明,再不能跟從前一樣,否則,也會讓人非議,這對顧冷清會有影響。

顧冷清知道她在擔心什麼,倒好茶,將茶壺放好,才看向元嬤嬤,眉眼裏的溫淡變得十分溫柔。

「對我而言,嬤嬤如同親人一般,這些年,若沒了嬤嬤,也沒我顧冷清今天。嬤嬤與我若是生份,反讓我心裏難受。」

「老奴豈會與太子妃生份。」

元嬤嬤一聽急了。

顧冷清握住嬤嬤的手,這些年來,頭一次跟她表達內心的感情,情真意切地看着她,說道,

「那年我生宇兒,嬤嬤以命相護,我心中感激,離開王府,前往蘇城,嬤嬤義無反顧,且悉心照料宇兒,待我一直忠心,不離不棄,我便已經視嬤嬤為母親一般。」

「嬤嬤,你若心中有事,不妨與我說,我定會相助。」

顧冷清一字一句,輕柔卻有力。

那瞬間,元嬤嬤再也綳不住,眼淚跟斷了線的珠子往下掉,一顆又一顆,順着面頰滑落。

她心裏湧起濃濃的感動,早就泣不成聲,唯一能表達的,便是緊緊回握住顧冷清的手。

「太子妃,有您這般善待,老奴這輩子跟着您,值得了。」

元嬤嬤又哭又笑,使勁握住顧冷清的手,眼淚不停往下掉。

聞言,顧冷清鼻子一熱,眼眶接着濕潤。

「嬤嬤,若沒你的善待,又豈會有我顧冷清今日?」

不然,她早在穿越過來的當天便死了!

就連孩子,也沒能活着。

顧冷清拿出手帕給她擦眼淚,心中思緒百味摻雜。

元嬤嬤滿心安慰,心裏頭全是暖暖的一片,她破涕為笑,「即便讓老奴再選擇一次,老奴也會跟當年一樣,這一切都值得。」

「嬤嬤,謝謝。」

顧冷清主動抱住元嬤嬤。

元嬤嬤一愣,反應過來,也笑着像個老母親一樣,輕拍著顧冷清的後背,彷彿她們便是一對母女。

忽然,顧冷清眸色一厲,看向門口,「誰?出來!」

***********哎哎哎哎哎,有人要下線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孽畜…你他媽找死!」台下的蔣偉,面色猙獰狂怒,此時,他已經顧不得自身董事長形象了!

兒子被他,他這個做父親的,怎能忍?!

蔣偉一拍桌子,直接挺著個將軍肚,直接就沖了上來…!

蔣偉提着拳頭,面目猙獰,朝着秦蒼穹就揮舞了過來!

面對蔣偉那兇悍的拳頭。

秦蒼穹卻面色淡漠,他身軀輕輕一側。

『嗖!』輕而易舉的,便避開了那一拳。

蔣偉整個人,這一拳落空,打在空氣上……身軀失去了中心,一個踉蹌撲倒在地上。

蔣偉整個人面目猙獰,顫抖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寧家人…!你們,都想造反嗎?!!」

蔣偉面色此時,無比憤怒,「今晚這件事,我蔣家絕不會就這麼算了!!你們寧家,膽敢反我蔣家,日後在江南……保證,吃不了兜著走!!」

這,是蔣家家主的威脅!

唰~!

台下,寧齊山和妻子王愛娟,倆夫妻聽到這句話時,俏臉徹底變了。

這……

這是蔣家的威脅針對啊!

蔣家,可是江南商業大家族!

資產十幾個億!

若是,蔣家開口,針對他寧家。

那他們寧家,怕是要徹底完了啊!

寧家,只是一個小小的普通人家,根本無法……和蔣家這般龐然大物相對抗啊!

秦蒼穹站在原地,眸光淡漠,緩緩扭頭,盯着董事長蔣偉。

「寧家,我的家人。」

「你若敢動寧家,我會滅了你整個蔣家。」

秦蒼穹語氣平靜,一字一句,緩緩說道。

唰,此言一出,現場空氣,瞬間……寂靜了幾分!

「滅我蔣家?!」

「好狂的口氣!!你他媽以為自己是誰?!!你滅一個試試?!」

蔣偉面色猙獰狂怒,直接抄起邊上的一個紅酒瓶,面色猙獰,朝着秦蒼穹直接就沖了上來!

那紅酒瓶,狠狠朝着秦蒼穹的腦袋砸去!

試圖當場,將這個男人的腦袋砸開花……!!

而,就在蔣偉猙獰暴怒,提着紅酒瓶,剛衝上來之際!

秦蒼穹眼眸淡漠,直接右手輕輕一抬。

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蔣偉衝上來的身軀,還未來得及反應,臉上……便直接被結結實實的……挨中了這一巴掌!

「轟……!」蔣偉整個人,當場……直接被掀飛出去……!!

他的身軀,在半空中劃過一道弧度。

倒飛出了數十米遠后,而後……才『呯』一聲,狠狠摔落在一張餐桌上。

巨大的撞擊摔力,將整張餐桌都給轟砸的一片粉碎!

「噗……!」蔣偉整個人……狠狠轟砸摔倒在地,口中……直接一大口腥血,狂噴而出…!

他滿口腥血溢出,臉頰直接紅腫成了豬頭一般,栽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全場,宴廳內,現場……死一般寂靜!

所有賓客,全都……瞪大了眼睛,懵逼呆住了??

這??

堂堂,蔣氏集團董事長……新郎的父親,就這麼……直接,被一巴掌……抽飛了??

天吶。

亂了。

瘋了!

這個青年,簡直瘋了啊!

所有賓客們,都只感覺面色複雜,額頭……冷汗滲透直冒!

「爹……!!」禮台上,新郎蔣一南面色猙獰,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面色焦急,猛地衝到了那片廢墟的面前,蹲下身子,用力搖晃着父親的身子。

「噗…!」父親蔣偉,胸口積鬱,又是一口悶血噴出,混雜着無數碎牙,顯得無比凄慘。

宴廳角落。

養父養母,寧齊山和王愛娟倆夫妻,面色……煞白,難堪……不敢置信的,望着這一幕??

此時,這對夫妻已經徹底呆住了,完全反應不過來,大腦一片空白。

禮台上,新娘寧緣,也是俏臉獃滯,錯愕……整個人,有些懵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