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夫子的木棒無距也就罷了,怎麼又有了一把無距的劍?」

陳某是一個心智很堅定的人,所以即便是昔年軻浩然殺上桃山,他也面不改色,即便是被夫子逼到南海,他依舊有心思生孩子。

因為他知道,軻浩然終究會死,夫子終究會離開人間,到那個時候,他便可無敵於世間。

可如今他看到了這把無距的劍,他便明白了,原來那個人距離夫子已經不遠了……

酒徒四處逃竄,他就像是一隻很會鑽洞的田鼠,在荒野之中瘋狂打洞,只為了逃出生天。

那柄無色無形無氣機的劍,就這樣不遠不近地跟在他身後,在他背上劃出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等到他再回到小鎮時,背上血肉已經盡數銷蝕,只餘下一根根白骨。

「我答應你。」

酒徒一步落在街道之中,連忙對著陳玄喊道。

「你呢?」

陳玄笑呵呵地將屠夫的腦袋用胳膊夾住,另一隻手握劍,劍鋒就搭在屠夫的脖頸處。

「好漢饒命,我也答應!」

屠夫苦著臉,劍痕與皺紋都擰了起來,看著有些瘮人。

「不就是逆天嘛,多來兩次就有經驗了。」

陳玄笑著鬆開了屠夫,兩隻手分別拍了拍兩人的肩膀。 「什麼?」小蠻抬頭。

「你以後跟着小郡主。她還小,力氣也小,走路也慢。如果她不願意走路的時候,你可以抱着她,背着她。」姜寧說。

小蠻眼睛亮了亮:「小蠻可以伺候小郡主嗎?」

「當然可以呀。」

「好啊好啊,小蠻願意!」小蠻高興起來。

姜寧道:「現在世子和小郡主都在夫人那裏,你就收拾收拾過去吧。她們現在也挺重的,總要人抱着也怪累的。你過去幫幫夫人。」

「嗯!」

小蠻使勁點頭。

一身的力氣有了用武之地,小蠻覺得自己不再是廢物了。

黃鶯叮囑夏初:「你去陪着她收拾收拾,去夫人那邊。」

夏初點點頭,拉着小蠻去了。

這時冬歇跑進來,說道:「王妃,前院的管事打發小廝來,說有人求見王妃。」

「誰呢?」

「說是煜王府的。」

「煜王府的?」姜寧略沉吟,「是女人?」

「是的。」

「叫她過來吧。」

冬歇跑回去,不多時,領着個娉娉婷婷的柔弱女人進來。

女人披着一件雪白的披風,身姿纖細裊娜,當真有幾分自然風流之態。

是李圓圓。

她溫溫柔柔的屈膝行禮:「妾身李氏,給王妃請安。」

姜寧道:「你看着好像清瘦許多。」

李圓圓垂首,輕聲說:「多謝王妃關心,妾身這段時間,實在是擔心殿下,所以有些吃不下去飯。」

「你也別太擔心了。」

「王妃的傷好些了嗎?」

「好多了。」

「這段時間妾身沒有來給王妃請安,求王妃不要怪罪。實在是妾身也才好。」

「你怎麼了?」

「妾身隨王爺回來的路上,遭遇了埋伏,也受了點傷。」李圓圓低聲說,「這段時間才好些。」

「原來這樣。」

「王妃,妾身有個請求。」

「說吧。」

「妾身想去探望王爺。」

「你去啊。」姜寧笑道,「這種事,你不必來向來稟告吧,我又不會攔着你。」

李圓圓說:「妾身沒有資格去……」

「嗯?」

「王妃,她只是個妾。」黃鶯在旁輕聲提醒她,「按規矩,她是沒有資格隨意進宮的,更別說去大理寺。」

姜寧恍然。

她時常會忘記,這個朝代嚴苛森嚴的等級制度。

普遍來說,妾就相當於半個下人,基本上是沒什麼人權的。

雖然李圓圓是煜王的滕人,本質上也還是個妾。

姜寧問:「那你想我怎麼幫你?」

李圓圓提着裙子跪下來,「求王妃帶妾身去大理寺,探望殿下。」

一旁夏初皺眉道:「你太沒規矩了,王妃正養傷,你沒看見?」

「夏初,不要沒規矩。」黃鶯斥道。

姜寧現在的狀況,出門是沒什麼問題的,只是還需要坐輪椅,不能長時間站着。

畢竟骨頭還沒完全長好。

姜寧道:「你想去,我可以給你個腰牌,你自己去便是。」

李圓圓搖頭:「妾身相求王妃,與妾身一道去探望王爺。」

這下連黃鶯都開始皺眉。

這個李氏,有點恃寵而驕。

姜寧卻很平靜,問:「你為什麼一定堅持要我帶你去?」 冬已料峭,存了一夜的水出現些許冰碴子已經不是什麼稀奇事兒了。

甘甜今天休假,帶着小的們出門,每人買了羽絨服和棉鞋回來。給周姨也買了一身新的,甘甜直接選的質量好的含絨量大的,還有一對護膝。

周絲萍看着甘甜毫不心疼地掏錢,並且堅持要買好質量的給她。心裏的感動不能言說。

其實,如果不是這些年豪華旅遊花掉了積蓄,又拿出錢來給吳迪交了首付買了房子,她是不會再出來做保姆了。

伺候人的活兒,誰願意做一輩子呢?

剛到甘甜這個家的時候,她其實全然看着章弘昱的60萬來的。

但是此刻,她卻感受到了家的溫暖。

周絲萍終於知道,甘甜對她,對待小麥穗和小葡萄,就像是家人一樣。那種不用每天說在嘴上,卻能讓你感受到的溫情。

她這一生只有一個兒子,卻在此刻,無比期盼能有個女兒承歡膝下。

一行人樂呵呵地下了公交車,往家裏走。

「媽媽,我們將來也會搬家嗎?」小祐忽然開口道!

甘甜一愣,猝不及防兒子會問這幾句話,「柚子,你喜歡搬到哪裏去呀?」

「不是,媽媽,只要我們能從六環搬到裏面的話,小麥穗就能去學模特了,她想走秀,她想給童裝品牌代言。」

甘甜不明所以,詢問式地看着小麥穗。

小麥穗滿臉通紅,對小祐吼道:「以後有什麼心事我再也不告訴你了!你個大嘴巴!」

小姑娘心中的想法,她是沒有打算現在實現的。甜媽剛剛工作,家裏開銷巨大。雖然自己有着很多想法,但葉邵勛說明年才能給她交上形體課和模特班的費用。

她只是羨慕,在拉丁學校里,有好幾個小朋友長的相貌不如她俊俏可愛,身體條件也沒她好,但卻可以學自己想學的所有課程。因為爸爸媽媽有錢。

這個想法,她只告訴了大哥一人,沒想到他嘴巴那麼大,一下子就說出來了。

甘甜看着哭的稀里嘩啦的小麥穗,趕緊用胳膊把她攬進懷裏。

「寶貝,甜媽手裏拎着很多東西,沒辦法給你擦淚。咱們趕緊回家,好好給甜媽說說你的想法。」

舟寶看着姐姐哭了,揮舞著胳膊大叫:「不禿(哭)不禿(哭)!」

小麥穗安靜下來,微微抽泣著。

剛進了大門,眾人見一個氣質優雅的中年女士站在甘甜家門口,向大門口張望。

「林老師,」小麥穗驚喜地飛奔過去。

「子琪,你回來了。老師等你好一會兒了,打你媽媽的電話沒人接。」

甘甜趕忙說:「對不住林老師,今天買的東西有點多,手機在包里。」她趕緊放下東西,打開門。請老師進屋坐。

林老師坐下來,把小麥穗拉到身邊。

「子琪媽媽,我想和您聊一聊。」甘甜趕忙拉凳子坐下來。「林老師,對不住,讓您等了這麼久。您看是有什麼事情?」

「是這樣,我有話直說。金露希品牌大秀,定在來年的3月12號,也就是植樹節那一天,金露希童裝品牌旨在提倡環保的童裝理念。」

「這次走秀,最終會在所有出場模特中選出一位女孩和一位男孩,成為未來3年金露希品牌代言人。」

林老師看着甘甜,甘甜始終面帶微笑,並沒有發表任何看法。

「子琪是舞蹈班的新生,她甚至剛剛入門,但她的狀態實在太好了,從身體條件,到精神狀態,到接受能力,簡直讓我驚訝。」

林老師絲毫不吝嗇她的讚美。甘甜聽到此處,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小麥穗兒。小妞妞臉一紅,低下頭去。

有母愛的女孩子,會在不經意間向母親的氣質靠攏,音容笑貌舉手投足間,甘甜恍惚看見自己的影子。

林老師繼續說:「我希望家裏能支持她去參加金露希大秀,不管成功不成功,這都是一次歷練,也是一次露臉的機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