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

加隆隱約已經感覺到舅舅面臨的困境了。肯定的點點頭。

「哥,到底怎麼回事啊!?」舅舅一離開,瑛兒馬上就出聲問道,眼裡有疑惑,有擔心,還有一絲淡淡的不知所措和陌生。「你怎麼回來了也不回家看看?還有舅舅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勢力?」

加隆領著她走到一邊的角落裡,找了兩個安靜的位置,兩人坐了下來。

「說實話,我也不清楚這邊的情況,突然之間舅舅就要我繼承他的產業。 蜜愛小甜妻:老公,請親親! 。」加隆自己也疑惑,「但是….」他隱約猜測到了什麼,卻沒有說出來,「算了,希望我能夠幫忙度過這個難關吧。這些事你就別管了。有我就好。」

「可是,為什麼爸爸媽媽不過來啊?我都是聽到哥哥你在這兒才趕過來的,不然他們都不讓。」瑛兒不解道,她忽然感覺無論是父母也好,還是面前近在咫尺的哥哥也好,都忽然變得好陌生。

「他們不過來,是不願意過來?」加隆若有所思。「一會兒完了我回去看看吧,我也是剛剛才回來,只是師傅病重,才暫時一直沒空。」他說的也是實情,原本在徹底處理完所有事之前他是不準備回家的。沒想到會在這兒遇到妹妹。

「那一會兒你叫我,別一個人溜了!」瑛兒感覺在這種宴會上渾身不自在。不由自主的更靠近哥哥一些。

「知道了。」加隆笑了笑,隨意靠在沙發上。

酒會上,一些權貴富豪們相互恭維,言辭明爭暗鬥,機鋒暗藏,看上去千篇一律,但實際上危機重重,稍有不注意酒會得罪一些小心眼的人,然後惹禍上身。稍有不注意酒會泄露一些關鍵的自身情報。所以每個人都顯得矜持而有禮,每說一句話都小心翼翼。

加隆和妹妹坐了沒多久,便看到舅舅在不遠處沖他招手。

他連忙起身走過去。

「龐迪先生,這就是我侄子加隆。怎麼樣?還能看得過去吧?加隆,還不打招呼?」安格爾微笑的拍拍加隆肩膀。對方是他公司集團的大客戶,輕易怠慢不得。而且其本身的危險姓也很高。

「龐迪先生,您好。」加隆微笑著朝對方伸出手。

名叫龐迪的灰發男子淡淡看了加隆一眼。

「你好,不過雖然是安格爾的推薦,但我對你的印象不怎麼好。當然,如果你以後能夠讓我滿意的話,我或許會修改這個印象也說不定。」

「龐迪先生。」安格爾在一邊低聲打斷,「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他目光炯炯的盯著對方。侄子被當面責難,他自然不能不看在眼裡。

「沒什麼意思。」龐迪笑了笑,「安格爾,我們一起合作這麼多年,說實話,我對你這次的選擇非常失望。」

加隆站在後面聽著他隨意的和舅舅說著對自己不看好的話,心裡倒是沒什麼奇怪的地方。

剛才一起過來遇到的幾個權貴幾乎都是這樣,只不過沒有他表示得這麼明顯而已。

只是他原本也沒打算繼承舅舅的產業,舅舅還有年輕,這個年紀就想著退位….

忽然上前一步,他微笑著對龐迪禮貌問道:「那不知道怎麼樣才算是讓您滿意呢?」

龐迪略微一愣,似乎沒想到加隆會突然站出來說話。他轉過頭仔細看了加隆一眼。隨即冷笑。

「你懂經營學么?商場上的經典案例你知道多少?」

「這方面的資料終歸只是資料,我對自己的學習力很自信。想必你也查過我的相關資料吧?」加隆平靜道。

龐迪還是冷笑。

「那又怎麼樣?你這種毛頭小子站出來,不是正統繼承人,關係網也比其他兩個差一大截,如果不是你舅舅支持,你有什麼資格站在這兒和我說話?連門都進不了的普通學生而已。」

加隆皺起眉。

「誰不是從基礎站起來的?您的話有些偏頗了。我不知道你們對繼承人的要求如何,不過相信如果是選擇我,我自信應該都能做到。」

「你很自信?以為自己一定能比得過其餘兩個人選?」龐迪失笑起來。

「要是我比得過,那你就支持我怎麼樣?」加隆淡淡道。

「沒什麼怎麼樣,我就是看你不順眼。雖然不知道你一個侄子輩是怎麼爭取安格爾的同意的,但是產業傳給家族正統長子這是慣例,你也別想用這種小手段爭取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會同意你作為繼承人。」

原來他們都是這麼想的。

加隆心下明白了。

這些人看來都是以為是他故意哄好舅舅,想要爭得家產,手段低劣。

只是雖然他原本就沒打算繼承舅舅產業,但對方這話也確實有些刺耳了。不過他原本和他多說這些,也就是為了了解這些熱能的立場態度。

只是龐迪油鹽不進的態度讓他心裡有點不爽。

「這句話其實我也想說,我看您也很不順眼。」加隆反唇相譏。「您想要干涉舅舅的決定是不是還太早了點?」

「安格爾的事….」龐迪面色也冷下來。

「好了龐迪,到此為止。」舅舅臉上沉了下來。

龐迪冷哼一聲,掃過加隆時,臉上浮現一絲忌憚,顯然是知道加隆的一些資料的,隨即自己走開。算是給安格爾面子。

雖然在場的諸位誰也不懼怕誰,大家平起平坐而已,他完全不需要看安格爾的臉色。

「好了,加隆你也別生氣。龐迪的長子是支持維納斯的,德萊西瑪和維納斯是兩個我妻子那邊的年輕一輩代表。一會兒你下去和他們單獨見見面。」

安格爾對於自家侄子算是了解的,最近曼雷敦公司的事,雖然不清楚過程,但是結果卻是清楚。加隆不知道從哪借來的特殊部隊的關係,一舉端掉了整個曼雷敦公司。這也讓他刮目相看。所以這事他也不希望加隆對龐迪懷恨。畢竟對方是他多年合作的好友。

「沒事的,舅舅。」加隆笑了笑。「不如我現在就去見見其他的同輩如何?「

「也好,我讓人陪著你一起。」安格爾沉吟了下,也感覺上邊賓客的態度不怎麼樣。對加隆好處太小,讓他下去和其他小輩見見面也行。

很快,一個深藍西服的修長男子在舅舅的安排下跟在加隆身後。另外有侍者領著兩人出了宴會廳,從側門進入另外一個小型的會客廳。

小會客廳只夠容納幾十人,牆壁天花板都是通體淡黃,地面鋪著白色的羊毛毯,牆壁上的壁燈散發著柔和的黃光。

廳內零零散散的或站或坐二十多個年輕男女。

其中很大一部分簇擁在兩人身邊,只有寥寥兩三人站在角落毫不起眼。

加隆剛一進來,就馬上看到了異常醒目的兩個中心人物。

左邊那個眉毛濃黑的少年,看上去很老成的樣子,手裡端著黑色酒水不時的輕輕喝上一口,正仔細聽著同伴說著什麼,眼裡有點漫不經心。從周圍的隻言片語中隱約可以聽到別人叫他德萊西瑪。

右邊一人一頭藍色短髮,黑色雙眼,額頭隱約有著細長的刀疤,只是和德萊西瑪的平靜不同,他完全掌控著話語主動權。雖然是在微笑,但還是給人一種異常具有侵略姓的危險感。

加隆走進門,立馬引起部分人的注意。

「加隆!你終於敢出門了!」德萊西瑪邊上的一個成熟男子忽然直起身淡淡說著。「西瑪,這人是不是當時你見過的那個?」

加隆聞言一愣,再仔細看看德萊西瑪的臉,忽然回憶起當初在舅舅家門口遇到的那個白衣少年。這才多久不見,對方居然變得這麼成熟了?

啪!

德萊西瑪手裡的酒杯忽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他臉上原本的平靜和漫不經心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臉色瞬間沒了血色。雙眼盯著加隆似乎一片茫然。顯然是大腦一下子空白了。

在身邊一人的搖晃下,他才反應過來。

; 「是…..是他!!」他聲音有點發抖,深深吸了一口氣才穩住身體的顫抖。「哥…就是他。他當初差點殺了我!就…就差一點!」

他不自覺的退後幾步,縮在站起來的成熟男子身後。

被他叫為哥哥的男子,面孔和他很相似,幾乎一樣,只是鼻子有點鷹勾,給人一種陰鷙的感覺。

加隆微笑起來,往前每走出一步。德萊西瑪便不自覺的往後退兩步。

「你別過來!別!別過來!!」當初的少年就算變得再老成,但記憶里對於加隆的恐懼確實有增無減。他慌不擇路一下摔倒在地,整個人一下子陷入莫名的恐慌中。

「哦?我就這麼讓你害怕?」加隆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他隨手從邊上的桌面上拿起一杯黑色酒水。

整個小會客廳一片安靜,大部分人的視線都落在從容不迫的加隆身上。

「我是德萊安多,想必你聽說過吧?」成熟男子看也不看身後的弟弟。「這次來,我就是為了了結上次你和我弟弟的事。」

加隆目光環視一圈,這次過來,他就是準備徹底了結舅舅這邊的事情。所以也不怎麼想和這些人浪費時間。只是既然眼前這些人有著舅舅也不得不考慮的勢力,那麼倒是可以大概看清一些背後的實力層次。

「舅舅安格爾的產業,我不會繼承。但是…」他看著面前這些人驚訝鄭重的表情,「我希望有人能夠給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剛才我看到你和我父親說了一會兒話,難道他們沒告訴你?」德萊安多擋在弟弟身前問。「龐迪叔叔也沒給你提到?我不相信,你費盡心思想要爭奪財產,連這點事也會不知道。」

他頓了頓,隨即冷笑,「不過你放心,不管你做什麼,龐迪叔叔都不會同意你接收產業。而且,打傷我弟弟的事,今天我還得和你好好算算。」


「你想怎麼和我算?」加隆饒有興趣的看著面前這人。

「一會兒宴會結束,你就會知道。」德萊安多冷笑起來。

「不需要一會兒,就現在吧!」

加隆站起身,一手猛地抓向德萊安多。

他的動作迅捷快速,幾乎沒人反應過來他會直接動手。

大手筆直朝著德萊安多的脖子抓去,彷彿隨手拿向什麼東西一般,顯得輕鬆從容。

砰砰!!

兩人狠狠踢在加隆背上,卻沒有絲毫反應。

又是兩個人擋在加隆前面,卻被手掌輕輕一撥,直接摔開跌倒在地。

加隆右手暢通無阻的抓住德萊安多。

喀嚓!

德萊安多手上也多出一隻黑色手槍,狠狠抵在加隆額頭上。

「敢動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他面目猙獰,打開手槍的保險。

槍!!

一時間衝突升級,小客廳里的年輕人們一下鎮住了,沒人敢大聲說話,生怕刺激到德萊安多,一旦開槍,外邊大宴會廳的人絕對能聽到,到時候情況後果不是他們能夠擔得起的。

「和你弟弟一樣愚蠢。」加隆淡淡道,手上一震,一股劇烈震動瞬間傳到德萊安多身上,手槍啪的一下掉落在地。

德萊安多渾身無力四肢都直接垂下來吊著,眼裡一下子湧出震驚之色。

「你敢傷我!」他猛地吼出聲來。

喀嚓!

加隆一掌砍在他右臂上,直接傳出清脆的骨折聲。

在場的所有人同時打了個寒戰。

啊!!

德萊安多死豬似的嚎叫起來。

「放手!」陡然間一把黑色匕首刺向加隆右臂。

是德萊安多的保鏢忍不住了,就算是少爺之間爭鬥,此時也已經過了線。再不動手怕是加隆還會做出什麼出格的反應,那時候就麻煩了。

嘭!

唔!

保鏢被加隆一下砸開,手腕發抖,根本拿不住匕首,一下掉落在地。人也悶哼一聲連忙退開,沒走幾步就一下軟倒在地,渾身無力。

另外一邊,那個叫維納斯的年輕人輕輕拍起掌來,臉上帶著欣賞的笑容。他連同身旁的一些少男少女都被十多個黑西服的保鏢團團圍住保護。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調進小客廳的。

加隆隨手扔掉臉色慘白的德萊安多。

「你是誰?維納斯?」他緩步朝著對方走去。

維納斯臉色極為快速的變了下,隨即恢復正常。不動聲色的往後退了一點。周圍的保鏢也緊張的將他圍得更緊。

「加隆,安格爾先生重病,時間不多了,繼承權的問題也不是我們爭鬥就能有結果的。」


「重病?時間不多?」

加隆眉頭一皺。

小客廳里,原本優雅整潔的環境已經徹底變成了一片狼藉。酒水,碎玻璃,歪倒的桌椅,倒在地上站不起身的保鏢和德萊安多幾人。

德萊西瑪躲在角落裡臉色煞白的看著場中的加隆。

德萊安多則是直接痛暈過去了。幾個少爺小姐躲得遠遠的,生怕被殃及池魚。

「我會告訴父親這件事,毆打同族子弟,這件事傳出去我看他還怎麼爭奪繼承權!」一個灰發年輕男生恨恨的低聲說。他就站在維納斯身邊。此時看到地上手臂斷掉的德萊安多,眼裡卻不自覺的閃過一絲懼怕。

「維斯林!沒事吧!!」小客廳的門一下子被撞開,幾個大人沖了進來,其中一個就有剛才的龐迪。他幾步衝到灰發男生身邊急忙詢問。

加隆不以為意,他目光一掃,面前隨著大人進來的保鏢高手中,幾乎沒有一個氣息強大的,看氣勢全部都只是業餘級別的槍手而已。

看著舅舅一臉平靜的走進門,徑直走向他。


「怎麼樣?沒事吧?」

「沒事。」只要沒死人,一切都好說。這也是家族內部爭權的底線。

「舅舅,你實話給我說,你現在的病情如何?」加隆忽然眼神沉靜下來,低聲問。

安格爾目光一閃,隨即苦笑起來。

「你知道了?我也不清楚,估計還能堅持半年吧,這是醫生的原話。」

「那為什麼以前沒聽到您說起過?」

「我其實也不大清楚。」安格爾面露回憶之色,「只是突然間,半年前的樣子就檢查出了身體機能衰竭。這病來得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好了,這裡的事別擔心了,你沒吃虧就好,我們先上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