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了臭小子,我已經在周圍房子的周圍布好了結界,你隨時都可以突破了。」天老有些不耐,語氣中帶著嘲諷。

羽無傷滿是激動的走進房間,這個房間是諸葛明後期改造的,有著一千平方米的面積光禿禿的一片什麼都沒有。

羽無傷隨地一坐迫不及待的催促天老「上次你把我的元力都給弄沒了,現在怎麼辦?」

「我只不過將它封進了生靈之源裡面而已,知道你將元力灌進去稍微的刺激一下就可以了。」

「它不是排斥你的嗎?怎麼你還可以將東西放進它的內部?」想著在聖池的時候天老和生靈之源拚鬥的場景好奇的問道。

「蠢貨,這乃是神物,自然通靈。它當然感應的出我和你是一夥的。」天老撇了撇嘴罵了一句。

「切!」羽無傷也沒有在理天老,沉下心思運轉起元力瘋狂的朝著丹田處的生靈之源涌去。

當第一縷元力注入生靈之源以後,生靈之源微微一顫外層散發出一個白色的光團,緊接著白色的光團漸漸融化成液態在羽無傷的大周天附近不斷的流淌。

頓時,一股精純濃厚的元力散發而出。「這元力似乎比之前的時候更加精純了。」羽無傷感受到元力的濃密度心中暗自訝異。

凝!羽無傷心意一動將周天以內的元力化作一柄長槍朝著武者境界的屏障狠狠一刺…

鐺~長槍的尖端散發著鋒利的暗芒,可那道壁障卻如同鐵牆兩者相撞的一剎那,壁障只是微微一抖,而長槍卻是一震重新化作精純的元力。

羽無傷並沒有放棄,在一次將元力凝聚成一把長槍,凌厲的氣勢直指瓶頸的壁障處,又是一陣對撞,鋒利的長槍直接將壁障的中間戳出了一個雞蛋大小的洞。

成功了!羽無傷見壁障終於有所突破心中暗自欣喜,催動精純的元力如同lang潮一般沖卷而去,從那個雞蛋大的洞中突破過去,沒過多久便擠破了這道壁障。

羽無傷在打破壁障以後全神貫注的看著丹田的變化。

「奇怪,我的武魂呢?」看著丹田內靜悄悄的沒有絲毫的變化,羽無傷百思不得其解一陣納悶。

就在這個時候,天羽戒突然發出一道強盛的光芒,如同太陽一般光耀萬丈整個房子都收到光射好像本來全都是白色的一般。

羽無傷也被這道光芒睜不開眼睛,沒過多久羽無傷感到眼皮外邊的光芒淡了下來便徐徐睜開了眼睛。

眼前的一幕卻讓羽無傷詫異無比,黑漆漆的一片如同混沌一般,就連腳下也沒有任何的土地,若是說唯一和混沌不同之處,也就是天上漫天的星辰了……

羽無傷迷茫的看著四周不知道如何示好。

「天老,這是什麼情況呀。」羽無傷對著天羽戒語氣有些焦急,任誰在誕生武魂的時候來到這麼一個陌生的地方怕都是如此。

只是不管羽無傷怎麼叫喚天羽戒都是一片的沉靜,彷彿這片空間將他和天老之間的聯繫切斷了一般。

「咦,這鳥地方什麼時候來了一個小娃娃,好久沒有喝血了~」

突然,天空中傳來一道陰測測的聲音,鬼魅無比。羽無傷四處瞅瞅卻怎麼也找不到人在何處。

「小子,不用找了,本帝就在這裡。」

話音剛落,羽無傷的前方五米處,一道血色的霧氣突然凝聚,逐漸形成一個人形,一頭勝似落雪的白髮之間,一個陰柔俊朗的臉蛋玩膩似的看著羽無傷。

「你還本帝呢,都在這鳥地方呆了十幾萬年你還想著出去繼續當你那個破修羅帝國的帝王呀。」

羽無傷正準備說話,天空之上又傳來了一道雄厚狂傲的聲音,眨眼間,就在那個白髮男子的旁邊一個兩米高的中年男子突然出現,和剛剛那位白髮男子相比。這個渾身充滿狂傲霸氣的男子身上儘是陽剛之氣。

「小狗,本帝沒時間和你撕逼,想讓我享受這個小娃娃再說。」白髮男子撇了一眼中年男子滿是不屑的說道。

「帝釋天!你是無聊了又想打架是不?我堂堂麒麟一族至上血脈逆麒麟你敢罵我是小狗?」中年男子聽了帝釋天的話勃然大怒,怒目圓蹬眼中充滿了戰意。

「得得得,戰天荒我他媽怕你了可以不,十幾萬年沒有喝血了,先讓我唱唱這小傢伙的血再說。」帝釋天顯然對於戰天荒的脾氣相當了解也沒有多說話,直徑朝著羽無傷走去。

羽無傷聽到眼前這個陰柔男子帝釋天的話不由想朝後面退去,可是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不了了。

「小傢伙你放心我會很快喝完的,你不會有任何的痛苦。」

帝釋天緩緩朝著羽無傷走去,轉眼便到了羽無傷跟前,一根手指朝著羽無傷的眉心點去。

這個時候,天上的星辰陡然間發出耀眼的光芒,一道羽無傷熟悉的聲音從高空傳出。

「帝釋天,你不可以動他……」

… 漫天的星辰如同鑽石一般閃耀動人,每個星辰上都射出一道光芒連接另外一個星辰,轉眼,漫天的星辰全部交匯在一起,中間聚成了一個閃耀動人的光團,而光團內一道人影漸漸形成…

熟悉的聲音讓羽無傷頓時鬆了一口氣,相對羽無傷的表情剛剛出現的兩人卻是陰沉無比。

「羽天齊,你還敢出來!」帝釋天英俊了面容頓時猙獰無比,渾身上下散發這無比的血氣,剎那間,殺意滔天。

一旁的戰天荒碩大的身體也不斷顫抖著,緊盯著羽天齊兩個碩大的拳頭捏的卡卡直響,一副怒目金剛的樣子。

「媽的,我和你拼了!」戰天荒脾氣也是火爆,也不知道和羽天齊結下了什麼梁子,上來就是一個碩大的拳頭。

「麒麟臂·滅世!」

戰天荒的右臂突然暴增到了三米,粗壯的手臂上長滿了黝黑的鱗片透著抹抹亮光。

「你還真是不長記性呀,你覺得你現在能調動一絲的元力嗎?」羽天齊看著戰天荒怒氣沖沖的樣子淡定的說道。

「哼!」

戰天荒手臂一晃又回到了原來的模樣,重重一哼也沒有多說什麼。

「現在可以安靜的聽我說話了?」羽天齊抿了抿嘴目視著兩人有些無奈的說道。

「我們什麼時候不讓你說話了,有屁快放…」帝釋天陰沉著臉卻對羽天齊沒有絲毫的畏懼之心。


「就是,快點放屁!」

戰天荒伸出手掏著耳朵,而帝釋天也摸著一縷白髮。戰天荒也難得和帝釋天統一戰線罵咧了一句。

羽天齊貌似也和兩人相處慣了,被鎮壓在這裡這麼多年難免也有些怨言,對於兩人的抱怨羽天齊沒有太多的在意。

「其實很簡單,如果你們做到了就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了。」羽天齊若有所思一邊觀察著兩人的表情一邊緩緩的說道。

兩人聽了皆是一驚,抬頭看著羽天齊眼中滿是激動。

「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帝釋天眼眸中閃過一絲激動,眼角下的血色就好像剛剛哭過一般。

「你說呢。「」

「你要我們兩個做什麼?」戰天荒站前一步平復了心中的心情,警惕的看著羽天齊說道。

「我需要你們兩個傾盡所有本事來培養你們眼前的這個人。」羽天齊指著錯愕的羽無傷淡淡的說道。

戰天荒掃視了羽無傷全身一眼,羽無傷頓時感到有股被看穿的感覺,心裡冒著一股涼氣。

「就這個小娃娃,他也配?」

見羽無傷這副模樣,戰天荒不屑的說道。

「羽天齊我承認,我們兩個實力雖然稍微低上你一籌,但我們兩個的身份可也不比你差吧,我堂堂血域修羅帝國的帝王,整個血域都沒人敢和我說一個不字。戰天荒好歹也是獸域的至尊種族麒麟一族的最強血脈逆麒麟吧,你讓我們兩個教這麼一個廢物,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理由你覺得可能嗎?」帝釋天看也沒看羽無傷一眼,感受到羽無傷練氣九層的實力直接和羽天齊說道。

「就是,以我們兩個武神境界的修為,別說那些聖子了,就算是神子也求著拜我們為師,你說這麼一個廢物讓我們教他本事你覺得可能嗎?」戰天荒在一旁附和道。

「你丫的,嘴巴放乾淨點!勞資怎麼就是個廢物了?」羽無傷見旁邊站著自己的老祖宗,絲毫沒有顧忌指著兩個**喊起來。

「小王八蛋你吼誰呢!」戰天荒眼中帶著一股怒氣瞪著羽無傷拳頭捏著咔咔直響。

「吼的就是你!呸!誰是小王八蛋,給我說清楚!」

「說你小王八蛋,玄武那老傢伙都沒臉出來見人,這麼大了練武魂都沒有凝聚,吃什麼長大的,廢物!」戰天荒顯然沒有帝釋天那麼淡定,立馬和羽無傷杠上了。

「我十四歲才練氣九層怎麼了?你十四歲什麼境界呀?」羽無傷也從一些書籍中見過,一般魔獸生長的速度非常緩慢,出生的魔獸一般一二十年才能夠踏入一階魔獸,羽無傷這才這麼說。

「不好意思,我剛剛出生的時候是武王境界!」戰天荒傲然的看著羽無傷把武王兩個字念的特別重。

羽無傷一聽頓時崩潰了,想不到自己受了這麼多苦換來的卻是這麼一個結果,真正意義上的禽~獸不如呀~「噠!」

羽天齊突然伸出一隻手打了一個響指,清脆的聲音在整個空間回蕩…

天上的星辰彷彿聽懂了這個聲音蘊含的意義,折射著光芒朝著羽無傷彙集。


「我靠,怎麼回事?」

羽無傷渾身上下充滿了光芒,如同光明之神臨世一般,高貴耀眼威武不凡。

「莫非這小子是絕天逆神體?」

看到光芒和羽無傷非常的親和,帝釋天猜測似的說道。

「不錯。」羽天齊點了點頭語氣中充滿了肯定。

「什麼!這小不點是絕天逆神體!」剛才還洋洋得意的戰天荒聽到羽天齊的話震驚萬分,嘴巴都沒有合攏,如果說絕天逆神體有多麼恐怖,也就只有他和帝釋天最能夠了解。

「哎,還是算了吧,那場大戰以後,我和這禽~獸都只剩下一縷精魄,就我們這狀態也沒有臉回去了。」帝釋天眼眸中閃過一絲狡猾,故作嘆氣的說道。

「你放心好了,當他真正成長起來的時候,你們會恢復到原來的。」羽天齊清楚帝釋天這麼說的意思,連忙打包票。


「你不是想讓我們隨便奪舍一個肉體,然後再修鍊個一二十萬年的再恢復原來的境界吧。」戰天荒撇了撇嘴不相信羽天齊說的話。

羽天齊走到羽無傷身邊一把摟著羽無傷淺笑道「你說如果他踏入那個境界以後,你們認為讓重生是一件困難的事情嗎?」


「你是說那個境界?這怎麼可能!曠古至今一共才有多少大能突破到那個境界,就他這麼一個小毛孩這怎麼可能?」戰天荒搖頭表現不相信。

「當年我修鍊到三百年的時間就修鍊到了人神巔峰的境界並且突破在即,要不是那個事件我也就是天神境界了,一個武神的壽命至少也有個十萬年吧,你覺得他不能夠突破嗎?」羽天齊問道。

「虛,這個境界太飄渺了,一代一代下來不知道有多少的絕世天才都卡在這個門外老死而去。」帝釋天淡淡的說了一句,又恢復了平靜。

「我對於絕天逆神體有相當大的自信,而且我也是第一代的擁有著,沒有人比我更有發言權。」

「好,我們給他這麼一個機會,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帝釋天思量片刻以後決定道。

「你說…」

「我這一輩子從來都沒有過一個徒弟,沒有人繼承我的衣缽,我要他當我徒弟!」帝釋天眼中閃過一絲有趣,有些冰冷的看著羽無傷說道。

」我記得你修鍊的**是需要修羅血脈的吧,他…「羽天齊心中鬆了一口氣,要知道他本來就是這個想法,人家既然也這麼想自然是最好。

「這有何難。」帝釋天屈指一彈,一滴無比妖艷血腥的血滴盡了羽無傷的心臟,而後帝釋天搖晃著身子,整個殘魂變淺了幾分,如同鬼魂一般。

「我也要他當我徒弟!」戰天荒見死對頭同意了,自己也不甘示弱。

「你的…」

「我懂,不就是逆麒麟神魂嘛!」

不等羽天齊說完,戰天荒也探出一股黝黑的氣流,直接灌到了羽無傷丹田處……

這段時間在閉稿推磨,評論區的兄弟姐妹們不用每天冒泡,等出關的時候一一回訪!

… 黝黑的神魄和血紅的精血分別融入左右兩隻手裡面,羽無傷感到右臂上傳來一陣劇痛,掀開袖袍一看,一小片的黝黑鱗片就長在右手之上。

正當羽無傷驚訝的時候,突然覺得左手的血液好像都抽幹了一般,羽無傷急忙將左手的袖袍也掀開,手臂上的青筋全部變成了紅色,而且每一條都有平時的三倍大小。

「我靠,你們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搞的我和個怪物一樣!」羽無傷無語的看著兩人焦急的喊道。

「什麼叫你們!要叫師父!」戰天荒瞪了一眼羽無傷,一股重壓便讓羽無傷身子一沉。

「師…父」

羽無傷感到胸口一座巨山壓得喘不過氣來,艱難的從口中蹦出了兩個字。

「哈哈哈,不錯!乖徒兒!」戰天荒在羽無傷肩膀上拍了拍大笑道。

戰天荒隨意的拍肩差點沒讓羽無傷噴出一口逆血,羽無傷緊閉著牙齒直接把口腔裡面的血給吞了回去。

「呵呵,師父呀,為什麼我的手會變成這個樣子?」羽無傷盡量把語氣放的溫和,看著戰天荒問道。

「剛剛我把我的本命精血分給了你,而這禽~獸也分了一半神魂給你,以後當你實力每每提升得時候,這兩樣東西也會逐漸變強,到最後也能夠到達我們這樣的層次。」

「而你左手上面紅色的血管是我血修羅一族驕傲的證明,名叫血靈手不過你現在的樣子只是最初形態,只有血脈純度越高的成長的空間才越大。這血靈手也是我們修羅帝國乃至整個血域至高無上的標誌,它就和世俗界皇帝的玉璽一樣,不過以後你遇到了血域的人可千萬不要暴露了這血靈手,在你沒有足夠力量之前在他們眼裡你就和唐僧肉一樣。」

「而你右手上面的鱗片是麒麟臂,當然這不是普通的麒麟臂,而是逆麒麟。你應該知道萬獸之尊是麒麟,麒麟的強大即便是龍也不是對手。這逆麒麟就是麒麟一族的至高血脈,每一個逆麒麟的誕生就是麒麟一族崛起的時候,不過這逆麒麟在這個世界只能夠有一個,而你這個師父雖然是半死不活的樣子,但是卻被這個破戒指保住了命格,所以至今為止麒麟一族的逆麒麟只有你師父,不過現在的你也算半個了。」

「這麒麟臂和血靈手能夠讓你的戰鬥力大大提升,越階戰鬥都不無可能,你可要好好運用。」緩了一口氣,帝釋天又笑著說道。

「師父,具體有什麼用呀?」羽無傷眼中儘是激動,這種機遇不是一般人都能夠遇見的,而他還一遇就是兩!

「等你出去的時候我們兩個會將本命武技傳給你的,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戰天荒聲音很大,在羽無傷旁邊就是一口洪鐘震響一般。

「那本命心法是不是也…」羽無傷搓了搓手滿臉猥瑣的說道,一般武者境界以後凝聚武魂都會有屬於自己的本命心法,所以羽無傷這個鄉巴佬也知道這個。

「本命心法自然是修鍊我的萬化星辰訣,他們兩個的不過也就是個低等心法罷了。」羽天齊撇嘴不屑一笑眼中充滿嘲諷的看著兩人。

「你!」戰天荒和帝釋天眼中儘是怒意,不過想到萬化星辰訣的特殊性他們也實在反駁不了。

「那如果沒有兩位師父的心法我怎麼運用這血靈手和麒麟臂呀,總不能一直用精血和神魂來用吧,以後怕也會變成雞助。」羽無傷心中甚是疑惑,看著兩位師父的神色小心翼翼的問道。

「本來通過本命心法來修鍊就可以釋放本命武技還有這血靈手麒麟臂,不過誰叫你是絕天逆神體,以後只要你修鍊那個萬化星辰訣照樣能夠施展出來,而且在修鍊一種心法的時候卻能夠使用多種本命武技,你這萬化星辰訣可是相當牛掰的。」帝釋天雖然不甘心天羽一族的至高心法比他們修羅帝國的心法高深奧妙一些,但還是說了出口。

羽無傷暗暗欣慰,所到底還是本家的牛掰呀!

「好了,我這道神念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你現在完成最後一個事情就可以出去了。」羽天齊傳音入密用靈魂力直接和羽無傷腦海溝通。

「老祖宗,為什麼我突破到武者境界沒有武魂呢?」羽無傷聽羽天齊用不了多久就要消失,連忙問道。

「十幾萬年前我就在天羽戒中設下了一個秘法,只要是絕天逆神體的人突破了,這麼戒指都會跑到他的身邊將他帶到戒指裡面來,在出去之前武魂都暫時處於封印狀態。」

「不過你也可以算是有兩個武魂了,也只能說是半個吧,你體內的本命精血和神魂都算得上的武魂,不過也能夠算得上是准神級武魂吧,等你完善這兩個武魂的時候就是神品了。」

一道道聲音從羽無傷腦海裡面響起,一字一句都讓羽無傷震驚不已,萬萬沒想到整個大陸夢寐以求的神品武魂自己在短短的半個時辰裡面就擁有了兩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