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吧,理由就是我看你與眾不同。」收起了那副不正經的面容,馮小川正色道。

「嗯,要是你能讓我快速提升實力,當你的客從就客從。」坡腳美少女盯著馮小川,沉默了半天,終於答應下來。

「不過,我當你的客從,只會在危難的時候保護你。要是你敢提非分的要求,那可別怪我翻臉無情。」

坡腳美少女面色冷了下來,似乎是在警告馮小川。

「沒問題。」馮小川聳了聳肩,凝神一瞥,笑道。

他自然是知道坡腳美少女所指的意思,無非是她漂亮,不要動歪腦筋,要不然後果很嚴重。

邪王寵妻無限:逆天三小姐 眼前一個萌萌噠小蘿莉,一個不懂風情,冰冷如霜。

馮小川暗嘆一聲,則是對小凝道:「小凝,你帶她下樓去整理床鋪吧。」

「哦,其實我們是可以住樓上的,你住樓下。」小凝不情願的點頭,小聲嘀咕道。

可惜他的話,馮小川直接無視了。

明天下 坡腳美少女聽到馮小川讓她在這裡住下來,眸子裡面多了幾分別人讀不懂的意味。

臨走時,她忽然歪頭問道:「那你什麼時候給我指點身法缺陷呢?」

馮小川道:「這個不急,等你們整理好床鋪,在下面的小院中喊我,我下來。」

看著兩人走下去,馮小川則是沉浸在精神意識中。

他準備研究一番終極塑形VIP卡,他總覺得自己還是沒有研究透徹……

研究了將近半個時辰,馮小川笑了笑,這才滿意的從精神意識中退了出來。

院落中。

整理好床鋪的兩人坐在石凳上。

小凝則是揚頭看向二樓,萌萌噠的喊道:「小川鍋鍋,蘇蘇姐和我的床鋪,已經整理好啦。」

「知道了。」

馮小川回應一聲,快速走下了。

馮小川下了樓,小凝則是笑嘻嘻的看著他。一旁的坡腳美少女,則是坐在石凳上,抬頭凝視遠處。

「小凝,你蘇蘇姐全名叫什麼?」馮小川問了一聲,這才瞟了一樣正在觀天象的坡腳美少女道,「這個地方住下來,還算滿意嗎?」

「嘻嘻,小川鍋鍋,蘇蘇姐姐叫柳蘇蘇,挺滿意的。」小凝呆萌的笑道,「只是我不太滿意,住不習慣。」

「你呀,就你事情多,我這裡條件就這樣,要是不滿意,那就……」

馮小川話還沒說完,小凝立馬委屈的打斷他話道:「得啦,小川鍋鍋,又要趕我,我不抱怨了還不行嗎?」

「這還差不多,逃出來我收留你,就不錯啦。」馮小川嘿嘿一笑。

這才對柳蘇蘇道:「蘇蘇美女,你把自己的短劍收起來,舞動一套身法給我看吧。」

柳蘇蘇從觀天象的思緒中退了出來,輕輕點點頭。

她緩慢的坡腳走到了空地上,身上地冰冷氣質,猛地散發出來。

這麼一鬧出動靜,氣勢真得馮小川和牧凝兩人,各自後退了一步。

站定身形,馮小川神色訝然。

他沒想到柳蘇蘇的實力,很不簡單。雖然沒有蘇瑾溪靈氣九段那麼高,卻也相差無幾。

柳蘇蘇沒有注意二人的表情,徑自舞動起身法來,速度極快,而又飄渺至極,周圍的空氣,也隨著她浮現出來的真氣,凝結起一層淡薄的白霧。

好似輕煙中的一縷輕煙,看上去蒙上一層層朦朧的霧靄……

轟隆!

馮小川腦海里,終極塑形VIP卡瞬間出現了反應,八個明晃晃的大字浮現出來。

天道有缺,人無完人。

緊接著,柳蘇蘇的信息顯示在終極塑形VIP卡上。

人物:柳蘇蘇,鳳陽城城主府之女,琴師,擅長暗殺元素……

功法:玄級功法《暗裂痕》小成,琴譜《夜詠吟》大成。

缺陷:缺陷十一處……功法五處,身法三處,琴譜三處……指點之後提升百分之七十。

轟隆!

將信息讀取完畢,馮小川只感覺身體一震,一股氣流,瞬間襲遍邊全身。

整個身體之中,一股通達之感薈萃而來,遍布他周身經絡。

他感覺渾身強勁有力,體內似乎有用不完的真氣。

少頃,馮小川便明白,他指點足夠了三十人,體內產生了真氣。

靈氣一段!

真氣的厚度清晰的呈現在他腦海里。

馮小川心頭大喜。

接著,那終極塑形VIP卡上,顯示出了一串信息。

「恭喜宿主晉陞靈氣一段,你成功在玄幻世界邁開了第一步,同時獎勵開啟這個世界鑒別美食素材的能力。」

「……」

「友情提示:作為一個要站在玄幻世界頂端的男神,本VIP卡除了武道塑形之外。還兼顧各種討人喜愛的職業,接下來,只要宿主努力,本卡將會根據你的能力,開啟你意想不到的能力。」

將那信息讀取完畢,滿滿的幸福突然而至,馮小川笑得嘴都合不攏。

一旁的柳蘇蘇和牧凝看著馮小川浪笑,兩人看得發毛,不知道馮小川這是怎麼了?

馮小川臉上的笑意,不僅Y盪,還帶著一股邪魅之氣,要是來一個獸性大發,那她們……

小凝擔心的道:「小川鍋鍋,你怎麼了?是不是傻了啊?」

「小川鍋鍋……」

「啊!怎麼了?」馮小川驚叫一聲。

牧凝不知喊了多少聲,馮小川才醒過來,一臉傻乎乎的笑著,樣子極為猥S。

「小川鍋鍋,你給蘇蘇姐指點呢?都傻笑了半天了。」小凝呆萌可愛的吐著舌頭,一臉嫌棄道。

「咳咳,不好意思,我有點得意忘形了,蘇蘇美女身上一共十一處缺陷。」馮小川嘴角一抽,乾笑道。 收斂了笑意,馮小川搪塞一句,才正色道:「柳大美女的缺陷一共十一處。」

「有十一處?這麼多?」萌萌噠小蘿莉震驚道。

一旁沒有說話的柳蘇蘇,還算是正常,聽到馮小川的話語,立馬抱拳道:「還請公子直言。」

「嗯,功法五處,身法三處,琴譜三處,一共是十一處。」

馮小川點頭道,「先說功法和身法上的缺陷。」

當聽到馮小川將缺陷如此細緻的說出來,柳蘇蘇冰冷的面容上,還是忍不住一驚。

她沒想到馮小川竟然如此厲害。

「《暗裂痕》這功法,本身來說,屬於暗殺系列,兼有體魄,魂格兩種元素,需要亦步崎嶇,緩重相依,不能一味追求極致。」

「加之你身上的煞氣很重,這種功法本身屬於陰性,過剛易折,反之,亦是如此,過猶不及。」

「再說你的身體本來就受過重傷,成為了你修鍊《暗裂痕》的掣肘。還有你身體的暗殺屬性沒有激活,所以成為了你身體的缺陷。」

「所以,你在使用這套兼有暗殺身法的《暗裂痕》功法時,先要心平氣和,然後在使用的過程中,忽略你自認為很正確的『暗殺體質,極致暗殺』的地方……等我找到解決方法,將你腿上的傷治好,你將會達到極致。」

馮小川仔細的將終極塑形VIP卡上顯示出來的缺陷悉數說了出來。

柳蘇蘇越聽越是心驚,她沒想到馮小川看了她施展的一套身法之後,竟然將她一身所學,盡數說來。

抱著賭一把的心態,沒想到遇到一個如此的妖孽。

尤其是她身體的缺陷,是小時候遺留下來,自己父親請了許多塑形大師來看過,哪怕是三星的塑形大師,看了她腿上的傷勢,也是搖頭。

後來因為家庭的變故,腿上的傷勢也跟著嚴重,而她躲避仇家,又不敢輕易世人,一拖再拖,到了現在坡腳的境地。

「這就是整個青陽城傳言的廢物?」

柳蘇蘇心中震驚的同時,也疑惑不已。

她在青陽城東躲西藏,也生活兩年了,對於一些八卦傳聞還是知曉,此時,卻是讓她看不透眼前這個看起來有些討厭的傢伙了。

馮小川說完,對柳蘇蘇笑道:「下面,你試試。」

柳蘇蘇點頭,身法一動,完美的將他的身法武技演繹出來。

良久,將馮小川所說的那些不必要的地方規避之後,她發現力道不但增加了許多,就連之前感覺有些阻塞的地方,也是提升了許多。

「蘇蘇姐,小川鍋鍋真厲害,比我家那些……比那些自詡厲害的塑形師強上許多。」萌萌噠小蘿莉,險些將自己的身份暴露出來。

看到柳蘇蘇在原有基礎上提升了差不多三分之一,馮小川也是心情大好。

嘿嘿一笑,有些邀功道:「柳大美女,還滿意嘛!」

柳蘇蘇微微點頭。

「那得了,關於琴譜的事過後再說,咋們去做飯吧。」雖然察覺到眼前冰冷的美少女,神色中的冰冷之意有所變化,馮小川轉移話題道。

本來還想調侃兩句的他,也知道眼前的冰冷美女,並非是幫她指點一下,就會形式上感恩戴德的那種,所以馮小川不會自找沒趣。

「小川鍋鍋,你去做吧,我可不會做飯。」萌萌噠小蘿莉,連忙開口道。

馮小川聞言,抬頭望著她,一臉的無奈。

隨即,他又看向冰冷的美少女。

只是後者,依舊是一副冰冷之色,那表情似乎在說,你一個大男人,就應該去做飯。

「得,我去做。不過我做的飯,你們吃也不免費啊。」馮小川心情拔涼拔涼的。

以為有兩個大美女去做飯,自己研究一番剛晉陞的靈氣,看來他註定要當奶爸了。

「小川鍋鍋,好呀,快去吧。」萌萌噠小蘿莉滿不在意的道。

說完,她就拉起一旁坡腳的柳蘇蘇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一臉悲戚的走進廚房,馮小川將犀牛內丹和幾樣不被食材拿出來,又順便將幾味靈草的葉子摘下來。

食材:犀牛內丹、黃牛肉、菡蓮草兩葉、赤蛟爪、胡粉麻、眼螺等。

將犀牛內丹分割開來,菡蓮草搗碎,赤蛟爪三份,黃牛肉三份、眼螺六份,放入沸水之中,輕煮三分鐘,這才撈出來。

等將水分浸干,放入回籠火的油鍋之中,爆炒七分鐘,隨著肉味溢出來,他才將胡粉麻、半兩蔥花灑上,又滴入三滴白酒。

調小火候,將八分熟的灌牛糊蓋上蓋子。

一切就緒之後,馮小川這才嘆氣的坐在一旁,等候灌牛糊出鍋。

說實話,這奇葩的做法,也是他從終極塑形VIP卡上研究出來的。

此時,從鍋里傳來的香味溢出來,他滿意的閉上了眼。

「小川鍋鍋,你做的什麼東西啊,好好香?」萌萌噠小蘿莉,牧凝不知何時跑了進來,一臉好奇的盯著馮小川灶火上蓋著的鍋。

「待會兒就知道了。」馮小川看到她,嘿嘿笑道,「去準備錢吧。」

牧凝吞著口水,眼睛止不住的在灶火鍋上轉動:「小川鍋鍋,你不會是當真的吧?」

「當然是真的。」馮小川一本正經道。

沒有看出馮小川是開玩笑,牧凝乾癟嘴道:「噢,那要多少錢一份?」

「好咧。出鍋了,走吧。」馮小川將灶火熄滅之後,端著鍋朝客廳走去。

而那冰冷美女也早已在客廳等待著,看到馮小川和一條小尾巴委屈的跟著進來,不明所以。

倒是眼睛在那鍋上亂轉。

「兩位美女,開飯啦。」馮小川嘿嘿笑道,「我呢,可以管飯,但是要收錢滴。你們兩人是我的客從,一個月一人三枚金幣。」

「什麼?三枚金幣?」一大一小美女,皆是驚呼起來,不友善的望著馮小川。

「怎麼了?有疑問?」

沒理會兩人的表情,馮小川正兒八經的道。

牧凝極為的不願意:「小川鍋鍋,一枚金幣足夠一個月的食宿,你這個在賺黑心錢。」

「不願意支付是么?」

兩人異口同聲道:「不願意。」

「也好,那你們拿著錢出去吃,反正三人的分量,我也是能夠吃完滴。」

說完,馮小川取出盤子,從鍋里盛了一份灌牛糊,放在桌子上。

那看上去有些泛黑的牛肉,不但沒有因為牛肉是黑色的緣故,反而隱隱散發著光澤,看起來食慾大增。

尤其是那赤蛟爪,形如宛如一道盤子中的風景,就那麼與眾不同的矗立在其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