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好,是你就好。」

說著,那女子手中的長劍一抖,光屬性功法又再度使出,向屠滅天所在的方向斬去。

而看到女子向自己這邊斬來,屠滅天也是手中的黑色龍氣狂涌,將鸞峰推到了邊上,身形前踏,就和那女子斗到了一起。

「張靜晨,我是鸞峰啊,你不認識我了嗎?」鸞峰站在旁邊喊叫道。

但是,回應他的卻是冷冷的話語。

那女子一邊斗著屠不滅,怒不可遏地道,「小子,我想你是認錯人了。你要是再叫我那個古怪的名字,我就殺了你。」

鸞峰剛才明明就看到在那遮帽下的女子就是張靜晨,怎麼現在她卻是不認得自己了呢?!思來想去,鸞峰恍然大悟,趕忙將自己臉面上所戴著的那異型面膜取了下來。

「嗨,張靜晨,這回你認得我了吧!我是鸞峰啊。」

鸞峰將異型面膜塞到了自己的懷中,但是,那女子卻仍舊是對自己愛答不理。

無奈之下,鸞峰就揚聲喊道,「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啊?」

但是,迎接他的卻是一道光閃的劍氣。

那劍氣來得非常迅疾,直接就沿著地面向鸞峰的胯下射來。鸞峰運轉龍氣倒也是反應快,才算是勉強躲過了那女子的一擊。

但是,等其回身的時候,卻是看到地面上是被劍氣所划來出的,深深的凹痕。

「不是吧!」

鸞峰心想,要是張靜晨也是不可能對自己這般狠心的。於是,也是站在不遠處,厲聲道,「你是不是那惡人榜上的惡人,鬼仇女?」

「沒錯,你小子,眼光不錯,我就是鬼仇女。殺人狠辣的鬼仇女。」女子揚聲說道,言語間聽不出更多的感情。

這話一出,那站在不遠處一直看著屠滅天與那女子爭鬥的那六名御龍師也是心中一顫。而等那女子回答出鸞峰問題的時候,他們也是猛然暴起,向那鬼仇女攻擊而去。

「你們幹什麼?」

鸞峰站在一邊,看著那幾個御龍師手執長劍蠢蠢欲動,也是喝出了聲音。

為首的男子,目光森冷地看向鸞峰,道,「鬼仇女,殺人如麻,身居惡人榜的第七位,我們北域的御龍師人人得而誅之。你小子難道想站在她的那邊也成為惡人不成?」

望著那六人虎視眈眈的眼神,鸞峰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於此同時,那六名御龍師也是一起動了手,向那鬼仇女襲殺而去。

看到這裡,鸞峰也是心中一緊,手中的龍氣翻滾,向那六人衝去。

「燃火掌。」

燃火掌。力屬性攻法。中級。

鸞峰的手掌直接拍出,雖然是不具備火屬性功法的妙處,但是,呈現出來的墨綠色的手印卻是不容忽視。

六人看到鸞峰阻攔自己也都是非常的氣惱,其中四名御龍師也是同鸞峰斗在了一起。一時間,兩邊都是斗得火熱。

那鬼仇女看到鸞峰出手,也是很是詫異,向鸞峰的身邊靠了靠,冷聲道,「你為什麼幫我?」

而鸞峰只是笑了笑,答道,「我們是朋友,如何不幫你,就算是你惹下滔天的罪行,我也勢必會幫助於你的。」

「哼。」

但是,那鬼仇女卻是冷哼一聲,對鸞峰又是不理不睬,狠聲道,「誰要你多管閑事,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好。況且,就算是眼前的這些傢伙都衝上來,我也是不會懼怕的。想要逃脫也是很輕而易舉的。」

「可是我不想讓你受到欺負啊。」

鸞峰說到這裡的時候,那名龍皇境界的御龍師的一柄長劍,已然是向自己的這邊劈斬而來。

「小子,你執迷不悟,被這女子迷了心竅,我們今天就替天行道,給你好看。」說著,那四名御龍師也是龍氣一起爆發,將鸞峰揮出去的燃火掌的掌力,也都是抵消了。

「好啊,我就是貪戀與女色,你們又能拿我如何?」言罷,鸞峰手掌上面的招式,也是一陣變幻,厲聲道,「讓你們看看我的能耐。指破黃泉。」

指破黃泉。稀有屬性功法。人級。

「指破黃泉,第一指,力破萬鈞。」

只見鸞峰的手指慢慢地開始縈繞起了龍氣,之後,就看到那些龍氣不斷地在其指間遊走。幾根手指輕輕地點出,仿若一道道墨綠色的光線,對著那四名御龍師釋放而出。

「嘡嘡嘡。」

墨綠色的光線射擊到那四柄長劍之上,也是震得那四名御龍師的手掌發痛。

「啪嚓。」

一名龍皇境界的御龍師,竟然因為收劍不及時而劍柄落地。

而也就在這個時候,那鬼仇女卻是猝然間轉到了那四名御龍師的跟前,手中的青色長劍,輕輕一揮,就沿著那四人的脖頸間划落。

「啊……」

「噗」

那四名御龍師很不幸就被鬼仇女給解決掉了。

「張靜晨,你幹什麼啊?你為什麼要殺了他們?」

鸞峰對鬼仇女的忽然出手,沒有感激,反倒是責怪起來。

而因為那四名御龍師慘死,剩餘的那兩個人也是沒有再爭鬥下去,轉而長劍一扔,就像一處蒿草之中竄去了。 看到那兩名御龍師狼狽的逃竄,眼前的女子也是冷哼了一聲,之後,將目光對準了鸞峰與屠不滅,聲音冰冷的說道,「你們兩個是一起上呢,還是讓我一個一個的解決呢?!」

這言語可是把屠不滅驚呆了。

屠不滅眉目緊蹙,氣憤道,「我說,姑娘你是不是腦袋被驢蹄子踩到過啊。你難道犯糊塗了嗎?你是龍皇境界巔峰這是沒錯的。但好歹,老子也是龍天師境界啊,而且我這小兄弟的實力也是達到了龍皇境界的中級,你覺得我們會勝不了你嗎?」

但是,那女子卻是沒有答話,而是慢慢地將臉面之上的那遮帽給取了下來。

之後,屠不滅和鸞峰兩個人都是驚愕了。

屠不滅驚愕的是這女子面容清秀,秀美非常,卻一雙眸子布滿深紅的血色。

而鸞峰驚愕的是,眼前的這個女子根本就是張靜晨,一點都沒有變化。要說有變化,就是她的原本清澈的眸子現下居然是變作了一片赤紅之色。

「張靜晨,你真的是張靜晨。」鸞峰再也是控制不住了自己的情緒了,就要往張靜晨的身上去撲。

看到鸞峰激動的神色,屠不滅覺得有點難以理解,用手拉住了鸞峰的胳膊,指著對面一臉怨毒的張靜晨,輕聲道,「你確定,她是你的朋友嗎?」

「恩。」鸞峰連連點頭。

可是對面的那鬼仇女可是受不了了,眼光之中就好似要流出血來一般,氣憤道,「混蛋,我叫鬼仇女,你們要是再敢對我指手畫腳,給我起其他的名字,你們二人就休想再活著了。」

而說完這話那張靜晨的臉面之上,也是開始慢慢地一片潮紅起來,之後,就看到其眼中充斥著的血紅色更加的濃郁,宛若滴血。


之後,在鸞峰和屠不滅的注目下,張靜晨的全身上下都像似要滲出血來一般,皮膚泛紅,而其實力也是在一節一節的攀升。

而且時間不多,其實力就已然飆升到龍天師的境界。

「靠,不會吧!都干到了龍天師的境界。」

那屠不滅吞了口吐沫,之後,滿是驚愕地望著眼前的張靜晨。

「怎麼會這樣啊?」


鸞峰站在一邊,也是不敢妄動,向屠不滅發問道。

屠不滅臉上的笑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詫異,一直關注著張靜晨的變化。他也是沉聲給鸞峰解釋,道,「要是我沒有說錯的話,你這個朋友的腹丹是煉獄腹丹,而她的身體就是那十惡不赦的煉獄體。你看到沒有,她的身體在一點一點的變成赤紅之色,這就是那煉獄腹丹的作用。」

「怎麼會這樣,那我們現下怎麼辦?」鸞峰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要是一般的情況下,或許我們還能夠將她制服,但是,你看到她的眼睛了嗎?那裡面一片血紅,這就說明,她已經被控制了!」屠不滅若有所思的說道。

「被控制了?!」

鸞峰覺得不可置信,但是,那張靜晨的眼睛的的確確是變成了赤紅之色。這一點是不可否認的。

「那我們要怎麼辦,才能讓她變回來啊?」鸞峰惶急地開口問道。


「這個啊。」

屠不滅看到鸞峰焦急的神色,也是長吁出一口氣道,「這個啊,我倒是有辦法,但是必須抓住她的本人,要不然,連人我們都控制不住,恐怕對於我們來說,想要解救她,就更是難上加難。」

「好,就按你說的辦!」

鸞峰心中此時此刻也是十分的坦然,既然張靜晨都已經找到了,他心中的大石頭也是有所放下了,而知道可以解救張靜晨,這也是讓他感到喜出望外。

而就在這個時候,張靜晨的全身上下,也都是青筋畢露,臉上一副陰狠的表情,凝望著鸞峰與屠不滅兩個人。

「你們兩個今天就都死在這裡吧!我要把你們殺得乾淨。」

殺人的意念就像是一股揮之不去的陰霾,一隻縈繞在那張靜晨的腦海之中,讓其欲罷難收。

「赤火梵天。」

赤火梵天。火屬性功法。人級。

只見實力已是攀升到龍天師境界的張靜晨手掌一盪,在她的手掌霍然間就出現了一大團包裹在黑色龍氣之中的火焰。

那火焰不是普通的顏色,而是接近於赤紅之色。

「啊……」

張靜晨彷彿是在忍受著那莫溟的痛苦,身上細密的汗水也都是涔涔直流。

只見一條迅猛無匹的火舌,猛然間從她的手掌之中幻化而出,她的身體不斷地升至半空之中,而同時她的周身也是被那火焰所籠罩。

「砰。」

「砰。」

……

巨大的火團,就如同天降流火一般從其手中向鸞峰還有屠不滅的身邊激射。呼呼啦啦的火焰焚燒得空氣滋滋作響。

「快閃。」

屠不滅一把推開了鸞峰的身體,之後,其身上的黑色龍氣沸騰而出,在其周身瀰漫。

屠不滅整個人的身體是升騰而起。

到了龍天師級別的御龍師,對於龍氣的掌控已是能夠做到隨心隨遇了。利用龍氣使自己騰身於半空之中這也是很輕易就能夠做到的。


「疾風刃刀。」

疾風刃刀。風屬性攻法。高級。

只見屠不滅的身體升到半空之中,與此同時,其手中之上的黑色龍氣,也是連綿不絕地向那張靜晨的身上轟去。

一道道黑色的風刃,就如同一柄柄飛起的光刀,迅疾而猛烈。

鸞峰望著張靜晨那雙赤紅的雙眼,還有那臉龐之上凶戾的模樣,也是眼眶濕潤。他想啊,張靜晨也是跟隨自己才來到這了龍星上面,不說其他的,就是這份情也是讓鸞峰難以償還的。更別說現下張靜晨變成了這般模樣,鸞峰也更是傷心透頂。

他只想讓張靜晨能夠快點好起來,回到自己的身邊,而就算是讓所有龍星上面的人都與自己為敵他也是心甘情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