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如果是正常的五人隊伍,那咱們對付一頭水獸應該不會有問題,主要是碧石經驗不足,哈米還是輔助,正面戰力不足。」陳桐乃說着,看了一眼碧石和背着一個巨大背包的哈米。

他們的隊伍配置就不是一個正常的進攻型獵人小隊,而是一個調查型獵人小隊,哈米是一個標準的輔助型獵人,背後的背包全部都是各種陷阱和道具。

「不管那麼多,如果遇到水獸的話,盡量用催眠肉解決。」陳瑞說着,繼續帶着眾人朝着河流上流走去。

這一路上倒是非常順利,為了保存戰鬥力,不產生隊伍傷亡,他們做足了準備。

又過了一段路后,他們到達了河流的上流。

這裏的確有一個瀑布…

但瀑布下面的場景,卻是讓眾人吃了一驚…

。 等評委嘉賓們嘗完所有的菜回來,李方的醉雞也已經完成了。

本來醉雞還要放入冰箱冷凍三小時的,但是時間上來不及,所以只能直接拿出來切塊,放到盆里。先將零碎雞肉、頭、頸等墊底,再將雞條覆蓋在上面,最後澆上原糟鹵即成醉雞這一道夏令好菜了。

「方子,給我來一塊吧。」做為吃貨的代表,陳赤赤拿着筷子和碟子就想上前來夾醉雞。

「拼什麼你先來,尊老愛幼你懂嗎,大爺,你先來吧。」老鄧頭攔下了陳赤赤,一邊對大爺說着一邊咽著口水。

大爺見老鄧頭都怎麼說了,也就不端著了,直接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邊夾邊說:「大家一起啊,別忍着了。」

其他人一聽,也紛紛的伸出了手中的筷子。

這隻雞並不是很大,等所有人夾完一筷子以後,砂鍋里就剩一些雞骨頭了。

那些評委嘉賓還好,陳赤赤吃完醉雞以後,陶醉的說道:「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這道菜叫醉雞了,吃完以後真的很醉,整個人都感覺喝醉了一樣。」

大爺回味完以後,對着李方問道:「方子,這道菜你是不是改良過?」

「是啊,這道菜方子做過改良吧,我以前也吃過很多醉雞。但是今天方子這一道,我剛入口就感覺到了,好像又一起其他的特殊的配料在裏面,把醉雞這個醉人的效果一下子就給突顯出來了。」郝大廚也說道。

李方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啊,我只是按照我老師教我的方法做的。不過我師傅手上有一本很厚的看起來比較舊的菜譜,平常沒事的時候就讓我看看。」

「那這本菜譜還在嗎?」醉心廚藝的大爺一聽有這樣的東西,忍不住繼續問道。

「沒在我手上,有一次看的時候線斷了,老師拿去修補以後,就再有沒見過了。老師走了以後也沒和我說,我現在也不知道老師把他放哪裏了,」

「真是可惜了,如果那本菜譜還在,說不定能做出很多已經失傳的菜出來。」

「沒事啊,上面記載的菜譜基本上都被我記下來了。」

「哦,真的,難怪你要培養8大菜系的廚師,原來你的底氣在這啊。」

李方說了這句話好,大家都認為,李方招收廚師,進行培養教做菜,所有的底氣就在那本現在只有李方自己知道的菜譜。

不過事關他自己的秘密,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停止了這個話題。

「好了,時間不早了,大家準備宣讀最後的比賽結果吧。鄧哥,赤哥,小鹿,你們都吃飽了嗎。」

「差不多了,每道菜都嘗到了一口,要我說,這是第一次同時吃這麼多菜。真吃飽了。」

「那行,我們一起上台來宣佈結果吧。」

「好。」

等鄧老頭、陳赤赤還有鹿小跳宣佈完結果,這次直播也正式結束了。

這次直播已經創下了個人直播間最高的同時在線人數,甚至比一些明星直播間的在線人數都要高的多,僅次於官方直播時候的在線人數。

等直播間關閉的時候,系統也發來了任務完成的消息。

「叮。本次直播完成,任務獎勵翻3倍,任務獎勵共計積分45000,抽獎次數9次。」

除了這個,李方還看見了那條被他忽略了的系統提示:「叮。直播間在線人數突破1000萬,獎勵積分10000.關注度突破2000萬,獎勵積分10000.」

這樣一來,這三天的直播,一共給李方帶來了65000的積分獎勵,還有9次普通抽獎。同時就像李方之前預估的,這次直播花費出去的260多萬,已經全部賺回來了。

不算直播間這三天收到的禮物和音浪,光贊助費,青石傳媒就賺到了300多萬。

不得不說,雖然李方並沒有直播帶貨,但是這樣一場直播下來,賺到的也不少,還沒有任何風險。

但是這樣的直播,一次兩次的還行,多了的話就不好說了,也不清楚觀眾會不會買賬。

大家回到酒店,因為大家在現場吃的也挺多的,並不是很餓,李方就用酒店的后廚,用運過來的水庫黑魚熬了一大鍋魚片粥。

鄧老頭、陳赤赤還有鹿小跳他們吃完魚片粥以後,和在坐的評委嘉賓打了個招呼以後就離開了。他們要乘坐下午的航班,去其他的城市繼續錄製節目。

等三人走了以後,剩下的評委嘉賓也一一的離開了。

李方也回到了傳媒公司,場地後續的事情秦澤武會處理的,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和這次比賽的參賽選手簽約。

當然,一對一的商談簽約效率太慢了,他把所有的人都集中在了一個會議室里,準備和他們直接說明簽約的事宜。

等人都到齊了,李方這才來到最前面。看着這些人,李方清了清喉嚨說道:「大家可能會好奇我讓大家來這裏的原因,不過有些人可能從其他地方知道了,那我就直說了。我想把大家招入我們青石餐飲公司,讓大家當我們公司的簽約廚師。」

李方剛說完,就有人問道:「什麼是簽約廚師啊,廚師不是就簽訂雇傭合同就可以嗎,為什麼還要簽約。」

「問的好,大家可能對於簽約廚師這個名詞不了解,我簡單的舉個例子大家可能就知道了。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自己喜歡的明星吧,他們在進入這個圈子裏的時候,是不是都和一家公司簽訂合約。在接下去的多少年間,都要聽公司的安排,為公司賺取利益。當然,公司也要為這個人付出一定的資源,來培養他,包裝他,把他推到大眾的眼前,這樣他們才能賺取更多的利益。這是一個雙方的協議,也就是所謂的簽約。而我們青石餐飲,也是要和各位簽訂一個5年的合約,所以就是簽約廚師。」

等這次人消化了內容以後,很快就有人問了:「那和你們簽約,對於我們有什麼好處呢?我們能夠得到什麼?」

「我想問大家一句,你們都是從專業的廚師學校畢業的,你們都學到了什麼?」。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聽說……」顧知鳶的眼中劃過了一絲嘲諷,淡淡地落在了王大人的身上:「王夫人剛剛下葬,三個月不到,你就續弦了,會不會是因為,你和王夫人多有不合,早就想要休了她,但是捨不得豐厚的嫁妝,又不敢殺了她,只能忍着,正巧裴元俊春風得意,你便一石二鳥!」

「你胡說。」王大人嚇得臉都白了,差點跳了起來,他激動地看着顧知鳶:「王妃,你怎麼能血口噴人,凡事都要講究證據,王室,有什麼嫁妝!」

「王夫人楊氏,南方一個富商的女兒,嫁給你的時候,你不過是一個地方的知州,為了讓你娶她,脫離商籍,足足給了十車的嫁妝,王大人忘記了?就是這些嫁妝,讓你家底豐厚了起來,可以繼續讀書,考試,才有了今天的地位……」顧知鳶一字一句地說道,這些都是宗政景曜早就調查好了的,在馬車裏面給顧知鳶看過。

王大人一聽,愣了一下,咬着牙齒說道:「即便是這樣,王妃開口就污衊我殺害家妻,這難道不是污衊么?凡事都要講究證據。」

「你也說凡事要講究證據!」顧知鳶看向了王大人,冷聲說道:「這些事情也不能你一個人說了算,裴將軍衛國戰爭,現在只想要個清白,犯過的錯,永遠都在那裏,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失,裴元俊將軍都敢申請重審此案,莫非,這其中有什麼蹊蹺?」

王大人一聽頓時顫抖了一下,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趙帝的目光冷冷落在了宗政景曜的身上:「昭王,你怎麼看?」

「兒臣贊同昭王妃的話。」宗政景曜垂下頭,一字一句地說道:「裴元俊征戰沙場,他的家人卻被籠罩在流言蜚語之中,如今他要個清白,也不是多高的要求。」

趙帝的手指頭在桌面上敲了敲:「既然你們都覺得要查,那就重新查吧,但是一定要證據確鑿,不要意氣用事,包庇了任何人。」

顧知鳶一聽,抱拳說道:「是!」

王大人看向了顧知鳶,好像反應了過來:「王妃不是在關禁閉么!怎麼能隨意的出來!」

顧知鳶一本正經地說道:「關禁閉地是昭王妃,不是程家家主。」

王大人:……

「陛下!」王大人立刻抬頭看向了趙帝,滿臉的不服氣。

趙帝揮了揮手:「皇後身子不好,朕命令昭王妃進宮來給皇后把脈的,你還在這裏跪着幹什麼,還不快去!」

顧知鳶一聽,立刻站了起來:「是。」

說完之後飛快的往鳳溪宮走去。

「都退下。」趙帝揉了揉眉心,垂下頭看向了奏摺。

王大人和宗政景曜站了起來齊齊走了出去。

王大人望着漫天飛雪:「王爺,有些事情不過是做無用功,何必苦苦掙扎?」

宗政景曜眉頭一挑,冷酷地說道:「風雪再大,一但融化,掩蓋在白雪下面的東西依然會浮現出來。」

王大人一怔,宗政景曜的眼睛比風雪還要冷上幾分,直勾勾的看着他好像要把他看穿一般,讓他的心中無端升起了一抹恐懼的感覺。

王大人緩緩後退了一步,臉上劃過了一絲慌張:「王爺說的很有道理,希望王爺以後也可以這麼說。」

說完之後,他抬腳飛快的離開了。

鳳溪宮裏面暖暖的,皇后卧在床上,裹着厚厚的被子,麗妃就坐在旁邊,正在和皇后閑聊,氣氛十分的好。

聽到腳步聲傳來,皇后抬起頭笑了一聲:「知鳶來了。」 妖極此時正在趕往希雅所說那個禁地,玉瓔珞等眾狐妖則是在希雅的指點下搭建真虛之境。

這也是希雅強烈要求的,說是真虛之境可以輔助修行,看電影是次級需求。

希雅嘛…

莫情也不知道希雅在憋什麼壞,但不可否認,真虛之境確實能輔助修行。

有兩種方法使用:

第一:把強者的戰鬥用專用的刻影石記錄下來,然後用真虛之境播放。

第二:希雅用莫情的念力調動真虛之境播放視頻,也就是將只能被莫情看到的視頻具現化出來,讓大家一起看。

可謂是將與娛樂融為一體!

不僅如此,艾拉和希雅資源共享,將艾拉的資源傳遞給希雅,然後由希雅通過真虛之境具現化。

比如莫情期待的《霸王別姬——玄幻重製版》就是希雅從艾拉那裡得來的資源。

只要真虛之境建造成功了,莫情必然會帶著大家一起觀影!

特別是谷依兒和她的跟班,勇者魔王的戲碼實在是太…

——

兩個月後。

妖極此時來到了大唐天朝的北方之地,向北即是魔梟宗,向南即是大唐天朝。

此地名為三階淵。

意為三階修士的深淵。

妖極實際上已經來到此地半月有餘了,此時的他正躲在地下搞事情。

之前答應「給」殷林兩家的土也該兌現了,在這地下他們可以隨便挖。

倒不是說妖極急於兌現承諾,只是他在等待心心念念的《霸王別姬——玄幻重製版》。

就在今天,又玉瓔珞等人督造的真虛之境完工了!

也就是說…

他可以通過真虛之境觀看《霸王別姬——玄幻重製版》了。

在三階淵之外還想著看電影確實有些拖時間的嫌疑,不過莫情並不是很在意。

當下也算是一場豪賭,他要用避幸去冒險了!

戰力強大的特殊體質雖是稀少,但總歸還是有不少的,而避幸這種可以稱之為「現象級」的災星體實在是難以尋得。

而踏入三階淵最穩妥的方法便是利用避幸的氣運。

綜上所述。

莫情還是有些患得患失的,他決定通過觀摩霸王項羽的氣勢,來壯大自己的信心。

——

「真虛之境!太好了!以後可以隨時看電影了!」谷依兒驚喜道。

「是啊是啊!」

「太棒了!」

鶴兒和齊沐雪齊齊附和道。

「不過,大魔頭有這麼好么?」還是鶴兒「機靈」,「識破」了大魔王的詭計。

「嗯!這一定是大魔王的陰謀,我輩勇者自當以身試險!」谷依兒聞言,昂首挺胸,大義凜然的帶著兩個狂熱的跟班和兩個尷尬的跟班步入了真虛之境。

……

莫情對此早已習慣了。

嘆了口氣,帶著眾多手下一同踏入了真虛之境。

……

「諸位!真虛之境乃是一方幻境,切勿使用手段攻擊幻境或企圖破壞幻境,這真虛之境可是花費了主人大量的資源才得以建成,可莫要打擾了主人的雅緻!」

玉瓔珞站在眾人身前向眾人介紹真虛之境,和注意事項。

萬一有人腦抽,直接破了真虛之境可就真的頭大了!

此次前來觀影的人數還是相當多的。

狐葉極其族人,玉式狐妖,狐氏狐妖,莫情的眾多寵物,殷林兩家的人,還有小冢健一郎為首的眾多日出之國人,還有莫情買來的奴隸等等…

零零總總的小一萬人是有了。

主要是莫情覺得大家一起看電影比較有意思。

所以他就把所有擁有一定智慧水平的妖怪和人類通通拉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