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姐夫……」她喊了一聲。

「你就給我一句痛快話!你願不願意!」

樂天完全是破罐子破摔了,如果蘇紫影說不願意,那就不是自己的問題了。

「願意。」

蘇紫影看起來一點也不勉強。

樂天倒是愣了一下。

「你可是聽清楚了……大老婆沒有你的分,名分什麼的都沒有!除了給我暖床,你什麼都得不到!」他醜話說在前面。

蘇紫影點了點頭。

「大老婆是我姐啊,我也沒什麼好搶的……」她理所當然的說道。

「這麼說……你同意了?」

樂天倒是有些驚喜,這丫頭可是一個小處女啊,自己豈不是說又能拿一血了?

「我不同意!但是我願意陪姐夫你睡覺。」蘇紫影笑呵呵的說道。

樂天翻了個白眼,這話讓別人聽到豈不是認為這女人傻?

坐飛機的話速度是很快的,大概一個多小時,就已經到了京都的地界了。

經歷了降落時候的刺激,樂天感覺自己不太適合坐飛機,其實他在空中的時候就有這個感覺,他感覺自己應該站在飛機的外面!

兩姐妹一左一右的站在樂天的身邊,樂天倒是享受得很。

一個身板挺得筆直的男人在不遠處看著他們三人。

「爸!」

蘇紫影喊了一聲。

這個男人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大步的向這邊走過來。

他的身邊還跟著一個警衛員!

「不錯不錯!好小子……」蘇碩滿意的看著樂天。

「爸!」樂天也跟著喊了一聲。

蘇碩點點頭。

「我聽說你們在山海市酒席都辦了?」他問。

「辦過了。」樂天點點頭。

「我這裡還有不少的老朋友,那就再辦一次!」蘇碩說道。

「聽您的!」樂天討好地說道。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這傢伙居然把自己的老爸哄的還蠻不錯的?

「爸!我和姐姐在這呢,你居然都不和我們說話?」蘇紫影不願意了。

「我說什麼說?你這個丫頭……我都不知道該說你點什麼!你以為你媽什麼事都不和我說嗎?」蘇碩哼了一聲。

對於這個小閨女,他也是無奈了,他雖然不是老古董,但是對於自己老婆告訴自己的事,依舊是有點無法接受。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蘇碩,老爸知道什麼了?

「走走走!先回家!」蘇碩招呼著。

去取了行李,幾個人就上了車。

蘇家自然是住在軍區大院裡面,這裡面的守衛嚴密樂天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倒是覺得生活在這裡應該不是一件太舒服的事。

回到了蘇家別墅,黎穎已經等在家裡了。

「早就等著你們了!先把東西放下……休息休息。」她熱絡的和樂天說道。

「媽,您別和我客氣了!我這個人他就不會客氣。」樂天笑呵呵地說道。

對於樂天的性格,黎穎還是蠻清楚的,她也就點了點頭。

蘇碩吩咐保姆取了茶,他自然是要和樂天好好的聊聊了。

三個女人去了二樓,也不知道說什麼去了。

「樂天吶,我聽說你會算命看相?這個東西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蘇碩詢問。

「爸,這個東西要看你怎麼看,所謂信則有不信則無!」樂天笑著回答。

「這樣啊……我聽說想你們這樣的人都會一些特殊的手段,你會什麼手段?」蘇碩奇怪的問。

「這個……我會的東西就比較多了,算命看相、測風水命數、抓鬼驅邪我也可以,一些怪病我也有辦法治!」樂天簡單了說了幾種。

「怪病也能治?」蘇碩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點點頭。

「怎麼了?難道您有病?」他打量了一下蘇碩的身體,沒看出有什麼問題。

「我沒事!我的一個老朋友家的孩子出了點事,這人突然就不會說話了,好好的一個孩子給整的現在就像是有了自閉症一樣!醫院都看遍了,全都沒用! 月宮春 中藥西藥都不知道吃了多少……哎!」蘇碩嘆了口氣。

「這樣啊……我倒是可以去看看。」樂天點點頭。

「真的?行……反正距離吃飯還有一會,我那個老朋友也是住在這個大院的,要不我們先去看看?」蘇碩驚喜的看著樂天。

樂天自然是無所謂,討好老丈人就要全方位的來嘛。

讓老丈人可以舒舒服服的裝個逼也是一種討好!

「你們要幹嘛?」黎穎突然從二樓走了下來,就看到兩個男人鬼鬼祟祟的要往外走。

「沒事,沒事……」

蘇碩看起來有點怕老婆。

「媽,我讓爸帶我出去走走,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裡呢。」樂天說道。

「這樣啊……不要出去太長時間,一會要吃飯。」黎穎叮囑。

「好咧!」

樂天回答。

兩個男人急急忙忙的就離開了。 我老爸單身整整二十幾年了,前幾天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錯了,竟然給我找了個後媽,最離譜的是,這個所謂的後媽,年齡看起來都沒我大。

那女的很漂亮,老爸第一次帶她回來的時候,我還以爲是我老爸給我找的對象呢,誰知他第一句就指着那女的說,“這是你媽。”

我瞬間就懵逼了,“她能生下來我不?”我下意識的說。

老爸直接一巴掌抽在了我腦門上,用的勁還挺大,我氣得眼睛都紅了。

我老爸也沒有再理會我,點了一根菸就老神在在的坐在沙發上抽了起來。倒是那女的,過來摸了摸我的頭安慰我,我直接給她的手一把甩開了。

我老爸叼着煙又開始瞪我,那種眼神很不善,可是我會怕嗎?

不會,我沒有屌他,跑冰箱裏拿了一瓶啤酒,然後坐在沙發上自個喝了起來。

從我一出生我老媽就去世了,單親家庭的孩子,多少有點叛逆吧,我也不例外。

其實以前我們家是在山裏的,那時候我才七歲,聽村裏人說我是個怪胎,我媽懷上我的時候,就開始蒼老的很快。

當時有個算命的道士說我是煞星,讓我們家裏人早點把孩子打掉,可是那時候爺爺死活不肯,所以最後我生下來了,我媽去世了,她不是難產死的,是老死的。

當時我太小,不懂事,聽村裏人這麼說,就傻不拉幾的跑去問我老爸,結果他給了我一巴掌,從那以後,我就在也沒有問過關於我媽的事情。

後來我老爸估計是怕我在村子裏又聽到什麼閒言碎語,於是就帶着我來了城裏。

剛開始我老爸是做民工的,每天累死累活,搞得髒兮兮的,就爲了供我上學,爲了讓我過上和其他孩子一樣的生活。

我打心眼裏是感激我老爸的,他受了太多的苦,可是卻沒讓我受過罪。

後來我老爸漸漸自己有人了,就開始包工程,在我十四歲的時候,他已經開了自己的建築公司,當上了老闆。

如今八年過去了,我二十二歲了,雖然我老爸有錢,但這八年的時間,他從來沒有帶任何女人回過家,可這一次,我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他不光帶一個女的回家了,而且還指明瞭說這女的是我媽。

要是我老爸找一個和他年紀差不多的,我肯定舉雙手贊成,畢竟他這些年一個人把我拉扯大,真的很不容易,可偏偏現在這個名義上的後媽,看起來像我妹妹。

我不由得仔細打量起這個所謂的後媽來,我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麼樣的能力?竟然可以讓我老爸這個單身了二十幾年的人有了成家的念頭?

那女的長得確實漂亮,典型的瓜子臉,披肩發,臉上白白淨淨的,看不出一絲瑕疵,身材也非常窈窕,而且腿很長。

她穿的是黑色的百褶裙,腳上配了一雙黑色的靴子,沒有穿絲襪,白花花的大腿直接暴露在外面。

我忍不住狠狠的灌了一口啤酒,真想給自己來兩個嘴巴子,我竟然對這麼賤的女人也會有好感,我老爸做她爸爸都綽綽有餘,真是爲了錢什麼都可以做。

現在這個社會,其實我知道有錢人四十幾歲找個二十來歲的小情人也很正常,這個我能看得開,畢竟社會發展到這一步了,可關鍵那個男人是我老爸,這一點我真的無論如何也不能容忍。

我從桌上去摸我老爸的煙,準備抽一支,誰知他竟然一把把我的手給打開了,還瞪了我一眼。

我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然後起身直接回房間去了,因爲我感覺自己像電燈泡。

回屋之後我開了電腦剛準備擼一把,這時外面傳來了那個女人的聲音,“小孩子嘛,你不要對他那麼嚴肅。”

他很顯然是說給我老爸聽得,裝的真尼瑪像,搞得好像你很大似的。

“你不用太寵他,都二十幾的人了,一點都不懂事。”我老爸還在外面說我壞話。

我一把抄起電腦桌上的玻璃杯子就摔在了地上,我肺都快氣炸了,我老爸跟那女人說話怎麼就把我當外人一樣,還說讓那女的別太寵我,我就草了,搞的她真是我媽一樣,我尿她啊?

“砰砰砰。”我正火大呢,外面忽然傳來了敲門聲,我沒好氣地說了一句,“門沒關。”

緊接着門就開了,那女的進來了,問我,“怎麼了小言?你沒事吧?

我的名字叫李言,媽的他竟然叫我小言,還不知道誰大呢?

我心想你要是趕快滾蛋,我肯定沒事,不過嘴上我還是愛答不理的回了一句,“沒事,不小心杯子摔了。”

“怎麼這麼不小心啊?你快別亂動,站一邊去,別被玻璃扎到了。”那女的說着就進來了,然後她開始收拾地上的玻璃碴子。

我這時候真是又生氣又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就那麼僵在原地看着她收拾玻璃碴,然後我腳下有一個玻璃渣,她過來撿的時候腦袋竟然一下子撞到了我那裏。

我本來硬着的,被她這麼一撞,嚇得我差點陽痿了,雖然撞得不是很疼,但真的嚇到我了,我猛的退了兩步脊背都貼在了牆上。

那女的這一下也搞的尷尬了,手忙腳亂的不知道怎麼搞的,手被玻璃渣子給劃破了,我都看到鮮血從手縫裏流了出來。

這女的倒是沒像一般女孩子那樣大驚小怪的叫起來,而是連忙摁住了她的傷口。我看的多少有點於心不忍,準備找藥箱想給她弄一下傷口,這時候我老爸正好進來了,看到那女的手被劃破了,他那個心疼的吆,連忙拉着女的就出去給包紮了,臨出去時還沉着臉喝了我一句,“自己收拾去。”

“你別兇他啊,我是自己不小心把手劃破的,又不怪他。”那女的替我說話,可我沒有絲毫感激她的意思,麻痹的不就是看上我老爸的錢了,裝的好像真的很關心我一樣。

他們出去之後我一甩手就把門給關上了,然後我隨便收拾了一下地上的玻璃渣,就開始玩我的遊戲,只有在遊戲裏面,我才能忘記家裏多了這麼一個讓人蛋疼的女人。

晚上是那女的做的飯,我沒有吃,自己泡了一桶泡麪,我寧願吃泡麪也不吃她做的飯。

後來我就在房間裏打遊戲,也沒有出去,一直玩到十二點多,可能是喝了一瓶啤酒的緣故吧,我尿憋得不行,就跑出去上廁所。

剛出房門我就看到那女的進了洗手間,她穿着白色的睡裙,別說這背影看着真窈窕。

我在鼻子裏輕哼了一聲,然後就坐在客廳沙發上等,準備等她上完了再去上,可是這一等足足等了十幾分鍾啊,我尿憋得肚子都疼了,還是不見那女的出來。

我忍不住在心裏罵了幾句,這女的跑洗手間生孩子呢?這麼久都不出來?

我又等了一會,最後實在憋不住了,就跑過去敲了敲洗手間的門,誰知我這一敲,門竟然開了,沒有從裏面反鎖。

婚久見人心 我心跳有點加速,下意識的朝洗手間裏面瞄了一眼,竟然沒看到人。

我以爲那女的在另一邊,就把門整個推開看了一下,誰知洗手間裏面空蕩蕩的,竟然連個人影都沒有。

“臥槽……?”

我忽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那種突如其來的恐懼感真的太強烈了,加上我尿憋得有些急了,差點就尿褲子裏了。

剛纔人還在裏面,怎麼現在沒人了?難道我眼花了?還是大半夜的家裏鬧鬼不成? 路倒是不遠,樂天跟著蘇碩來到了另一棟別墅。

「老張啊……趕緊出來!我給你帶來了一位神醫!」蘇碩大聲的喊道。

「你喊什麼喊?就你嗓門大啊!」

一個男人從別墅裡面走出來,他和蘇碩的年紀相差無幾,身上同樣穿著軍裝,樂天看了看,這級別和自己的老丈人差不多啊。

「你磨嘰什麼?不給你兒子看病了?算了……不看拉到,我們走了。」蘇碩反倒是拿捏起來了。

這個男人一看,急忙攔住蘇碩。

「你這個傢伙……這就是神醫啊?行……你走吧,神醫留下來就行了。」他看著樂天說道。

「你做夢!這是我女婿,能留給你?」

蘇碩哼了一聲。

他看了看樂天。

「這個是張壯國! 慕醫生,你老婆又闖禍了 你應該聽過他的名字吧?」他問。

樂天點點頭,這可都是名人啊。

「張叔叔你好,我叫樂天……其實我也不是醫生,我就是個警察!」他笑著說道。

張壯國一愣,奇怪的看了看蘇碩。

「進去說進去說。」蘇碩指了指別墅裡面。

三個人走進了別墅,張壯國家的保姆送來了茶,樂天端起來喝了一口,這茶的味道甘甜的很,乃是上好的碧螺春。

「你還傻看著做什麼?趕緊把你家孩子喊出來!」蘇碩看著張壯國催促。

「我說老蘇啊……能不能行?我現在那兒子都見不得生人了!這喊出來可能是不行了。」張壯國為難的說道。

他對樂天還是有所懷疑的。

「這樣啊……樂天,你過去看看吧,沒事,你張叔叔和我是過命的交情,在他的家就和在咱們家一樣。」蘇碩說道。

樂天點點頭。

他本以為看到蘇碩會是一種很尷尬的場面,可是沒想到自己這老丈人那是一點也不和自己客氣,吩咐自己就何吩咐親兒子似的,這讓樂天非常的舒服。

他從小父母就死得早,印象里幾乎都沒有母親的印象,這種感覺讓樂天非常的珍稀。

張壯國起身帶著樂天哥蘇碩去了二樓,站在一個房間的門口。

他猶豫了一下,伸手要開口,可是手剛剛碰到把手上,房間裡面就傳出凄厲的慘叫聲。

「是我!是爸爸……」

張壯國大聲的喊道。

他快速的開了門,衝進了房間。

樂天也跟著進去了,他一眼就看到一個年輕的男人居然一臉恐懼的蜷縮在床腳。

蘇碩站在門口看了一眼,他嘆了口氣。

這孩子還是老張打算讓他**的,結果卻變成了這副樣子。

張壯國死死地抱住了兒子的頭,他在輕聲安慰著。

樂天看著這一幕,有誰能想到,這個鐵血男人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一個中年女人突然沖了過來,她看到兒子驚慌的樣子也急忙過來安慰。

「老張……你為什麼要帶陌生人上來?」她指責的看著張壯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