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媳婦,別多問,辛苦你,把這個事操心一下。」

劉英英生氣丈夫跟她這麼客氣,直接飆東北話懟他:「滾一邊兒去,跟我拽什麼詞兒呢!」

夫妻倆笑鬧一片。

……

周一的早上,小葡萄和小麥穗穿着新買的衣裳,背着新書包,拿着新水杯。懷着激動的心情,到幼兒園大班報到了。

甘甜看着他們在教室里坐下來,對劉英英感謝了一番,又匆匆趕車去馬甸報到上班。

等到她到了青竹典當行門口的時候,發現店門,是鎖著的。

沒錯,上面掛着牌子,「今日不營業。」

她焦急萬分,趕緊拿出手機打給郵箱中的預留電話。

「哦,是這樣,呂店長去醫院看望董事長了,章總給員工放了假,要不,甘甜小姐,你來總部,我們談一談。」

甘甜心裏咯噔一聲,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她心中忐忑,轉了公交地鐵,來到青竹總部。

接待她的是一個美麗優雅的女子:

「我是青竹典當行清河店的店長,你可以叫我芸姐。」

「芸姐好。」甘甜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

「坐下聊,」章弘芸給她倒了杯水,自己也坐下來。「現在京都北城比南城要發達,所以我們青竹也更重視北城。現在昌平發展迅速,地鐵也馬上將要開通。所以我打算在昌平,也把市場佔下來,開一家店。」

「聽說你住在昌平?」

「是的芸姐,我住在邊鎮上,不是住在區里。」

「那,如果昌平店開業,你願意在昌平店上班嗎?」

甘甜愣住了,天哪!真的嗎?這也太好了吧?以後上班那麼近的?

她猶豫着說:「芸姐,新店的鑒定師,只有我一個人嗎?嗯……我是說員工齊備嗎?裝修需要多久?我……家裏已經沒有生活費了。還在等着我的工資……吃飯……」

章弘昱坐在隔壁,聽着甘甜吞吞吐吐地說着自己的處境,心裏一陣難過。

他把自己去醫院探病的消息透露給呂詩珺,呂詩珺立刻去了醫院。他又讓吳迪通知馬甸橋店今天放假。直接把甘甜截留到總部。

然後請二姐安置甘甜。

章弘芸看着眼前不施粉黛卻美麗出眾的女孩,覺得自己兄弟的眼光真是不錯。

如果老媽知道自己給呂詩珺選的助手就是她兒子的心上人,不知她會作何感想呢?

「你放心,店鋪選裝修好的,人員馬上就可以到位。一周的培訓以後,我們就開業。培訓嘛,是帶薪的!」

甘甜高興極了,她覺得命運真是待她不薄。

聊了一會兒,甘甜起身告辭。章弘昱再也控制不住內心的思念。直接從隔壁衝出來。

甘甜心裏正美着,往前走着,就撞進一個人的懷裏。

「唔……」鼻子好疼。

章弘昱扶住她,笑着說道:「甘甜,別來無恙?」。 「嚴經緯,我愛你,我夏子悠這輩子永遠是你的老婆!」

這句話,夏子悠是大喊出來的。

現在夜已經深,嚴氏集團總部大樓附近並沒有什麼人,所以,夏子悠這句話,只有隱藏在奧迪車內的沈艾菲,她的助手金安安,以及躲在奧迪車后的東方先生聽到。

喊出這句話來之後,夏子悠感覺自己心裏舒服多了。

這幾天,她一直把心事憋在心中,在丈夫面前偽裝,對丈夫冷淡,她不敢告訴丈夫關於古家的事情,因為她知道自己丈夫嚴經緯的性格,一旦說了,和古家肯定會產生劇烈的衝突,到時候,她丈夫拿什麼來抵擋古家?

所以,這幾天,夏子悠憋得很難受。

特別是離婚的時候,她努力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她好想找個人訴說,但她發現根本沒有訴說的對象,因為古家的事情,她不敢泄露出去,對自己最好的閨蜜曾妮,她也不敢說,一旦真相被自己丈夫知道,那後果她不敢想像。

所以,她只能一個人憋著。

現在周圍沒什麼人,她終於可以發泄出來了!

「呼!」

大大的呼出一口氣后,夏子悠抹乾眼淚,她的美眸中,抹過一絲決然,輕聲道:「老公,等着我!」

發泄完情緒。

夏子悠正準備開車回家的時候,一道叮叮噹噹的聲音傳到她耳中。

她轉身一看,發現一名穿着長袍的老先生,從不遠處走了過來,他舉著一張帆布,上面印着幾個大字:「只花十元錢,包你一輩子!」,帆布上掛着鈴鐺,所以發出了叮叮噹噹的聲音。

「唉……算命先生難活啊……我東方這輩子幫無數人推算了姻緣,卻始終找不到屬於自己的有緣人,唉……」東方先生一邊自言自語的嘆息,一邊走到了夏子悠身邊。

這番話,是東方先生故意說給夏子悠聽,吸引夏子悠的注意的。

當然,這也是他的心裏話,他出師之後,遇到了無數個心動的女人,但一看相算卦,他心動的那些女人都和他命中犯沖,這把他給急得不行,難道他八字裏就沒女人?只能靠雙手度日?

夏子悠本來是不怎麼迷信的,放在以前,算命先生是不可能吸引夏子悠的注意。

不過,今天夏子悠逼不得已和嚴經緯離婚,心中難受至極,現在聽到東方先生說推算姻緣一事,她似乎是為了尋求安慰一般,直接把東方先生給喊住。

「菇涼,你要算命么?」東方先生停住腳步,看向夏子悠,說道:「我東方先生行走天下,給無數人算過命,從未推斷錯誤過半分,要不要算一卦?價格實惠,五十元一次!」

東方先生這麼說,夏子悠情不禁看向他的宣傳帆布,上面寫着:只花十元錢,包你一輩子!

「啊……菇娘,十元錢是白天,現在晚上,算夜班,要加錢!」東方先生解釋道。

夏子悠從包里拿出一張一百元的,遞給東方先生。

東方先生遲疑道:「菇涼,要不刷卡或者掃碼付款?我沒零錢找你!」

「不用找了!」

聽到夏子悠說不用找,東方先生雙眼放光。

「菇涼,你要算什麼?」

夏子悠想了想,道:「姻緣,家運!」

「沒問題,菇娘伸出你的右手,我看看掌紋!」

隨着東方先生的話,夏子悠將右手手掌打開,由於現在是晚上,路邊的路燈也不夠亮,東方先生只好掏出屏幕碎了都沒捨得換的手機,打開手機的手電筒,照射在夏子悠的右手上。

嗯?

當東方先生的目光落在夏子悠的手掌上的時候,他的眼神瞬間凝固了。

越看。

他的眼神越是吃驚。

好久,他的視線才離開了夏子悠的手掌。

「先生,怎麼說?」夏子悠微微皺眉,剛才東方先生的反應,讓她覺得這老頭是在故作高深。

「菇涼,你這人生,不簡單吶!」

東方先生一邊捋著鬍鬚,一邊道。這說辭,像極了擺路邊攤的算命先生,凡是人算命都說對方的人生不簡單,專撿別人喜歡聽的說。

「怎麼不簡單?」夏子悠開口道,她已經打心眼裏覺得對方是個騙子,是啊,平時她根本不信算命這種東西,自己今天為什麼會想着靠算命來尋找心理安慰呢?

「菇涼,你這人生,有起落啊。」

東方先生開口道:「從你的掌紋來判斷,大概七年前左右,你的感情紋,事業紋都有過交叉,說明你七年前,你的人生有過重要變革。」

東方先生這番話說出來,夏子悠瞬間瞪大了眼睛。

七年前,是 齊青杳出神的抬起眸,盯著馬車某處,似乎在放空,一會兒后,她喃喃自語著:「她所有能記得的事情,都在我的記憶里。」

語畢。

她將小寶放到了對面。

以對大人的態度。

緩緩道。

「如今,你們有兩條路。」

三隻小傢伙瞬間揚起小眉頭,淚眼汪汪的看著她。

「第一條路,覺得我不配做你們娘親的,請回到齊老頭,也就是你們的外公身邊吧,我沒什麼意見。」

「第二條路,繼續跟著我。我這輩子不會和人論及婚嫁的。我會好好的照顧你們三隻小包子,直到你們長大!或許沒到你們長大,我就死了……畢竟這個世界很兇險,江湖中高手挺多的。危險也挺多!我不覺得我能安安穩穩的活十幾年……說不定……」

小寶一瞬間插話道:「不準死!!不準說死的話。」

「那不說死了。」

那蓄滿了淚光的眼睛,看起來格外可憐兮兮,齊青杳倒是氣定神閑道。

「你放心,我就算死,也會把你們提前安頓好的。」

「或者,你們要是覺得我不配做娘親,也不想回齊家,還有第三條路。那就是我找個不錯的村子,遇到生不出孩子的好心夫婦,給對方一大筆錢,將你們託付給他們照顧,這條路也不錯。我們家鄉,要是遇到沒孩子的人,就這樣收養。」

「不準不準不準。」小寶又一次撲到她懷中,小手手捏住她的衣襟,很是執著的道:「你就是人家的娘親!老天爺派你來,就是為了拯救我們。」

「娘親!」大寶和二妞也撲過來,像個小炮彈似的,撲個滿懷。

二妞扁著嘴,眼中冒著淚花道:「寶寶才不要離開娘親了,你有她全部的記憶,你就是她。」

「嗚嗚嗚,人家才不要離開娘親啦。」大寶將眼淚鼻涕全部抹在了她的身上。

齊青杳輕輕的拍著三隻奶糰子的柔軟背脊,用愛憐的語氣柔聲道。

「我以後不會成婚的,一定會好好照顧你們。力所能及的讓你們開心快活的成長呀,寶貝們。」

「娘~~~~~~」三隻奶糰子有志一同的喊道。

「乖寶貝!」齊青杳道。

「人家永遠都是娘親的乖寶貝。」小寶在她的懷中格外撒嬌的細聲細氣道。

齊青杳微微一笑:「那你們要給娘親保守秘密哦,剛才的話,是我們四個人之間的秘密。」

「乖寶寶永遠會保守我們的小秘密。」三隻小傢伙齊齊的抬起頭,認真表示。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