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子孫們,隨我出手,援助祖木。」老樹看到蕭然一副昏昏欲睡,極度虛弱的樣子,立刻嚴肅了起來,大喊一聲。

嘩嘩!

周遭數萬棵大樹齊刷刷地搖擺著身子,彷彿狂風襲來似的,樹葉嘩嘩作響。接著,一種肉眼難以看到的碧綠光華從每一棵大樹當中飛升而起,匯聚到半空當中,化為了一片碧綠海洋。

感受到頭頂那磅礴的碧綠光華,花香猛地怔住了。她身懷祖木妖花武魂,對於大樹的這種碧綠光華,也是極為敏感。以前她一個人的時候,可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因為,祖木妖花武魂無法直接吞噬這些碧綠光華,它想要綻放開來,必須由祖木武魂提供力量。就好比,牡丹花雖然漂亮嬌艷,但吸收養分這種事情,還是得交給自己得根莖。

如海洋般的碧綠光華,慢慢旋轉起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中心凹陷下去,形成了一道綠色光線,直奔蕭然那虛弱的祖木武魂而去。

浩瀚的碧綠光華湧入祖木武魂當中,猶如大雨傾灑在了乾涸的大地上似的,祖木武魂猛地一震,光芒慢慢強烈起來。

得到這股生力軍,蕭然也是為之一振,一種充實感和興奮感油然而生。他睜開眼睛,體內的疲憊漸漸退去,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

嘩嘩!

碧綠光華自蕭然體內蔓延開來,如一圈圈光暈似的,極為絢麗耀眼。旁邊的花香見況,小嘴長大,彷彿能夠塞下一個小雞蛋似的,這種強大的力量,令得她體內的祖木妖花武魂變得極為活躍。

就在花香驚訝之際,她的右手自動抬起,祖木妖花武魂自掌心處升起。祖木妖花出現,立刻驚動了祖木武魂。

嗡!

祖木武魂輕輕顫抖了一下,一道碧綠光芒自它內部飄飛出來,自動湧入祖木妖花當中。這股力量的進入,令得祖木妖花表面的光暈,變得刺眼了一些。同時,花香嬌軀顫抖了一下,身體表面變得晶瑩起來,彷彿如仙子一般,飄逸動人。

噗通!噗通!

清晰的心跳聲在蕭然和花香的耳畔,同時響起,節奏相同,步調一致。

噗通!噗通!

聽到有兩個心跳聲,蕭然猛地回頭,看向了身後的花香。同時,花香也一臉驚訝地看著蕭然,眼神里寫滿了不敢相信。

他們倆的心跳,居然一模一樣,彷彿本就連為一體似的。

嗡嗡!

與此同時,祖木武魂的青色光芒,忽強忽弱,彷彿心跳一樣。同時,祖木妖花的花骨朵當中,也是光芒忽閃忽閃。

這種出乎意料的現象,令得蕭然和花香,感到不可思議。但在老樹看來,確實理所當然的。因為祖木武魂和祖木妖花,本就是一體的,現在只不過是分到了兩個人的體內而已。可它們一旦相遇,那種本就是一體的感覺,自然會表現地淋漓盡致。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從對方的眼神當中,他們都看到了難以置信和一種難以言說的情愫。

看到蕭然和花香已經有了相吸的趨勢,老樹心中很是欣慰,輕聲笑了一下,沒有驚擾他們倆。

與老樹的開心不同,蕭然的心中卻是升起了一抹猜疑,難道那老傢伙說的是真得?我和花香,真是天生一對?可這樣一來,伊若怎麼辦?

想到藍伊若的脾性,若是她知道了這件事情,估計連天都會給掀翻了。

唉,事情太麻煩了。如果真得無法避免,那就順其自然吧!其實,花香,的確是一個好姑娘。

就這樣,蕭然和花香都沒有說話,很是安靜。蕭然繼續為大樹提供青色魂力,讓它們恢復生機,同時輸送一部分給花香的祖木妖花。花香呢,靜靜地坐在一邊,閉目凝神,吸收蕭然的祖木武魂提供的力量,增強自身實力,希望可以開出一枚花瓣。如果能夠開出一枚花瓣,那她就可以順利進入開門境,就不會再拖累蕭然了。

想到自己以後可以跟在蕭然身邊,花香的臉蛋上,就忍不住浮出一絲笑容,讓她更加清純動人。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兩個人就這麼坐著,轉眼三天過去了。

所有大樹恢復生機,且比之前更加翠綠,一派生機盎然的樣子。

蕭然站起身來,看著綠油油的森林,臉上忍不住浮出了一抹笑容,他有種很強的成就感和快樂感。在他後面的花香,依然盤腿而坐,還在修鍊當中。但她體內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卻在慢慢增強。

「這丫頭,難道她要突破了嗎?」蕭然感受到花香體內越發強大的力量波動,不禁驚喜道。

「有祖木在身邊的祖木妖花,才能真正展現出它的強大。」老樹呵呵笑道。「蕭然小哥,如果你想祖木武魂徹底覺醒,或許也缺不了祖木妖花。反正啊,你們倆的姻緣,是天定的。這一點,誰也改不了。」

蕭然縱身一躍,朝著老樹飛了過去。

「老傢伙,你不知道你這樣太直白了,會讓我和花香很尷尬嗎?」

「蕭然小哥的意思是,讓小老兒委婉點?」老樹問道。

這老傢伙到底是不是在明知故問啊?蕭然白了老樹一眼。他回頭看了一眼茫茫森林,猛然間想起了一件事。

「反正這裡綠意濃濃,正好可以修鍊木神衝天光。」蕭然說完,飛到半空當中。他體內的祖木武魂綻放青光,森林當中的碧綠光華再次升騰而起,化作一片浩瀚的海洋。


蕭然站在碧綠海洋當中,雙手上下擺動,碧綠光華翻騰起來,如海浪似的,極為絢麗。伴隨碧綠光華的每一次翻動,空中也是不斷漾起了驚人的漣漪。接著,他雙手猛地一合,雄渾的碧綠光華慢慢凝聚,化為一顆數十丈大小的巨大光團。

他的手印變化,碧綠光團慢慢縮小,顏色更加濃郁。在碧綠光團縮小的同時,一種力量波動自光團當中悄然擴散開來。下方的森林,竟然兀自出現了一個凹槽,這是被那種力量波動生生給壓出來的。

「這是什麼武學?」老樹看著空中懸浮的那顆直徑約莫三十米的巨大光團,驚訝不已。雖然那顆光團的力量源自它們這些大樹,可那種力量太過集中了,一旦爆炸開來,連它們都倖免不了。

就在老樹驚訝之際,光團的體積又縮小了幾分。此刻,蕭然眉頭緊皺,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眼前的巨大光團,他要繼續壓縮。

碧綠光團的體積,在蕭然的強力壓縮下,越來越小,直徑只有十五米了。整顆光團,青光碧綠,猶如翡翠。

隨著碧綠光團體積的變小,它的力量更為集中,彷彿隨時都會爆炸似的。老樹越發心悸,隱隱中還有種懼怕。若是可以移動身體的話,它肯定毫不猶豫就跑了。

「不行,還要繼續凝聚,至少要把直徑壓縮到十米才行。」蕭然不是太滿意,繼續加大壓縮力度。

聞言,老樹悚然一驚,還要壓縮?蕭然小哥,你可要小心啊,別一不小心弄爆了。

碧綠光團再次縮小了一些,整顆光團更加凝實,它的表面光滑如鏡,能夠倒映出四周的一切。


原本如海洋般浩瀚的碧綠光華,如今被壓縮成了直徑只有十二米的碧綠光團,可以想象,這種力量若是爆發開來,絕對是驚天動地。

就在碧綠光團的直徑壓縮到十二米之際,蕭然感覺到了有種心有餘而力不足,他額上汗水淋漓,任憑他如何加大壓縮力度,可碧綠光團始終無法再次縮小了。據捲軸上說,想讓木神衝天光威力最大化,碧綠光團的直徑必須縮到十米。

看到蕭然有些力竭,老樹聲音哆嗦著喊道:「蕭然小哥,你可要控制住了啊!」

「老傢伙,放心吧,我不會傷到你們的。」蕭然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老樹榦笑了幾聲,聲音略顯乾澀。

深呼吸了幾口氣,蕭然體內祖木武魂頓時爆發出可怕的吞噬力,將那壓縮地極為凝實的碧綠光團瘋狂地吞噬進去。接著,祖木武魂又釋放出一股驚人的力量,直奔遠處還在修鍊的花香而去。

很明顯,這傢伙是在給它的花朵輸送力量,幫助花香突破呢。

「好吧!這力量,全都給你。」蕭然苦笑了一聲,將那顆直徑達到十二米的碧綠光團全部吞噬進去,然後將力量轉送給花香的祖木妖花。

嘩啦啦!

祖木妖花得到如此磅礴的力量,一種令得蕭然都驚悸的力量陡然席捲開來,將方圓幾公里全都籠罩進去了。許久之後,一枚粉色花瓣,在蕭然驚喜的目光當中,徐徐展開。 粉色花瓣展開,一抹沁人心脾的幽香徐徐擴散開來。幽香飄入蕭然鼻中,他感覺神清氣爽,精神煥發,體內的祖木武魂更是異常活躍歡騰。

幽香瀰漫整片森林,所有大樹彷彿得到了養料一般,奮力生長。幾個呼吸間,上萬棵大樹整齊地拔高了兩三米。

看到那些快速增長的大樹,蕭然驚訝不已。

「祖木的恩賜,我等終生不忘。」老樹感受到那股澎湃生機,激動不已,聲音也是顫抖了一些,躬腰行禮。

嘩嘩!

一片森林的大樹,紛紛抖動著樹葉,彎腰行禮,答謝祖木妖花的恩澤。

看著這副萬木朝拜的樣子,蕭然的心裡也是暖暖的。雖然它們的生長並非直接是因為蕭然,但她也有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啊!

過了一會兒,花香漸漸蘇醒過來。此時的她,已經晉陞開門境實力,但還是那副乖巧可愛的摸樣,討人喜歡。

「老樹,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以後有機會再回來看你和大家啊!」蕭然看花香已經蘇醒了,沖著老樹擺了擺手,告辭。

「蕭然小哥,花香姑娘,小老兒恭祝你們早日喜結連理。」老樹呵呵笑道。

對於這樣的祝福,蕭然除了哭笑不得之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隨意地擺了擺手,帶著花香朝著萬荒城趕去。

出來這麼多天了,也該回去報道一聲了。而且,他還要去大炎城,找雲陽呢。

兩人如今都是開門境實力,回去的速度,自然要比來時快了一些。

第二天黃昏時分,蕭然和花香一起回到了大蕭傭兵團。

看到蕭然和花香毫髮無損地回來,蕭震那顆懸吊吊的心,總算是放下了。他是真得害怕蕭然出意外。

「蕭震大哥,這些天,傭兵團里沒事吧?」雖然人在外,但蕭然的心,還是牽挂著大蕭傭兵團的。

「沒事。這些天,我們派出去的人,又找到了一些落單的兄弟們。」蕭震笑了笑。這時,大廳外面走進來了一群人,約莫五十個。

看到最前面那人,蕭然愣了一下,旋即興奮地喊道:「柳雲飛?!」

最前面的那人,正是柳雲飛。上次大蕭傭兵團被圍殺,柳雲飛等幾個淬魂境實力的兄弟,殺出重圍,藏匿了起來,算是撿得一條性命。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蕭然走到柳雲飛面前,兩人擁抱了一下。自打柳雲飛在大炎城外被蕭然救下之後,他就一直跟著蕭然,來到萬荒城。蕭然曾答應過柳雲飛,要幫他報仇雪恨。而現在,風靈閣不光殺害了柳雲飛全家,也沾染了大蕭傭兵團數百兄弟的鮮血。對付風靈閣,已經不僅僅是為了兌現諾言,幫助柳雲飛復仇了,同時也是為了大蕭傭兵團死難的兄弟們報仇。況且,先前蕭猛屍身受辱,全都是吳鵬飛的主意。這筆債,必須讓風靈閣加倍償還!

而殺死蕭猛的兇手韓沖,則是風魂學院的人。待得以後去了火魂學院,蕭然必定要手刃此人,為兄報仇!

想到火魂學院,蕭然心中就有另外一個疙瘩。在藍伊若離開前,火魂學院的考驗就差不多要開始了。可如今都過去一個多月了,蕭然也沒有遇到火魂學院的人,怎麼接受考驗呢?如果不能接受考驗,該如何去火魂學院呢?如果去不了火魂學院,就見不到藍伊若,以後也就難以差探出蕭天嘯的真正位置。

與蕭天嘯已經分離了快十二年了,蕭然對他的思念,不可謂不深啊!

對於蕭然心中的這些事情,沒人知道,他也只能將其深深地埋在心裡。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早晚有一天可以與蕭天嘯團聚的。

看著眼前還活著的各位好兄弟,他是打心眼裡高興。

「蕭然,風靈閣殺害了我們太多兄弟,這筆仇,我們必須報!」柳雲飛之前被追殺的時候,眼睜睜看著很多大蕭傭兵團的兄弟被殺,但他卻無可奈何,只能把仇恨壓在心中,等待時機爆發出來。

「我們大蕭傭兵團,原本有一千多兄弟,現在,卻只剩下我們兩三百人了。」

「雖然這一切都是血虎團親手做的,但那恭虎,也是風靈閣的長老。這些年,風靈閣一直在背後支持血虎團,處處欺壓我們。現在,更是害得我們大蕭傭兵團幾乎覆滅。這筆債,我們必須加倍討回來!」

「對,討回來!」


……

死裡逃生的傭兵們,一個個群情激奮,恨不得馬上就殺上風靈閣,為死難的兄弟們報仇。一時間,大廳里喊殺此起彼伏,鬥志盎然。

見到大家都很激動,蕭震趕緊喊道:「各位兄弟,大家先冷靜一下。仇,我們肯定會報。但眼下,我們還是要積蓄力量,等待機會。」

「大家這些天肯定也累了,蕭震大哥,先讓兄弟們吃好喝好,然後好好休息吧!」

「交給我吧!」蕭震點頭,立刻吩咐下去,準備吃喝以及收拾房間。

大廳外面,聽說柳雲飛回來了,楚風和楚雲兩兄弟激動不已,急忙跑了過來。

他們三人也算是同是天涯淪落人了,所以三人情誼很深。據說柳雲飛和楚風、楚雲已經結拜了。對於這個,蕭然倒是很贊同。因為,如此一來,大家就更團結,力量更加凝聚了。

唯一不足的是,這三人的實力目前還處於淬魂境。若是能夠讓得他們三人都晉陞到開門境的話,那大蕭傭兵團的實力,將會空前強大,那向風靈閣復仇,就無疑多了一分勝算。可要做到這一點,很難啊!

咦?我怎麼忘了那個啊?蕭然一拍腦門,恍如大悟。

翌日,大蕭傭兵團一處很安靜的修鍊室當中。蕭然和蕭震,對立而坐。

「蕭震大哥,金焱鍛體之苦,想必你以前也經歷過。但金焱武魂品級越高,鍛體效果越好,而鍛體的痛苦,也更強烈,你可準備好了?」蕭然看著眼前赤裸上身的蕭震,臉色凝重了幾分,問道。

蕭震一對虎目當中,露出一抹堅定,說道:「我蕭震乃堂堂男子漢,豈會怕一點痛苦?蕭然,你儘管來吧!為了能夠兄弟們報仇,我就算是死了,也在所不惜。」

「蕭震大哥放心,有我在,不會讓你死的。」蕭然笑了一下,右手攤開,准六品的金焱武魂升起。

看著蕭然手中准六品金焱武魂釋放出來的恐怖熱浪,蕭震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准六品金焱武魂,果然不同凡響,光是這熱浪,就讓我膽戰心驚。待會兒的鍛體之苦,恐怕真得很難熬啊!

看出了蕭震眼神當中的一絲驚懼,蕭然沒有多說什麼,左手攤開,祖木武魂升起,青色魂力飛涌而出,落到了蕭震的身體表面。

「蕭震大哥,這青色魂力,擁有不錯的恢復能力。所以即便金焱鍛體之苦很難忍受,你也不會有事的。」蕭然擔心待會兒鍛體之後,蕭震會因為心中恐懼而出現意外,所以先安撫他一下。

感受到青色魂力帶來的清涼,蕭震緊繃著的神經放鬆了一下,心中也略有慚愧。

「來吧!」事到如今,已無退路,蕭震也只得硬著頭皮上了。

蕭然輕輕點頭,右手金焱武魂的金色火焰飄飛而出,一下子就沒入了蕭震的體內。

轟!

可怕的熱浪鑽入蕭震體內,由外而內地衝擊他的血肉、筋骨、臟腑。蕭震體內的金焱武魂,被蕭然的祖木武魂所發出的青色魂力給包圍了起來,力量一點也沒有散出來,這就防止兩個金焱武魂之間發生相互侵蝕和爭鬥。

准六品的金焱,灼燒力的確非常強悍。才短短几秒鐘,蕭震全身上下便是一片通紅,滾滾熱氣自毛孔當中噴發出來,他整個人像是要被蒸熟了似的。

翻江倒海般的痛苦襲上心頭,蕭震眉頭緊皺,渾身綳得非常緊,皮下血管也鼓了起來,讓他看起來很是恐怖。

哧哧!

漸漸地,蕭震體表皮肉綻開,有食指寬,連內部的白骨都看到了,混雜著雜質的血液自綻開的皮肉當中流淌出來,將他染成了一個血人。他自己看到這般情況之後,也是被嚇了一跳。以前他在經受鍛體時,情況可遠遠沒有這麼嚴重。

很快,青色魂力奔湧上去,減輕蕭震的痛苦。他喘著粗氣,感激地看了蕭然一眼,喉嚨很乾澀,說不出來。

「蕭震大哥,屏氣凝神,全身心投入到鍛體當中。若是撐過去,對你有很大好處。」蕭然提醒道。

蕭震點點頭,閉上眼睛,不再多想其他。雖然後面的痛苦依然很讓人難以忍受,但好在有蕭然的青色魂力幫助,為蕭震減輕一部分痛苦。不然的話,蕭震能否順利通過鍛體,還是兩說。畢竟他從未經歷過這種高強度的鍛體,身體還沒有產生一定程度的忍耐力。

鍛體,持續了接近一個小時,好幾次蕭震都差點暈過去。結束之後,蕭然將蕭震體內的金焱,全都收了回來,青色魂力則繼續留在他的體內,助他快速恢復。


呼!

痛苦消失,蕭震長舒一口氣,他感覺自己像是死了一次似得。待得他睜開眼,查看自己皮肉時,驚喜地發現,皮肉堅硬程度確實比以前強了不少。而且,他也隱隱感覺到自己彷彿觸摸到了一個屏障似的。在以前突破兵魂境時,也是這般。

難道說,這是要突破淬魂境的前兆嗎?蕭震興奮不已。

「蕭震大哥,你怎麼了?」看到蕭震臉上的興奮,蕭然好奇地問道。

「蕭然,我,我感覺自己好像要突破到開門境了!」蕭震驚喜若狂。他停留在淬魂境後期頂峰已經五六年了,而如今終於有了突破的機會,那種興奮和激動,難以言說。

「真的嗎?!」蕭然還以為,幫助蕭震鍛體三五次,興許能夠讓他觸摸到突破的感覺。沒想到這才鍛體一次,就使得蕭震有了那種感覺,這實在是太意外了。「蕭震大哥,這段時間你就加緊修鍊吧!至於團里的事情,暫時交給楚風大哥吧!」

「嗯!」蕭震沒有意見,畢竟現在最要緊的還是突破到開門境! 「鍛體的痛苦,遠超你們想象,所以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