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對!不能慣著小鬼子,他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沒那麼容易!」蔡廷鍇軍長說道。

「這伙小鬼子躲進一個村莊里,怕是不好剿滅!而且小鬼子的槍法好,特別是近距離,百米內幾乎是一槍一個準!」

總參謀長黃強擔心己方傷亡過大!回去難給鄉親們交代!

在場眾將領中,蔣光鼐和蔡廷鍇是粵東羅定人;黃強是粵東龍川人;趙一肩是粵東梅縣人;范漢傑是粵東大埔人。

徐名鴻是粵東豐順人;區壽年、譚啟秀是粵東羅定人;李擴是粵東梅州人。

換一句話說,第十九路軍不論是官還是兵,大部分是粵東老鄉,如果傷亡過重,將領們良心難安,回到家鄉是要被人指著背脊罵的!

「得把這伙小鬼子消滅,令小鬼子長長記性,要不然老是搞這種滲透戰術,我們防不勝防!」政治部主任徐名鴻支持殲滅這伙日軍突擊隊!

「得想辦法快點把這伙小鬼子消滅,小鬼子的求援行動才能停下來!」

……

「報告蔣總指揮、蔡軍長、黃參謀長:我軍用30門迫擊炮轟炸村莊!」

「呃?我軍哪來的迫擊炮?」蔣光鼐、蔡廷鍇、黃強等將領瞪大了眼睛!

「是繳獲日軍後勤補給隊的!根據小鬼子狙擊手的招供,他們計劃潛入我軍後方,來一個孫悟空大鬧鐵扇公主肚子式的戰鬥!把我後方攪得天翻地覆!配合前線進攻,真如防線擊破!」

「原來是這樣!小鬼子真歹毒!」

「這樣的毒計也想得出來!」

……

眾將領正商量著怎樣辦,一名參謀激動地跑了進來!

「報告蔣總指揮、蔡軍長、黃參謀長:潛入村莊的小鬼子大部分被炸死,少部分還在負隅頑抗!我軍正在清掃戰場!」

「這就好,這就好!」

……

其實韋步平想用汽油進行焚燒!

在華僑大刀隊兄弟的幫助下,拉了十幾桶汽油來到小村莊的高處,準備把汽油倒到地下,向低處流淌之後,點燃以燒死狗日的小鬼子!

在點火一刻,被韋步平制止了:不能開這個頭!雖然小鬼子可恨,但是不能給小鬼子留下口實!

萬一以後小鬼子用汽油燒人燒房子,我方抗議時,小鬼子說是學我軍的作法,那就被動了!

不過哪些小鬼子一看中方戰士想倒汽油,馬上投降了!

……

與此同時。

范庄東棟,國軍第78軍指揮部。

眾將領收到被圍困的日軍發出表明投降的信號彈,明示外面的部隊不要進攻了!

指揮部里歡聲雷動!

正在這個時候,外面進來幾名官兵。

「委任狀到,請譚師長接狀。」

譚啟秀連忙站起來,一個立正。

「茲任命第十九路軍第78師副師長譚啟秀兼吳淞要塞司令,著即赴任!京滬衛戍總司令官陳銘樞令!……」 委任狀來得太突然了,譚啟秀接過兼任吳淞要塞司令部司令官的委任狀時,愣了神。

「由你兼任吳淞要塞司令長官一職!是我提的議!別人我還信不過了!」蔣光鼐說。

譚啟秀點點頭,表示明白了:上一任吳淞要塞司令長官劉振銓在一二八開戰後不久,就因體弱多病,跑到南京找他的老長官辭職而去!

劉振銓走前,向上級京滬衛戍總司令長官陳銘樞請求,以吳淞要塞司令部參謀長滕久壽暫代要塞司令長官一職!陳銘樞同意。

3天前的2月4日,日軍第3艦隊第1特遣艦隊集中10多艘軍艦,用艦炮對吳淞要塞炮台進行猛烈轟炸!

空中還有24架戰機全力轟炸吳淞要塞炮台!

吳淞全鎮頓成一片火海,炮台內、外到處是一、二丈深的炮彈坑。

吳淞要塞代司令滕久壽組織火力奮起還擊,並親到前線指揮戰鬥,不幸被炮彈炸中,英勇殉國。

滕久壽殉國當天,第十九路軍總指揮蔣光鼐、軍長蔡廷鍇、總參謀長黃強、淞滬警備司令戴戟先後電令在南京的劉振銓回歸吳淞要塞指揮戰鬥!

劉振銓以身弱、有病纏身,不能勝任為由向軍政部部長何應欽提出辭呈,得到何應欽批准。

按道理來說臨陣辭呈,是行軍打仗之大忌!但何應欽看劉振銓確實有病在身,不能勝任繁重戰鬥,於是批准了劉振銓的辭呈!

當然,也與軍政部長何應欽是鄧振銓的貴州同鄉,又是北伐時期的老上司有一些關係!

吳淞要塞炮台關係重大!

吳淞要塞炮台位於長江入海口處,是拱衛上海的前哨陣地,又是扼守望揚子江咽喉的重要支撐點,堪稱兵家必爭之地。

第十九路軍總指揮蔣光鼐、軍長蔡廷鍇、總參謀長黃強等將領商量之後,決定向上級提議由足智多謀、老成恃重的譚啟秀兼任吳淞要塞司令長官!

提議上報到京(南京)滬(上海)衛戍司令部,司令長官陳銘樞略一沉吟就同意了!

陳銘樞是粵東合浦人(合浦在1952年劃歸桂省管轄),是第十九路軍的創建人之一!

對於蔣光鼐、蔡廷鍇、黃強等下屬的提議當然同意了!

就這樣,第78師副師長譚啟秀兼職吳淞要塞司令官!

……

「職部當這個吳淞要塞司令官是可以的,但是職部有一個要求。」譚啟秀道。

「哦!什麼要求?說說看!」蔣光鼐看著譚啟秀,知道這位下屬非等閑之輩,只要不出格的要求,還是要答應的!

「請把新兵韋步平劃歸為職部下屬,一起駐守吳淞要塞!」

「哈哈哈哈……」

蔣光鼐、蔡廷鍇、黃強、趙一肩、范漢傑、徐名鴻等將領哈哈大笑!

總裁大人好眼熟 「好你個醒目仔(聰明人)!剛才我們還商量著給韋步平越級提拔為連長使用,沒想到你也想要用他!」蔣光鼐大笑道。

「這就叫做英雄所見略同!」譚啟秀道。

眾將領大笑!

「我們在來之前已經商量好了,第十九路軍司令部成立一個突擊隊,專用於對付日軍滲透進來的突擊隊!」蔡廷鍇說道。

新妃嫁到:王爺別太狂 「是啊!小鬼子的突擊隊防不勝防,之前在閘北,就有小鬼子冒充老百姓聲稱找長官報告重要軍事情況,在面見我軍長官時,突然掏出武器,開槍發暗器!我軍損失重大!」

「這事特務營不是可以做了嗎?」譚啟秀道。

「特務營一般只能做盾使用,我要一支能夠主動出擊的精銳連隊!計劃很久了!一直尋找最佳人選,今天我總算找到了!」

「韋步平太年輕了吧?我承認他有本事,但他才二十齣頭,還是個娃娃!職部認為他繼續在第78師磨鍊磨鍊。」

區壽年不同意把韋步平調出第78師:剛得到一個人才,還沒過夜就被司令部挖去了。

「我相信他能做好!」黃強說道。

「司令部是知道他的行動情況的,比我們的特務營做得還好!」

……

「報告!躲藏進村的日軍突擊隊被我軍炸死炸傷30多人,現在已經投降!」一名參謀走進來報告道。

「哦,這麼快?!」眾將領驚訝不已:難道不應該打到天黑嗎?小鬼子什麼時候這麼差勁了?

「丁榮光、沈天良是怎麼打的仗?」

「報告總指揮!我軍使用50門迫擊炮,一齊向小村莊發射炮彈,只是來一個四連射,小鬼子馬上舉起了白旗!」

「是誰想的法子?」

「新兵韋步平!」

「哦! 錯愛冷少東 明白了!」眾將領頻頻點頭。

「職部堅持支持成立司令部直轄突擊隊!支持韋步平擔任首任隊長!」譚啟秀大聲道。

「這樣才好嘛!不要怕人才流失嘛!我們第十九路軍的人才還是很多的!」蔣光鼐、蔡廷鍇、黃強等將領點點頭。

「你……」

區壽年、李擴驚奇地看著譚啟秀:你剛才不是反對把韋步平調出去的嗎?怎麼一眨眼就變了!

「不過新成立的突擊隊隊,先跟職部到吳淞要塞磨鍊磨鍊!」譚啟秀笑著說道。

「哈哈哈哈!我說你怎麼支持韋步平調到司令部直轄部隊,原來你是有小心思的!」蔣光鼐大笑道:「好!我同意了!」

「我也同意了!」

蔡廷鍇、黃強、趙一肩、范漢傑、徐名鴻等將領紛紛表示同意。

「那好!我們事不宜遲,馬上召回韋步平,跟他談談成立突擊隊相關事宜!」

……

事實上,宮本少佐率領的突擊隊,是不想連累更多的援軍傷亡,不得不投降的!

對面的中方指揮官就是個瘋子般的天才,把迫擊炮的落點時間協調到難以置信的統一,炸彈落點範圍內,幾十顆炮彈統一爆炸,這衝擊波能把耳膜震破,把心臟震得陣陣痙攣!

為了防止耳膜震破,只得張開嘴巴!但是聲波還是把人震得頭天暈眼暗!耳朵出血!

至於運氣不好的小鬼子,被炸個正著,皮開肉綻者比比皆是!

宮本少佐還聽到外面的支那軍軍官們,正在熱烈的討論,不要過早的把村裡的小鬼子殺死,讓他們發信號彈,吸引更多的小鬼子過來,然後層層阻擊…… 這是中方軍隊慣用的「圍點打援」手法啊!

宮本少佐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這比殺了自己還難受!

宮本少佐連忙命令停止向天發射求援信號彈,命令信號兵打出二白一黃的「玉碎」信號彈!

宮本少佐高舉軍刀,大聲說道:「我們寧願死在衝鋒的路上,也不連累我們的大和勇士!準備進擊!」

在宮本少佐的號召下,宮本步兵突擊隊剩下的100多人有軍刀的拔出軍刀,沒軍刀的上了刺刀。

看大家準備妥當,宮本少佐用盡全力大吼一聲:「沙雞雞!」

然後眾小鬼子集體高呼一聲口號:「*皇陛下萬歲!」

眾小鬼子從掩體里跳起來,發起了「豬突」進攻!

「頓!頓!頓!頓……」

「頓!頓!頓!頓……」

重機槍特有的沉悶而有力的聲音響了起來,衝鋒在最前面的小鬼子被子彈擊中,如遭重鎚!先是身子一頓,擊中部位騰起一股血霧,然後軟軟倒地!

至於斷腿斷手者不計其數!

但是小鬼子毫不畏死!還是前赴後繼的沖了上來!倒在地上的還匍匐向前……

中方戰士暗暗心驚:丟那馬!原來小鬼子也不怕死!彪悍如斯!

「停!」

忽然有人大吼一聲,中方戰士急忙停下射擊!

眾戰士順著話聲來源處看去,只見一名年輕人平端一支裝有瞄準鏡的三八長槍,連續扣動扳機!

「呯!呯!呯!……」

五聲槍響,五名小鬼子左腿一一中槍倒下,大聲慘叫,顯然沒有打死!

那年輕人迅速換了一支「三八改狙」,瞬間又是「呯呯呯呯呯」五聲槍響,沖在最前面的五名小鬼子右腿中彈,一一倒在地上!

那年輕人又換一支槍!

這年輕人身邊,左右各一人正在向手裡的一支「三八改狙」壓彈!三支「三八改狙」輪流射擊!

但看樣子,二人壓彈的速度跟不上射擊的速度!

壓彈的倆人就是張保和黃橫了,中方狙擊手就是韋步平。

有的小鬼子倒下了,還想開槍,被韋步平一槍把手掌打沒了!倒下的小鬼子膽戰心驚,什麼武士道精神早就拋到九宵雲外,老老實實趴在地上,聽天由命!

眾戰士驚呆了:好犀利!

丁榮光和沈天良對視了一眼,暗暗點頭,二人瞬間明白了韋步平的想法:捉活的!活的小鬼子比死的小鬼子有價值多了!

宮本少佐雙手雙腳各中了一槍,這才不甘心的倒在地上,雙眼還死死盯著開槍的韋步平!

然後宮本少佐向後做了一個手勢!近30名小鬼子雙手高舉槍支,從掩體里走出來!

小鬼子投降了!

「把小鬼子打死不就好了!」

「是啊!死了的小鬼子更省事!」

「我們還要救小鬼子的命!這是什麼情況?」

「是啊!治傷的葯本來就少,還要分一部分給小鬼子!」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