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天可以從他手上全身而退,我們三個一起上,肯定沒有問題!」山葵安慰道。

洛天扯了扯嘴皮子,勞資為了扮豬吃老虎,在懸崖峭壁之上玩了一套雜技啊!

「先說那個異獸吧!」洛天說道:「要是真要對付蔣素,那他的異獸肯定要應付的!」

「我們能不能用異獸和他的異獸對抗?」智慶軻不禁問道。

「很難!」洛天回答道:「我猜測他的異獸也是擁有劇毒魔法本源的,會使用劇毒魔法也不一定。」

「既然這異獸被蔣素當成殺手鐧,那肯定不一般。我們手上的異獸,沒有防毒的……」

「不對!我手上好像有一頭!」洛天突然想到了什麼,說道:「實力暫時不說,魔法屬性相剋的,能有效克制劇毒魔法的,只有鋼鐵屬性!」

「你是說?」山葵有點不明就理。

「雷鳴獅啊!」洛天回答道:「雷鳴獅本來只有雷電魔法屬性的,但我的這頭卻帶有鋼鐵屬性的,這可以一試!」

「只不過不知道實力方面差距大不大!」洛天還是有點擔憂,蔣素那異獸帶有的氣息太過於強大了,不知道雷鳴獅能不能應付。

「就這樣吧,你讓雷鳴獅出來,還有我和老柯一起,對付那異獸應該可以吧?」山葵說道。

「這應該沒有問題!」洛天說道:「只不過你們要小心劇毒,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智慶軻和山葵跟洛天可不一樣,洛天有着可以免疫魔法的身體,智慶軻和山葵可沒有。要是中毒過深,等待他們的可能就是死路一條了,那就得不償失了。

「那好,之後就由我去對付蔣素,你們去對付他的異獸,總之一句話,對付擁有劇毒魔法的敵人,一點要小心行事,不要託大!」洛天鄭重其事的說道。

兩人點了點頭,洛天看着朗青說道:「我們現在要去狼嗷山了,你自己照顧自己!」

「不,我要跟着你們一起去!」朗青豁一下站了起來,對着洛天說道,神色甚是嚴峻:「事情是我引起的,那我有責任把人帶回來。」

「有時候負責任不一定是好事的。」智慶軻說道:「那邊都是強大的灰狼異獸,你一個普通人沒有任何實力,跟着我們去這不就拖後腿了嗎?還有,你要是跟着我們去了,那小妮怎麼辦?」

朗青低頭看了看小妮,說道:「我把小妮送到平叔那照顧著,我還是要去一趟狼嗷山!」

「可是……」智慶軻的話被洛天打斷了。

「去吧,我們會保護你!」洛天攔住了智慶軻說道:「可是你要答應我們,去到那邊之後,你要聽從我們的安排,不可以擅自行動!」

朗青堅定的點了點頭,時間緊迫,眾人立刻出發了。

去往平叔家裏的路上,小妮居然沒有哭鬧,很是平靜。知道自己父親要去危險的地方,只是擔憂的一直望着朗青。

「小妮啊,今晚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知道嗎?」朗青吩咐道,他不想讓別人知道現在的情況,只能寄望於洛天他們了。

因為這事要是被其他村民知道了,自己受到什麼罪無所謂,最怕小妮會受到什麼傷害,哪怕小妮不是自己親生女兒……。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着奧斯卡左搖右晃的身影,陌凡笑着搖頭,身影一閃來到奧斯卡的身旁將他攙扶著。

「人家都是背後說別人壞話,你這當着我的面罵我是不是不太好吧。」

「你個臭小子我罵你怎……」

奧斯卡說話說道一半突然頓住,神色有幾分獃滯的看着身旁的陌凡。

「我又喝多了?」

說着,奧斯卡搖了搖頭,抬手朝着陌凡的臉捏了過去。

「呦吼!這感覺也太真實了吧……」

光捏還不夠,奧斯卡迷迷糊糊的一把掙脫陌凡的攙扶,雙手齊上,開始揉捏起陌凡的臉頰。

「捏夠了么?」陌凡黑著個臉淡淡的說道。

奧斯卡雙手一頓,身影東倒西歪,不斷向後退去的同時指著陌凡說道:「你你你……你是人是鬼!?」

陌凡的臉色更黑,「你就這麼巴不得我死了?」

「不對不對。」奧斯卡搖了搖迷糊的腦袋,抬手低聲說道:「老子有一根小臘腸。」

黃色光芒閃爍,一根小臘腸就出現在了奧斯卡手中然後被奧斯卡一口吞下。

奧斯卡的小臘腸擁有解毒,驅除異常狀態的作用。用來醒酒完全可以說是大材小用。

一根臘腸下肚,奧斯卡瞬間清醒,看着陌凡那清晰身影,奧斯卡的雙眸瞬間紅潤。

「妹的,你終於知道回來了,院長他們說你可能回不來了,一個月,整整一個月,院長他們放棄了,我也以為你曝屍荒野了呢!」

奧斯卡眼角泛著點點淚花,說着就一拳朝着陌凡揍了過去。

陌凡單手接住奧斯卡的拳頭,「這不是回來了么。」

「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你這一個月到底去哪了?」奧斯卡一把摟住陌凡。

「去哪了我也不知道,反正遇到了一些事,身體也出現了一些問題,給我來一根大香腸,看能不能幫我恢復一下。」

說起這過去的一個月,陌凡神色也有幾分無奈和煩躁,從奧斯卡接過酒葫蘆給自己灌了幾口酒,腥辣的烈酒入肚,陌凡心中的煩躁也少了幾分。

「身體怎麼了?」奧斯卡一聽,連忙製作了兩根大香腸遞給了陌凡。

「沒什麼大問題,就是這段時間的修鍊速度會慢一些,其他的沒事,你不用擔心。」陌凡接過香腸,幾口就將大香腸吃的一乾二淨。

體內的暖流很快就被身體吸收的一乾二淨。

陌凡感受了一下,身體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陌凡嘆了一口氣,又喝了一口烈酒下肚。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血脈之力又豈是那麼容易恢復的,僅僅憑藉奧斯卡的第一魂技還是差的太遠了。

「影響修鍊速度!這怎麼可能沒事,這可是影響根基的大問題啊,你怎麼能說沒事,不行,得去問一下院長,也許他有辦法幫你恢復?」

奧斯卡一聽神色之中滿是急切和擔憂之色。

「放心,過段時間會恢復的,之前這種情況也出現過,我有經驗,這些就不用告訴院長他們了,你知道就可以了。」

奧斯卡的神色明顯有幾分懷疑,「真的假的,你不會在這忽悠我吧。」

「真的,騙你幹什麼。」

陌凡白了一眼奧斯卡,「走了,回宿舍了,現在修鍊速度變慢了,以後可得更努力才行。」

奧斯卡直接回懟,「還努力,乾脆一天十二時辰都修鍊吧,吃飯的時間也可以省了。」

陌凡笑了笑,回道:「人是鐵飯是鋼,飯還是不能省的。」

「說起吃飯這個事,我得好好給你算一算,這一個月,因為你我可是茶不思飯不想的,吃不好睡不好,這精神損失費沒有個幾頓烤兔,絕對不夠賠的。」

「怪我嘍?」

「難道不怪你么?」

奧斯卡怒視陌凡,兩人有說有笑的打鬧着朝着宿舍走去,一個月的悲傷離別在此刻煙消雲散。

陌凡會學院的事,很快就傳開,趙無極和弗蘭德當天晚上就第一時間叫來陌凡詢問起他失蹤后的事情。

只可惜陌凡自己也是一問三不知,一番討論之下,眾人對於此時也只能不了了之。

討論完失蹤之後,見事情結束,趙無極也沒有多做停留,獨自離去后只留下陌凡和弗蘭德兩人討論其他的事情。

而這件事自然是關於馬紅俊賜贈一事。

討論失蹤一事時,陌凡就已經告訴了弗蘭德自己已經成功獲得了第三魂環,並且第三魂環的魂技依舊是魂之賜贈的事。

現在陌凡等的就是弗蘭德的一個答覆,只是可惜的是到最後,弗蘭德還是沒有答應,但同樣沒有拒絕,他給的答覆只是說需要再想想。

這一次商討中,弗蘭德一再詢問了關於陌凡魂之賜贈的細節,企圖從陌凡的回答之中找到關於魂之賜贈的一些漏洞。

陌凡又不是小孩子,又豈是弗蘭德那麼三言兩語就忽悠的,始終沒有暴露自己的可以將剝奪回來一事,至於其他的陌凡也直接如實告訴了弗蘭德。

當然這一次的商討之中,陌凡也提出了一點,此時事關馬紅俊,希望弗蘭德將此事告訴馬紅俊,畢竟要考慮他個人的意願,不是所有事都是他這個老師可以決策的,告訴你也只是為了避免其中的誤會和矛盾而已。

就這樣陌凡又等了一個月,一個月也終於等來了他如願以償的結果。

不管是弗蘭德還是馬紅俊都同意的賜贈一事。

只不過弗蘭德提出的要求是賜贈之時他必須在場,陌凡也沒有拒絕,上一次的賜贈的時候,自己就差點殺了戴沐白,這一次弗蘭德在身旁,也可以避免意外的發生。

當晚,陌凡和馬紅俊進行了第三魂環的魂之賜贈,巧合的是適合馬紅俊的力量竟然和戴沐白一樣,都是『虛』!

一旁的弗蘭德也第一次見到了陌凡武魂的第三種狀態——虛。

化虛之後的馬紅俊化作了一隻由火焰包裹的血色鳳凰,狂暴熾熱的氣息比當初戴沐白化虛之時恐怖了許多,陌凡也不知道是因為魂環年限的緣故,還是因為馬紅俊那邪火的緣故。

有弗蘭德的幫助整個過程下來也是有驚無險。

伴隨着賜贈的結束,陌凡也得償所願的得到了他新的第三魂技。

賜贈所帶來的反饋,體質方面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但身體深處的虛弱和空虛之感得到了極大的補充,這也代表着身體吞噬靈力的時間已經大大縮短。

這對於陌凡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

至於賜贈之後的馬紅俊也陷入到了和當初戴沐白類似的昏迷之中。

只不過這一次不管是弗蘭德和馬紅俊對於此事也早就做好了準備,畢竟賜贈之前,兩人就已經詳細的向戴沐白和陌凡詢問了第一次賜贈時的細節。

火焰的世界之中,馬紅俊瘋狂的和他對面虛之邪火鳳凰交戰着。

也不知道是因為馬紅俊的心性的緣故,還是邪火鳳凰武魂太過強大,導致了馬紅俊和當初戴沐白不同,他這一昏迷竟然持續了整整一月的時間!

馬紅俊蘇醒之後,硬生生的吃了三根大香腸才緩過氣來。

而這一個月的時間,馬紅俊的身體也出現了不小的變化,原本胖嘟嘟的身體明顯瘦了許多,臉頰也多了幾分稜角。

相比較於身材的變化,武魂的變化才是馬紅俊和弗蘭德兩人所關注的重點。

化虛之後馬紅俊的武魂出現了明顯的變異,而這變異的根本便在這邪火之上。

現在的邪火的確不會再像以前那般會對馬紅俊的修鍊和生活造成影響。

可是現在的邪火卻變得異常的狂暴,在邪的基礎之上感覺又多了股惡的力量。

這邪惡之火比起以前的邪火強上了數倍不止,如果說以前的邪火只是接近極致之火的話,那現在的邪惡之火已經是真正的極致之火了。

也正是因為火焰的蛻變,武魂的進化,讓馬紅俊的武魂變強了,也變得不可控了起來,在馬紅俊使用武魂之時會很容易進入一種狂暴的狀態之下。

狂暴的狀態之下,馬紅俊會無法掌控自身的力量,甚至會出現敵我不分的情況。

這一來一回之下,不管是弗蘭德還是馬紅俊也說不清楚眼前這變化是變好了還是變壞了,因為他們不知道這種不可控的情況能否緩解。

陌凡雖然不清楚這是因為馬紅俊體內的虛的影響,還是因為馬紅俊本身力量過於薄弱無法掌控武魂的力量。

但陌凡根據對『虛』的了解來看,如果馬紅俊能夠掌控虛的力量話,這種狂暴狀態肯定有所改變。

陌凡也把自己的推測告訴了馬紅俊和弗蘭德,兩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可『虛』的力量又豈是那麼容易掌控的。

滅卻師,死神,虛,這三種力量最難掌控的就是虛的力量,那是集結了他們心中極致的惡,不詳的墮落,無盡的慾望,凝聚一切負面的因素,從某種意義上類似於心魔的存在。

即便是陌凡自己現在都無法掌控『虛』的力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