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師弟的運氣還算不錯,有一枚靈寶令,可以任意挑選,雖然只有一件,但總好過沒有。」白悠悠羨慕的說道。

「師姐,我可不可以選一件價格最高的,拿到外面去賣?」楚皓聽著白悠悠提起靈寶令,眼珠一轉說道。

「靈器、靈丹可以,靈技是不允許帶出門派的。」白悠悠感覺小師弟還是挺可愛的,「你若是換一把靈階極品靈器,恐怕還沒走到最近的城市,就被殺人越貨了,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

「額……」

楚皓尷尬一笑,摸著腦袋,繼續朝里走,越到後面靈器品階越高,走到最後就只剩下三件靈器,

「青靈劍靈階極品,五萬赤靈石。」

「蛇影弓靈階極品,四萬赤靈石。」

「石宣斧靈階極品,四萬赤靈石。」

楚皓來到三件極品靈階靈器,三件靈器散發的光芒遠勝其它靈器,楚皓目光落在青靈劍與蛇影弓上,看著上面標註的價格,楚皓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

「現在也不著急,等以後再來。」楚皓看了一會,收回視線,靈階極品靈器雖然很吸引楚皓,如今對楚皓的幫助也不大。

「師姐,我們去樓上看看吧!」楚皓看著依舊痴迷在三件極品靈器上的白悠悠,不由出聲提醒道。

「啊!」白悠悠小臉微紅,居然在師弟面前出醜了,白悠悠不愧是小靈劍門排在前四的人物,很快就平定了心神說道,「小師弟似乎對這些靈器瞧不上眼?」

「不是看不上,而是我能發揮全部威猛的也就凡階極品的靈器,我自己手中這把「孤光」也是凡階極品靈器,正好適合我使用。」楚皓侃侃而談。「如果用靈寶令換取青靈劍。在我手上發揮出的效果與弧光相差不大。除非我能達到靈士初期,不然青靈劍短時間內是沒多大用處的。」

「小師弟這麼說可就不對了,青靈劍暫時對你而言沒有多大幫助,以你的天賦加上還有師叔、師伯贈於你的靈盤、淬體靈液,相信要不了多久便能達到靈士初期,青靈劍是靈階極品靈器,可以用很長一段時間了。」

楚皓給白悠悠的感覺,很像她以前的弟弟給她的感覺。這讓白悠悠從心底願意親近楚皓,眼看楚皓就這樣放棄一柄靈階極品的靈器,白悠悠忍不住勸說道。

「多謝師姐好意,師弟也沒說不會換取,只是還有靈技、靈丹沒看過,說不定有更適合自己的呢?」楚皓玩味道,「師姐不是應該希望我選不出合適的嗎?怎麼現在……」

「我只是不想占師弟的便宜。」白悠悠沒好氣的說道。

「就算換給師姐,師姐也不會虧待我的吧!」楚皓沖著白悠悠眨眨眼睛。

「咚!」

「哎喲,師姐你幹嘛?」楚皓話語剛落,白悠悠賞給楚皓一個爆栗。疼得楚皓直咧牙,惱怒道。

「是不是師姐太客氣了。連你都敢跟師姐開玩笑了?」白悠悠雙手叉在腰間,故作惱怒道。

白悠悠這個舉動若是讓小靈劍門其他弟子見了,恐怕會驚呆一群人,平日的白悠悠性格頗為孤僻,常人很難接近她,門派內能和她說上話的一個巴掌都數得過來。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性格冷淡的少女,能做出佯怒的樣子,實在太難的了,不過這畫面也就楚皓能夠見到,其他弟子做夢也想不出來。

「師姐,師弟不敢了。」楚皓能夠感覺到白悠悠對他的善意,這才與白悠悠開起了玩笑。

楚皓的性格雖然不像白悠悠那般孤僻,但也屬於那種不願過多與人接觸的類型,能夠讓楚皓開玩笑的人,只有獲得楚皓認同的人。

「我弟弟如果活著,現在也有小師弟這麼大了吧!」白悠悠在她面前服軟的楚皓,恍惚間白悠悠在楚皓身上彷彿看到她弟弟的影子。

「師姐,我們上樓去吧!」

楚皓當先朝樓梯口走去,白悠悠也跟了上去,現在白悠悠對靈寶令沒有半點想法,反而好奇楚皓到底會選擇什麼。

「郝長老放在三樓的東西,難道就是給他準備的?」楚皓兩人消失在樓梯口后,閉著眼睛的魏鵬宇忽然掙開了眼睛,喃喃自語,「可是郝長老為什麼不直接給他呢?難道另有隱情?」

「想不明白,想不明白。」魏鵬宇想了許久,也沒能想出個所以然來,直到腦袋隱隱發痛,魏鵬宇才肯擺休。

魏鵬宇哪裡能想得出來,當事人郝燕彤都只是猜測,放在那裡的丹藥只是抱著試試的心態,她都不確定楚皓會不會選那丹藥,更別說不了解情況的魏鵬宇了。

靈寶閣二樓,靈寶閣作為小靈劍門換取靈物的地方,平時卻很少有人來這裡,靈物讓很多弟子眼饞,但那價格卻讓弟子們望而卻步,來這裡的弟子大多是來看看,很少會有弟子換取靈物。

時間長了,弟子們熟悉了靈寶閣內的靈物,也就很少來靈寶閣,他們也不願浪費時間來這裡,只看看又沒靈石換取,何必去靈寶閣呢,還不如多獵殺一頭靈獸,早日湊足靈石,換取中意的靈物呢。

此時在靈寶閣二樓,有兩人正在觀看擺放在木架上的靈技,兩人皆是一身白衣,一男一女,正是楚皓與白悠悠兩人。

「碎石指凡階上等靈技,修鍊到極致一指碎石,五千赤靈石。」

「驚濤掌,凡階圓滿靈技…………九千赤靈石。」

「……………」

楚皓穿行在一排排木架中,看著一部部靈技,很快就看完了一大半的靈技,當然楚皓觀看的僅僅是簡單的介紹和兌換所需的靈石,至於內容沒有兌換之前是絕對看不見的。

因為這裡擺放的都是範本,真正的靈技是要去魏鵬宇那裡換取,這裡只是為了方便弟子選購。

楚皓隨手拿了一部靈技。視線掃過上面的介紹。正準備將靈技放回去的手。停在半空中,「疾風步凡階上等靈技,修鍊到極致步伐猶如疾風般迅捷,兌換所需一萬赤靈石。」

「身法類的靈技不管在哪價值都不低,像那凡階上等的碎石指不過五千赤靈石,凡階圓滿的驚濤掌都才九千赤靈石,疾風步只是凡階上等靈技就要一萬赤靈石。」

靈技是靈修施展絕技的統稱,靈技大致可以分為攻擊類、防禦類、身法類、淬體類還有最罕見的化身類。

攻擊類靈技和防禦類靈技是最為常見的靈技。價格稍微偏低,身法類靈技和淬體類靈技作用遠大於攻擊類和防禦類靈技,價格也要比它們貴上很多。

至於化身類靈技太少見,就算有也不會有人拿出來賣,除非是那人急需某種靈物,或許才有可能拿出來交換,不過這種可能性太低了,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身法類靈技果然不便宜。」

楚皓略微猶豫了下,就把疾風步的範本放了回去,楚皓是有些心動。但楚皓依舊決定逛遍整個靈寶閣,再做決定。

畢竟楚皓只有一枚靈寶令。用過後,下次楚皓都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湊足兌換靈物所需的靈石。

「機會只有這一次,慎重慎重。」楚皓告誡自己。

「師弟,前面或許會有你想要的。」

不知何事白悠悠來到楚皓身後,指著不遠處的木架上,那裡已經是最後一個木架了,按照之前的經驗,最好的靈技就在那個木架上面。

「只有兩種靈技,過去看看。楚皓目光落在木架上,在上面有兩種靈技的範本,其中一本是杏黃-色的書皮,另外一本是深灰色的書皮。

楚皓三步並做兩步,來到木架前,伸手拿起有著深灰色書皮的範本,範本上寫著四個小字,就是這四個小字讓思緒飄飛楚皓。


「陣法入門。」

深灰色書皮的範本上寫著這四個字,所謂的陣法就是指靈陣,譬如唐川送楚皓的一階聚靈陣盤,再比如說楚皓撕裂空間使用的陣圖,它們都屬於陣法一類,出自靈陣師的手筆。

靈陣師、煉丹師、煉器師三大師是根據靈士自身的需求,再經過無數先賢琢磨耗費大量心血方才誕生出靈士分支,能夠最大程度輔助靈士,提高靈士的戰鬥力以及修鍊速度。


修鍊一途,只有一心一意,一往無前才更容易達到巔峰,三心二意兼修其它反而落了下乘,自身實力不夠強,就算煉丹、靈陣等在厲害也是虛妄的。

只有那些在修鍊上沒有什麼天賦的人,才會花大把時間在靈陣、煉丹、煉器上面,大多數靈陣大師、煉丹大師修鍊上的實力都會很弱,凡事也有列外,比如楚皓的秦叔陣法上達到八階靈陣師,自身實力更是強得離譜。

秦叔鑽研靈陣是因為他喜歡靈陣,楚皓在青木殿時也曾與秦叔學習過靈陣,不過那時候學的是一些理論,因為靈陣師必須要靈力外放才能凝聚陣紋布置靈陣。

「臭小子還挺有這方面的天份,不枉我這些年來對你苦心栽培,以你對陣法的理解,加上強大的精神力,只要你鑽研下去,遲早會超過我的。」楚皓看著手中深灰色書皮範本,腦海中浮現出一道身影正在讚揚著他。

「小師弟…小師弟。」

「想什麼呢?這麼痴迷。」在楚皓出神時,耳邊突然響起白悠悠的呼喊聲。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楚皓回過神來搖了搖頭,楚皓最後看了一眼「陣法入門」便將他放回了原處。

這東西對普通弟子來說吸引力是致命的,因為一但成為靈陣師,能夠布置一些靈陣,那麼他一輩子吃穿也就不愁了,但靈陣師真的是那麼容易誕生的嗎?

「三萬赤靈石,這價格都足夠買一階聚靈陣陣盤了,而且這還只是陣法入門的一些皮毛,能不能藉此成為靈陣師還很難說,恐怕不會有弟子兌換這所謂的陣法入門吧!」楚皓掃了一眼深灰色書皮範本,最後目光落在杏黃-色書皮範本上。

「就剩這最後一種靈技了,讓我看看究竟是什麼靈技能夠放在最後面。」楚皓沒有猶豫。伸手便拿起了有著杏黃-色書皮包裹著的範本。

「不知道小師弟會不會選它。不少師弟都想兌換呢。大師兄、七師兄、就連方駿對它的興趣都極大。」隨著楚皓翻開杏黃-色範本,白悠悠也緊張了起來,「只是那價格太離譜了,雖然受到很多人的喜愛,真正能兌換的一個都沒有。」


「嗯?」楚皓注視著杏黃-色範本里的介紹,眼中隱隱有著熾熱,只見那上面寫著,「金剛身凡階圓滿淬體靈決。修鍊到極致肉身媲美凡階極品靈器,兌換所需五萬赤靈石。」

「沒想到竟然是淬體靈決。」楚皓驚喜的看著手中的杏黃-色範本。

淬體靈決不像其它靈技,其它靈技隨著自身實力的提高,對自身的幫助也會越越有限,不少人都選擇修鍊更強大的靈技以提升自己的實力,那個時候以前修鍊的弱小靈技就完全沒有作用了。

而淬體靈決與其他靈技不同,淬體靈決淬鍊的是自身的體魄,大幅度提高肉身的強度,讓肉身擁有極為強大的力量,不管是保命方面。還是進攻方面,擁有強大的肉身能提供很可觀的效果。

並且淬體靈決不會因為自身實力的提升而淘汰。因為它強大的是你的肉身,就算弱一點的淬體靈決淬鍊過的肉身,也要比從來沒有淬鍊過的肉身,抗擊打能力強一些。

何況淬鍊過的肉身,有著堅實的基礎在那裡,日後若是修鍊強大的淬體靈決也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這也是為什麼淬體靈決價值遠高於攻擊、防禦類型靈技的原因。

「怎麼樣心動了吧?這金剛身在門派里不知道多少弟子想習得這門靈決,只是價格太貴了,也就我們幾個達到靈士的弟子能想想。」白悠悠眼神火熱的楚皓說道,「現在倒是便宜了小師弟,靈寶令啊!師叔他們很少拿出靈寶令獎勵給弟子,你倒好什麼都沒做就得到一枚靈寶令。」

白悠悠語氣帶著不加掩飾的羨慕之意,當初她被郝燕彤收做弟子的時候,郝燕彤送她的禮物遠遠不能和楚皓相比,就一柄靈階下等的靈器。

當時白悠悠得到那柄靈階下品靈器,讓她高興了好些日子,一件靈階下品靈器價值一萬赤靈石左右,以白悠悠當初的實力湊齊一萬赤靈石,只靠獵殺靈獸,至少得一年,郝燕彤隨手送的禮物,她就能節省一年的收益,白悠悠心裡自然是高興的。

如今楚皓拜入掌門門下,只是掌門送的靈寶令價值遠遠高出白悠悠那柄靈階下品靈器,而且郝燕彤與唐川送楚皓的見面禮,也都比白悠悠當初得到的靈器珍貴,白悠悠心裡是有點妒忌的。

「已經來了,存放丹藥的三樓順便也去瞧瞧,說不定就有幻靈丹。」楚皓心中想著,隨手將金剛身範本放回書架。

至於幻靈丹楚皓只是隨口一說,沒抱半點希望,小靈劍門連靈將級別的靈士都沒有,怎麼可能會有幻靈丹這種罕見的靈丹,夠資格煉製出幻靈丹的門派,最少也要有靈師層次的強者坐鎮才有資格煉製幻靈丹。

幻靈丹雖然只是兩階凡葯,但幻靈丹是幻徒突破幻士所需的丹藥,藉助幻靈丹幻徒構建幻界的成功率能提升三層,如果沒有幻靈丹的輔助,幻徒想構建出幻界所需要的時間得多出幾倍來,幻靈丹作為輔助幻徒構建幻界的丹藥,煉製起來的難度可想而知。

「師弟你…………」

回過神來的白悠悠見楚皓又將金剛身放了回去,不由的疑惑道。

「師姐,我們先去三樓看看,要是沒有適合我的,在回來換取金剛身的修鍊靈決也不遲,放在這裡它也不會自己長腳跑了。」楚皓笑著說道。

「師弟說的也對,倒是師姐心急了。」白悠悠很快恢復了平常心說道,「去看看就行了,那些靈丹雖然有不錯的,但靈丹終究只能用一時,不像靈技能很長時間使用,尤其是淬體類的靈決。」

「嗯。」除非特別罕見作用特別大的靈丹,一般還是靈技、靈決對自身更有益些,楚皓點點頭表示贊同。

靈寶閣三樓是小靈劍門存放靈丹以及各種珍惜靈材的地方。為了保證靈丹、靈材的效用不至於揮發。整個樓層布置了一座中型的兩階聚靈陣。並且三樓處於封閉狀態,除非有弟子需要換取靈丹、靈材才會開一道小門讓弟子進去挑選。

「他是?」

楚皓走上樓梯,行了沒幾步,便看到三樓門前,一名身穿淡藍色衣袍的男子正盤膝坐在那,男子周身空間有著靈力湧入體內,看這模樣那男子似乎是在修鍊。

「他是孔允師兄,大師兄來小靈劍門的時候孔允師兄就已經達到靈士中期了。等到我加入門派的時候,孔允師兄脫離了弟子身份,成為百劍眾的一員。」白悠悠目光看向孔允時,帶著敬畏之色。

「百劍眾?那是什麼?」楚皓疑惑的問道,楚皓來到小靈劍門也有半個月了,卻從來沒聽說過什麼百劍眾。

「掌門師叔連這個都沒跟你說過?」白悠悠驚訝道,尋常弟子剛來門派不知道百劍眾白悠悠還能理解,作為掌門親傳弟子的楚皓竟也不知道百劍眾,這就讓白悠悠感到吃驚了。

小靈劍門一大半的弟子都以成為百劍眾而努力著,因為只有成為百劍眾當中的一員。才能算是小靈劍門的核心成員,白悠悠他們這些弟子在小靈劍門的地位。與大門派的外門弟子相當。

「這才是我見師傅第二面。」楚皓尷尬的說道,說出去的話連他自己都不相信,更別提白悠悠了。

「這師傅也太不負責任了一點。」

白悠悠看楚皓的表情不像是在開玩笑,只得無奈的說道。

兩人倒是誤會易水了,易水早就看出了楚皓來歷不凡,根本就不用他易水去操這份心,如果他硬要調教說不得還會耽擱楚皓,事實也正如易水所想,楚皓確實不需要他教些什麼,作為青木殿的少主人,恐怕整個天穹大陸在修鍊的經驗沒幾個能及得過楚皓的。

易水的想法楚皓兩人是不清楚的,這也不免引起兩人誤會,一個自認為隱藏得天衣無縫,不可能會被人察覺,另一個則是單純的覺得易水的行為不負責任,對於兩人的想法易水是不會知道了,就算知道了以他的身份也不會去解釋。

「百劍眾只有實力達到靈士後期,並且通過門派考核的弟子才能加入百劍眾,成為百劍眾的一員。」白悠悠感慨后,還是為楚皓細心解釋道,「加入百劍眾的條件極高,但依舊有許多弟子,爭先恐後想要加入百劍眾不是沒有原因的。」

「凡是加入百劍眾的弟子都將獲得一枚靈寶令,並且每個月還有一千赤靈石的修鍊物資,不過加入百劍眾后,就不能隨意離開門派,並且還要執行門派安排的一些人,遠沒有我們弟子自由。」

「想要獲得好處,自然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楚皓對百劍眾沒有半點興趣,他還要回到小靈界去的,不可能一直呆在小靈劍門。

「咦!師妹距離門派大比還有三個月,這麼快就回來了?」

兩人交談中,不知不覺就來到孔允身前,隨著兩人的到來,孔允緊閉的雙眼陡然睜開,周圍汲取的靈力伴隨孔允的雙眼睜開,停止了汲取歸於平靜,孔允目光落在白悠悠身上說道。

站在白悠悠身旁的楚皓,直接被孔允無視了,靈徒中期的實力,孔允的懶得去搭理,孔允的性格就是這樣,不管你天賦高還是年紀大孔允都不看重,孔允只看中現階段的實力。

楚皓他們這一輩弟子中,也就白悠悠他們四個達到靈士的弟子,孔允還會多說兩句,其他弟子孔允見了眼睛都懶得睜。

「出去也快一年了,想早點回來看看師傅,也就提前回來了。」白悠悠微笑著說道。

「師妹來這裡應該是要換取什麼靈丹吧!」孔允簡單打過招呼,開門見山的說道,「師兄就不耽擱師妹的時間了。」

話音剛落,只見孔允衣袖一揮,一道淡金色靈力分作五個方向朝小門上落去,金光即將觸碰那扇小門時突然消散,隨著金光的消散,孔允身後的小門緩緩開啟。

「這才一年時間不見。師兄就突破到靈衛了。我現在才靈士中期跟師兄比起來。差得太遠了。」白悠悠注視著孔允揮出的那道金色靈力,不由的羨慕道。

「哈哈,進去吧!」孔允聽著白悠悠的讚歎,心裡很高興,他本就是修鍊狂人,對強大的修為有著近乎偏執的狂熱,如今聽到別人誇讚,他心裡也很舒暢。

「嗯。」白悠悠點點頭。帶著楚皓走了進去。

在兩人進去后,孔允一揮手,小門便合上了,隨後孔允又自顧自的開始修鍊了起來,在這裡他不用擔心有誰會打擾他修鍊。

「好濃郁的天地靈力。」

進入樓閣內,一股撲面而來的靈力,讓楚皓精神一陣,體內殘存的點滴靈力在此刻彷彿都活了過來,充滿了生機。

「如果能在這裡面修鍊,估計早不了幾天我就能突破到靈士後期了。」感受到空氣中蘊含的靈力。楚皓低聲說道。

「師弟,你看這就是我師傅送你的淬體靈液。一滴價值一千赤靈石。」楚皓兩人行走在閣樓內,忽然白悠悠指著前方說道。

順著白悠悠手指的方向看去,楚皓只見前方一個封閉的透明柜子裡面,有著上百個精緻的玉瓶,玉瓶上刻著一千、七百、三百、一百的字樣,想必代表了各自的價格。

淬體靈液也有高低之分,靈液內蘊含的靈力強弱決定淬體靈液好壞,楚皓的淬體靈液乃是郝燕彤所送。

郝燕彤作為小靈劍門三長老,出手不會小氣,送給楚皓的淬體靈液當然是最好的,價值一千赤靈石一滴。

「爆靈丹,兩階上品靈丹,服用后能短暫增加靈士五層實力,一萬赤靈石。」

「回靈丹,兩階下品靈丹,使用后加快靈力恢復速度,八千赤靈石。」

「順氣丹,兩階中品靈丹,平復體內紊亂的靈力,五千赤靈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