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我們前去的方向,已經很近了。」黛莉斯著急道。

「小丁,切換到魔獸機甲星球坐標,轉向,快!」夏洛奇命令小丁。

「好的,主人,我肚子又餓了。」那個死賴皮樣又出來了,夏洛奇看著那張蔫壞的臉,真想抽它一巴掌,忍下不快,取出一半混元葉片,遞給小丁。

「不要,剛才就是吃的實的,現在我要吃那虛的。」小丁討價還價。

「啊呀,你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燈皮?」夏洛奇發狠道。

「不要啊,我不要虛的了,就實的吧,實的混元葉片蠻香甜的。」小丁神經大條不怕懟。

刀鋒看著那螢火蟲在羅盤上慢慢改變了方向,去了西南。

「嘿嘿,這幾個小傢伙有點意思,很警覺呢。」刀鋒眼神發亮,居然這種低向度層級的宇宙世界中還能碰見讓他感覺好玩的事情,刀鋒遇到了挑戰,開始有點興奮起來了。

宇宙賞金獵人的頂級高手刀鋒開始興奮了,無花果的胸脯微微脹了起來,她最喜歡看見刀鋒——她的刀哥興奮的樣子,刀哥一興奮,她就有快感。

眼若星辰閃亮,手似磐石穩固,刀如起點創世般亘古鋒銳。

「小小螢火蟲,我看你們能跑到哪裡去?」刀鋒揮手,一刀砍向夏洛奇等人所在的時空方位。

在夏洛奇前方,那絳紅色的宇宙洪荒突然被一柄橫亘天際的巨大的砍刀砍斷了去路。隕石碰到那刀鋒瞬間化為齏粉,恆星碰見刀鋒,瞬間化為碎片。

碎星辰,斬洪荒!

刀鋒出,裂宇宙!

夏洛奇想都沒想,在快撞到那刀面時,劃開了一道次元裂縫,藏入了下一個空間。那個空間透過刀鋒的戰刀,以極短的距離挪移了過去。

刀鋒沒想到這一刀砍空了,不禁暗暗皺眉,那可是三分宇宙星級戰力的一刀啊!恆星都碎了,這幾個小傢伙居然又跑了。

「嗯,這幾個小傢伙中應該有一個空間天賦很逆天,居然能在我這碎星斬下逃了出去,也算是這個宇宙了得的天才了。」刀鋒側頭對身旁的無花果說。

兩人站在浩淼的洪荒宇宙中,宛如兩個創世神一樣,而夏洛奇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和怎樣層級的高手在較量。

夏洛奇現在有些心驚了,這一刀的偉力讓他覺得無法抵擋,這可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哪怕是宙斯、玉帝那樣的戰力,也比不上剛才那一刀之威。

夏洛奇的心開始砰砰砰的跳動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他們似乎能夠鎖定自己了,怎麼辦?」

刀鋒繼續對無花果說:

「按道理我那碎星斬發動后三秒,周圍時空會全部破碎,可那小傢伙跟沒事人似的,毫髮無損,你看,那能量光點還在照常閃爍。」

夏洛奇思維緊張的迅速轉動。

「開啟俯視視角!」這靈光一閃,夏洛奇想都沒想就照做了。

這時,刀鋒盯著夏洛奇等人的位置又是一刀無聲無息的砍出。

留給夏洛奇的時間就只有一秒!

夏洛奇果斷的選擇了其中一個經緯交叉點進行了次元轉換,唰的一下就進入了一個陌生的時空。

那一刀是刀鋒的成名絕招了,叫做「洪荒醉!」

就是說一刀出,宇宙洪荒都會頭暈目眩,宛如喝了酒一樣,力道大到能夠震動宇宙本源了。

可是,這一次不僅沒有效果,連那羅盤中的能量閃光點也消失了。

「真是奇怪了,怎麼又跑掉了?」刀鋒越來越好奇了。

低層級的宇宙土著居然有這樣神奇的空間天賦,在宇宙星級戰力的刀鋒眼皮底下連續逃遁兩次,傳出去,要成為賞金獵人的笑話了。

洪荒醉讓魔山世界的宇宙本源微微震動了一下,下一秒魔山宇宙的本能反抗就出現了。

上萬億顆隕石、恆星、流星等宇宙本體朝這個點集中過來,靠近刀鋒的流星隕石已經像雨點一般箭簇一般射向了刀鋒。

刀鋒眉頭都沒皺,一刀出,時空割裂!

那些隕石流星全部被封進了另一時空中去了。

刀鋒低頭沉思,根本沒管身前身後的那些流星雨如何璀璨憤怒!牽著無花果的手低頭看那羅盤,看夏洛奇身上的那能量光點是否重新開始閃爍。 「這小子居然去了另一位面,他哪來的本事?能夠異位面穿越,我看他的實力很低,能量弱到很難感應,怎麼會有如此卓越的空間天賦?」刀鋒無奈而感慨的說。

因為在羅盤上那閃爍的地球最後文明火種能量源消失了。這種情況只能表明魔山世界中已經沒有夏洛奇的蹤跡了。

「他們會跑到哪個位面去呢?」無花果問。

「管不了了,只能一個一個的搜尋,哎,沒想到這小傢伙居然是個大麻煩。」刀鋒收起刀,與無花果開始在魔山世界四周相鄰的宇宙區域一個一個的探測搜尋去了。

夏洛奇和黛麗絲、平兒、嬋娟四人閃身出了次元空間,只見這個世界到處是茫茫的風雪、冰川,天地一片白茫茫。

「好冷!」平兒打了一個寒顫,她的修為還沒有恢復,被夏洛奇給吸走了全部功力后,一直在慢慢的重新修鍊。

好在一切都是輕車熟路,戰神初階巔峰境的眼界與經歷複習以前的功課不要太簡單了。

目前,平兒已經是戰天境三階巔峰了,比黛麗絲實力強。黛麗絲的修鍊元力全部用去覺醒相思樹,導致目前實力也就大地境中階初級,比較難看的數據。

幾個人裡面倒是嬋娟的實力最強了,魔帥三階巔峰境高手,實力在戰王至戰帝境之間。

夏洛奇目前的元力水平也不行,才戰靈境三階初級,比黛麗絲、平兒要好些。

聽到平兒說好冷,大家不禁都感覺到那天地間的那股不可抵擋的寒意。

「咱們這是來到什麼地方了啊?」黛麗絲問。

茫茫遼闊一望無際的冰雪平原,暴風雪一個接一個的在平原上形成龍捲風,數不清的龍捲風眼,細細的吸管直通蒼穹,越來越粗,越來越壯觀。

龍捲風四周盤旋飛舞的都是巨大無比的冰塊,白色的、藍色的、還有深紅色的血冰。

眼看著有四五道龍捲風朝夏洛奇逼近,就在這時,夏洛奇腦海中忽然響起了索菲亞的聲音:

「主人,這裡的自然能量非常充沛,請允許我進行充電。」那個砸進夏洛奇體內的白色光源,也就是被刀鋒無花果狠狠追擊的人類最後文明終端開口說話了。

「你究竟是誰啊?為什麼會選擇我,為什麼會有那麼強大的追擊者?我們差點為此送了性命。」夏洛奇在腦海中與索菲亞交流。

「先不忙說話,我先充電,再不充電我又要自動關機了。」索菲亞說。

「怎麼幫你充電啊?」夏洛奇問。

「請您走到那龍捲風的中心去,那裡能量最強,進去后我就能吸收那自然能量了。」

這時,黛麗絲也收到了她體內四個能量源的請求。

夏洛奇只好拉著黛麗絲朝龍捲風中心走去。讓嬋娟護著平兒等他們。

兩人越朝那風暴中心走,碎冰塊就越多越大,夏洛奇釋放出蝴蝶本命將兩人包裹在內,像一個蝴蝶護罩,那本命蝴蝶經過幾次升級后,變得越加柔韌堅挺,這樣的風暴冰屑根本無法衝破它的防護。

兩人在裡面宛如一個大的蠶寶寶,只需要努力抵抗那旋轉極強烈的風力就行。

夏洛奇已經施展開軒轅地行步伐,在巨大的風雪中忽前忽後,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的往前行進,利用這風力的慣性,順著它的方向,但又要改變角度切入,所以,以極小的步伐微調換取位置的改變。

不一會,兩人就來到了龍捲風暴的風眼裡,剛一進來,那四周的風暴都消失了,裡面很平靜,而且還有一絲暖意。頭頂一輪血紅的太陽映照藍空,那天空時不時的從太陽中心往四周放電,一絲一縷宛如眼球充血。

那電光放射出去就被阻擋回來,似乎有一種力量在壓縮太陽的空間,應該是屬於冰雪的能量。

夏洛奇仔細觀察后,就覺得來到的這個空間有問題,而且這問題還不小。

要是這冰雪將這太陽全部吞沒,那這顆星球可能馬上變成一顆極寒的冰雪星,所有的生命都將凍死。問題是那太陽是怎麼回事,莫非是到了它生命的最後時刻,能量燃燒盡了?

夏洛奇各種猜測,黛麗絲身上已經伸出四個乳白色的能量介面插入到龍捲風壁上,從夏洛奇頭頂也伸出一根能量介面,稍微彎曲調整了下角度也接入到那龍捲風的風壁上。

只見五根連接線一下變得堅硬起來,無疑是龍捲風的動能猛烈衝擊過來導致,連接線十分智能,隨著那龍捲風旋轉的方向稍稍移動,但保持緊密接觸。

過了一個時辰后,黛麗絲身體內浮現出四艘極其精彩的宇宙飛船,呈水滴狀懸浮在那,與黛麗絲保持等距,龍捲風的能量源源不斷的輸入到那飛船中,那晶瑩的水滴從蒼白變成了淺藍,從淺藍變成了碧綠,從碧綠變成了深藍,從深藍再次變成乳白。

夏洛奇頭頂也忽然浮現出一艘巨大的母艦,呈極其漂亮的流線體,像一隻木梭,又像一隻細長的眼眸。

四隻水滴形的飛船同時伸出另外四根介面,連接到這母艦上,母艦自己也有一根比較粗大的連介面連接著龍捲風壁。

母艦艦體上首尾的指示燈開始亮了起來,然後中間的指示燈也亮了起來。接著是腹部的兩行著陸燈開始閃亮,兩翼的飛行燈也亮了起來。

艦首的大屏幕開始閃動藍光,指揮室內的各種燈光紛紛亮起。

之後是動力室,曲速引擎的能量源張開了,大口大口的吸收那龍捲風的能量。一共五組曲速引擎,一個接一個的張開了能量源。

終於到了主控室的核心——記憶儲存腦,一閃一閃的開始發亮,似乎是人的大腦血管一樣跳動、脈衝、過血、激活。

紋武天下 巨大的龍捲風漸漸的被吸收完了全部能量,耗時有五六個時辰。

索菲亞對夏洛奇說:

「主人,還不夠,請繼續選擇下一個龍捲風能量場。我們估計需要二十個同等規模的才能完全充滿能量。」

夏洛奇心想,好吧,若是能量充滿了,就可以知道一切情況了,就會知道那追殺自己的大能是怎麼回事,就會知道這人類文明的最後載體是怎麼回事……

會知道所有的充滿神秘的信息。

因此,夏洛奇與黛兒一個接一個的進入龍捲風暴,天空中的那血紅色的太陽似乎發現了他們,對他們所做的事情表示讚賞,彷彿眼睛里微微閃露了一絲讚許與笑意。

就在第二十個龍捲風快要吸收完畢時,從遙遠的冰原上快速飛奔過來一個冰雪巨人,手裡拿著一柄巨劍,身上是蔚藍冰甲,腳下是閃著晶光的軟玉冰靴。 總裁尚未婚 身高八丈,雙眼淺藍如兩塊古玉,國字臉龐,鼻樑懸直。

他速度快的驚人,隔著幾百里就開始大聲喝問:

「是誰在破壞我的風暴魔法,究竟是誰?」聲音在冰原上雄渾無比的傳來,震得夏洛奇耳膜生疼,黛麗絲的臉色都白了,連忙用手捂住耳朵。

嬋娟和平兒在外也聽見了,嬋娟第一時間取出一根玉管毛筆,一筆一筆的開始書寫,先慢后快,最後毛筆都要飛了起來。

一收尾,兩人瞬間隱沒不見,那是嬋娟的絕學「書隱!」 「好了,主人,銀河戰隊隊長索菲亞向您報道,充電已完畢,我們需進入很長時間的重啟階段,重啟完成後,我會告知您。」

重生香江1981 柔美的電子音說完后,母艦隱沒到夏洛奇的心口,其他四隻艦船隱沒到黛莉斯的腦海、心口、中、下丹田四處。

那冰雪巨人轉眼就到了夏洛奇和黛莉斯的眼前。

「是你們倆個破壞了我的風暴魔法么?」那冰雪巨人岩石般的臉龐微微低下,看向夏洛奇和黛莉斯問。

「我們並不知道什麼是您的風暴魔法,莫非這龍捲風是您整出來的?」夏洛奇問。

「哼,還說不知道,明知故問,你們破壞了我的龍捲大陣,讓我輸掉了比賽,你們說怎麼辦?」那冰雪巨人嗡嗡嗡的說道。

「哈哈,你這麼大了還欺負孩子么,米蘭達。」從天而降一位穿著火紅戰甲的巨人手裡也握著一柄巨劍,那劍是血紅色的,冰雪巨人的巨劍是純藍色的。

「都力,你輸了,可不能耍賴!」冰雪巨人嗡聲嗡氣的對著那火紅鎧甲的巨人說。

「我也沒輸,你也沒贏,咱們今天就算打了一個平手如何?畢竟你的風暴魔法還是沒有困住我,對吧?無論是否有外力干預,但你不能否認事實,你的風暴魔法最後還是出現了破綻。」

都力心情很好,本來他真的就要輸了,他的血日領域已經被那冰雪風暴壓制的沒有多大的空間了。

誰會想到夏洛奇和黛莉斯釋放出銀河艦隊補充能量,將近二十個龍捲風暴的能量給吸收殆盡,這讓米蘭達的冰雪風暴領域出現了一個破綻。

夏洛奇一看這二位不像是仇敵,心裡也就輕鬆了許多。嬋娟也看到了外面的情況,解除了「書隱」的空間遮蔽,和平兒兩人走了出來。

「嗯,這幾位都是你的朋友么,小傢伙。」米蘭達還是有點生氣的問道。

「我們是誤入此地,多有打擾,請多包涵。」夏洛奇說。

「來得很好,你們來的非常好,首先我代表瀾滄世界歡迎你們。走吧,今天我請客,米蘭達,你去不去?」都力非常熱情的邀請夏洛奇。

「我為什麼不去?本來你的那個寶貝應該輸給我的,現在去吃你一頓作為補償是應該的,難道不對么?」米蘭達有點悵然道。

「哎呀,我說你這個米蘭達,心眼怎麼這麼小呢,不就是一塊破石頭么,我呢,也不佔你便宜,我把這石頭送給這個小朋友,你說好不好,省得你說我耍賴。」都力手中立刻浮現出一塊圓石,上面赫然寫著「崑崙鏡」三個古篆字。

「這樣還算公平,可你不心疼么?你從黑洞中心撈出來的,肯定是神器上品了,就這麼送人了?」米蘭達被都力的慷慨驚到了,看來這都力是真的不在乎外物的傢伙。

米蘭達心意也平和了。

「這不行,我怎麼一來就拿你東西呢?」夏洛奇立刻推辭。

「啊呀,你這個獃子,人家都力前輩都說了送給你,你推什麼推啊,我替你收下了,謝謝啊,都力大叔,謝謝啊,米蘭達大叔。」黛莉斯眼疾手快,伸手就接過了都力大手中的崑崙鏡。

「嘿嘿,鬼丫頭,挺機靈,送給你們了,本來我也沒耐心去搗鼓這玩意,就當是見面禮,等你們生了娃,就說是都力爺爺送的吧。」都力性格很是開朗。

米蘭達也喜歡黛莉斯的性格,伸手掏出三個手鐲,給三位姑娘每人一個,說:

「都力送的沒有我的好,他都是路上撿來的,我的可是自己長出來的,帶在身上對你們有好處,尤其是姑娘,以後你們就知道了。」米蘭達彎腰俯身,那麼大的大手很溫柔的將手鐲給每個姑娘戴上。

「每個手鐲都是一個獨立的空間,裡面有我設立的冰雪世界,平時可以進去修練,危險的時候可以進去躲藏,敵人很難攻破的,除非實力比我高上一個階層。米蘭達很溫柔的說。

嬋娟當時就有點要哭了,因為她想起了父親。

武道戰神 夏洛奇過去拍拍嬋娟的肩膀,安慰她。

「好了,去我的宮殿里喝酒去吧,米蘭達,你去把凍好的鮮果拿些過來,我去準備烤魚。瀾滄世界的魚可是有名的,很多其他位面來的遊歷者都喜歡這烤魚。」

吃完飯,就在我那休息,過些天穹窿宇宙聯盟比武大賽就要開始了,你們可以參加報名,都是一百歲之下的宇宙初階修鍊者才能參加,我看你們剛好符合條件,就不知你們的實力怎麼樣啊?我看能在米蘭達冰雪風暴中站穩的應該不會差。

都力收回本體,變成與夏洛奇等人差不多高的樣子。一身紅甲,腰間佩劍,金黃色的腰帶顯得格外耀眼。都力眉毛很濃,眼睛很深,鼻樑很直,絡腮鬍子一圈,鬚髮厚重,很有雄性的魅力。

「米蘭達是我的師弟,性子比較直,不知道拐彎,總纏著我比試領域,輸給我好多次了,這一次本來想讓他贏的,沒曾想你們闖了進來,破了他的冰雪魔法領域,哈哈,笑死我了,心情實在開心啊。」都力笑得神采飛揚。

米蘭達從旁邊走來,聽到了都力的說話,頓時反駁道:

「你說什麼,我輸給你,我什麼時候輸給你了,每次都是你輸的,好不好?」

「行了,行了,米蘭達,我今天心情很好,咱們不要再爭執了,等年終師傅考評時不就知道誰本事大了?」都力攔住米蘭達的較勁。

「瀾滄世界的修鍊者分土著與宇宙兩個大階段,土著級的水平估計跟你們的排序差不多,我和米蘭達是宇宙星級,最近剛剛突破土著階段,能引動宇宙之力了。米蘭達總是認為他的力量大,說我的血陽領域無法跟他的冰雪風暴領域比拼。」

「難道不是么?若不是這幾個小傢伙來,破壞了我的封鎖,你的血陽早被我熄滅了。」

「夏洛奇是吧,這位是黛莉斯,嗯,嬋娟,平兒,你們好。」夏洛奇介紹完后,都力很熱情的打招呼。

來到都力的修練宮殿,修建在半山腰平台上,底下是一汪碧綠的湖水,瀾滄江注入湖泊,然後又流出去。四周都是青山綠樹,花草鮮美。

「這裡就是我的都力神宮了,一般人進不來,我的結界可是很厲害的額。」都力喜歡吹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