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屬下聽說南皇並沒有女兒,那……」然後就有一名小太監說:「七王爺有所不知,公主本是丞相的女兒,後來被皇上收為義女,被封為安和公主!」

「原來是這樣!」鳳傾城這才明白過來,笑著看向靈兒,靈兒給雪球順著毛,笑著說:「我就說我們還會再見面的!」鳳傾城想到昨天的事,不覺笑了笑,說:「你那時就應該知曉本王的身份吧?」「原本不知道,只是心有懷疑,直到看到攝魂鈴!」

「那我們還真是有緣分!」鳳起見自家王爺這羞澀的神情,不覺呆了,平時見到美人他可是比誰都積極,怎麼一見到這安和公主就沒話說了!

「這是你養的?」鳳傾城看著雪球問,靈兒笑著說:「哦,不是,這是我姑姑養的狗,平時進宮多了,和雪球就熟了!」「你姑姑?」「嗯,靜賢宮的靜貴妃!」

靜貴妃?是雲國的和親公主,怎麼是她的姑姑呢?

「既然公主喜歡雪球,怎麼不自己養一隻?」鳳傾城問,靈兒解釋說:「因為夜王對動物的毛髮過敏啊!」

「夜王?夜雲謹啊?」「嗯!」鳳傾城看上去還想問點什麼,但被遠處急忙跑來的人打斷了!

「公主,原來你在這兒啊,讓奴才好找!」孫志看到鳳傾城也在,有些驚訝,行了禮:「奴才見過七王爺!」「嗯!」

「孫公公怎麼來這了?」靈兒問,孫志回答說:「還不是貴妃娘娘知道您進宮,又是一個人,怕您又迷路了!」

這話說得,靈兒頓時覺得好丟臉,心想鳳傾城應該發現不了孫志話里的意思吧,可是天不遂人願啊!

「又迷路?」鳳傾城還是聽出來了,有些好笑地看著靈兒,此時的靈兒臉微紅,就想馬上找個地洞鑽進去,誰知孫志這個沒眼色的繼續說:「是啊,我們公主經常進宮,但總是沒個方向,每次只要沒人跟著一準迷路,所以貴妃娘娘每次都要奴才……」

靈兒實在聽不下去了,連忙起身,把雪球扔給孫志,說:「孫公公啊,以後您可要看好雪球,別再讓它亂跑了哈!」「是,公主,可是公主……」

「不是要去姑姑哪兒嗎,快走,不能讓姑姑等著急了!」然後向鳳傾城說,「王爺,靈兒告退!」說完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孫志當然要跟著她了!

「公主您慢點!」

「王爺……」

「這位公主……好可愛啊!」鳳傾城笑了,發自內心的笑,也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這是又想到什麼,問:「她剛才說夜雲謹對動物毛髮過敏,可這和她養狗有何關係?」鳳起也表示奇怪,最後又是那名小太監說道:「公主被賜婚夜王,可是夜王爺未來的王妃呢,這怎能沒關係呢?」

「什麼?」

……

玄武直到今天晚上才回來,靈兒就知道不簡單,他倒是一臉的坦然,而靈兒也不急著問,翻看著他帶回來的資料,越往後看臉色就越難看,眉頭一刻也沒有舒展開,最後實在看不下去了,合上了書,低頭沉思了一會,自語道:「果然跟我想的一樣!」然後又看向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玄武,低聲問:「這些,你,看過嗎?」

玄武很認真的說:「公主放心,四影交給屬下至今,並未翻看!」但靈兒看出他有些心不在焉,眼神有些飄忽,又問:「怎麼這麼晚才回來?可是去……」

「屬下沒有!」玄武單膝跪地,誓死效忠的樣子有些刺痛靈兒的心,無奈她看到了,說:「四哥來了是嗎?你去見他了是嗎?這些東西你給他看了是嗎?」

一連三個問題,靈兒步步緊逼,容不得他後退,他知道什麼也瞞不過她,最後只好默認了!

「可是這些資料王爺並不知情,王爺只是問了公主的近況,其他的……」玄武急忙解釋,為了能讓靈兒放心,最後靈兒無聲嘆息,揮揮手示意他離開,玄武也沒有多做停留,飛身離開竹落院,在暗中默默保護著她!

這時她又翻開那厚厚的書,無論多麼難過,多麼不想承認,她還是要堅持看完:

十六年前,雲國皇后誕下一女,出生之日,奇香瀰漫,天空七彩煙霞瀰漫,百鳥皆來慶賀,似有百鳥朝鳳之勢,那時雲國正值多事之秋,各地災荒四起,民怨沸騰,而公主就像是福星降世,出生那日,各地頻頻傳來喜報,雲國恢復往日安寧,國力呈上升之勢!

謀天毒妃 雲皇大喜,又因宣和一直流傳著天帝之女曦和公主的傳說,雲皇認為此女乃神仙轉世,特賜封號「曦和公主」,后又因國師勸說,怕衝撞了神靈,因此改封號「宣和」,以大陸之名貫之,閨名君靈雪!

公主百天之時,雲皇宴請各國使臣前來慶賀,沒想到撫遠大將軍起兵造反,雲國陷入一片混亂,后雲皇親率大軍奮力抵抗,不幸薨逝,雲國太子君聖煜臨危受命,登基為帝,年僅八歲歲,在一眾忠臣良將的輔佐下,穩坐雲國江山,而其本身就聰慧過人,為君之道熟記於心,又有令人畏懼的鐵血手腕,不到三個月,就平息了叛亂,毫不留情的滅了撫遠大將軍滿門!但在位十六年,勤政愛民,勵精圖治,重用人才,將原本風雨飄搖的雲國治理的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

但那場大戰後,宣和公主莫名失蹤,連帶著先帝之弟昊王一家也離奇失蹤,至今仍不知所蹤!

靈兒看到這裡,冷笑出聲,又翻了幾頁,上面明確記載:叛軍作亂之際,先帝曾秘密召見昊王,將尚在襁褓中的宣和公主託付昊王離開皇宮,秘密護送昊王一家逃離雲國!昊王攜家眷一路逃亡至南國邊境,遇殺手伏擊,幸得千雪山莊莊主夫人相救,這才幸免於難,二人一見如故,結為異性兄妹,后改姓南風,又與之前和南國和親的靜公主取得聯繫,在其幫助下,走向仕途,自此之後憑藉個人才幹,一路高升,可謂是一片坦蕩,官拜一品丞相,舉家遷往南都定居!

宣和公主在其呵護下健康成長……

「呵呵呵,原來這就是爹爹瞞著我的秘密,聽起來多麼荒誕,呵呵呵……」

突然沈琛闖了進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突然,沈琛闖了進來,玄武在後面著急,面色凝重:「屬下該死,沈琛他……」

「沒事,你先出去吧!」靈兒此時已然無力,玄武擔心的看著靈兒,又看著沈琛此時陰沉的臉色,無聲出去了,房間里就剩下他們了!

「玄武,公主怎麼了?」小若端著靈兒最愛吃的糕點走過來,就看見玄武的表情不太對,還沒反應過來就被玄武捂著嘴拉走了!

「公主,我……」

「你應該早就知道吧,沈琛,哦,或許沈琛這個名字也是假的吧?」靈兒心中有火,語氣也不怎麼好,沈琛急忙解釋道:「不,不是的,沈琛確實是真名,五年前,公主已經查出來了!」

「哦,那次!」 魅影隨 靈兒才想起來五年前在雲宮逼問過他,當時沒有深查,如今想來,只是不願意相信而已,「真是可笑!雲國的宣和公主!哈哈哈……」

「公主你別這樣!」沈琛看著這樣的靈兒心裡很擔心她會做出什麼傻事!

「你們沈家也捨得讓你這樣一個將門貴公子給我當護衛?」

「公主,皇上和太后不放心你,所以才會派我來,父親常年鎮守邊關,母親也是跟隨父親在邊關生活,先帝對我們沈家有再造之恩,而如今的雲皇與我又是生死兄弟,我們沈家世代效忠雲國皇室,萬死不辭!」沈琛握劍單膝跪地,說得慷慨激昂,忠心天地可鑒!

靈兒這個時候已經來不及傷心,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對沈琛說:「你說你誓死效忠,好,我要你告訴我,這次雲國使臣來訪,有何目的?」

「這……屬下不知!」沈琛的猶豫終究還是沒有瞞過去,靈兒已經猜到八九分,當初南皇給她賜婚時,南風昊就是百般不願,他應該想的是靈兒身為一國公主,又是位於宣和三國之首的雲國唯一的嫡親公主,婚姻大事決不可草率決定,但礙於身份,南風昊還是暫時同意了,這次雲國使臣來訪,正趕上靈兒一個月之後的及笄之禮,還有她和夜雲謹的大婚……

靈兒突然有一種不安的情緒,是暴風雨即將來臨時的緊張……

這幾天,靈兒閉門不出,把自己一個人關在竹落院,誰也不見,連多年被華雙管教頗嚴的南風宇來探望,靈兒也不見!這天夜雲謹突然來了,誰也沒有通報靈兒,靈兒站在花田裡澆花,但心裡卻想著別的事情,也許想事情想的專註,沒有發現夜雲謹在她身後!

怎麼辦?如果他知道了我的身份,會不會……會不會不要我了?她肯定會覺得我一個別國公主在南國,一定別有所圖!如果……如果……

「誰!?」夜雲謹走到靈兒身邊從她身後抱住她,靈兒沒有防備的嚇了一跳,看清是他后,才放下心來,然後就聽見夜雲謹柔聲問道:「在想什麼?想得這樣專註?」

靈兒一笑,說:「沒什麼!對了,你不是說這幾天要忙使節的事,怎麼還有空來這兒?」「為夫當然是想夫人你了,忙裡偷閒來看本王的小王妃啊!」夜雲謹笑著說,擁得靈兒更緊了!下巴抵在靈兒的右肩上,十分享受這來之不易的獨處時光!她心裡高興他能來,便由著他抱她!

「還有一個月,一個月之後你就是我真正的王妃了,靈兒,你知道我有多麼希望這天的到來嗎?如今,終於,終於讓我等到了!靈兒,我們生生世世都不分開!」他說得讓人心動,但靈兒雖開心,但還是不安,她轉過身,認真地看著夜雲謹,問:「雲謹,我問你,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因為一些原因離開你了,你會怎麼做?」

夜雲謹的眼睛突然變得深邃,他看著此時一臉緊張的靈兒,說:「如果有那麼一天,那我會一直找你,無論天涯海角,直到找到你為止!」

「那如果有一天我把你忘了呢,你會怎樣?」

「靈兒你今日怎麼了,怎會問我這樣奇怪的問題?這些事是不可能發生的!」夜雲謹笑著問,完全不知發生了什麼。

「你回答我嘛,萬一呢?」靈兒很期待他的答案,夜雲謹也很耐心的回答她:「萬一你把我忘了,我會……」說著瞄了一眼靈兒,靈兒因為緊張,手心都出汗了。

「我會讓你想起我,或者你永遠不會想起也沒關係,我會讓你重新愛上我,我知道,就算你把我忘了,但感覺不會騙人的,我有把握讓你重新愛上我!」夜雲謹堅定的說,靈兒的眼眶裡有淚水在打轉,但她沒有哭出來,而是突然抱住夜雲謹,說:「雲謹,你帶我走吧,無論去哪裡都好,只要我們在一起!」

「傻丫頭,我何嘗不這樣想,但我們不能,我們有家人,有朋友,我們走了,他們怎麼辦?千年之前因為我們的任性,已經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地步了,我不想讓悲劇重演!」

「千年之前?」靈兒突然想起了,當年的悲劇何等慘烈……

「公主快走,小心!啊……」朋友為救她替她擋了那致命一擊,「快走!」「不!」「他在天牢,快,這是鑰匙,快去,快啊!」

……

「天帝有旨,羽扇、長笛擅自盜取天牢鑰匙,私放龍訣,判斬立決於斬仙台,削去神籍,元神貶入下界永受輪迴之苦,終生不得返回天界,即刻行刑!」「小公主,對不起,不能陪你玩了!」

……

「不要不要,我不要這樣,龍訣哥哥,我不要這樣,不要……」靈兒的眼淚如斷線的珍珠,不停地往下掉,還不停地搖著頭,夜雲謹伸手幫她擦去眼淚,說:「不要哭,現在不一樣了,我們都是凡人,我們在凡界,天界與我們沒有任何關係,我們會在一起,不要哭了!」

「靈兒,你知道我對皇位沒有興趣,我只想和你一起,逍遙天地間,如今二哥對皇位依舊野心勃勃,朝堂上支持大哥的人太少了,我必須幫他。」

「靈兒我答應你,等一切結束了,我就把皇位交給大哥,我們歸隱山林,遠離朝堂上的爾虞我詐,你想去哪裡我們就去哪裡,好不好?」

靈兒哭著點點頭!「再哭就不漂亮了,來,笑一個,一個月後難道要我娶一個愛哭的新娘?」「你……我現在這麼傷心,你不知道哄哄我,還開玩笑?」靈兒有些小生氣地說,夜雲謹笑著將她重新攬入懷中,說:「不逗你了不逗你了!」

也許我不該擔心這些,我現在最要關心的,還是那個人,是時候見他一面了,等著他上門,不如主動出擊,反正遲早要見……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第二天,靈兒起了個大早,她想過了,一直逃避也不是辦法,不如坦然面對,她要進宮!

到了宮門口,剛下馬車,就看見另一個馬車上出來一位翩翩公子,他身穿一件深紫色廣袖衣衫,腰間一條紫色的腰帶,一頭長若流水的髮絲披在肩上,頭上只綁著一條絲帶,也是紫色的,想必他對紫色情有獨鍾吧!

他好似注意到有人在看他,當他轉過身就看見了靈兒,眸中有了一絲絲驚艷,靈兒還是同往常一樣,沒有著繁瑣沉重的宮裝,依舊一襲白色的曳地長裙,白衣如雪,腰間一條天藍色腰帶,發間只有一支白玉蘭簪,清新脫俗,樣貌傾城絕色,讓人感覺她是一位溫婉可人的大家閨秀!

靈兒突然對他點頭微笑,就算打了招呼,他身體僵硬,半天沒有反應,似是沉溺在靈兒的那抹微笑里,突然,身後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所有人都回頭望去,就看見騎馬而來的鳳傾城,依舊是一襲妖艷紅衣。

「靈兒!」鳳傾城突然從馬上飛身下來,向靈兒發起攻擊,小若慌了:「公主!」那位紫衣公子大聲喝道:「小心!」哪知靈兒的反應更快,伸手直直接住了那一掌,事後靈兒紋絲不動,而鳳傾城卻後退了好幾步,幸虧有鳳起攔著,不然被打倒在地,多丟面子!

鳳傾城笑著走到靈兒身邊,滿臉的崇拜,說:「靈兒你太厲害了,竟然能接住!」靈兒卻是一臉清冷,說:「王爺真是好興緻啊,大早上竟然有閑心來試探我的武功?」

「別生氣別生氣,就是聽說你武功不錯,經常去禁軍營切磋,不太相信,所以就想來請教請教,沒想到這麼厲害!」說著鳳傾城從袖中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匕首,說,「喏,送你,上次見面匆忙,沒有送什麼見面禮,這個希望你收下!」

靈兒接過匕首看看,說:「王爺,我這是去皇上的尚書房,你讓我帶著匕首進去嗎?況且,我跟你熟嗎?」說完直接把匕首扔給鳳傾城,鳳傾城想了想,說:「怪本王沒有考慮周全,那你總要收下吧,本王的一點心意,你不能帶,那就交給她了!」說著將匕首交到了小若手裡,小若為難的看著靈兒,靈兒這次倒是沒有拒絕,讓小若把匕首收好!

「你要去尚書房,正好本王也要去,一起吧!」鳳傾城說完正準備走,轉身就看見那位紫衣公子,疑惑道:「夏侯世子?」

靈兒的心緊了一下:他就是夏侯世子夏贏澈!

夏世子聽后,上前走到他們面前。「七王爺!」「嗯,你怎會在這兒?怎不在驛館?」「來南國數天,還沒有來拜見靜貴妃,所以今日特來拜見!」

「靜貴妃?哦,想起來了,靜貴妃不就是你雲國嫁過來的公主嗎?應該去拜見一下!」鳳傾城說,然後見夏贏澈的眼神轉移到靈兒的身上,就聽見他問:「不知這位姑娘是……」

「她是安和公主,南皇的義女!」

「見過夏世子!」

「公主有禮了!既然都要進宮,不如同行?」夏世子突然說,靈兒皺起了眉,生怕他認出了她,鳳傾城聽后問:「你不是要去靜貴妃那嗎?而我們……」「見見南皇也是好的,必竟進宮不見皇上而先見靜貴妃不太好!」

靈兒聽后坦然一笑,說:「說得對,如此,便一同走吧!」

說完三人一道向尚書房走去……

不過今天尚書房的氣氛不怎麼好啊,靈兒遠遠就看見曹德在外面來回踱步,模樣很是著急!

「曹公公,怎麼不在裡面伺候,在外面做什麼?」「是公主啊!」「父皇可是發生了什麼?」曹德聽后直嘆氣,說:「快別提了,想必公主已經知道,前幾日西北傳來奏報,說是鎮西大將軍魏遠之子魏惟在西北強取豪奪,逼良為娼,都鬧出十幾條人命了,萬民書都遞到龍案上了,皇上幾次三番召他押子回朝受審,卻遲遲沒有回應,這不皇上龍顏大怒,這會兒正發脾氣呢!」

「派人抓回來不就行了,何苦這般費勁?」靈兒說。曹德看了一眼靈兒身後的鳳傾城和夏贏澈,伏到靈兒耳邊小聲道:「魏遠是皇後娘娘的表弟!」「哦,原來是這樣!」靈兒聽后一笑,也沒有放在心上,說,「曹公公,煩勞您通報一聲!」

「皇上這會兒正在氣頭上,公主您去勸勸也好,皇上見了您,肯定龍顏大悅!奴才這就去!」曹徳笑著說,南皇再怎麼發脾氣,也不會對著靈兒發,說不定靈兒會有辦法,在皇上身邊這麼多年,這點曹徳還是能看出來的!

「看來安和公主深得南皇喜愛!」夏贏澈冷不丁來到靈兒身邊說了一句,靈兒倒是有些吃驚,但還是很鎮定的說:「世子也很受雲皇喜愛吧,不然出使南國的人就不會是您了!」

夏贏澈嘴角上揚,看著靈兒的眼神有些不同:牙尖嘴利!

「多謝!」靈兒說,可這兩個字回答的讓夏贏澈有些愣。「公主說什麼?」「你猜!」靈兒朝他一笑說!這時曹徳出來了,南皇讓靈兒他們進去!

夏贏澈還沒有弄清楚,靈兒就進去了,反倒是鳳傾城在經過他身邊時,跟他說:「她會讀心!」這才讓夏贏澈反應過來!緊跟著他們進了尚書房!

「兒臣給父皇請安!」

「見過南皇!」三人齊齊叩拜,南皇臉色很是不好!「平身,賜座!」

讓他們平身後,靈兒就看見旁邊地上扔著的奏摺,緩步走過去撿起,打開看了看,然後問:「父皇對此事怎麼看?」「朕還能如何?魏惟在西北的事迹現在可是傳遍了朝堂,靈兒你看看,這萬民書都遞到朕的龍案上了!」南皇說著還把萬民書拿起來給靈兒看了看,繼續道,「現在百官彈劾魏遠的摺子都快堆成山了,說他縱容自己的兒子在西北橫行霸道,肆意猖狂,但靈兒,這魏遠畢竟是皇后的表親,也算得上皇親國戚,皇后前幾天還來求情,你說,這讓朕怎麼辦?」

靈兒走到龍案邊上,把那些奏摺幾乎都看了一遍,底下的鳳傾城和夏贏澈都有些震驚,靈兒只是一個公主,這樣翻看皇帝的奏摺,皇帝也不在意,嫡親公主也沒有這待遇啊!

靈兒看后一笑,問:「皇上會不會真的顧及皇后的面子,而放任不管?」南皇聽后看著她,說實話,他到底還是會有些顧及,但朝臣的威壓,民心所向,不可不考慮!

「父皇會不會為了皇后而不顧及百姓呢?」靈兒繼續說,「父皇,皇后那裡事後還有辦法挽回,但一國之君如果失去了民心,那可不是明智的選擇啊!況且皇後為一國之母,若是在這件事上徇私,勢必會有損一國之母的顏面,這點道理我相信皇後娘娘會懂的!」

靈兒看了一眼南皇,繼續說:「父皇,正所謂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更何況魏遠的兒子,父皇您不能因為他是皇后的表親就如此放任不管,皇後娘娘這樣,您豈不是很難做?」

南皇思考了一會兒,說:「說的不錯,皇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魏遠可是抗旨不遵啊,拒不返京,有何辦法,靈兒像是知道了南皇的憂慮,其實魏惟的事她有所耳聞,也因為雲宮在西北安插的人前幾日也有傳來西北境況,只是魏惟還好說,但魏遠比起魏惟更過分……

「父皇,我聽聞魏惟是魏遠的次子!」

……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父皇,我聽聞魏惟是魏遠的次子啊!」

「不錯,是次子,他的長子如今……靈兒你是說……」

這句話點醒了南皇!

「父皇英明!」

「哈哈哈,還是靈兒深得朕心哪!」

靈兒點到為止,剩下的就看南皇的手段了!

南皇看著靈兒的眼神充滿了讚許,靈兒早就知曉南皇的心思,之前沒有對南皇讀心,是因為他是一國之君,可這幾年下來,南皇對她的在意程度根本就不僅僅是義女這樣簡單,有時候靈兒去尚書房,皇上總是有意無意的讓她對一些軍國大事出謀劃策,漸漸的,南皇還會把一些奏摺交給她讓她翻閱!

她還記得有一次,南皇不在尚書房,曹徳讓她在尚書房等一會兒,她閑來無事,像往常一樣站在龍案邊翻看奏摺,當時也沒有多注意,就直接坐到了龍椅上,還不自覺地在奏摺上寫了批註,原以為南皇會降罪於她,但沒想到南皇進來后看到這一幕,什麼話也沒說,還在看了那些批註后,對靈兒大加讚賞,當時連曹徳都為靈兒捏了把冷汗!

不得已靈兒窺探了南皇的心,竟然發現南皇早就知道她曦和的身份,還見過曦和元神,所以才會如此待她,要不然這要放在其他人身上,早就被凌遲了!所以這五年裡,大家心照不宣,南皇對靈兒很是「縱容」!

南皇對靈兒的態度,讓底下那兩位傻了眼,心生疑問,在鳳國和雲國可沒有這樣的先例,女子竟然也能干政,曹徳在旁邊站著,已經見怪不怪了!

「七王和世子今日來見朕,可是有何要事?」南皇這才想起他們!

「南皇,其實也沒什麼,本王是第一次來南國,途中所見景色,讓本王嘆為觀止,不過來這麼多天了,還沒有好好游一游這南都,也不是很熟悉,所以呢就想請南皇給本王派一位熟知南都的人,帶本王走一走這天子之城!」

「這簡單,朕讓……」

「哎,不瞞南皇說,本王心中已有合適的人選!」鳳傾城說著有意無意的瞥了對面靈兒一眼,其他人倒是沒有察覺,但好似夏世子看到了這一幕!

「不知是何人,七王請說!」

「南皇,本王與安和公主一見如故,不知可否應允呢?」

「噗!」靈兒剛喝進去的茶,聽完鳳傾城的話后,毫無形象地吐了出來,讓所有人都驚呆了,上一秒還是一位端莊優雅,高高在上的公主形象,現在可謂是毀的差不多了,不得不說,這才是本來面目啊!

「靈兒?這……」皇上似是在詢問靈兒的意思,看向靈兒,靈兒也很懵的!

「七王,這……不太好吧?」「有何不妥,公主從小在南都長大,肯定對南都的景點了如指掌,本王和公主這樣投緣,公主應該不會忍心拒絕本王吧?」說完。一個媚眼拋過來,讓靈兒不禁打了個寒戰!

這時,夏贏澈也開口了:「皇上,本世子同七王的想法一樣,今日一見公主,便覺得十分親切,離各國晚宴還有很長時間,不如就讓公主帶我們四處逛逛,體驗一下南都的風景名勝!」

鳳傾城這樣說也就算了,連夏贏澈也這樣說,這就不得不讓靈兒懷疑了,倒是南皇對靈兒很放心,就答應了他們的請求,看來接下來的這幾天,靈兒有的忙了,待他們離開尚書房后,曹徳就說話了!

「皇上真的放心公主待七王和夏世子去逛南都?公主的身份……」聽這語氣,曹徳怕是已經知道了靈兒曦和的身份!

「天帝之女向來公允,且她降生在南國就是南國的子民,朕不會擔心她偏向哪一國,還有她可是雲謹的王妃!」

南皇的如意算盤怕是打錯了,天帝之女向來公允是沒錯,但也是分情況的,他是沒有聽說過天帝之女做任何事都是依照自己的性子來嗎?還偏心!幸好南皇還不知道靈兒另一個身份……

三人一同出宮,靈兒的臉色不是很好,可是後面兩位心情似乎很好啊!

「哎我說,我和你們沒那麼熟吧?怎麼會想到讓我帶你們游南都呢?」

「朝中官員都在忙著接待各國使節,連三位王爺也忙的不可開交,靈兒你身為公主也應該出一份力不是?你就別推脫了!」鳳傾城那個樣子靈兒真想上去揍他一頓!又看看安靜的夏贏澈,靈兒就變了臉,比對鳳傾城還冷!「夏世子,他這樣說我還可以理解,他本來就這麼不靠譜,但你呢?你今日進宮不是來拜見姑姑……拜見靜貴妃的嗎?怎麼也會跟著他說?」

「唉唉唉,這不正經啊?靈兒你這話本王就不愛聽了,本王何時不正經了?」

「你何時正經過了?連進南都都是躺在床上被人抬進來的,還好意思說!」

「我我我……呀,原形畢露了吧,本王就說呢,那天在樟山就對本王敢拳打腳踢,怎麼在宮裡見到你就一副溫婉端莊的樣子,原來都是裝出來的!」

「你……」

「你什麼你,你就是一個刁蠻任性沒教養的野丫頭!」

三哥怎麼還是和以前一樣啊,這脾氣不減反增啊!

「本公主不和你一般見識!」

「本王還大人有大量原諒你的不敬呢!」

「哼!」靈兒氣急了!「還哼,本王也會,哼!」「幼稚!」靈兒小聲嘟囔了一句,鳳傾城在氣頭上沒聽見,或者是聽見了也不會說什麼!

靈兒重新看向夏贏澈,哪知那人只是微笑地看著她,靈兒看了他的心,沒想到……

原來表妹你是這樣的可愛,若是姑母看到你,一定也會喜歡吧!聽說你能讀心,想必我心裡想什麼你都會知道,表妹,姑母和表哥他們都很想念你,這次,我是來帶你走的……

靈兒不想聽下去了,收住了靈力,轉身說道:「我今天不舒服,明日吧,明日辰時你們來濟世堂找我!」說完靈兒頭也不回就走了,她此刻需要安靜!

……

「琴靈,怎麼辦,怎麼辦?我很慌,若是夏贏澈說的是真的,那我和雲謹,我和他……」

靈兒在馬車上坐立不安,在心裡跟琴靈對話!

「殿下,你別擔心,不會的,你們一定沒事,要不你跟龍訣殿下說,龍訣殿下一定有辦法的!」

「不行,不行,不能跟他說,他是龍訣哥哥沒錯,但你忘了,他還是南國的儲君,將來是要繼承南國皇位的,若是我說了,就算他不會怪我,但那些朝臣,南國的百姓,還有一切對皇位有非分之想的人,一定回以此大做文章,到時候他的處境會更危險,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