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希望大伯和二伯千萬不要為難楚雲大哥才是。」離江心裡默默念叨,當初他之所以會將楚雲等人的消息傳回韓家,實在是因為悟靈果對一個家族而言太過重要,當初如果是被韓穆奪去了也就算了,畢竟韓穆也是韓家人,可是楚雲不同,他乃一介散修,跟韓家更是沒有半天關係。

嗖~嗖~

楚雲剛剛沖眾人說著,只見天際兩道流光一閃而過,在楚雲等人面前浮現出兩名面帶微笑的老者身影。

「呵呵,霜侄女,此行一路可真是辛苦你了。」

那兩名老者剛一出現,便對著韓霜行禮道,樣子很是恭敬。

「三叔?五叔?怎麼會是你們?」

韓霜說著,滿臉不可思議,她是族長一脈的子弟,論身份地位,自然要比眼前兩名老者高上不少。

「我們二老當然是聽聞霜侄女近幾日要歸來,所以這才來趕來看看。」其中那名白鬍子的老者笑呵呵說道。

「是來接援我們?」韓霜聞言,更是疑惑道:「老祖不是有過規定么,我們歷練弟子要麼靠自己返回族中,不然哪怕是死在外面,也不許長輩們出面,二位族叔你們這麼做,如果讓老祖知道的話…」

韓霜沒有繼續說下去,她心中雖然也希望在後面的路途有二老的陪伴,可她同樣知道族規,知道那樣做的後果,眼前這二人怕是會萬劫不復。

「霜侄女,你放心,族規我們自然是不會觸犯,我們之所以來這裡,可不是為了你們,而是想和這位小兄弟談一筆交易。」

花甲老者說著,目光忽然看向楚雲,緩緩笑道:「你就是楚雲兄弟吧,這一路來可多謝你護送我們韓家的這些小輩了。」

「兩位前輩客氣了,在下這樣做也是因為和韓霜小姐有過交易。」楚雲點頭說道,既然眼前這二人是韓家的長輩,那自然不可能有害於他們。

「先前兩位前輩曾說找我談一筆交易,不知是什麼?」楚雲看著面前的兩名老者忽然問道。

「呵呵,這事還要從楚小兄弟滅殺我韓家的韓穆說起。」白鬍子老者剛剛說完,楚雲就感受到一股不善的目光。

「哦?韓穆?此人的確是我所殺。」楚雲平靜說著。

「那不知閣下當初殺死韓穆時,可曾在儲物袋中發現了一顆渾身鱗甲的果實?」另外一名花甲老者聲音有些急迫,目光死死的盯著楚雲。

「鱗甲果實?」

楚雲聞言,笑著看向兩名滄桑老者,緩緩搖頭。

「不曾見過。」

… 「什麼?」

兩名老者聽到楚雲的答覆后,身子渾然一顫。


「沒見過,這怎麼可能!小友莫非是記錯了?」其中那白鬍子老者更是連忙問道。

「兩位前輩大可放心,只是一株普通天地靈果對我而言的幫助微乎其微,我又怎麼會欺瞞二老,將那韓家之物佔為己有呢?兩位前輩所說的鱗甲果實我的確沒有見過。」

楚雲笑著解釋,當初他在殺死韓穆收取儲物袋時,並不曾將其中的東西拿出來過,眼前韓家弟子更是不可能知曉,就是他有所隱瞞,也不會有人知道。

「眼前這兩名先天九重天的修士竟然不顧家族之訓來找我討要那麟果,看來其中的價值遠遠不是我當初所估計那般。」

楚雲心中喃喃想著,表面上卻是沒有半點反應。

天地靈物,有能者居之,他既然不怕眼前這二人強行動手,又何必將此等重寶拿出來交易呢。

「普通的天地靈果?哼哼,若真是普通的天地靈果我們二人又何必冒著祖訓偷逃出來!既然小兄弟說沒有見過,也罷,將你的儲物袋讓我們二人一觀,如果真的沒有,我們自然會拿出相應的寶物賠償小兄弟。」


另外一名老者嘆息說著,心中已經沒有報什麼機會。

的確,當初從離江傳來的話中可以得知,楚雲應該是沒有見過悟靈果這等重寶,不然以他的修為,怕是早就已經服用了準備突破了。

當時他們還疑惑為何一名先天九重天的試煉弟子會不知悟靈果的名號,現在看來,竟是在韓穆的儲物袋中根本沒有此物。


「想看我的儲物袋?」楚雲表情微微一變,有些不滿道。

「楚小兄弟,實在是那靈果對我們而言太過重要,你看…」白鬍子老者繼續道,他知道楚雲和他們實力一般,甚至還要強些,當然也不好輕易出手,如果讓對方逃離,日後去報復他們韓家在外的歷練弟子,他們可就真的成千古罪人了。

「也罷,看便看吧,也好讓你們死心。」楚雲笑了笑,抬手一揮,便將平時里備用的儲物袋拿了出來,那裡面除了一些道石和丹藥道兵外,剩下都是沒什麼價值的靈草。

至於他懷內的儲物環,那自然是不可能輕易現人的,先不說其中的鱗甲果實,單單是那份災噩之地得到的傳承玉石,價值就已經無法估量。

嗖~嗖~

就在楚雲剛剛將儲物袋拿出來的同時,韓家二老的靈識就迫不及待的滲入到他掌中的香袋之內。

可緊接著,那兩人的表情就變得失落起來,一臉蒼白。

「果然沒有…」

「看來韓穆那個傢伙果然將靈果放到了其他地方。」

兩人無力說著,其中那名花甲老者更是抬手一揮,手中出現了七個陶瓷小瓶。

「楚小兄弟,這是我們韓家平日里派發給等先天九重天的清神丹,服用后對心境有極大的提高,甚至對突破化靈境也有一些幫助。我們兩人在韓家這麼多年,也偷偷積攢了一些,這就送給小兄弟當賠禮吧。」

那人說著,也不管楚雲是否同意,直接將瓷瓶抵到他手裡。

「清神丹?提升心境的丹藥…這我以前到還真是從未聽說過。」

楚雲把玩著手中的丹藥,玩味笑道。

心境這東西對修士而言太過飄渺,可謂至關重要,又可以說無關緊要。

像是楚雲,當初他在脫凡境時,心境就已經到了先天,直到後來明悟了道心,心境再一次脫變,就是和尋常的化靈境老祖也不相上下,可是他的實力仍沒有半點長進。

但這也是因為楚雲修為太低,需知化靈境巔峰的老祖要想證道,心境可謂是至關重要一關。

否則,一朝為凡,此生修道在無緣。

這便是心境的重要,實力越是強橫,心境對自己的影響也就越強。

「不錯,這是我們韓家當初在太古遺迹中得到的一張古老丹方所煉,和現在流傳在外的普通丹方差距甚遠。」那花甲老者解釋道。

「太古遺迹啊…現在這個時代,南域殘留下來的太古遺迹可沒有你我這樣的修士願意進入了。」另外那名白鬍子老者也是感慨道。

「古方…太古遺迹…」楚雲喃喃說著,太古遺迹這個名字他早就已經不陌生了,只是至今為止一直沒有機會探索一二,其中的神秘和兇險不言而喻

「楚雲小兄弟,既然現在那靈果不在你的身上,我等也就告退了,這次出來,怕是已經讓有心者察覺了,至於他們後面的路途,就有勞你多多照顧一二了。」白鬍子老者說著,目光看向韓霜等人。

他們此行本就是為了悟靈果而來,現在既然沒有找到,那自然得趁早回去,否則要是觸動了家規,任他們如何辯解,也沒有半點作用。

「霜侄女,老夫二人這就先告退了,此行一路上有楚雲小兄弟護送你們,應該不會遇到太大的麻煩,我們就在韓家等候你們的佳音。」

那花甲老者轉身沖著韓霜行了一禮道,然後又將目光看向離江,帶著一絲溺愛的神情。

「走了…」

「走。」

說著,只見兩人腳下流光閃動,向著遠處遁去。

「呼…既然韓霜小姐你們的長輩已經離開,我們也準備動身吧。」楚雲深吸了口氣,那種來自先天九重天的壓迫感還真是讓人難受。

「先不急,我還有事要問問離江。」韓霜原本蒼白的面容忽然如同便了一個人般,冷清無比,目光看向在她身後畏畏縮縮的離江。

「哦?那你便問吧。」楚雲點了點頭,也沒有阻攔,現在離抵達韓家還有兩天時日,他也不怕浪費這一會兒功法。

「離江,我問你,韓家此處出來的二人是不是你傳訊的!」韓霜美艷的面容下,目光十分冰冷。

「這個…霜小姐,我的確是傳訊過他們二人,可那也是為了我們韓家著想,更何況,大伯二伯他們為人很好,肯定不會做出來對楚雲大哥不利的事情。」

離江急忙解釋道,韓霜待他很不錯,他也不想因此讓韓霜憎恨自己。

「為了家族著想?哼,你以為我會相信你所言?他們來這裡明明是為了韓穆身上的靈果!」韓霜不依不饒道。

「是真的,霜小姐,你我二人一起長大,我又何必騙你,更何況,如果我真的要加害楚雲大哥的話,又怎麼會只告訴大伯和二伯兩人?」

離家苦著臉解釋,當初在韓霜發現那一株靈果時,怕是在場所有人,除了他和韓穆以外,沒人會認得那看上去普通無比的靈果便是悟靈果。

「恩?」

一旁,楚雲聽到二人的話后,皺了皺眉,敢情這突然殺出來的二人竟然是離江這小子招過來的。

「莫非離江這小子知道那鱗甲果實到底是什麼?」楚雲不由心想,然後出聲問道:「韓霜小姐,你且問問他那二老所說的果實到底是何物?為何他們這般重視。」

「好!」韓霜點了點頭,然後將冰冷的目光看向離江,那意思不用言表。

「霜小姐不知那鱗甲果實是什麼也很正常,因為就連我當初在看到那果子時,也覺得這一切太過匪夷所思。」離江說著,再場所有人臉上都變得凝重起來。

「當初霜小姐可還曾記得,我們在一處山谷見到那果子時的樣子?」離江不答反問。

「自然是記得,當初那果子就在一顆渾身散發著幽光的老樹上,要不是韓塵眼神好,我們恐怕還無法發現。」韓霜回憶道。

「那霜小姐還記得採摘了鱗甲果實后,那顆老樹的變化么?」離江繼續問道。

「這…」

在場除了楚雲外的幾人聞言,面面相覷,當初他們還真不記得那可老樹的變化,緊接著就遭到了韓穆的偷襲。

「那顆老樹消失了,就在我們將果子摘下的幾個呼吸后,便化作了粉末。」離江緩緩開口,同時也讓其他人心中一驚。

「消失了?那照你的意思,那果實很可能是…」

「不錯!那便是能讓人從先天九重天巔峰突破到化靈境的悟靈果!」

還不等韓霜把話說完,離江便開口道,同時目光看向其他幾人,苦笑一聲,「現在你們可明白我為啥會傳訊給家族中人了吧…只是想不到,韓穆那個傢伙竟然已經將悟靈果藏了起來,不然的話,現在的楚雲大哥怕是已是化靈境的修士了。」

嘶——

在場的韓霜在聽到悟靈果后,露出一臉『原來如此』的樣子。

她到現在終於理解為何當初他的族兄在見到那果子後會不顧一切追殺自己等人,那可是悟靈果啊,『脫凡化靈』境界中僅次於道果的天地靈果。

「悟靈果?那是什麼,霜小姐你知道么?」一旁的韓塵露出不解的神色,他在韓家的地位甚至還不如離江,所能接觸的自少之又少。

在韓霜面前的楚雲也是立起來耳朵,仔細的聽著,要知道那顆所謂的悟靈果現在可就在他的儲物環里。

「悟靈果,蘊天地萬物而生,其內自含對天道的領悟,普通先天九重天的修士服用后,不僅僅能突破到化靈境那般簡單,就連肉身也會被徹底凈化一次。」韓霜說著,苦笑嘆了口氣,「想不到,我竟然與此等靈果失之交臂,莫非這就是命?」

韓塵幾人在聽到悟靈果的作用后,皆是面露震驚,反而楚雲,臉上則浮現一抹古怪的神情。

「凈化肉身?這果子竟然還能凈化肉身。」

楚雲喃喃說著,聲音很小,沒有讓其他人聽到。他現在肉身早就已經達到了『凡』境,如果在凈化的話,還不知道會達到什麼樣的層次。

「幸好我當初明智,留了一手…這運氣,隨便殺個人都能得到這般驚天的靈果。」

楚雲看著面前面面相覷的幾人,不禁為自己的好運感嘆。

… 「既然悟靈果與我等無緣,大家就不必再去想。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趁早趕回家族,至於離江,他這麼做也是為了家族考慮,大家莫要怪他。」

韓霜不虧是大家族出來的歷練弟子,呼吸之間,便已經將悟靈果的事情拋之腦後,低聲沖著其他四人說道。

在她看來,哪怕悟靈果在珍貴,既然現在不在他們手中,那一切都是徒然。

相比,自己等人的性命才是重中之重。

「不錯,霜小姐說的是,我們現在還是趕路要緊,只有到了韓家,才是真正安全。」韓塵同樣點頭認同。

至於楚雲,他本就是要護送這群人去韓家的,自然不會反對。

「那便走吧,希望後面的路途順利才是。」

楚雲沖幾人一笑,腳下流光一動,飄向半空。

其他人見狀,緊隨其後,很快便消失這偏僻的山路之中。

……

兩日之後。

青州一處十分隱蔽的山谷上方,無數草木滋生,景色大好。

嗖——

就在這時,遠處天際上數道流光一一閃過,浮現出風塵僕僕的楚雲等人。

「到了…這裡就是我們韓家所在!想不到我們竟然真的安全回來了。」

楚雲身旁的韓塵一臉慶幸的說道,同時沖楚雲微微一拜,「這一路來多虧了楚雲大哥,不然的話,我等就是有在多的命也不夠啊。」

其他幾人也是笑著沖楚雲行禮,他們都明白,這次路途要不是楚雲,他們可就真的沒有命趕回來了。

「你們可別這麼說,我答應護送你們也是因為和韓霜姑娘有約在先。」楚雲笑著回應。

在後面兩天的路途中,他們一行人雖然沒有遇到太大的危險,可還是有幾名不長眼的先天六重天左右的修士來找他們的麻煩。

結果被楚雲以雷霆手段斬殺二人後,那些人自然是嚇的慌亂而逃,此後,更是再無不開眼的修士攔截他們,很是輕鬆的就抵達了最終的目的地。

「對了,你們韓家在什麼地方?莫非是在這山谷之中?」楚雲四處張望道。

他的靈識至今也沒有發現韓家的蹤影,出現這種情況的唯一可能,那便是韓家被一層十分強大的結界所籠罩。

「楚雲大哥說的不錯,我們韓家當初的確是建在這山谷內部,只是後來老祖因為不放心,出手建造了巨型結界,將整個韓家覆蓋,消失在世人的眼中,等會兒楚雲大哥進去后自會知曉。」韓霜在一旁嫣笑道。

「既然韓霜姑娘都這麼說了,那我們這便進去吧,我可是對那位懂得太古文字的奇人好奇的很。」楚雲點了點頭,只要到了韓家將災噩之地的傳承參悟透徹,他就真的可以在這亂世之中大展手腳,成為一方霸主,甚至去掙那傳說中的成聖鍥機。

「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