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師傅,您怎麼了!」三年一推開門,卻頓時臉色大變,驚叫了一句。因為此刻的葉飛飛面上血色全無,氣息虛弱,渾身無力地依著在煉丹室的一面牆壁,竟是在強撐著等自己的到來。

「我沒事,只是消耗過度罷了,休息幾日就沒事了。我的事情,不要向任何人透露,你要裝作任何事情都沒有發生!還有這二十瓶中品增元丹儘快送到掌教峰,否則就來不及了,快!」葉飛飛有氣無力地催促道三年,三年眼中晶光閃動地接過二十個玉瓶,卻似離弦的箭一般,飛速朝外奔了去。

而在三年走後,葉飛飛的煉丹室門靜悄悄地關上了,而煉丹室中的葉飛飛也同時沉沉地睡了過去。

「三年,你師傅她最近可好?」掌教峰上,理事長老將三年送過來的儲物袋拿在手心,滿面微笑,在其他人看在眼裡,他是那般的笑容可掬,那般的慈祥可親。

「謝理事師伯挂念,這些時日師祖剛剛仙逝,師傅只是有些憂傷,其他都還像往常一般。」三年彎著腰回道。

「唉,他們師徒二人一向感情深厚,難過肯定的。這些中品增元丹,我就先收下了,記得替師伯向你師傅問好,還有陳師弟已經仙去,就讓她節哀順變吧!」理事長老臉上一副悲痛狀,朝著三年一揮手,示意讓她回去復命。

「是!理事師伯,弟子告退!」三年又一彎腰向理事長老一施禮,這才退了出去。

似乎在三年沒有走出多遠的時候,就隱隱聽到了從掌教峰上傳來一個桌子破碎的聲音,三年當即猜測到了什麼,面色一喜,加速了御劍的速度。 杏花村

芳草平沙,斜陽遠樹。

晚風吹盡殘花,垂楊自舞。

依依卻在笑,那笑意依舊如楊柳的依依。

無痕看着她,眼裏的柔情似水。

他們到了杏花村,令他們驚訝的是杏花村不是一個村,而只是一個鄉野小店。

杏花村方圓百里只有這一戶人家只有這一家小店。

所以他們只能在杏花村。

杏花村裏只有一個人,一位老婆婆,她已白髮蒼蒼,歲月刻痕佈滿的臉龐寫完了江湖五十年的風雨滄桑。

老婆婆做的菜很簡單,很難吃,卻很貴,而且老太太的脾氣臭的要命。

依依沒有說什麼,因爲方圓百里只有這一間小店。

無痕也沒有說什麼,因爲她是女人,還是一位上了年紀的女人。

看着他們的沉默,老婆婆似乎更加生氣,彷彿她等別人和她吵架已等了很久。

老婆婆喋喋不休地說,無痕只是看着外面的夜色悄然襲來。

“老婆婆這裏有酒麼?”

“沒有”老婆婆沒好氣地說。

“杏花村怎會沒有酒?”

“情人巷也沒有情人”

“那杏花村爲何叫杏花村?”

“那情人巷爲何叫情人巷?”

“不知道?”

“那我怎麼會知道杏花村爲什麼叫杏花村“

“杏花村只有這一戶人家麼?“

“僅此一家,你是不是受不了我想換一家店?”說到這裏。老婆婆忽然笑了起來,彷彿連眼角的皺紋都充滿笑意。

“我只是想你爲何不找一個好的地方住”依依的眼裏忽然滿是憐憫。

“這個不要你管”老婆婆忽然變得憤怒不已。

“你知道情人巷?”無痕輕聲問道。

“你要進情人巷?”

無痕點了點頭。

“一入情人巷,休想回故鄉”

“我知道”

“那你還要去?”

“是”無痕說得篤定。

老婆婆擡起頭,看着依依,她在晚風中笑得嫵媚動人,可老婆婆看她的眼神中卻充滿了憐憫。

“這樣年輕漂亮的小姑娘,可惜以後要守寡了?”

“我可以陪他去”

“女人若能進情人巷,我又怎會在此一守三十年”

“你已在此三十年?”

“是啊,三十年,記得當年剛到此處時杏花滿坡,春花爛漫,而如今歲月悠悠,三十年流光,杏花沒了,鏡裏容顏也早已青絲成雪”

“你爲何至此?”

“三十年前,我夫君還是名震關東的刀客路斷魂,卻因誤殺翻雲十三寨寨主而被追殺至此,結果他進了情人巷,而我只能守候於此”

依依忽然覺得這位老婆婆實在可敬,三十年的守候需要多深厚的愛意。那路斷魂又是何其大幸,有這樣一個女人爲他如此義無反顧,一守便是三十年。


三十年,人生有多少個三十年。

她已在等候中度過了自己最好的年華,他還有多少個三十年。

依依想, 我的怒放人生 ?她不敢肯定。

“是誰說女人不能進入情人巷?”

“誰說的已無人知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女人絕不可能進入情人巷”

“爲什麼”

“因爲要進情人巷就必須穿過雁不歸那片迷林,然而除非有人指引,否則任何人都不能穿過雁不歸,而那人絕不會指引女人?”

“那怎麼辦?”依依看着無痕。

“你留下來吧,我一定會回來”

老婆婆看着他們已淚眼盈盈,當年路斷魂也如是的說,可他卻再也沒有回來。她擡起頭,看到一個人慢慢的走了進來,在昏黃的燭光下,他的臉龐如此俊俏卻盡顯疲憊。

燭光在風中搖曳,他剛進門就看到了依依。

那實在是一張絕美的容顏,彷彿連這夜色的孤獨都已照亮。

他不禁醉了,如夢如幻的醉了。

晚風襲來,他忽然感覺寒徹入股。

他發現她身邊那少年正冷冷地看着他,那眼神如刀,他劍上流蘇在風中飄搖如同盛開的薔薇。

劍未出鞘,而殺氣已瀰漫。

瞬間他臉色已蒼白,這種劍氣似乎比胡不歸的刀氣還要霸道。

“閣下何人?”

“在下陰之阿”

“你要進情人巷?”

“身後無路,唯此下策”

“情人巷未必便是生路”

“不進情人巷卻必定是死路”

無痕看了看外面的夜色蒼茫。


重生星光璀璨 ,啼血斷魂。

“你也要進情人巷?”

無痕看了一眼他,沒有說話。



“此去前路未知,若得相伴隨行,在下榮幸之至”

“你走你的路,我過我的橋,自不相干”

“公子何苦拒人千里之外,在下雖不才,初次見面,卻有薄禮相贈”

他忽然拔出了一把劍,沒有人能形容那把劍的風情,那劍身竟如情人的眼淚般清澈。

無痕不禁呆了,他從見過如此美麗的劍,,依依癡癡地看着那把劍,那把傾城的一劍。

“寶劍贈英雄,紅粉送佳人,此劍名曰傾城,爲天下傾城之人方配得此劍,望公子納之,以此劍綴佳人之美”

無痕看着依依癡醉的眼神,她是真的喜歡此劍。

這實在是完美的一劍,這實在是不容拒絕的誘惑。

所以依依現在在把玩着這把劍。

這不是一把殺人的劍,卻是世上最美的一劍。

她不愛劍,卻依舊癡戀着此劍的風情。 回到煉丹閣后,三年就來到了葉飛飛的煉丹室外,求見了幾次,葉飛飛都不曾應聲。三年想起自己去掌教峰之前,葉飛飛虛弱的樣子,不禁又多了一些擔心。

這次楓吹落的事情,終於讓她知道了修仙界的險惡,有些人總是會對你笑,甚至會讓你覺得他是真心為你好,其實全然不知他正在悄悄地算計你。就如同掌教峰的理事長老,在自己面前笑容滿面,關切地詢問師傅的近況,其實是在打探師傅的情況,以便實行自己的計劃。

前一刻還是一副慈祥和藹的面孔,轉瞬在背後氣得卻又拍壞了一張桌子。以前師傅總是教導他們,莫要輕易相信不了解底細,又無法掌控的人,而平時在平靜生活下的幾人哪裡想到總有一天自己就會面對這樣的事情!

經過楓吹落的事情,對於大家來說都是教訓,也都是成長,就像師傅說的有些事情,必須經歷才能懂得,有的事情,必須經歷才能知道其中險惡。想到這裡,三年又回到了自己的煉丹室,開始靜心地煉丹。

煉丹確實是一件極為鍛煉心境的事情,每一絲火候的控制,每一種藥材的投入,都必須嚴格控制,稍有差池,整爐丹藥都會廢掉!長年的煉丹感悟,會讓人的心境隱忍而清明,張揚而內斂!

一日後,煉丹閣的一間煉丹室的房門被輕輕推開了,走出了一個神色淡然,清麗脫塵,美艷無雙的身姿。正是清醒過來的葉飛飛,經過這一次煉丹,她的修為精進了不少,只要再努力一點點,就會隨時步入結丹中期!


感應到三年和秦受都在煉丹,其餘弟子也都在各司其職,葉飛飛一道傳音符飛入了三年和秦受的煉丹室,化為一道青光,急速向凝飛峰而去。

剛回到凝飛峰,葉飛飛雙袖之中就飛出無數青光,而原先青光浮動的凝飛峰卻看不出多了什麼,只覺這不變的青光之中更多了一絲隱秘。

此時只有柳若和小靈、粉兒留在凝飛峰,一感到葉飛飛的氣息,柳若就停止了修鍊來到了葉飛飛的洞府之中。只見葉飛飛渾身靈光波動,很不穩定。

「葉妹妹,你這是要晉陞結丹中期了?」柳若查探過後,當即大喜地問道。

「嗯,不過這件事情不能讓別人知道,凝飛峰這邊的氣息,我已經完全鎖定了,稍後我就去回去沖級。你們這幾日就如同往常一般作息,不要讓他人看出什麼。。。」還未說完,葉飛飛卻光芒一閃鑽入了紫心鐲中,而柳若神色一動,帶著小靈和粉兒離開了葉飛飛的洞府。

凝飛峰上紫心鐲中。

原本平靜的靈力突然向一個方向狂涌而去,那個方向正是在靈藥園旁邊的石亭,甚至驚醒了原本在專心修鍊的傲天。此刻的葉飛飛正在全心全力衝擊結丹中期,對紫心鐲中的情況還知曉,她所不知道的是就連凝飛峰上的靈力都在瘋狂地朝她的洞府而去,甚至凝飛峰上都可以聽見陣陣震耳欲聾的呼嘯聲。

而這一切變化都被閃動的青光全部遮擋了去,只有柳若幾人看到了其中的異變。知道這是葉飛飛沖級引起的靈力流轉,柳若才有些安心下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依然在凝飛峰上照料那些靈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