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廢什麼話。」見小胖遲疑,馮開宇眉頭一皺,然後說道:「我讓你去看看他怎麼了你沒聽見嗎?」說話間,馮開宇直接抬腿,踹到小胖的小腿上。

被馮開宇這麼一踹,那小胖也不敢再說什麼了。他腿顫的來到屍體旁,隨即推了推屍體說道:「燒雞,燒雞。」

「逗比。」黃凱見此,無語了。

很明顯,那貨掛了,我去,你們都是瞎子嗎?還尼瑪叫人家,這到底是有多傻啊?

小胖轉頭看了看小聲嘀咕的黃凱,眼中有些恐懼。下一秒,他壯起膽子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將食指放在屍體鼻子下面。

這一刻,這裡安靜的幾乎是落針可聞。

所有人,包括馮開宇在內,都想知道嘴快的到底死沒死。

「死……死……死了。」在一道道目光中,小胖猛地坐到地上,眼睛瞪得老大嘀咕道:「死了,真死了。」

真死了!

不管想不想接受這個事實,現實就擺在眼前。

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向黃凱,一臉的疑惑加恐懼。

下一秒,人潮中傳來一陣騷動。

圍觀群眾一:「不可思議。」

圍觀群眾二:「怎麼會死了呢!我還沒見他出手呢!」

圍觀群眾三:「太可怕了,真成冤死鬼了,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圍觀群眾四:「……」

這一刻,沒人敢輕視黃凱。

畢竟,他真的在眾目睽睽之下,無聲無息的殺死了一個人。

如此本事,一般人能做到?

「瞧。」這時,黃凱一臉無辜的說道:「我說了,我出手的話,你們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這下相信了吧!」話落,他目光看向馮開宇又問:「我說你信不?」

「我還真不信呢!」馮開宇咬咬牙,然後說道:「來人,將這個殺人犯抓起來。」


十個士兵,一個掛了,一個癱軟在地上。剩下的八個,也都是軟蛋。他們兵器對著黃凱,卻躊躇不前。

「上啊你們倒是。」見此,馮開宇咬咬牙一腳將一個士兵踹過去,然後說道:「不上後果自負,他那種絕招肯定不能常用,你們如果抓住他,我就給你們升職。」

威逼恐嚇,僥倖誘惑。一切手段,馮開宇算是用盡了。

那八個士兵咬咬牙,迫於馮開宇長久積累下來的淫威,慢慢向黃凱這邊靠近。

「大家退後,和我保持三尺左右的距離。」見這些士兵慢慢靠近自己,黃凱摸摸鼻子說道:「三尺內,死。」

聲音,聽不清喜怒。

但是,黃凱話后,所有看戲的都是和身旁那人對視一眼,隨即默契後退。

「蹬蹬蹬……」

後退腳步聲,出奇的一致。黃凱見此,滿意的點點頭,隨即看向那八個士兵。

在黃凱話后,這幾個士兵也不往前走了。不過,他們也沒有後退。

這個時候,黃凱果斷指著一個人說道:「卧槽尼瑪。」

「嘭……」

話落,被指著的那人立刻倒地。

「呵……」

這時,倒吸涼氣的聲音,整齊的響在黃凱耳中。

儘管知道黃凱可以無聲無息之間滅掉敵人,但再次看到,他們還是免不了驚訝。

太詭異了,太離奇了。目前所看到的一切,實在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黃凱看上去只有十五歲左右,天恩大陸第一天才十五歲的時候,實力是斗帥八級。

斗帥八級雖然厲害,但是,還做不到如黃凱這般,無聲無息間將人滅掉。

尼瑪,這簡直就是逆天啊!所有人都敢保證,他們沒有見到黃凱動手,只見到他稍稍動了下嘴皮子而已。

其餘七個侍衛對視一眼,隨即快速撤退。

和死亡比,馮開宇的威脅簡直弱到爆。

這個時候,馮開宇也不敢叫這些人往前沖了。他面色陰沉的看向黃凱,拳頭緊緊握著。

這麼多年來,他還是第一次在這裡吃癟。

「那個啥。」這時,黃凱看向馮開宇問道:「我們可以走了嗎?」

話落,幾乎是所有人,都將目光移到馮開宇身上。

黃凱這一手,算是達到了威懾眾人的效果。而馮開宇,也肯定很忌憚他。這種情況下,他到底是選擇忍讓恭送黃凱離去,還是打腫臉充胖子,繼續和黃凱死磕到底呢?

「小子,你真的很厲害。」在一道道目光中,馮開宇冷冷看向黃凱說了句,然後笑了。

很和善的笑容。

但是,在馮開宇手上混的士兵都知道,馮開宇怒了。

「逗比。」見馮開宇笑,黃凱豎起中指鄙夷道:「自己的人都被我幹了,你還好意思笑,你傻了吧!」

話落,大家都看向黃凱,一臉的無語。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現在也沒怎麼你,你至於這麼毒舌嗎?

你丫這不是挑釁嗎?

見黃凱這麼說,幾個士兵嘴角抽搐,隨即小心的瞄了眼馮開宇。

果然,馮開宇的笑容僵硬在臉上。那還沒用淡去的笑容陡然換成陰沉,看著就叫人害怕。

「小子,你很厲害。」馮開宇冷冷的看向黃凱,然後開口道:「你應該是小地方的人吧!我很好奇,你在這逞威風,有沒有想過別人可能會報復你的親人。」話落,馮開宇身上泛著殺氣。

眾人暗地裡給馮開宇豎起大拇指,佩服啊!

無恥到這種地步,也真是夠可以的。

媽蛋,用親人威脅人家已經夠無恥的了,而且威脅的對方還是一個小屁孩。

我去,這要無恥到何種地步,才能做出這等無恥之事? 「你是在恐嚇我嗎?」黃凱看向馮開宇,臉徹底冷了下來。

馮開宇怎麼他都行,但是,拿親人威脅他就是不行。

親人——黃凱的逆鱗。

此時,黃凱人畜無害的表情已經消失了。是人都能看得出來,黃凱那冷漠的臉上,夾雜著淡淡殺氣。

被黃凱那冰冷的黑色瞳孔這樣看著,馮開宇有些心虛。不過,他還是死鴨子嘴硬說道:「我就恐嚇你,你能奈我何?」話落,他又冷笑兩聲,這才又道:「我是馮家的人,我為國家做事。你敢殺我,你就別想走出幻龍國這片國土。」

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此時,兩方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

「哈哈哈哈……」這時,黃凱仰頭大笑。

馮家的人?

馮家,貌似已經表明態度,為自己做事。

至於國家,呵呵,一國之君會為了你這麼個小人物得罪我?

黃凱大笑,臉上的嘲諷殺意更加明顯。

拿親人威脅他,後果只有死這一條路。

「小子。」見黃凱仰頭大笑,那笑中似乎還帶著嘲諷,馮開宇問道:「你笑什麼?」

「我笑你不知天高地厚。」這時,黃凱止笑,然後看著馮開宇冷冷道:「我笑你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我笑你馬上就要死了。」話落,黃凱緩緩伸手,指向馮開宇。

這一動作后,馮開宇嚇尿了。

那兩個士兵就因為被黃凱這樣指著,才掛掉的。

「小子,到底誰不知天高地厚?到底誰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馮開宇面色變了變,隨即色厲內茬的反駁了句,接著話鋒一轉又道:「今天我心情好饒了你,你快在我眼前消失。」

話落,馮開宇對著黃凱擺擺手,裝逼裝得十足。

圍觀群眾一:「噗……」

圍觀群眾二:「哈哈哈……笑死我了,馮隊長裝逼裝成這樣,也真是夠可以的。」

圍觀群眾三:「我覺得,我醉了。」

圍觀群眾四:「……」

馮開宇話落,人群中立刻傳來一陣陣笑聲。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這時佔據上風不是馮開宇,而是那個少年。可是,馮開宇竟然對他說這話。

尼瑪,真的醉了。見過裝逼的,沒見過這麼能裝逼的。

小聲嘀咕間,眾人看向黃凱,想知道黃凱接下來是直接幹掉馮開宇,還是和馮開宇耍嘴皮子威風。

眾人目光中,黃凱一聲不吭,只是這樣指著馮開宇,給他施壓。

而馮開宇,則膽戰心驚的左右瞄看,生怕黃凱忽然幹掉他。

兩方,就這樣對峙著,誰也不帶頭開口說話。

這時,無聊的人又開始猜測了——

圍觀群眾一:「你說,那個少年接下來會不會動手殺人。」

圍觀群眾二:「不知道,親人應該是那個少年的軟肋,沒見馮隊長拿親人威脅他后,他臉立刻就冷下來了嘛!」

圍觀群眾三:「這兩人不會就這樣僵直下去吧!」

圍觀群眾四:「……」

百變女僕見馮開宇滿頭冷汗,嘴角揚起一抹輕蔑笑容。

膽子這麼小還敢和她主人斗,也真是醉了。

他現在的做法,簡直就是廁所點燈——找死啊!

不遠處,另一個入口處。

一輛轎子緩緩停下,轎簾,被裡面的人緩緩打開。

一張看上去大約三十歲左右少婦的臉龐,出現在轎窗處。

那少婦看了看黃凱這邊,然後對轎旁的侍衛說道:「打聽打聽,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王夫人。」那名侍衛低頭行禮,隨即快速離去。

不久后,那人回來說道:「請王夫人耳朵湊近些。」

「哦?」那個少婦疑惑了,她側耳過去。之後,那名侍衛就將別人告訴他的,告訴王夫人。

這時,那個婦人面色一紅,隨即問道:「真的大約二十厘米?你沒有聽錯吧?」

「夫人。」那侍衛恭敬抬頭說道:「我敢肯定。」


婦人見侍衛這樣說,面色又是一紅。她將轎簾放下,隨即說道:「既然如此,那他就是我的人了。走,我們去看看。」

「是。」那侍衛點頭,然後對抬著轎子的八個人說道:「走。」話落,這群人開始往黃凱這邊移去了。

這邊,黃凱看著滿頭大汗的馮開宇,笑了笑嘲諷道:「你是不是很害怕?你是不是很後悔得罪我?」

「胡說。」馮開宇咬牙,然後叫囂道:「小子,你等著,你一定會後悔的。」

此時,馮開宇依然死鴨子嘴硬。

可以說,這種人都活不長,比如馮開宇。

黃凱見馮開宇依然不跪下求饒,挑挑眉無語了。

說實話,他之所以這麼長時間沒動手,就是想等馮開宇求饒來著。

哪曾想,這貨竟然如此死鴨子嘴硬。

尼瑪,嘴硬到這個程度,也真是醉了。

挑眉之後,黃凱不準備浪費時間了。他指向馮開宇,開口道:「卧……槽……」

一字一頓,說得很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