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很好。」

姜心離讓人關押官員之後,叫來了張生。

「我看你也是個有能力的,如今這燕鎮沒人管理,你便暫時代替管理吧。」姜心離對身前的張生道。

張生一愣,「將軍,這不合規矩。」

姜心離不耐煩道:「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現在燕鎮無人管理,我們也不熟悉這裡,自然要找一個有能力還熟悉的人。張生你若是不願,我隨意找個人頂上,倒霉的可是燕鎮的百姓。你忍心?」

張生無奈,只得接下,「承蒙將軍信任。張生定不負將軍信任!」

見張生答應,姜心離也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她已經問出來燕鎮官員和西決對接的地點在哪裡了,也知道了對接的時間,就在燕鎮不遠處的一個破廟裡。

姜心離收拾了一下,就出發去了破廟。可到了約定的時間,姜心離卻是沒看到西決的人,想了想,姜心離躲在暗處繼續等待。

又等了約莫半個時辰,姜心離無奈只得放棄,正要離開,就被一片明紫色引去了目光。姜心離看著明華一張妖孽的臉,面無表情,「你怎麼會在這裡?」

不滅龍帝 明華翻了個白眼,「你當人西決都是蠢貨嗎?你在這兒守著,還不如老老實實的等著盟主大人給你答案。」

姜心離挑了挑眉,「你這語氣很酸吶。」

明華瞪她,「滾滾滾!老子就不該過來傳話。」話說,明紫色一閃,人就消失了。姜心離臉上的戲謔收斂,沉思。

半晌,無奈地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回到軍營,已經是午時,姜心離掀起帘子進去,就看到秦漠然捧著一本書看得認真。姜心離本以為是兵書,走進了一看,才發現是一本食譜。

姜心離:……

話說最近漠然是迷上了做飯來著。

看到姜心離回來,秦漠然倒了一杯水給她,姜心離喝下潤喉,拉著秦漠然坐下,問道:「漠然,對於此次勝利,你怎麼看?」

秦漠然笑道:「此次勝仗,鼓舞了士氣,是極好的。尤其是狂烈軍,因為之前吃虧,士氣低迷,如今好了很多。」

姜心離點點頭,卻是沒露出笑顏。秦漠然摸摸姜心離的頭髮,「你最想問的不是這個吧?想問什麼直接說吧。」

姜心離撇嘴,「嘛,我就想知道西決到底有什麼打算。感覺哪裡都有他們的身影。」

秦漠然沒有回答,而是問她,「你知道什麼是龍舌血嗎?」 姜心離心下一咯噔,沒有說話。秦漠然看著她,辨不出情緒,「離兒,你是知道的對嗎?」

姜心離沒有說話,她的確是知道龍舌血是什麼。畢竟當初救秦漠然她可是親手用匕首插入了自己的心口。

可此時面對秦漠然的問語,她卻是不知該如何和他解釋。告訴秦漠然,自己就是天命回魂之人?

她現在的確喜歡他,甚至愛他,她可以告訴他自己的野心自己的計劃,幾乎毫無保留。可她不敢向他透露一句關於天命回魂之人。

什麼天命回魂之人之人,說得好一點是上天憐憫,給予一次重來的機會,說得難聽一點,不過是重活的妖孽。

秦漠然沒有逼問,其實他是知道的,龍舌血由姜心離親自取來。但有些事他並不確定。傳說中天命回魂之人的心頭血就是龍舌血,龍舌血取自姜心離的心口,也就是說姜心離就是天命回魂之人。可得不到姜心離親口承認,他就不確定。

看著沉默的姜心離,秦漠然輕輕笑了笑,摸了摸姜心離的頭,柔聲道:「離兒,你不想說,我也不逼你,我等你願意告訴我那一天。」

姜心離心中鬆了口氣,可面對這樣的秦漠然,她覺得愧疚。姜心離移開視線,轉移話題,「先前獨月讓我注意大遼。可現在是與大漠交戰,為何要注意大遼?還有西決,它在其中到底起了什麼作用?」

秦漠然哪裡不知道姜心離這是在轉移話題,卻是順著道:「獨月是琅琊閣的殺手,琅琊閣出名的除了培養的殺手之外,還有情報的收集。所以既然獨月這麼提醒了,定然是有相關的情報,警惕一點也好。」

非你不可 姜心離點點頭,正想說些什麼,忽然有士兵在外稟報。姜心離讓人進來,士兵道:「將軍,南面忽然出現大量大漠軍隊伏擊,運送的糧草都被燒了。」

「什麼?!」姜心離猛地站起來,眼睛都瞪大了一些。

這不可能!慕容復的傷勢那般重,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復原,還有精力來埋伏大秦的糧草隊!忽然,方才才談起過的大遼浮現在腦海里,姜心離得出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答案。

那批伏擊的軍隊,是大遼的。

姜心離閉了閉眼,將心中猜測暫且壓下,問道:「具體情況如何?可還有其他被伏擊?」

士兵回答道:「只有糧草隊被伏擊,其他無礙。」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姜心離道,士兵聞言,退下。

「他們的目的,是讓我們斷糧。」姜心離看向秦漠然,臉色沉沉的。秦漠然也想到了,神色不由冷了一分,問道:「軍中糧草還能堅持多久?」

姜心離搖頭,嘆氣,「軍中糧草若是省著點也只能撐過七天,如今戰爭隨時都能爆發,哪裡能讓士兵們餓肚子?怕是撐不到七天。」

「可還有其他辦法?」秦漠然雖然勢力不小,但是對於行軍打仗之事還是沒有姜心離懂得多,在邊疆之事上,姜心離勝秦漠然一籌。

聽到秦漠然問話,姜心離道:「如今唯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從鄰近都城荒城運轉一部分糧草來。但是從這裡去往荒城的道路十分兇險,還不能讓大漠,以及可能是大遼的人知道。」

「我去。」秦漠然道。

姜心離一怔,拒絕,「不行,對於邊疆這邊的地形你根本就不熟。我親自去。」

秦漠然皺眉,嘆氣,「離兒,你是三軍主帥,怎能在此時離開?而且你未免將我想得太弱了。在行軍之上,我不如你我承認。但是我也並非常人,你信我。」

姜心離咬咬唇,到底是鬆口了,「好,你去便是。但你不許出事,不許受傷。」

「好。」秦漠然寵溺一笑,俯身吻了吻姜心離的額心,「你記住,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要離開軍營,等我回來。」

「好。」

秦漠然出了營帳,也不知明華是從哪兒出現的,賊兮兮地笑道:「你們兩個真是甜膩得讓人發慌。」

秦漠然勾唇一笑,「可惜了,你想甜也沒人陪你一起甜。」

明華:……受到暴擊的明華。

就在秦漠然領兵離開之後,伏擊隊再一次對狂烈軍進行了圍殺。狂烈軍成功擊退,之後,圍殺越來越密集,但都是小規模,有時候甚至只有十幾個人。

姜心離很清楚這些人就是騷擾,但是這種騷擾讓人煩不勝煩。糧草之事發生得太突然,所以姜心離根本就沒來得及封鎖消息,狂烈軍就已經知道了。而如今煩不勝煩的騷擾更是弄的狂烈軍十分不安。

姜心離清楚地感覺到訓練的時候,很多人根本就心不在焉,即使被訓斥之後好了一些,但姜心離心裡明白,這不過是一時,如果糧草還是不能保證,那麼後面會發生什麼就難說了。

「將軍。」李元臉上帶著擔憂、傷心。

「怎麼了?可是有辦法找到吃的?」姜心離停下手中的事看向李元。這段時間大家都在為糧草的事情擔心,所以姜心離一看李元來找她,就以為是找到吃的了。

李元咬咬牙,道:「將軍,打仗的時候,有些戰馬受傷了,如今咱們也沒法兒給它們治療。殺了給將士們吃吧!」

姜心離愣住。

打仗的時候人會受傷,馬自然也會受傷。有些傷勢過重的救不活了,都是選擇將其給埋了,那些傷勢輕的就等到息戰的空隙治療。

沒有人會選擇殺了吃馬肉。對於這些征戰沙場的將士來說,馬是並肩作戰的夥伴,不是牲畜,更不是食物。

可是如今糧草不足,藥材也不多,要留著治療受傷的將士……

姜心離閉上眼,面容疲憊,「去吧。莫要讓……將士們知道。」

「是。」李元如何不懂,他壓下心裡的難過去找了幾個將士偷偷宰殺受傷的馬。

那幾個將士聽到李元要做的事情,震驚無比,「李將軍!我們怎麼能……」

「我知道。」李元低低道:「可是現在內有糧草短缺,外有敵兵騷擾,軍心不穩。現在若是能夠有一頓飽飯吃,能夠起到穩定軍心的作用。」

「可是……」

「沒有可是。」 「好久沒有吃到肉了。 和一個GAY形婚的日子 好吃!」一個將士咬著骨頭,聲音有些含糊,臉上都是滿足。「是,肉味兒真香!」旁邊的將士連湯都給喝了個乾淨。

「今天吃肉,難道是有糧草了?」

……

這一頓肉吃得將士們心滿意足,卻是不知那些宰殺的人心裡難過至極。軍帳中,羅素端了一碗菜湯給姜心離。

「小姐,吃飯了。」

姜心離接過,問道:「小羅素,你吃了沒有?」

羅素道:「奴婢吃過了,小姐你快趁熱吃。」

姜心離觀察了一下,嘆氣,「小羅素,咱現在差的可不止你這口吃的,你快去吃。」被姜心離直接戳穿,羅素微微紅了臉。

羅素小聲解釋,「小姐,奴婢和寒兒帶了一些人,把周圍的野菜都給挖完了,找不到其他蔬菜了。但是小姐你每天都很忙,需要蔬菜補充營養。」

聞言,姜心離心裡又是心疼又是感動,「傻丫頭。」羅素癟癟嘴。姜心離放下碗,道:「既然你不吃菜,那去外面多拿點肉吃。」

「我不吃。」羅素拒絕,「奴婢知道哪些肉是怎麼來的。小姐現在肯定很傷心,奴婢不吃。」

姜心離摸了摸羅素的腦袋,「小羅素,乖,去吃肉。不然我就派人把你送回去了,省得你跟在我身邊吃苦。」

「不要!我吃!」羅素大驚,她才不要被小姐送走,她還要照顧小姐呢!羅素卻是沒想過,如今形勢緊張,姜心離哪有多餘的精力把她安全送回去?

看著小羅素緊張的模樣,姜心離笑了。

羅素正要出去,卻忽然想到了什麼,停下腳步問道:「小姐,王爺會平安回來嗎?」秦漠然偷偷帶隊離開的事情羅素是通過阿采知道的。阿采走的時候怕自己回不來了,特意找小羅素道的別。

「會的。」姜心離肯定道:「他會平安回來,也會帶著糧食回來。」

「嗯!」羅素狠狠點頭,出去了。

羅素出去后,姜心離卻並未吃飯,而是深深嘆了口氣。她確實相信秦漠然會平安回來,但是她並不確定自己能堅持到那個時候。如今軍中的糧食最多只能堅持兩日,若是兩日內秦漠然沒有回來……

「呼啦呼啦」翅膀扇動的聲音,姜心離抬起頭,就看到一隻雪白的鴿子飛了進來。鴿子停在她桌上,抬起了一隻腿,上面綁著一個小竹筒。

姜心離沒有去取信,臉色複雜地看著鴿子——話說這隻鴿子沒有被飢餓的將士給打下來給烤了還真是一個奇迹啊。

她卻是不知道,若不是看到這隻鴿子是朝著她的營帳飛的,那些將士們早就將其給打下來了。

姜心離拿出信展開一看,臉色就變了。

信上面不過寥寥數語——獨自見一面,可送糧。寫信的人,是蕭遇。

姜心離捏著信紙的手微微收緊,信紙都出現了褶皺。她需要糧食,可她不能去見蕭遇。不管是身份也好,還是如今的形勢也好,她都不能單獨去見蕭遇。

姜心離垂眸,將信紙撕碎燒成了灰。

「將軍,糧食快沒了。藥材也要用盡了。」李元站在姜心離的營帳里,臉上的焦躁清晰可見。他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靠姜心離想辦法。

姜心離揉了揉額角,道:「容我想想。」她還記得蕭遇傳來的信,內容也還記得。她也沒有回信,不僅如此,還將那隻雪白的鴿子給烤了吃了。不對,不是要說這個。

姜心離揉額角的手一頓,她現在若是去見蕭遇,狂烈軍如今面臨的危機可以暫時化解。但是……不行。

姜心離看向李元,道:「你先去安撫將士們。讓我想想。」

李元也知道辦法沒那麼就有的,聽姜心離的話,就出去安撫將士們了。姜心離雙手交握,心中祈禱。

「秦漠然,快一點回來啊。」

「將軍!」剛剛才出去的李元又沖了進來,不等姜心離問一句,李元的聲音就炸在了姜心離的耳邊,「大遼太子派人給我們送了糧食!」

姜心離一愣,沉聲道:「出去看看。」

此時,大遼。

蕭遇摸著下巴,笑得很是無辜,「阿離現在應該已經收到了我送的糧了吧?真是期待她的反應呢。」

他給姜心離送信的時候就猜到姜心離答應的幾率微乎其微,所以直接做了二手準備。

而此時,姜心離也見到了蕭遇送來的糧食。整整兩大車。

周圍圍著的是狂烈軍將士,臉上的表情都是憤怒。

「大遼太子這是在侮辱我們!」

「我們不要!」

……

耳邊此起彼伏的都是這些聲音,姜心離皺緊了眉,卻是讓李元帶著人把糧食給拉進去放好。

「將軍!」有人叫道。

姜心離看向周圍的人,聲音沉沉的,「你們是要面子還是要命?是要尊嚴還是大勝仗保家衛國?如今我們缺少糧草,吃不飽如何大勝仗?既然有人要做傻子給我們送糧,我們就收下!」——傻子蕭遇現在笑得很開心。

被姜心離這麼一說,那些反對的將士都不在說話。

錯愛百萬新娘 而經歷了這些,狂烈軍也成熟了很多,也更加團結了。

姜心離回到自己的營帳,覺得有些頭疼。她可不認為蕭遇就送糧過來踐踏一下他們的尊嚴然後就完了。

而且她和蕭遇遲早會見上面。但是,不是現在,她現在也不想見到蕭遇。真是頭疼啊。姜心離嘆氣。

晚。

「將軍,外面有人求見,說是故人。」一個士兵進來稟報。

姜心離一愣,如今邊疆戰爭不斷,哪個「故人」會跑來求見她?忽然姜心離想到蕭遇,心說難道是蕭遇派來的人?

一邊想著,姜心離讓士兵將人給帶進來。士兵剛離開,李元就興沖沖的來了,看到姜心離,高興道:「將軍,如今將士們吃飽了飯,軍心也穩定了很多!」

「那就好。」

……

就在姜心離和李元聊的時候,士兵已經將那個「故人」給帶進來了。

看到「故人」,姜心離和李元都愣住了。

「故人」微微一笑,「姜姐姐,你這表情,可是不歡迎我?」 「德馨,我很歡迎你。」姜心離笑起來。面前一身簡便衣著,眉目嬌美的女子正是嫁去大遼許久未見的德馨。

姜心離微微嘆氣,「我只是沒想到,蕭遇竟然會讓你來。」

一旁的李元直到此時方才回神,「臣,李元見過公主殿下。」

德馨側身避開,「李將軍,如今本宮已經是大遼的皇后,你再這般稱呼有些不妥。」李元怔住,微微低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因著女子之間聊天總會有些體己話,所以就讓李元先回去了。姜心離拉著德馨坐下,開口問道:「德馨,這些日子你過得怎麼樣?可有人欺負你?」

德馨好笑,「姜姐姐別擔心,我很好,蕭遇對我也挺好的。況且如今我是大遼的皇后,誰敢欺負我?」

姜心離心中嘆了一句傻丫頭。前世她也是大遼的皇后,卻還是落得個鬱鬱而終的下場,不過如今得了德馨親口移庫很好,姜心離也終於放下了一顆心。

二人聊著女子之間的話題,氣氛很是愉悅。夜漸深,姜心離讓人送了水來洗漱,拉著德馨一起睡。

兩人躺在床上,德馨忽然問道:「姜姐姐,如果有一天,我必須在大秦和大遼之間選一個,我該怎麼辦?」

姜心離如何不明白德馨的心思,心中微微嘆了口氣,道:「德馨,這是你的人生需要你自己去選擇。我不想你後悔,也不想難過,但是我不能替你做決定。可是我會護著你,德馨,我發過誓,我會護你平安。」

許久,沒有人再說話。

然後姜心離感覺身邊的人坐了起來,姜心離以為德馨要起夜,就起來點亮了燭火,卻見德馨一臉端莊,道:「姜將軍,本宮誠邀您前去與我皇一見。」

聽到德馨的話,姜心離心中明白,她已經做出了決定。

德馨……愛蕭遇至深。

姜心離緩緩應下,「好。」

第二日,姜心離就將此事告訴李元,李元自然反對,可他爭辯不過姜心離,只得妥協。

「李元,今日我就會同德馨去見蕭遇,你守好軍營。」姜心離道。

「是!」話雖答得爽快利落,但是李元臉上卻是滿滿的不舍,好不容易才能見德馨一面,結果這麼快就走了。

姜心離自然是看出來了,勸道:「李元,如今德馨嫁給蕭遇,過得也不錯。你就放下她吧,找個好人家的姑娘,結婚生子。」

極品全能學生 李元搖了搖頭,「將軍,我放不下,也不想放下。其實我從來就沒奢望過能夠和公主殿下一起,我只要看到公主殿下幸福,能夠保護公主殿下就夠了。其實我心裡很明白,我根本就配不上公主殿下。」

「你莫要妄自菲薄。」姜心離不贊同道:「李元,你很好,只是德馨遇見了蕭遇。」

「謝謝將軍。」李元勉強笑笑,「將軍此去注意自身安危,臣就不遠送了。」李元這話,明顯是不想再談論了。

姜心離也就順著道:「好。」

本想偷偷離開,結果還是被狂烈軍給發現了,紛紛反對她前去。姜心離無奈,道:「德馨是我大秦的公主,即使嫁去了大遼,也不會坑害我大秦的。你們莫要如此不放心,會傷了德馨的心。」

聽到姜心離的話,狂烈軍遲疑了,最終還是被說服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