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徐醫生有事要忙,他下次應該會回來吧,我進去打掃屋子了。」王美珍說著向著屋裡走去。對於村民們的熱情,她有些招架不住。

走進屋子,看到屋裡已經打掃乾淨了。

戰亦萍看到王美珍進屋詫異的問道:「娘,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以前娘和劉大嫂一聊就是大半天,她要去催好幾次娘才會回家。

「沒什麼好聊的就回來了。」王美珍道。以前她和劉大嫂她們總有著聊不完的話,現在竟然不知道該聊什麼。

「我也覺得是,我剛剛碰到了春花她們,我也不知道該跟她們聊什麼,最氣人的是,她們還說我看不起她們。」戰亦萍鬱悶道。

王美珍苦笑了一聲,「看來我們真的不適合這裡了。」不知道是她們給人一種高人一等的感覺,還是因為劉大嫂她們妒忌才這麼說的。

「我和瑾月去診所看看。」戰亦寒對著眾人說道。

「你們去吧,要是秋雨和方醫生在,叫他們過來吃飯。」王美珍叮囑道。她很久沒有見過方醫生和秋雨了,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結婚了。

「好。」戰亦寒和蘇瑾月應了一聲,向著外面走去。

診所里,一名頭髮花白的老醫生,正在給來看病的村民治病開藥。

看到蘇瑾月和戰亦寒進來,老醫生看了兩人一眼,繼續跟村民說著用藥的步驟。

「蘇醫生,你們回來了。」剛剛看完病的劉伯,站起身看到身後的蘇瑾月和戰亦寒,臉上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劉伯,方醫生不在這裡了嗎?」蘇瑾月問道。因為要會上新村,她沒有聯繫秋雨。

「方醫生和谷醫生,一年前就離開了,這是新來的馬醫生。」劉伯指了指正在給村民看病的馬醫生。

蘇瑾月點了點頭,看了診所一眼,「我們走吧。」雖然診所還是原來的樣子,卻已是物是人非。

「等一下!你是不是那個蘇神醫?」馬醫生激動地看著蘇瑾月。他之所以申請調到這邊來,就是聽說蘇瑾月是這個診所的醫生。

蘇瑾月停住腳步看向馬醫生,「我是。」

馬醫生對面前的村民說了一聲,起身走到蘇瑾月的面前,「蘇醫生,我想拜你為師。」他聽說蘇醫生連植物人都可以治好,就下定決心要拜蘇醫生為師。只是來了快要一年多了,一直沒有蘇醫生的消息,聽村民們說蘇醫生去國外了。

在場的人聞言,都愣了一下。他們知道蘇醫生的醫術好,可是馬醫生的醫術也不差。

蘇瑾月笑著搖了搖頭,「我不收徒弟的。」她醫術好,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她是修真者。

「蘇醫生,我是真心實意想要拜你為師的,請你收下我吧。」馬醫生一臉認真地看著蘇瑾月。如果不是為了想要拜蘇醫生為師,他不會太老遠的來這上新村。 「我家二豐可是大哥的親兄弟,你們不給我們錢,難不成還給外人啊?」武春娟理直氣壯的反問道。

「我有三個兒子,還有一個女兒,為什麼要給外人?」王美珍問道。她真的搞不懂武春娟的想法,搞得好像他們的錢不給他們就不行一樣。

「這不是你們生活好了嗎?幫襯一下自家人這不是應該的嗎?你看我們家,二豐和我種種地勉強有口飯吃,香蘭要帶孩子,不方便出去工作,就只有亦固一個人賺錢,日子過得急急巴巴的。你們家就不一樣了,不管是亦寒,還是亦峰,都那麼會賺錢,他們又都娶了有錢人家的女兒,再說了你們要那麼多錢也沒有用,給我們一些,幫襯一下我們,以後亦固和香蘭也會孝敬你們的。」武春娟越說越覺得自己有道理。

「二嬸,我三哥很快就要結婚了,還需要一大筆錢呢,你們作為叔叔嬸嬸,有準備多少賀禮啊?」戰亦萍問道。

「亦林要結婚了?什麼時候?」戰二豐開心地問道。

「這個月底,我們這次回來,就是打算在家裡先請親戚們吃一頓,省的大家跑去陽城喝喜酒了。」戰大豐笑道。

戰亦萍見武春娟不說話,「二嬸,你還沒回答我呢。」

「都是自家人,還出什麼禮啊?再說了,你們家那麼多錢還缺我們這一點嗎?」武春娟理所當然的說道。她自己還缺錢呢。

「自己都不願意付出,怎麼還能指望別人給你。」戰亦萍冷哼一聲,轉身走進了屋裡。

武春娟被氣的臉紅脖子粗,「大哥,大嫂,你們看看有小輩這樣對長輩的嗎?你們一定要好好管管,不然將來嫁不出去的。」

「我覺得亦萍說的一點都沒錯,憑什麼我們給你們就是理所當然,讓你出一點份子錢,你卻找各種理由推託,我們又沒有欠你們什麼。」王美珍不悅看著武春娟。她原本是打算留一筆錢給他們的,畢竟在修真界那些錢跟廢紙差不多,但是對方這種好像他們欠他們一樣的態度,讓她情願那些錢爛掉,也不願意留給他們。

「大嫂,我們能跟你們比嗎?我們一年才掙一千多塊,一年下來的開銷都不夠,哪來的錢?哪像你們,就是你大兒媳婦幫人看個病,估計都比我們一年下來掙的要多。」武春娟說道。她看電視劇里,那些醫生幫大人物看個病就能掙個幾百上千的。

王美珍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向著屋裡走去。她不想和武春娟繼續扯下去,不然她非得被她氣死不可。

「大哥,你看大嫂,這是什麼態度,我們可沒有欠你們什麼。」武春娟不高興的說道。肯定是他們家窮了,才看不起他們的。

「美珍的脾氣就是這樣的,你們別介意,這個星期天我們在城裡的湖光酒樓擺了宴席,你們可別忘了去,我們進堂屋去坐吧,這外面怪冷的。」戰大豐也聽不慣武春娟的話,只是都是自己家人,他也不好說什麼。

「我們可不敢進去,你們現在是大戶人家,我們這種小門小戶的高攀不起。」武春娟說完,拉著戰二豐就走。不就有幾個臭錢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郭香蘭和戰亦固對視一眼,跟上了兩人。

看著四人走出院子,戰大豐搖頭嘆了口氣。原本弟弟一家還挺不錯的,現在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爹,你別跟他們一般見識,我們進屋吧。」戰亦峰走上前安慰道。

戰大豐點了點頭,向著屋裡走去。

看到戰大豐進來,王美珍指了指房間,「大豐,我們進房間談談。」

戰大豐點了點頭,跟著王美珍向著房間走去。

關上房門,王美珍走到床邊坐下,「那些錢我們還是自己留著吧。」之前在陽城的時候,他們特意去了一趟銀行,將錢都分好了存進卡里,打算等離開的時候分給親戚們。可是今天看到武春娟的態度,她是真的不想給了。

「到時再看看吧。」戰大豐道。這些錢他們放在身上也沒什麼用,以後估計也不會再回來了。

「行吧。」王美珍點頭道。都是自家親戚,能幫襯就幫襯一點吧,希望他們不要也和武春娟一樣,覺得理所當然,不然他們給也給的不稱心。 谷秋雨和方誌鴻一到上新村就來到了戰家,看到戰家人正在吃晚飯,有些不好意思。他們一時高興,竟然忘了現在是晚飯時分。

「方醫生,谷醫生,坐下一起吃吧。」王美珍笑著招呼道。她剛剛聽瑾月說,方醫生和谷醫生現在在一起了,現在一看,兩人還真的蠻相配的。

「我們已經吃過了,知道四姐回來就過來看看,你們吃吧,我們去一旁坐會兒就好。」 總裁霸愛之丫頭乖乖從了我 谷秋雨拉著方誌鴻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再吃點吧。」蘇瑾月開口道。 寧少的祕密愛人 他們剛剛從昆崙山趕回來,哪有時間吃晚飯。

「四姐,我們真的吃過了。」谷秋雨笑道。她儲物戒里有很多食物,不會挨餓的,再說她現在已經是築基後期修士了,就算十天半個月不吃也不會有事。

蘇瑾月笑了笑,「那你們自己泡杯茶吧。」

「好。」谷秋雨和方誌鴻點了點頭,方誌鴻走到一旁拿起熱水瓶給自己和谷秋雨各倒了一杯。

蘇瑾月吃完飯,和戰亦寒帶著谷秋雨兩人來到院子里,搬了四張小馬扎坐了下來。他們是修士,外面雖然冰天雪地,可是對他們卻一點影響都沒有。

「四姐,你這次回來什麼時候回去?」谷秋雨看著蘇瑾月笑嘻嘻的問道。

「下個月就回去,怎麼想跟我一起去天月大陸?」蘇瑾月笑道。她怎麼會不知道這個小丫頭的心思。

「四姐真聰明!我和志鴻現在都已經是修士了,我們想去天月大陸闖闖。」谷秋雨期待看著蘇瑾月,希望她可以帶他們一起去。

蘇瑾月看向方誌鴻,「帶你們去沒有問題,志鴻,你跟你家人說過了嗎?」

方誌鴻點了點頭,「我跟我父母說,我想跟著你去國外學習幾年,他們同意了。」他修鍊的事他沒有告訴過父母,他答應過秋雨不會告訴任何人,而且他也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

「那就好,等我這次回去,你們就跟我一起回去吧。」蘇瑾月道。她也有想要培養秋雨和方誌鴻的意思,她打算以後將醫谷交給他們打理,也省的三個哥哥來回跑了。而且方誌鴻的父母也在地球,他留在醫谷也方便照顧他的父母。

這件事她之前就已經跟父母和哥哥們商量過了,只是他們一直都沒有好的人選。正好秋雨和方誌鴻也是可以信任的人。

「太好了!謝謝四姐!」谷秋雨興奮地跳了起來。

方誌鴻臉上也滿是激動和期待。

「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你們將沒處理完的事都處理一下,等一個月後我們出發。」蘇瑾月說道。

「好。」谷秋雨開心地點了點頭。她終於可以去真正的修真界見識一下了。

送走谷秋雨和方誌鴻,蘇瑾月和戰亦寒回到房間,就進入了小世界修鍊。不管任何時候,修鍊都是不能鬆懈的。

蘇瑾月拿出材料開始煉製法器,這些日子她煉器的水平又提高了很多。

戰亦寒看了蘇瑾月許久,也拿出材料開始煉製符籙。

接下來幾天,蘇瑾月一行人就跟著戰大豐和王美珍去親戚家拜年。親戚們都很熱情,對他們也都客客氣氣的,倒是沒有再遇到像武春娟那樣的人。

星期天一大早,蘇瑾月一行人就驅車來到了湖光酒樓,將菜和酒宴都安排好。

快要到中午的時候,親戚們都陸續來到了酒樓。

「大豐,美珍,恭喜你們了,現在三個兒子都結婚了,以後就更省心了。」

「現在就只剩下亦萍了,有許人家了嗎?我倒是認識一個不錯的青年,今年二十五,在事業單位上班,每個月的工資都要五百呢。」

「聽著挺合適的,亦萍也不小了,再留下去就成老姑娘了。」

王美珍笑了笑,「亦萍那個丫頭我可做不了主,還是等她自己看上再說吧。」鳳天宗那麼多青年才俊,亦萍還怕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嗎?就算找不到,以瑾月和亦寒在天月大陸的地位,想娶亦萍的人還會少嗎?

「美珍,這女孩子可是不能慣的,到時候年紀上去了,可就是別人挑她的份了。」

「大家裡面坐吧,快要開席了。」戰亦林走上前招呼眾人道。

「亦林,你帶大家進去坐吧,這裡我和你爹來招呼就好。」王美珍對戰亦林吩咐道。這幾天親戚們跟她提的最多的,就是給亦萍介紹對象的事,她又不好說什麼只能虛應。畢竟大家都是一片好心。

眾人看到王美珍一點也不上心,搖了搖頭,向著裡面走去。等亦萍成了老姑娘,美珍肯定是要後悔的。 谷秋雨和方誌鴻一到上新村就來到了戰家,看到戰家人正在吃晚飯,有些不好意思。他們一時高興,竟然忘了現在是晚飯時分。

「方醫生,谷醫生,坐下一起吃吧。」王美珍笑著招呼道。她剛剛聽瑾月說,方醫生和谷醫生現在在一起了,現在一看,兩人還真的蠻相配的。

「我們已經吃過了,知道四姐回來就過來看看,你們吃吧,我們去一旁坐會兒就好。」谷秋雨拉著方誌鴻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再吃點吧。」蘇瑾月開口道。他們剛剛從昆崙山趕回來,哪有時間吃晚飯。

「四姐,我們真的吃過了。」谷秋雨笑道。她儲物戒里有很多食物,不會挨餓的,再說她現在已經是築基後期修士了,就算十天半個月不吃也不會有事。

蘇瑾月笑了笑,「那你們自己泡杯茶吧。」

「好。」谷秋雨和方誌鴻點了點頭,方誌鴻走到一旁拿起熱水瓶給自己和谷秋雨各倒了一杯。

蘇瑾月吃完飯,和戰亦寒帶著谷秋雨兩人來到院子里,搬了四張小馬扎坐了下來。他們是修士,外面雖然冰天雪地,可是對他們卻一點影響都沒有。

「四姐,你這次回來什麼時候回去?」谷秋雨看著蘇瑾月笑嘻嘻的問道。

「下個月就回去,怎麼想跟我一起去天月大陸?」蘇瑾月笑道。她怎麼會不知道這個小丫頭的心思。

「四姐真聰明!我和志鴻現在都已經是修士了,我們想去天月大陸闖闖。」谷秋雨期待看著蘇瑾月,希望她可以帶他們一起去。

蘇瑾月看向方誌鴻,「帶你們去沒有問題,志鴻,你跟你家人說過了嗎?」

方誌鴻點了點頭,「我跟我父母說,我想跟著你去國外學習幾年,他們同意了。」他修鍊的事他沒有告訴過父母,他答應過秋雨不會告訴任何人,而且他也知道這件事非同小可。

「那就好,等我這次回去,你們就跟我一起回去吧。」蘇瑾月道。她也有想要培養秋雨和方誌鴻的意思,她打算以後將醫谷交給他們打理,也省的三個哥哥來回跑了。而且方誌鴻的父母也在地球,他留在醫谷也方便照顧他的父母。

這件事她之前就已經跟父母和哥哥們商量過了,只是他們一直都沒有好的人選。正好秋雨和方誌鴻也是可以信任的人。

「太好了!謝謝四姐!」谷秋雨興奮地跳了起來。

方誌鴻臉上也滿是激動和期待。

「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你們將沒處理完的事都處理一下,等一個月後我們出發。」蘇瑾月說道。

「好。」谷秋雨開心地點了點頭。她終於可以去真正的修真界見識一下了。

送走谷秋雨和方誌鴻,蘇瑾月和戰亦寒回到房間,就進入了小世界修鍊。不管任何時候,修鍊都是不能鬆懈的。

蘇瑾月拿出材料開始煉製法器,這些日子她煉器的水平又提高了很多。

戰亦寒看了蘇瑾月許久,也拿出材料開始煉製符籙。

接下來幾天,蘇瑾月一行人就跟著戰大豐和王美珍去親戚家拜年。親戚們都很熱情,對他們也都客客氣氣的,倒是沒有再遇到像武春娟那樣的人。

星期天一大早,蘇瑾月一行人就驅車來到了湖光酒樓,將菜和酒宴都安排好。

快要到中午的時候,親戚們都陸續來到了酒樓。

「大豐,美珍,恭喜你們了,現在三個兒子都結婚了,以後就更省心了。」

「現在就只剩下亦萍了,有許人家了嗎?我倒是認識一個不錯的青年,今年二十五,在事業單位上班,每個月的工資都要五百呢。」

「聽著挺合適的,亦萍也不小了,再留下去就成老姑娘了。」

王美珍笑了笑,「亦萍那個丫頭我可做不了主,還是等她自己看上再說吧。」鳳天宗那麼多青年才俊,亦萍還怕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嗎?就算找不到,以瑾月和亦寒在天月大陸的地位,想娶亦萍的人還會少嗎?

「美珍,這女孩子可是不能慣的,到時候年紀上去了,可就是別人挑她的份了。」

「大家裡面坐吧,快要開席了。」戰亦林走上前招呼眾人道。

「亦林,你帶大家進去坐吧,這裡我和你爹來招呼就好。」王美珍對戰亦林吩咐道。 芥末總裁 這幾天親戚們跟她提的最多的,就是給亦萍介紹對象的事,她又不好說什麼只能虛應。畢竟大家都是一片好心。

眾人看到王美珍一點也不上心,搖了搖頭,向著裡面走去。等亦萍成了老姑娘,美珍肯定是要後悔的。 武春娟板著臉,跟在戰二豐和兒子兒媳的身後,走進湖光酒樓。原本她是不打算來的,後來想想不來白不來。至於份子錢,她肯定是不會給的。她就一個兒子,二個女兒,王美珍有三個兒子,一個女兒,怎麼算都是她比較吃虧。

「二豐,你們來了。」看到戰二豐一家,戰大豐笑著迎了上去。弟媳再怎麼不好,二豐總是他的兄弟。

「大哥,大嫂。」戰二豐搓著手,有些不好意思的喊道。那天鬧的那麼不愉快,他心裡總是有些過意不去,而且春娟今天又打算白吃白喝,他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大哥大嫂。

王美珍看了武春娟一眼,在心裡嘆了口氣,「二豐,春娟,你們裡面去坐吧。」反正這次離開后,他們以後也不會再有什麼交集了。

「好。」戰二豐點了點頭,帶著武春娟三人向著宴廳里走去。

武春娟在經過王美珍身邊時,白了王美珍一眼,「我今天可沒有帶禮錢。」她就是想要氣氣王美珍,誰讓她不肯幫襯他們。

王美珍無奈的搖頭一笑,看到有其他親戚過來,和戰大豐迎了上去。本來他們就打算好了,今天所有賓客的禮錢他們都不收。請親戚們吃這頓飯,一是因為亦林和清秋馬上就要結婚了,還有也算是和親戚們一起聚聚,以後再見面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或許他們這次離開,就再也不會回來了。

武春娟走進宴廳,看到戰二豐的大姨,笑呵呵的走了過去,「大姨,最近身體好嗎?」前兩次戰亦寒和戰亦峰結婚的時候,大姨一家和王美珍一家鬧的很不愉快,她還以為這次大姨一家不會來了。

「好著呢,坐下來說。」大姨指了指身邊的位置。

武春娟點了點頭,看向身旁的戰二豐和兒子兒媳,「我們就和大姨一桌吧。」

我可以無限升級 戰二豐應了一聲,在位置上坐了下來。這些年反正他聽妻子的話已經習慣了。

「大姨,你這次出了多少份子錢?」武春娟問道。

「還沒出呢,你們打算出多少?」大姨伸手拿了一顆果盤裡的葡萄放進口中。這季節也不知道大豐家哪裡采來的葡萄,真的是太甜了。等回去的時候問問帶點回去。

「我可不打算出份子錢,他們家現在那麼多錢,二豐和他們關係那麼親,連幫襯一下都不肯。有錢了眼睛就長到頭頂上去了,看不起我們這些窮親戚了。」武春娟伸手拿起一顆葡萄放進口中,「這是什麼葡萄?怎麼這個季節還有?」

「誰知道呢,反正每桌都有,也不知道是酒樓里的,還是大豐家的。」大姨伸手抓了一把葡萄在手裡,想了想拿出一隻塑料袋裝了起來。

「大姨,你給我們留點。」郭香蘭也拿出一隻塑料袋,站起身裝了起來。這葡萄可是稀罕物。

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廚房,看到他們準備的西瓜都已經切好了。在他們的小世界和金葉界里,除了大片的靈草外,也種了很多水果,西瓜,葡萄,哈密瓜…不管是熱帶水果,還是極北之地的水果,都應有盡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