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忠言逆耳,在我的眼裡也只有力量!」山崎金正色道。

他現在之所以敢這麼和狐葉說話也是因為他了解狐葉的出身和性格。

狐葉與惑心群島的狐妖雖是一族,卻差異甚大。

雖是霸道乖戾,但卻沒有太過霸道的不講道理。

他雖然被莫情分配給狐葉當跟班,但是狐葉已經將他視為友人。

面對友人,不應該有太多的阿諛奉承,而是坦而言之。

狐葉當初生活在地下,只有那些族人陪著她,那些族人對她只有服從,怎麼可能稱為朋友?

山崎金服侍狐妖數百年,對狐妖的習性極為了解,他也很少開口說話,幾乎當了數百年的啞巴。

若不是狐葉總是調笑他,他現在依舊是一個一心追求力量,少言寡語的武人。

在狐葉調笑山崎金的過程中兩人皆是注意到了兩人的閃光點,就這樣他們成為了朋友。

「怪不得你不說話…你沒見到妾身正失落呢么?連句好聽的話都不會說!」狐葉無語道。

——

「殿下好強啊!太強了!」痴滿臉崇拜的盯著戰鬥之間。

「那是當然!不強的還能是殿下嘛?」嗔也是滿臉崇拜的盯著戰鬥之間。

「用你說!咱這不是感嘆一下嘛!」痴瞪著兩個大眼珠子瞪視著二姐。

嗔被痴瞪得有些發怵,嘴硬道:「我說的不對嗎?殿下就該這麼強!」

「萬一殿下不是這麼強呢?你是不是就不效忠殿下了?」痴板著臉說道。

「當然要效忠!而且殿下不可能不強!」嗔就是認準了莫情一定是強無敵的。

姐弟倆就這麼你一言我一語的吵了起來。

「安靜!」貪在這是時候也是拿出了屬於大姐頭的姿態。

雖然她和嗔加在一起也打不過痴,但是她成天板著個臉,還是挺嚇人的。

若是這兩個還不聽話,她就把殿下搬出來壓他們!

獵影一臉幸福的看著這三個孩子,雖然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和這三個孩子交流,但是看著這三個如今的樣子也是滿足了…

獵影不禁再次想起了自己的道侶…

若是它還活著該多好,和自己一起為他們的孩子的天賦而驕傲…

想到這,獵影的臉上又露出了失落之色…

這一切都落在了豬野的眼中…

他默默地往獵影了身邊靠了靠:「當初的情況你也是知道的,事不可逆,權當是它祭了自己換得子女的成就吧…」

豬野嘴笨,說不出啥好聽的話。

當初打敗獵影和她的道侶的都是豬野,他覺得他應該安慰一下獵影。

「我只是感慨一下,如今這樣,也挺好…」獵影露出了不是很自然的笑容。 齊墨川眼看着另一個小混混追着楚子陽就要打上去了,一伸腳就掃了過去,「撲」的一聲,小混混直接撲倒在地,可不等他站起,齊墨川就上前連補了幾腳,再是另一個被他從牆壁上打下來的人也補了幾腳。

等他收拾完了兩個小混混,轉身時,楚子陽已經抱起了佳美,頭也不回的道:「你報警,我帶她去醫院。」

齊墨川哪裏捨得佳美,一個箭步就沖了過去,直接攔住了楚子陽,「把她給我。」

此一刻,他略略的微鬆了一口氣,他衝進來發現佳美的時候,佳美雖然衣衫凌亂還有些破碎有些衣不蔽體,但至少衣服還在身上。

那就代表那兩個小混混還沒有得逞。

這樣總算還可以補救。

楚子陽懷抱着佳美,眼神冷冽的瞪向齊墨川,「你確定她會跟你走?」

「我……」齊墨川遲疑了一下,不過到了這個時候,試一試總不會錯的,「佳美,來,到哥哥這裏來。」他伸出雙臂,就想要給佳美一個溫暖的可以依靠的懷抱。

可佳美的小腦袋瓜就往楚子陽的懷裏一藏,「走……走……」她催著楚子陽帶她走。

楚子陽不再看齊墨川,一手抱着佳美,一手安撫的拍了拍佳美的背,「乖,子陽哥哥這就帶你回去。」

聽着他低沉的聲音,似乎,他說一次子陽哥哥,佳美的身體顫抖的程度就減弱了些分。

這讓齊墨川怎麼也不好強行抱過佳美。

「楚子陽,你最好向我保證她不會有事。」

楚子陽腳步微頓,背對着齊墨川先是遲疑了一下,隨即道:「這一次,我保證。」

接下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會寸步不離的守着佳美,所以,他自然可以保證。

齊墨川這才放行,把佳美交給了楚子陽,而他自己則是轉身回到那間骯髒的卧室處理那兩個小混混了。

洛風趕來的時候,兩個小混混全都在地上挺屍呢,不過,全都留了口氣。

「齊少,怎麼處理?」

「把他兩個的那玩意統統割了,再免費送給跑郵輪的蛇頭吧,嗯,本少就一個要求,讓他兩個一輩子飄在海上。」

「是,齊少。」洛風頓時就懂了。

郵輪的生意常年累月都在公海上,這兩個小子以後恐怕再也見不著高地了。

活該。

齊墨川能給他們兩個留條命已經算是格外開恩了。

看來,佳美小姐應該是沒什麼大礙,不然,齊墨川絕對還有更狠的。

處理完了小混混,齊墨川隨即回到了車上,啟動了邁巴赫往醫院駛去。

這一刻,終於可以放鬆些微,先是打了個電話給昊昊,蘇小荷還沒有醒過來,看來是真的要明天一早才能醒過來了。

想了一下,他又撥給了楚子陽。

楚子陽要是再敢跟他玩拒接,等他回到醫院,一定剝了楚子陽的皮。

他丫的太過份了。

居然把佳美給弄丟了。

幸好他及時找過來,發現了佳美,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此時想一想,都是后怕。

好在,這一次手機鈴聲只響了兩聲楚子陽就接了起來,「齊墨川,佳美有些不好。」

楚子陽實話實說,齊墨川打電話的目的要問的就是這個,他現在能瞞一時,可等齊墨川到了醫院見到佳美,立刻就穿幫了,那還不如現在就實話實說。

「怎麼個不好?那兩個混蛋難道把她……」

「沒有,佳美只是受到了驚嚇,不說話也沒有任何反應,一直在發獃。」楚子陽補充說到。

齊墨川又一次鬆了口氣,此時就覺得如果楚子陽就在他面前的話,他一定一拳揮過去。

只是發獃罷了,至於說的先期形容的那麼嚴重嗎?

害他以為佳美受到了那兩個小混混的侵犯。

倘若佳美真被那兩個小混混侵犯了,他給那兩個小混混的懲罰豈不是太輕了,應該再重些才是。

「行了,我馬上回去。」腳下一踩油門,齊墨川恨不得一下子就回到曙光醫院。

只為,一個蘇小荷,一個齊佳美,都是他的至親。

一個要相守一輩子,一個是一輩子的妹妹。

半個小時的車程,齊墨川只用了十幾分鐘就回到了曙光醫院。

停車,下車,進電梯,所有的動作都是一氣呵成,恨不得立刻進到佳美和蘇小荷的病房。

想到佳美有楚子陽在照顧著,齊墨川還是先到了蘇小荷的病房。

厲天昊雖然很懂事,可畢竟是個孩子,他多多少少還是不放心的。

輕輕推門,一室的寂靜。

蘇小荷還在昏睡着,而昊昊則是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打着嗑睡。

齊墨川心疼了,正長身體的孩子,最不能缺的就是睡眠了,大步走過去,抱起小東西輕輕放到了一旁的陪護床上,厲天昊蠕動了一下下,隨即就睡沉了。

一旁的護士戰戰兢兢的站在那裏,「我勸過小少爺去睡覺的,可他不同意,一定要等您回來。」

齊墨川點了點頭,「無事。」

那護士這才鬆了口氣,繼續守着蘇小荷和厲天昊。

齊墨川重新進了電梯,直奔十樓。

出電梯的時候,就覺得一個人影從身旁一閃而進了另一部下行的電梯,有種眼熟的感覺,可隨即就搖了搖頭,不可能的,楚子陽都說佳美現在情緒不對,一直在發獃,怎麼可以那麼利落的出來進電梯然後離開醫院呢。

剛剛那個人影一定不是佳美。

抬頭瞟了一眼護士站,值班的或者在休息或者去病房查房了。

他直接就走去了佳美的病房。

想到裏面現在是佳美和楚子陽一男一女,他還是敲了敲門。

「篤篤……」

病房裏一陣安靜。

「篤篤……」齊墨川再敲了一次門。

「門沒鎖,你自己開。」楚子陽的聲音有些疲憊的傳了出來。

齊墨川這才推門,可門只推了一點,就聽裏面的楚子陽急急喊道:「佳美呢?」

然後門開,楚子陽從裏面看過來,不明所以的問齊墨川,「齊墨川,我上個洗手間的功夫,你把佳美帶走了還來敲門?」

。 嘩啦——

葉秋拉開了第一個冷凍櫃。

裏面是一具屍體。

對於這個結果,葉秋並不意外,因為醫院太平間里存放屍體的冷凍櫃,跟這裏的柜子就差不多。

何況,這個地方還有那麼多的乾屍,再見到幾具屍體,一點都不奇怪。

屍體用黑色的膠袋密封著。

「裏面裝的不會是趙正熙吧?」

葉秋有點兒緊張,那麼年輕的科學家,如果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他慢慢的拉開了密封袋的拉鏈,一張人臉出現在眼前。

男性,大約三十歲左右。

死者長著一張東方人的面孔,分不清到底是華國人,還是大東人,但是可以確定,不是趙正熙!

葉秋鬆了一口氣,沒有特別在意,又拉開了第二個冷凍櫃。

第二個冷凍櫃裏面也是用黑色膠袋裝着一具屍體。

死者男性,年紀大約三十多歲。

不是趙正熙!

葉秋又拉開第三個冷凍櫃。

裏面還是一具屍體,死者同樣是男性,也是三十多歲,依然不是趙正熙。

葉秋繼續打開第四冷凍櫃,再次看到了一具男性屍體。

「呼~」

葉秋吐了一口氣,緊張的心情舒緩了一些,這四個冷凍櫃裏面的屍體都不是趙正熙。

接着,他拉開了第五個冷凍櫃。

「空的?」

葉秋一愣,把剩下的十幾個冷凍櫃全部拉開,發現都是空的,並沒有屍體。

「既然在這裏沒有見到趙正熙的屍體,那麼他也許還活着,如果他還活着,現在會在哪呢?」

葉秋小聲嘀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