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快一點。」

「好嘞!」

紅色的身影迅速融入到黑暗之中,再也沒辦法分辨得出來了…… 「怪物?」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都霎時進入了暫停狀態。


「嗯。」

女孩們用肯定的神情,用力的點了幾下頭。

「嗯……」

儘管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不過看她們個個被嚇得到現在身體依然在不停地發抖,所以不可能是撒謊的。

「真的假的?是什麼樣的怪物啊?」

其他人興緻勃勃的詢問,倒是沒有一個人露出害怕的樣子。

「不、不知道。」

女孩們使勁的搖起了頭來,那東西突然就從黑暗中竄出來,大家都沒有看明白,就被嚇跑了。

「是腦袋妖怪。」

冥夢忽然插口道。

眾人之間,唯一還是神色不變的,就只有她了。

其實她本來想去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的,可不知道是誰,硬是將她也拖回來了。

「哇啊,不要說,不要說出來呀!」

別的女孩子更加害怕了,哇哇哇的叫著抱成了一團。

「嗯,腦袋妖怪?」

那是啥?新型的妖怪嗎?

不過總覺得,之前好像也碰到過類似的事件啊!

「海棠。」

「是。」

聽到大天狗的呼喚,姬海棠極忙把臉轉向了她。

「你應該知道些什麼吧?」

靈鳩伊凜不清楚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內,山裡出現了什麼情況,只好找個人來詢問了。

「稍微聽到一點風聲吧!據說是有隻奇怪的妖怪在山中出沒,雖然又派人去搜索過,但是沒能夠找得到。」

就連對方究竟是什麼妖怪,也沒能夠搞清楚。

只是由於沒有收到任何有人受害的消息,所以暫時先不和對方接觸。

「哦……」

結果,也只是些沒多大用處的信息啊!


只好問見過的人了。

「請你們說清楚一些,那到底什麼樣的妖怪?外表長成什麼樣的?」

「嗯,關於這個……去問小椛吧!她是離那東西最近的。」

咦,居然連小椛也跟她們一起的啊!

不過掃了一眼,隊伍之中似乎並沒有犬走椛。

「她人呢?」

「咦?」

一幫人左右張望,果然沒有發現那隻白狼天狗的身影。

說起來,跑回來的時候也好像沒有看見她啊!以犬走椛的速度,肯定會跑在大家的前面的。

「……」

既然沒有一起回來,那就只有一種可能性了。

「誒誒誒誒誒誒!」

吖嘞吖嘞,看樣子這幫傢伙光顧著自己,把別人給遺忘了呢!

「嗚嗚嗚,師父,怎麼辦?小椛不見了啊!」

琪露諾幾個拉著我,淚水流得稀里嘩啦的。

「別擔心,我相信她不會有事的。」

我撫摸著她們的腦殼,柔聲安慰著這幾個小丫頭。

這裡可是天狗們的地盤,如果有誰敢傷害他們的其中一員,絕對沒辦法離開這座山頭的。


「事態緊急,文文,海棠,你們立刻去看看小椛怎麼樣了?順便偵查一下,究竟是什麼人竟敢跑到我們這裡來撒野。」

天狗的領地遭到身份不明的傢伙入侵,這讓靈鳩伊凜的面色並不是很好看。

就算是重要的喜慶日子,如此輕易就被人闖入了家門口,警戒也確實太過於鬆懈了。

「遵命。」

得到命令,早就按捺不住的射命丸文和姬海棠極飛快的沖了出去。

「竟然挑選這種時候來搗亂,對方的膽子也挺大的嘛!」

魔理沙忽然站起身,一臉憤概的說道。

「靈夢,我們去教訓一下那個傢伙吧!」

「哦!」

兩個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我說,你們不會是想要趁機逃跑吧?」

很可疑啊,這兩個傢伙居然主動要求出擊。

尤其是靈夢,就算是出現異變,她都是拖拖拉拉的不願意那麼早出面解決的。

「哪、哪有?你別胡說。」

眼睛都不敢看著我了,果然是別有用心。


不過也怪不得她們,喝到興頭上的鬼族已經展開無差別的攻擊了,凡是進入她們視線的人,就會立刻成為這幫傢伙的進攻目標。

以人類之軀而言,想要挑戰這幫窮凶極惡的酒鬼,簡直是自尋死路。

所以在事態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之前,趕緊開溜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那這裡就交給你咯!」

聲音還在耳邊回蕩,靈夢和魔理沙就已經跑得連影子都看不見了。

「我們也要一起去。」

不禁是她們兩個,連其他的女孩子也跑了啊!

外頭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的,她們還跑出去幹嘛?

「喂……」

正要追出去,卻發現身體突然無法動彈了。

矜羯羅和星熊勇儀一人一邊的,抓住了我的肩膀。

她們的手就像是一把鐵鉗,捏得我的骨頭「咯吱咯吱」的響個不停。

「宴會還沒結束呢!你準備去哪裡?」

酒一下肚,矜羯羅這傢伙整個人就完全變了啊!

原來那位穩重的武士跑到哪裡去了?

「中途退場可是不行的喲!我們繼續喝吧。」

后衣領一緊,接著就感到一股強大的力量在拖著我,讓我不由自主的朝後面退去。

「等下,現在不是悠然喝酒的時候吧?」

「那種小事情,交給年輕人去處理就行了。」

「剛剛是誰說事態緊急的……」

射命丸文一群人匆匆趕了出去,卻並沒有遇到琪露諾她們所說的什麼「怪物」,對方似乎早就逃掉了。

大家仔細的在附近搜索了一遍,依然一無所獲。

鑒於是晚上,她們並沒有進入更深遠的山中尋找,最後只是抬著失去意識的犬走椛回去了。

不過,之後負責巡邏的人一下子增加了許多。

直至天明,喧鬧了一夜的天狗村落才逐漸安靜了下來。

鬼族不愧是傳說中的酒壕,徹夜的狂歡,反而讓他們變得更加的精力充沛了。

稍微收拾了一下,他們也決定動身,前往地下世界。

到處可以見到大家臨行告別的場面。

「真是令人遺憾呢!一個晚上這麼快就結束了。」

手中不端著酒盞,矜羯羅重新變成了那個剛強的鬼族首領。

只是她的臉上依然保留著幾分意猶未盡的神色。

可以肯定,如果動真格的話,沒有三天三夜是絕對擱不到這傢伙的。

當然這是在一對一的情況下,要是一對四……

保守估計是一個星期。

那麼長時間,我還不如認輸算了。

「今天也只能到此為止了,他日等我們安定下來,一定會邀請東方殿下前來舊都重聚一回的,到時候我們再一決高下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