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怎麼樣,是不是看我長得帥不帥。」

戚風看著丹兒那佯裝不喜的神情,而後笑道。

「帥,簡直就是一口帥鍋。」

聽完戚風那極為自戀的話語,丹兒嬌笑一聲,不斷的打擊道。

「怎麼,是不是又想被我揍了。」

看著笑的花枝亂顫的丹兒,戚風裝作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對著丹兒道。

「好啊!我就在這裡,你倒是來揍我啊。」

丹兒極為調皮的看著戚風,而後在床邊不斷的蹦蹦跳跳,對著戚風嬉笑道。

看著丹兒那極為歡快的神情,戚風那充滿陰霾之氣的心情,此時也是在緩緩變得舒暢起來。

「哎,沒有就沒有吧,大不了從頭在修鍊。」

戚風不由得搖搖頭,而後在心中不斷的安慰著自己。

快樂的時間總是過得那麼快,到了今天,戚風來到這裡已經是第十五天的時間了,而在這段時間內,在丹兒的照料下,戚風的傷勢也是徹底的痊癒了起來。

「戚風哥哥,快來追我啊。」

此時在那一眼望不到邊的幽綠草地之上,丹兒猶如那快樂的蝴蝶一般,在草地之上快樂的跳躍著,回頭看著身後那邁動腳步,緩緩對著前面走去的戚風,不住的招手喊道。

戚風看著那猶如一隻歡樂蝴蝶般的丹兒,也是受到了極大的影響,而後淡然一笑,快速邁動腳步,對著丹兒追了過去。

在那長滿各種奇特藥材的草地上,此時那李茂背著葯婁,蹲在那雜亂的草存內,極為仔細的在搜尋著,找一些可用的藥材。

「咯咯,」

隨著丹兒那極為清脆的笑聲響起,只見丹兒一蹦三跳,而後從遠處的草地之上快速的跑了過來。

「爺爺,我們回來了。」

伴隨著丹兒那清脆的聲音響起,李茂也是抬起頭來,看著那從遠處跑來的威風和丹兒,滿是皺紋的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了濃濃的慈祥笑容。

「爺爺!」

看著李茂緩緩長了起來,戚風也是極為乖巧的喊了一聲。

「走了,回家了,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了,如果再晚點萬一遇見魔獸可就危險了。」

李茂看著那已經是西斜的太陽,而後看著戚風和丹兒,笑道。

「好了,回家嘮。」

丹兒極為興奮的跳著腳,而後歡呼道。

戚風看著那每天都是充滿歡樂笑容的丹兒,心情也是極為的暢快,雖然到現在都是沒有感受到龍力的存在,但是在李茂和丹兒每日那極為關心的照料下,戚風也是極為的享受這來之不易的美好時光。

當三人興高采烈的對著那猶如世外桃源的小鎮走去,還沒有回到小湖鎮的時候,只見在那小湖鎮方向,有著一道人影對著戚風幾人的方向狂奔而來。

看著那狂奔而來的身影,戚風心中微微一動,眼神中流露流露出了濃濃的驚意,因為從那狂奔而來的身形之上,戚風感受到了極為紊亂的氣息。

「難道是出世事了。」

看著那愈來愈近的身形,戚風的臉龐之上也是充滿了好奇之意。

「爺爺,快看那不是李軍哥哥嗎,他是怎麼了。」

丹兒看著那狂奔而來的李軍,有些好奇的問道。

「不好了,鎮上出事了。」

隨著丹兒的話音剛剛落下,只見那李軍依然是來到了戚風幾人的身前,而後直接是摔倒在地,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粗氣,臉龐漲紅的喊道。

李茂看著李軍那極為急切的神情,快步來到了李軍身前,而後拍著李軍的後背。

「慢點,別急,先說說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超想要光環的說

「不好了,李茂爺爺,現在有一幫土匪打扮的人正在鎮上呢,把所有的族人都是趕到了一起,說是要搞什麼人口檢查,還說要把所有的年輕女子帶走。」

聽完李軍那有些上言不接下語的話語,戚風也是聽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走,我們回去看看。」

隨著李軍的話音落下,李茂的神色此時也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而後扶起李軍,對著身後的丹兒道。

「你扶著李軍慢慢走,我先回去看看。」

隨著話音落下,只見李茂在直接是把李軍遞給了身後的丹兒,而後邁開腳步,對著小湖鎮快速的趕了去。

「慢點,爺爺我和你一起去。」

戚風看著那對著小湖鎮快速趕去的李茂,而後心中一動,連忙出聲道。

李茂看著挺身而出的戚風,而後神色也是微微一愣,繼而道。

「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趕回去。」

雖然李茂心中想拒絕戚風的要求,但是當想到在之前的幾天內,戚風每次獵殺魔獸時,那種又狠又準的身手后,也是答應了戚風的要求。

隨著李茂的聲音落下,戚風雙腿猛然用勁,而後直接是跟著李茂對著小湖鎮趕了去。

「你們都小心點。」

看著快速離去的李茂和戚風,丹兒也是極為擔心的喊道。

在兩人快速的趕路之下,小湖鎮也是出現在了兩人的視線之中。

此時只見小湖鎮之上濃煙四起,陣陣怒罵聲和哭聲在小湖鎮之上不斷的響徹著,顯的無比混亂。

看著眼前的一幕,只見李茂那擔心的神色愈加的濃烈起來,而後直接是小跑起來,對著小湖鎮快速的趕了去。

對那個兩人徹底的進入小湖鎮后,戚風和李茂的神色都是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就見此時的小湖鎮之內的建築都是或多或少的被毀壞了不少,更有一些建築此時不斷的冒著黑煙,火焰在那建築之上不斷的蔓延著,對著鄰居的房間都是燒了去。

看著眼前那混亂的景象,戚風的神色也是變得冷冽起來,雖然來到這裡只是短暫的數十天時間,但是這裡的人對於戚風都是充滿了友好,每晚當勞作了一天的人們都是匯聚在一起后,都是會講述一些自己見識到的稀奇趣事,而戚風作為外來者,自然也是受到了人們的極力推薦,都是讓戚風講講外面世界的精彩生活。

而在這樣的接觸下,戚風早已是把這裡當成了自己的家,所以當看到眼前那凄慘的情景后,陣陣怒火也是不斷的從心中升起。

「他們應該在廣場上呢,我們現在就過去。」

李茂似乎也是感受到了戚風那有些不穩定的氣息,而後指著那小湖鎮的唯一廣場,說道。< 按照李茂的指示,兩人快速的對著那廣場趕了過去。

「都給我滾過去,再不走,小心老子弄死你。」

「哭什麼哭,在哭我殺了你。」

當兩人還沒有來到廣場,遠遠的就聽見此時的廣場之上一團亂,陣陣婦女的和孩子的哭啼聲不斷的響起,而後夾雜著陣陣凶神惡煞的土匪聲音也是不斷的響起。

聽著那雜亂不已的聲音,戚風的神情此時也是變得極為冷冽起來,眼眸之中寒光涌動,陣陣殺意也是不斷的湧上了心頭。


「快點!」

李茂此時神色間顯得極為焦急,而後對著戚風催了一聲,直接是狂跑了起來。

當兩人剛剛來到廣場,就被這裡的土匪發現了,而後只見有著兩個手持明晃晃大刀的土匪直接是吧把二人圍了起來。

「走,給我滾到那邊去。」

看著戚風和李茂那有些蒼老和年輕的樣子,這些土匪們並沒有把二人當回事,直接是用手中的大刀逼迫著二人對著那被集中在一起的人群趕了去。

「李先生,你怎麼也回來了。」

當兩人來到人群中,那一個個充滿驚懼之色人們的神色都是聚集在了戚風二人的身上,而後那一名年紀較大的老者看著二人有些擔心的問道。

「呵呵,鎮上出了這麼大的事,我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觀了。」

只見李茂神色難看的對著老者微微一笑,而後那冰冷的眼神緩緩看向了那數十名土匪打扮的壯漢。

「都安靜點,現在有請我們大哥為你們訓話。」

就在人們的眼神中充滿了驚懼之時,只見那一個頭目打扮的壯漢對著那不斷哭啼的婦女好孩子們一聲狂吼,而後那洪亮的聲音也是響徹而起。

聽著那凶神般的聲音,那些不斷哭啼的婦女和孩子們都是止住了哭聲,顯然都是被嚇得不輕。

就在這時,只見從那土匪人群中,走出了一個貌似老大的彪形大漢,而後極為滿意的在人去中看了一圈。

「大家好,我是滾地龍唐虎,也是這些人的老大,今天我來這裡目的很簡單,那就是要為我找一個壓寨夫人,所以希望你們之中沒有結婚生子姑娘們踴躍報名。」

隨著那猶如狗熊一般的聲音在這片天地響起,人們的神情都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一個個用那幾乎能殺死人的眼神狠狠的盯著那唐龍,都恨不得衝上去咬他幾口。

「你要娶妻生子,是要建立在兩情相悅的份上,難道你還要強搶不成。」

隨著唐龍的話音落下,在人群中只見有一個年紀在十六七歲的青年滿臉怒火的說道。

「哦,是嗎,那看起來我的手段是不是有些過於的不人性化了,沒有徵求你們的同意。」

隨著後者那充滿戲虐性的聲音響起,只見那唐虎一聲獰笑,而後臉色陡然變得猙獰起來。

「你算什麼東西,老子說話你居然都敢插嘴,給我廢了他。」

看著那凶神惡煞的唐虎,戚風心中也是微微一動。

「好嘞,大哥,你就等著看好戲吧。」

隨著唐虎的聲音落下,只見人群中走出了一個臉龐之上足有一巴掌長的刀疤,幾乎是佔據了整個臉龐的年輕人從土匪群中走了出來,那看上去極為兇狠的神色看著那之前開口的年輕人道。

「我大哥說了,在他說話的時候,別人是不能插嘴的,當然包括我們也是一樣的,所以你必須為你剛才的愚蠢行為負責。」

隨著那刀疤男那充滿森然的話語響起,只見那臉龐之上的刀疤此時都是在不斷的微顫著,顯得極為的森冷。

「你想怎麼樣?」

此時那之前開口說話的青年的神色也是一陣慌亂,看著那對著自己走來的刀疤臉,臉上的神色也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

「我想幹什麼,難道你沒有聽說嗎,我們老大要廢了你。」

只見那刀疤臉一聲獰笑,而後不斷的拍打著手中明晃晃的大刀,獰笑道。

看著刀疤臉對著人群走過來,人群中都是一陣騷亂,都是不由得對著後面退了去,只有把那青年給留在了原地,而後那刀疤臉直接是來到了那青年的身前。

刀疤臉一臉戲虐之笑的看著那神色巨變的青年,獰聲道。


「怎麼樣,現在還要兩情相悅嗎。」

隨著後者那充滿猙獰的話語響起,只見刀疤臉的神色猛然變得極為猙獰起來。

「唰!」

下一刻,只見刀疤臉手中閃爍著陣陣明亮之色的大刀,直接是被其狂揮而出,惡狠狠的對著青年斬了下來,那種情形,顯然是一刀想要了對方的性命。

看著刀疤臉那出手很辣的神色,戚風此時心中也是充滿了殺意。

「李廣,小心。」

當那刀疤臉一刀斬下之際,人群中都是一陣騷亂,而後有人尖聲道。

「小心,現在晚了。」

雖然刀疤臉不是修鍊者,但是後者長期以來都是過著那種殺人不眨眼,飲血如飲水般的生活,所以那種極為厚重的殺氣此時也是在空中緩緩的瀰漫而出。

在人們那極為驚慌的神情后中,只見刀疤臉手中的大刀依然是狂斬而下,對著那李廣的腦袋狠狠的斬去。

「完了。」

此時所有人都是把眼睛閉了起來,都是不忍心去看李廣被土匪砍死。

「鐺!」

就在人們以為李廣必死無疑時,只聽見一聲震耳的金鐵交擊聲猛然響起。

聽著那奇怪的聲音,所有人的神情都是微微一愣,而後那緊閉的雙眼都是睜了開來。

可是當人們看清眼前的一切后,一個個神色間都是露出了難以置信之色。

只見此時的李廣依然是健全的站在哪裡,神色中都是充滿了驚懼之色,顯然也是被之前刀疤臉的舉動嚇得不輕。

而此時人們的眼神並沒有看向那李廣,而是集中看向了那站在李廣身邊的那道單薄身影之上,只見後者此時一隻大手緊緊的握著那斬落而下的大刀,臉龐之上都是充滿了森冷之色。

「就憑一句話,就想要了一個人的命,你們是不是太沒有人性了。」

隨著那道冰冷的聲音緩緩響起,那刀疤臉此時才算是反應過來。

「小子,你是什麼人,難道想要找死不成。」

刀疤臉看著那赤手空拳抓著自己手中大刀的青年,臉上也是露出了絲絲忌憚之色,而後獰聲道。

「我是什麼人,你管不著,但是今天你要為沒有絲毫人性的做法,而付出慘重的後果。」

此時那空手抓住刀疤臉手中大刀赫然就是戚風,在之前刀疤臉一刀揮下之際,戚風也是知道,如果自己不出手,李廣今天可就算是必死無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