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恩,是啊。我想跟程洛在一起,不想分開。」花翎現在心情不好,說話也不過大腦。當說出這句話以後,便後悔了。因為她知道最近程可歆和顧遲的關係有點不太好。

「沒事的,一切問題都會解決的。」程可歆說完這句話以後便愣了愣,真的一切問題都可以解決的么?那麼自己的兒子也會解決么?

花翎知道程可歆觸碰到了心裡的柔軟,索性不說話,只是當一個透明人。她知道程可歆會想清楚這件事情並且做的很好的。

下了班以後,程可歆便和花翎去了商店,買了二老喜歡吃的東西。畢竟程可歆是去花翎家拜訪二位的,不帶點東西的話,則顯得有點不禮貌了。

「花翎,叔叔阿姨喜歡吃些什麼?」程可歆並不清楚二老的口味,便讓花翎來幫助自己。一心在逛的花翎走了過來,順著程可歆的眼神看過去,都是一些比較貴的營養品。

花翎看著程可歆說:「這些我都沒錢給我爸媽買,所以他們並沒有吃過。」

雖然說花翎在跟程洛處著對象,但是她卻沒有拿程洛的一分錢。

豪門甜寵:嬌妻哪裡逃 自然也沒有那麼多錢給花父花母了。

程可歆聽著花翎的回答,便從上面選了幾件曾經給顧爺爺買過的東西,老人的口味大致都是一樣的吧。

「可歆,不要買這些,太貴了。」花翎看了一下標籤上面的價格,這小小的一盒都可以讓他們一家活上一個月呢。

而程可歆則是給了花翎一個放寬心的眼神,隨後便付款,帶著花翎回家了。花翎這幾天也一直在勸說她的父母,但是並沒有什麼效果。

花翎也不想告訴程洛,他一天那麼忙,自己能夠解決的事情就自己解決了。實在解決不了的話,再告訴他便好了。

花翎的家離市中心比較遠,所以路上花費的時間比較多。程可歆看著一旁默不作聲的花翎,內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遲耀集團里,顧遲看完了手上的報告后,便趕忙看了一下地圖。按照報告裡面說的話,萌寶最後一次出現應該是在這個地方。顧遲仔細看了一下,這裡是一個人煙稀少的地方。

報告上面說萌寶可能還沒有死,在程若兒死後出現過,至於到底跟誰他們就不清楚了。這個地方人煙稀少,如果是萌寶一個人的話,那麼便真的完蛋了。

顧遲想了一下,覺得萌寶活著的幾率其實也挺大的。按照現在萌寶所處的位置,應該是有人陪同的,不然萌寶不可能徒步前往這麼遠的地方。

顧遲知道這個消息以後,想要趕快去給程可歆打電話說一下這個好消息。當她拿起手機的時候,他遲疑了。因為他並不確定萌寶還活著。

萬一這次又像上次一樣給程可歆希望,隨之又給她失望一樣的話,那麼程可歆很有可能承受不住心裡的壓力。想到這裡,顧遲心裡開始了選擇。

到底應該是告訴這個好消息讓程可歆開心一下?還是應該暫且隱瞞,等找萌寶的時候再告訴她? 這個問題,顧遲一直考慮到了他回家以後,還是沒有考慮清楚。便打算在家裡等著程可歆,到時候隨機應變吧。顧遲這樣想著,便坐在沙發上等著程可歆。

另一邊的程可歆和花翎到了以後,兩人下了車。程可歆是第一次來到花翎的家,但是沒想到花翎的家原來這麼貧窮,就連門都已經有一些爛的。

但是程可歆並沒有說什麼,人都有選擇自己存活的方式,不是貧窮的人就一定不是好人,有錢的人也有可能是壞人的。

「可歆,讓你見怪了。」花翎說著這句話后,程可歆看了一眼花翎。

「沒什麼的,我們進去吧。」程可歆跟著花翎走了進去后發現,花翎的家很是溫馨。自己家雖然很大很華麗,但是程可歆現在需要的就是一個溫馨的家。

進到房間以後,程可歆整個人都感覺心情變好了很多,隨後便看到了花翎的父母,程可歆乖巧地走上前跟兩人打招呼,順便說明了自己的身份。

「叔叔阿姨好,我是花翎的同事,叫我可歆就好。」

二老看起來很是喜歡程可歆,見到程可歆后便笑個不停,趕忙招呼程可歆坐到沙發上,隨後還問程可歆吃不吃這的。程可歆一時間沒有適應這種熱鬧的氛圍。

程可歆覺得心裡暖洋洋的,這種感覺真的很舒服,她已經很久都沒有感受到了。

「叔叔阿姨,我是看到今天花翎的心情有點低落,所以才送她回家,來看看你們的。我想問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跟我說說嘛?」

程可歆現在的樣子怡然就是一副乖乖女的樣子,看得花父花母兩人都異常開心,便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程可歆,跟程可歆從花翎口中聽到的完全一樣。

但是程可歆還是認真的聽完了,而後對二老說:「我見過花翎的男朋友,長得帥,並且對花翎是真的很好。並且叔叔阿姨只是擔心招人非議或者花翎過得不好不是么?」

程可歆知道二老擔心的主要問題是什麼,便抓住這一點,開始說明。看著二老點點頭,程可歆便開始繼續自己要說的話。

「首先花翎的男朋友程洛很好,對花翎是特別棒的。其次為什麼要管別人的說法呢?難道看著花翎幸福不好么?」接著程可歆看到二老已經動搖了,便開始繼續了她的長篇大論。

直到二老聽說會仔細想想的時候,程可歆才停止了自己要說的話。有些事情也不能做的太過,凡事給他們留一點自己思考的空間也是可以的。

等到程可歆離開的時候,都已經天黑了。二老很是喜歡程可歆,便讓花翎出去送送程可歆。花翎便跟著程可歆走了出去。

「可歆,你真的太帥了。我爸媽既然都說了考慮,那麼就離成功不遠了。」花翎一向是了解自己父母的人,現在既然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麼程可歆也就放心了。

「既然如此,我便先回去了。」程可歆看了看天色,確實已經很晚了呢。不過程可歆也挺佩服自己可以洋洋洒洒說那麼長時間。

這一點跟程洛可真的是非常的像啊。程可歆和花翎告別以後,便回家了。到家的時候,顧遲已經餓的虛脫了。因為程可歆在花翎家是邊吃邊聊的,所以並不餓。

「老婆,你再不回來我要餓死了。」顧遲連臉都要皺成一團地看著程可歆,隨後趕忙去餐桌前面等著程可歆就坐,而後一起吃飯。

程可歆看著顧遲的動作,不禁有點尷尬。「我已經吃過飯了,去了花翎家。」

隨後程可歆便告訴了顧遲都說了些什麼,說完後顧遲一臉懵地看著程可歆。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給你發信息了啊。」

聽到程可歆的話,顧遲才拿起自己已經冷落了很久的手機,然後苦逼的看著程可歆。

顧遲只顧著等程可歆回家了,卻沒想到程可歆其實早就給自己打了信息了。

「好吧,我陪你吃。」說完以後,程可歆便做到了桌子上,跟著顧遲一起又吃了一頓飯。

不過程可歆自己知道分寸,只是吃了一點點而已,就當做宵夜吧。

吃完飯以後,顧遲便問程可歆有沒有說服二老,程可歆則回答說:「他們說考慮考慮。」

「既然你這麼能開導別人,為何不開導開導自己?」顧遲意有所指地問著這句話,便看到程可歆的臉色已經有了變化。

看來程可歆現在的承受能力還是很弱,那麼顧遲便決定不告訴程可歆那件事情了,等著萌寶什麼時候找到了,再告訴程可歆吧。

顧遲心裡已經默默地做了決定,隨後兩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上了樓,躺在床上睡覺了。

程可歆怎麼也睡不著,他不明白為什麼這段時間對於以前的那件事情都閉口不提,為什麼現在竟然要說出這件事情來?難道只是隨口一說的么?

程可歆心裡想了很久很久,直到想的睡著了,都還是沒有結果。

第二天早晨到公司以後,花翎的心情明顯好多了。

程可歆問花翎是不是家長同意了跟程洛的事情,花翎則是點了點頭,隨後一臉敬佩地看著程可歆。

「可歆,還是你最棒。竟然可以說服我爸爸媽媽。」花翎對程可歆說著,導致程可歆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程可歆並沒有做什麼,只是說出來了自己的見解罷了。

想當初程可歆連個本地戶口都沒有,還不是嫁給了顧遲么?所以說這些因素都不能導致兩人在一起,只有相愛,才是最重要的。

程可歆把這件事情說給了花翎聽了以後,花翎朝著程可歆笑了笑,表示自己知道了。隨後便再也沒有說話,開始乖乖工作。

然而怕什麼來什麼,大總編早晨剛到公司,便把程可歆和花翎叫到了辦公室一句話也不說,辦公室裡面的氣氛冷到冰點。

直到程可歆以為大總編要繼續這樣下去的時候,大總編終於說話了:「說說吧,昨天為什麼曠班。」

大總編昨天看到了程可歆打得招呼,但心裡還是很氣憤的。

她工作這麼多年,第一次見到竟然敢這樣明目張胆曠班的人,他們今天是第一次。雖然程可歆是總裁夫人,但是在上班時間這些也不允許。

程可歆聽到大總編的問題,把頭垂下去,隨後看著大總編說:「大總編,我們昨天有些事情,所以曠班了。現在大總編怎麼處理都行。」

「既然如此,一人一份檢討,一萬字。」說完以後,程可歆和花翎便被大總編趕出了辦公室。花翎才回過神來,被大總編罵可是很恐怖的。

「可歆,對不起,是我……」花翎打算道歉的時候,便被程可歆攔住了。

「別這麼說,昨天的事情也有我的責任,寫吧。」

程可歆認命的趴在桌子上面寫著檢討,花翎手頭上面因為還有事情要辦,所以只能暫且先不寫檢討,處理完事情再寫。

但是這件事情的結果便是大總編說的,寫不完檢討不準回家,不然扣工資。在大總編這裡,曠班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如果一位員工正在採訪一位總裁,期間無故消失,那麼造成的結果可就不得而知。

所以大總編認為,曠班是在工作上面最不能容忍的事情。這是態度問題,所以一定得重罰。 所以今天晚上程洛來接花翎的時候,便看到了伏案寫檢討的程可歆和花翎。

程洛走上前,看著花翎那哀怨的樣子,便覺得好笑。

程洛問了問一旁在工作的程可歆,示意自己來了,程可歆都不迎接自己?

但是當程可歆感受到有人碰自己的時候,第一反應便是厭惡,冷眼看著程洛。

當看清來人的時候,眼神才變得溫和起來。

「哥,你怎麼來了?」程可歆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程洛,隨後看到了程洛示意的眼神,聲音便放小了很多。

程洛把程可歆拉到一旁的休息廳,盡量不打擾花翎在那裡工作。

「花翎那是幹嘛呢?」程洛看著花翎哀怨的樣子,心下覺得好笑,有種滿滿的可愛感。

程可歆想了一下,隨後便知道了程洛問的問題什麼意思了。

「我們昨天曠班,然後被大總編罵了。」程可歆小聲地說著。

畢竟這件事情有點不光榮,旁邊還有很多人,說出去有點丟人。

程洛則是一臉意會地看著程可歆,隨後發現一個問題:「為什麼你要跟花翎曠班?」

問完這個問題以後,就連程可歆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花翎當時之所以糾結,是因為她並不想讓程洛知道這件事情,現在事情雖然解決了,但是並不清楚能不能說出去。

所以程可歆在那裡糾結了一會。

程洛看著程可歆的反應,便知道兩個人之間有秘密。程可歆眼睛轉了轉,隨後便給程洛說了一句話,便跑了。

「哥,下班了,我先走了。」程可歆說完,便隨著各位下班的人走了。

這件事要是放在以前,程可歆的表情一定是古靈精怪的,但是現在因為經歷的事情,已經失去了本真了。

程洛只是搖了搖頭,隨後便打了個電話出去。

「你的員工壓榨了我的小女朋友,你說這事該怎麼辦呢?」程洛聽著那邊的回復,便含笑滿意的掛斷了電話。隨後看了一下花翎,便轉身下樓了。

在程洛剛下樓,大總編便把花翎叫到了辦公室。花翎唯唯諾諾地看著大總編,以為大總編還要繼續訓斥自己。

花翎都已經準備好了的時候,便聽到大總編的聲音傳來。

「回家吧,明天再交。」聽到這個消息,花翎瞪大了眼睛的看著大總編。

眼前的大總編難道是個假的么?為什麼可以從大總編嘴裡聽到這麼舒心的話?

「別愣著了,去吧。」說完以後,大總編便低頭繼續工作了。就連花翎走出辦公室門口的時候,也不清楚這件事情究竟是怎麼了?

為什麼起先說的檢討書今天必須交,現在又改變了主意,變成了她可以不用寫,可以回家了?

花翎至今不清楚,只能看了看大總編的辦公室,磨磨蹭蹭的收拾東西下樓去了。

其實剛剛程洛是在給顧遲打了電話的,不然按照大總編的性格,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地放花翎走了?就連大總編也不知道花翎到底是什麼身份,竟然可以讓顧總為她求情。

儘管如此,那份檢討書該交還是得交的。

但是現在的結果花翎已經很滿意了。

「嘿,上車。」剛下樓,便看到了程洛在車裡望著自己的眼神,花翎覺得今天真的很神奇。莫名其妙被大總編赦免,現在又看到了自己的男朋友。

「嗨。」花翎不知所措的跟程洛打著招呼,隨後便看到程洛從車裡走了出來。

兩人進到車裡,花翎便給程洛講了今天發生的事情。

程洛聽完以後,只是笑了笑,隨後便跟花翎一起出去吃了一頓飯,而後兩人在路邊逛了一會,程洛便開車送花翎回家。

以前花翎對於程洛都是那種害羞的態度,現在兩人在一起時間長了以後,花翎漸漸變得膽子大了起來,也敢去調戲程洛了。

「明天見,小可愛。」花翎剛說完這句話,便轉身離開了,坐在車裡的程洛便看著花翎離開的背影,寵溺地笑了笑,便開車回家了。

「老婆。」程可歆剛回到家,便看到了坐在沙發上面的顧遲。

今天她可沒有在外面吃飯,也沒有多停留,剛下班就回家了。

「恩。」程可歆只是淡淡的應了下,她承認昨天顧遲給自己地衝擊很大。

但是有時候一件事情可以原諒所有的人,卻唯獨不能原諒那個自己摯愛的人。

也許,這便是人的特性。

「走吧,吃飯去。」顧遲上前抱著程可歆想要一起去吃飯,結果卻被程可歆一個轉身躲了過去。

「我自己去。」程可歆朝著顧遲看了一眼,隨後便走到了餐桌上。

顧遲看著程可歆苦笑了一聲。

原本以為程可歆會原諒自己,但是沒想到,現在竟然還是這樣冷冷的態度。

重生后我把夫君給踹了 顧遲無奈的搖搖頭,即使這樣,他也會一直等著程可歆的,直到程可歆回心轉意。

然而不好的事情還是繼續發生著,讓原本就已經很累的程可歆又收到了一個讓人頭疼的消息。

那就是蘇雅芬病情惡化了。

自從把蘇雅芬趕出養老院以後,程可歆其實一直派人跟著蘇雅芬。一方面看看蘇雅芬去哪裡,能不能找到萌寶。另一方面,便是保證蘇雅芬不出問題。

但是很可惜,事情還是發生了。

程可歆看著手機上面那名保鏢發來的簡訊,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做了。當下便是決定去看一眼比較好。

程可歆想了下,便去給大總編請了個假,隨後便打了個電話去問問保鏢現在在哪裡,她好去看看。

雖然現在蘇雅芬的病情惡化,但是程可歆並沒有任何指示,保鏢也只能一動不動地看著躺在地上的蘇雅芬。

當程可歆來的時候,旁邊已經圍了很多人了。很多人都想要去幫忙,但是都怕給自己攤上事情。

並且這裡是平民區,都是一些沒有多少錢的人,自然不會多管閑事。

程可歆跟著他們一起看著躺在地上因為疼痛而抽搐的蘇雅芬。

漸漸的,蘇雅芬的地上已經有了很多因為疼痛而流下的汗水。

程可歆皺了皺眉,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就在蘇雅芬疼的打滾的時候,便看到了站在人海中的程可歆。

蘇雅芬看到程可歆眼中冷漠的態度,便知道自己這次是必死無疑了。她知道現在的身體狀況,如果再得不到救治的話,那麼便真的沒救了。

就在程可歆和蘇雅芬眼睛對視的那一刻起,程可歆便知道了自己不可能置之度外了。只能讓站在自己身邊的保鏢上前把她扶了起來,隨後放到了車子上。 程可歆坐到蘇雅芬的旁邊,看著蘇雅芬渾身髒兮兮的,便知道最近程可歆一定遭受到了很多困難。想來對於蘇雅芬來講已經很難熬過去了,但是對於程可歆來說,這才剛剛開始。

誰也無法理解她失去孩子的痛苦,那種撕心裂肺的,就像自己身上掉下了一塊肉,隨後親眼看著它被放到油鍋裡面炸一樣。

想到這裡,程可歆的心不由得疼了一下,每次程可歆這樣的時候,都是屏住呼吸,不說一句話。不是程可歆不想呼吸,而是因為當程可歆呼吸的時候,心會更疼。

「程可歆,你……為什麼、要救我?」蘇雅芬現在說話已經很困難了,是那種忍受著極大疼痛的說了出來。

程可歆看著蘇雅芬的眼睛,開口回答。

「您是怕我救了您,再好好折磨您么?」程可歆看著蘇雅芬的眼睛,便知道了蘇雅芬在擔心些什麼。

果真,問完這句話以後,蘇雅芬沉默了。

總裁逼婚:愛妻束手就擒 「別說話了,快到醫院了。」原本想要說狠話,原本想要繼續折磨蘇雅芬的程可歆話從口邊便改變了心意。

看來,程可歆還是不適合做那種狠心的人。

程可歆自嘲的笑了笑,這樣也罷。

最起碼,程若兒也從來沒有在乎過蘇雅芬。

顯然,蘇雅芬聽到程可歆的話,便一句也不說了。

倘若夏日有情 蘇雅芬知道程可歆既然這麼說了,那麼自己就一定不會有事情。

眼前的女子是自己養大的,她很了解。

就這樣想著想著,蘇雅芬便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這一刻,嚇壞了程可歆,趕忙讓保鏢開快點。

隨後程可歆伸手探上了蘇雅芬的鼻翼,還好,有呼吸。

當到達醫院的時候,已經是十五分鐘以後了。程可歆再一次等在了急救室門口。按照這樣算的話,這是遇到顧遲以後第六次等在搶救室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