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惡魔監工,你們惡魔的本性,就是狡詐姦猾,所以我不可能完全相信你的話。但要是讓我知道,你剛剛的話,敢有一點騙我,我就把你扔進吞天大墓,用滾燙的血水,日夜熔煉你的身體和魂魄,讓你受盡痛楚!」

秦逸聲音,振聾發聵,洪鐘大呂,撥開雲霧,滾盪而下,震撼得惡魔監工腦中,一片空白,彷彿是見到神魔,整個人恨不得把身子,趴得埋進地里。

「絕不,我絕不敢欺騙您,我就是您最忠實的僕人……」

惡魔監工正要說盡各種好話,半空猛然一震,恢宏力量,無數真諦,噴薄震蕩,惶惶如日,普照四方。

地面噼里啪啦,全部炸開,周圍山峰,煙塵乍起,座座坍塌。

吞天大墓像是要爆炸一樣,瘋狂顫動,如同一座巨型魔胎,隨時要脫胎換骨,再造河山! 「好強烈的魔氣!簡直比我們惡魔泥潭裡的魔氣,還要濃郁千萬倍!這是怎麼回事!」

惡魔監工幾乎是花費了全部的力量,這才勉強抬起頭,望見吞天大墓。

無窮血光,普照四面八方,將整個世界,都要拖入血色深淵,讓它的心臟,劇烈顫抖,幾乎要震裂胸膛,撕裂而出!

「吞天大墓!熔煉!」秦逸一聲大喝,整個大墓,如同巨大隕石,轟然墜地。

砰!

轟!

無數冰層,被直接蒸發,汽化。

大片岩石,剎那之間,就化作泥漿。

幾十座山峰,被捲入血海,一個眨眼,就像是積雪一般融化,融入滾盪血海。

惡魔監工像是皮球一樣,在地上翻滾出幾百丈,重重砸在一塊山岩上,這才停了下來,膽戰心驚地朝遠處望去。

遠遠吞天大墓墜落的地方,紫霞飛舞,雲海吞涌,一片混沌,給人一種,要醞釀出毀天滅地的感覺。

轟轟轟轟!

道道血浪,翻騰而起,其中包裹的本命屍丹,上下翻騰,被徹底煮沸,不斷熔煉,轉化為滾盪能量,朝著秦逸體內,不斷注入,吸收。

筋脈氣海,不斷得到補充,變得充盈。

秦逸不斷吸收,身體四周,天空大地,噼噼啪啪,不斷結出厚厚晶壁。

晶壁暗紅,呈現似鐵似血的光芒,凌冽肅穆,蘊含強大力量。

「給我破!」

秦逸張口一吐氣,頓時大風驟雨,傾盆而下,噼里啪啦,將晶壁打得粉碎。

頓時四周虛空,充滿了破解化蝶的味道。

一股股力量,形成彩練,當空交織,醞釀。

秦逸再一吸氣,碎裂晶壁,在半空匯聚成一條洪流,連同無形力量,全部被他,吸入體內。

體內宇宙,一聲聲怒吼,震撼四野。

一陣陣強大恐怖的力量,正在蘇醒。

「很好,借著這次機會,直接晉陞突破!」感覺到體內蛟龍,蠢蠢欲動,秦逸眼中,無數星光匯聚,四周空氣、能量,齊齊朝著他涌過去,形成如烈日一般的光球。


惡魔監工只是抬頭望了一眼,眼眸中密布血絲,就炸開大半,眼睛頓時被血液填滿,疼得它慘叫連連,在地上拚命打滾。

「銀翼礦脈,給我出來!」秦逸穩坐光球之中,源源不斷,汲取煉化本命屍核的能量,同時伸手一抓,天邊遠處,一條千里銀龍,龍蛇起陸,騰空而來。

擦去眼球上的濃稠血水,遠遠看到一整條礦脈,被秦逸隨手抓來,惡魔監工,幾乎當場嚇死。

「我們都是按部就班,挖礦採礦,像他這種,直接一把將整條礦脈,抓在手裡,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難道他要直接熔煉,這怎麼可能?熔煉礦石,哪裡是這麼容易的!」惡魔監工,聲音變調,連連嘶吼。

惡魔監工的聲音,遠遠傳入秦逸耳中,秦逸不受影響,遠遠盯著礦脈。

礦脈綿延數千里,一眼看不到頭,如同一條巨龍,橫亘天空。

周身銀光,劈開漫天血光,高貴聖潔。

「吞天大墓!徹底熔煉!」秦逸凌空一抓,四周空氣,劇烈跳躍濃縮,凝聚出一條通天徹地的巨手,如同神魔手掌,一把將銀翼礦脈,整條抓在手裡。

千里礦脈,此刻在秦逸手裡,就像是一條小蚯蚓,無比渺小。


有了第一次熔煉整顆死星的經驗,秦逸此刻信心十足,掌心一握。

砰砰砰砰!

半空巨大手掌,隨著秦逸動作,猛地一捏,彷彿要把天幕都扯下,把銀河都截斷。

巨響陣陣,千里礦脈,一下子斷成了幾十截,如夏日驟雨,朝著吞天大墓,鋪天蓋地,砸落下去。

轟!

一束光芒,雄偉,宏大,壯闊,從吞天大墓中,爆射而出,彷彿是支撐天地的支柱,巍峨浩蕩,如同天規,如同聖道,讓人無法質疑。

數十截銀色礦脈,隨著光芒射出,在吞天大墓中,節節炸開,碎成齏粉。

無窮無盡的靈氣,籠罩方圓萬里!

如潤澤春雨,如聖人教化,冰封的大地,都重新煥發生機,濃郁魔氣,都多出來一層莊嚴味道。

惡魔監工也受到福澤,身上血肉,不斷蠕動,慘烈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

「好舒服!我的傷勢,正在不斷痊癒,銀翼礦脈,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難怪沙培迪男爵要我們日夜趕工,毫不停歇地挖掘出來。要是時間久了,消息泄露,其他的男爵,甚至子爵,都會過來爭奪啊!」惡魔監工,發出陣陣舒服的**。

僅僅片刻功夫,它的傷口,就已經不再疼痛,甚至它的血肉,因為受到福澤,都在不斷淬鍊,排出體內雜質。

而它受到的福澤,連整條礦脈產生能量的億分之一都不到!

秦逸身體周圍的光輪,越發閃耀、灼熱,將黑夜化作白晝!

「熔煉!」

秦逸一聲長嘯,體內真氣,齊齊轟出,注入吞天大墓。

銀色齏粉,其中混合的雜質,不斷被清除出去,千錘百鍊,不斷濃縮、凝聚。

在秦逸的注視下,一粒粒細小的粉塵,開始匯聚、融合成晶體。

這些粉塵,都是一粒粒最小的銀翼礦石。

每一粒其中蘊含的靈氣,是同品級原礦石的幾萬倍!

漸漸的,吞天大墓中,開始凝結出一顆顆肉眼可見的白色晶體。

這些白色晶體,還在一次次經歷萃取,提純。

但是每一次剔除掉的雜質,已經越來越少,剩下的晶體,都是蘊含龐大靈氣的二品仙靈礦石!

二品仙靈礦石,呈白色!

萃取到最精純的晶體,在血色海洋中,不斷兩兩融合,然後再次融合。

從最細小,肉眼眼見的微塵,凝結出指甲大小的晶體,然後再次凝聚,最後凝聚成半個巴掌大小的成品礦石。

每一塊礦石,都匯聚了讓人眼紅,讓人嫉妒,叫人發狂的龐大靈氣!

一塊二品礦石中蘊含的靈氣,是一塊一品礦石的一百倍!

密密麻麻的二品礦石,在血海中上下起伏,像是煮粥一樣沸騰。

秦逸目光一凝,伸手一抓。

嘩啦!

所有礦石,從血海中齊齊飛起,足足有十多萬塊,在半空匯聚成一條銀河,星光璀璨,靜靜懸浮,馨寧雋永,融會貫通。

看到這一幕,惡魔監工徹底陷入了獃滯狀態:「好、好高的成功率……竟然一條礦脈,就能熔煉出這麼多礦石……要是沙培迪大人熔煉,能有這裡五分之一,就很不錯了……」

不等惡魔監工震驚結束,秦逸張口一吸。

噼里啪啦!

整條銀河,開始晃動,流淌,星辰搖曳。

一塊塊礦石,在半空碰撞,發出金石撞擊的脆響,滾滾蕩蕩,朝著秦逸飛去。

秦逸氣吞山河,用力一吸,氣海擴張,如同巨獸,吞噬蒼穹,將所有二品礦石,全部吞了進去! 十多萬塊二品礦石,被秦逸一口吞下,在他體內,連連爆炸。

砰砰砰砰砰!

秦逸的血肉骨骼,都被炸開,但是又以更快的速度,重新凝聚、融合。


血肉分離的痛苦,讓秦逸幾乎暈厥。

但是秦逸憑藉強大的意志,死死支撐,堅持,漸漸的,能夠適應這種變化。

甚至開始逐漸感受到,每一次變化后,身體帶來的巨大好處!

因為每一次重新融合,他的肉體,都比上一刻要強悍、堅韌。

浩浩蕩蕩的靈氣,在秦逸體內,不斷蠕動,越聚越大,滾盪洪流,將秦逸的丹田氣海,瞬間撐大了幾十倍!

秦逸的身體,都被拉長,延伸,在半空看上去,像是一個巨人,比惡魔監工最初的時候,還要大了許多!

惡魔監工瞪大眼睛,幾乎不敢相信。

但是半空漫天血霧中,秦逸就像是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隆隆聲響,搖撼天穹,覆滅萬古,群仙隕落。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

惡魔監工連續重複三次,全身瑟瑟發抖:「被連炸了這麼多下,都沒有神xiaohun散,反而神魂更加凝聚,更加強悍!這個傢伙到底是從哪個高等位面降臨的!惡魔泥潭,要遭受大難了啊!」

就在惡魔監工害怕大喊的時候,秦逸身體的爆炸,也停止下來。

他的身體,現在足足有十丈高,手臂粗大,如同巨木,橫掃一下,震動空氣,都傳來獵獵聲響,一大片虛空,似乎都要被扯開。

秦逸腳下,原本高大樹木,此刻就像是模型玩具。

叫人望而生畏的岩石,也都沒有他高。

腳下一踏,一座山峰,直接崩潰坍塌,發出巨大響聲。

伸手一拳,氣流嗡一聲,快若流星,轟入大河。

大河中心,頓時出現一個恐怖黑洞,深不見底,四周水流,迴旋成一個龐大漩渦,片刻功夫,整條大河,就被抽得乾乾淨淨,只留下叫人不寒而慄的巨洞。

惡魔監工眼中,全是驚恐神色,身子不斷挪著,像是一條大肉蟲,拚命向遠處挪去。

「全部吸收!」

秦逸猛然一聲長嘯,指天踏地,身體裡面,風起雲湧,驚雷滾滾,筋脈氣海中滾盪的靈氣,全部朝著體內宇宙,洶湧而出。

十多萬塊二品仙靈礦石的力量,同時又將秦逸的筋脈氣海,拓寬了十倍!

「該死!」秦逸心裡怒罵一聲,但是已經來不及了,所有真氣,此刻已經全部進入宇宙,像是潤澤生命的春雨,將一尊尊蛟龍石像,浸泡其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