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應該會有不少好東西吧?」

「畢竟是天驕榜第一人,就算不是第一,也必定收穫不菲!」

「也不知這次會有什麼,會不會出現如仙器一般的超凡存在!」

「……」

人群狐疑著,心中各有思量。

肖玄卻彷彿木頭一般,始終一動不動,一言不發。

氣氛再次變得微妙起來!

意識到不大對,有人目光悄悄變得凝重,有人心中漸漸駭然。

持續的沉默中,在肖玄之後,無一人走出,某一刻,實在是忍不住了,一重玄門大乘修士沉聲道:「到底發生了何事,還不速速道來!」

氣勢很強,堪稱神威如獄。

若放在最強勢期,肖玄或許不會畏懼,但此刻,他是真正被壓得喘不過氣。

察覺到這股引而不發的怒氣,任蕭火羽等人也是頭皮發麻。

也就這個時候,兩道身影相攜而出,林昊肩頭蹲著小血,妙音肩頭則是兩隻小金翅鳥嘰嘰喳喳叫個不停,好奇打量著這個陌生的世界。

靜!

好一對神仙眷侶!

好神駿的一條狗,好驚艷的兩隻小鳥!

人群心中震驚,全場鴉雀無聲。

短暫的靜默后,很快有人驚呼:「妙音仙子,林紫霄,是妙音仙子跟林紫霄。」

「什麼,這就是妙音仙子和林紫霄?」

「居然活著出來了,難道沒有遭遇風落塵?」

「如此風華絕代,果然不負仙子之名!」

「……」

一石激起千層浪。

並非所有人都不認得林昊和妙音,卻也並非所有人都認得。

此刻的情況,圍觀者不下萬眾,多數還是沒見過林昊和妙音廬山真面目的。

總裁女人要翹婚 是以不斷有人讚歎,不斷有人驚呼。

然真正有眼力之人,此刻皆一言不發。

這些人的目光並未在林昊和妙音身上停留,對這些人來說,這一刻其它所有事情都不重要了。

盯著妙音肩頭兩隻小鳥,忽然有人沉聲道:「妙音仙子,敢問此刻你身邊兩隻鳥是否就是傳說中的金翅鳥?」

簡單的話語,傳徹之際,場面迅速安靜下來,緊跟著便轟然引爆。 「金翅鳥? 重生國民男神:離爺撩不停 傳說中天生仙獸之資的金翅鳥?」

「怎麼可能,蒼雲秘境之中難道還有金翅鳥這等珍禽異獸存在?」

「是金翅鳥,肯定是金翅鳥沒錯,看它們的羽毛,看它們的爪子,都是金色的,絕對不會錯!」

「天啦,居然能尋到幼年期的金翅鳥,這是何等逆天的機緣?」

「兩隻,難得的是有兩隻啊,據我所知,目前整個古玄星擁有此等珍禽異獸相伴的不超過十個人。」

「……」

又熱鬧起來了。

一不小心就引來一場轟動,這個時候已經沒人去關注重玄門的事情了。

相比重玄門那點事,顯然還是金翅鳥這等罕見的珍禽異獸更有吸引力一點。

此時此刻,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兩隻小金翅鳥身上,就連重玄門那些人也不例外。

反倒是林昊和妙音被忽略了,就連小血也被忽略了。

感覺氣氛不對,有些人分明眼紅了呼吸重了,人群大有暴動的趨勢,戰老當機立斷,殘破仙鼎祭出,沉聲道:「還望諸位冷靜。

但凡天地異寶珍禽異獸,非有緣者不能居之,非大氣運者不能居之。

即便這是罕見的珍禽金翅鳥,而今也已經有主,非爾等所能覬覦。

本人戰無涯在此奉勸諸位,動手之前想清楚,是否要與本人為敵,是否要與整個薔薇商會為敵。」

即便已經殘破,但仙鼎依舊威勢十足,帶來的震懾力也十分強大。

而戰老本人,曾幾何時也是一代天之驕子,是曾經在古玄星掀起大片腥風血雨的存在,實力在古玄星大乘修士之中屬於最頂尖的那一小撮。

便因為此,沒人敢小看。

那些被沖昏頭腦的普通人很快就恢復清醒,輕易不敢再動念頭。

即便是重玄門火雲宗無極宗,雖然不懼,卻也頗為忌憚,等閑不願招惹上這樣的麻煩。

尤其暗地裡一陣傳音過後,火雲宗無極宗兩大宗門之人當場放棄,再看林昊妙音二人,目光中隱約帶著善意。

就這樣,原本沸騰的場面又迅速安靜下來。

人群尚且不知注意力該轉移到什麼地方,重玄門方面,忽然有些沉聲道:「肖玄,你為何不說話?

到底發生了何事,為何風落塵他們還未歸來?」

注意力終於轉移回來。

人群這才想起,幾乎進去的所有人都出來了,除了重玄門的人,只見肖玄,不見其它人。

火雲宗眾人面色古怪。

無極宗眾人面色同樣古怪。

那陣暗地裡的靈識交流之中,他們已經獲知了重玄門全軍覆沒的真相。

當然,真相併非是完全的真相。

至少,此肖玄非彼肖玄這事,在場知曉的也就任蕭等人,而這個消息並沒有被告知出去。

在此之外,林昊與肖玄之間達成的交易內容,除卻林昊肖玄還有妙音,現場也僅有火羽一人知道。

其它就不是秘密了。

看到的人不少,根本沒法瞞得過去,諸如林昊赤手空拳打爆渡劫水蛟,又如林昊一拳輕鬆打爆風落塵,以及獲得《仙道真解》等等,都在一定範圍內傳到了兩大宗門高層耳中。

正因為此,震驚於林昊狠辣果決的同時,這些人也不免有些幸災樂禍。

同時心裡也頗有些高興。

仙道功法,宗門裡面數量也十分稀少,沒人誰嫌多,尤其還是一部能修鍊到天仙境界,且廣譜適用的功法,更是無價之寶。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雖然多多少少也有些憐憫唏噓,但這件事,所有人都默契的保持了緘默,只當做什麼事情都沒發生。

說到底,此事對於重玄門而言不是好消息,可對於火雲宗無極宗來說,是很不錯的利好。

林昊也沒出聲。

他並不知曉這些暗地裡的情況,也沒去揣度過此刻存在的一些陰暗想法。

他此刻就靜靜看著,想看看肖玄到底怎麼應付過去,是將他供出來,還是另闢蹊徑。

肖玄接下來的表演絕對是影帝級別的。

似乎早就想好了,滿目悲痛,神情木然,忽然他一聲不吭就跪了下來。

咚咚咚!

二話不說,先磕三個響頭。

如此舉動,加上那悲痛欲絕的表情,瞬間氣氛冷到冰點。

人群面色大變!

重玄門幾位高層面色大變!

也就這個時候,自上而下,通往蒼雲秘境的綠色門戶消失。

「關門了!」

「出不來了!」

「風落塵沒出來,葉鼎也沒有出來!」

「彩蝶商會的彩蝶仙子一樣沒出來!」

「完了,難道全都要死在裡面嗎?

這太可怕了,這可是重玄門黃金一代啊,有些東西一旦失去,是很難在短時間內補出來的。」

「……」

人群驚呼,驚悚不已。

重玄門幾位高層幾欲滴水的陰沉臉色中,肖玄雙手捧起一把匕首。

匕首乃是仙器,就是風落塵手裡那把。

說實話他是不想交的,只是這個時候,交比不交要明智很多。

面色悲戚,虎目含淚,他道:「弟子有負宗門厚望。

弟子曾允諾帶進去多少人,就要完完整整帶回來多少人,弟子食言了。

本次重玄門入蒼雲秘境一共二十五人,應回二十五人,實回,一人。」

咚咚咚!

又是三個響頭,道:「弟子罪該萬死,願受宗門責罰,雖死無悔。」

又道:「此仙器匕首乃是落塵師兄臨終轉贈,師兄有言,未能如願將林紫霄那惡賊滅殺,有負宗門所託,死不瞑目。

落塵師兄將此仙器匕首轉贈於我,便是希望我能繼承他的遺志,完成他未完成的夙願,殺死林紫霄,殺死妙音。

然而……」

重重哽咽,面容忽然變得扭曲而猙獰。

「然而林紫霄那魔頭實在太強了,弟子即便仙器在手,依然不是他的對手。

弟子不能手刃那惡賊,為死去的師兄弟報仇,為宗門雪恥,弟子有負落塵師兄所託,弟子有負宗門厚望。

但是,不論如何,弟子決不放棄。」

咬牙切齒,扭頭怒視林昊,大聲斥道:「林紫霄,你給我聽好了。

今日我肖玄當天立誓,有生之年,必將以殺你為第一目標,此誓人神共鑒,若有違背,當萬劫於頂,永世不得超生……」 表演水準很高。

若不是清晰的知道事情真相,恐怕很多人就這樣被蒙蔽過去了。

此刻肖玄的樣子,似乎連他自己都相信了。

按照他的說法,重玄門弟子聚在一起之後,不小心驚動了一掉渡劫期妖獸。

那妖獸實在是太強大了,包括風落塵在內,無一人倖免,皆被吞吃。

只有他一人,因為當時不在隊伍之中,是故僥倖逃得一命。

當時風落塵謹記著肩負的使命,明知活不了的情況下,將仙器匕首轉贈給他了。

更逼他發下毒誓,有生之年必定以此匕首取林紫霄之性命,以為宗門雪恥,以慰藉亡魂在天之靈。

便是這些話,情真意切,聞者傷心,聽者落淚,所有人都沉默了。

沒有漏洞!

這故事編得很好,合情合理,不知情的情況下,根本沒人懷疑。

有趣的是,原本是有人動了將仙器匕首收歸宗門之念的,畢竟哪怕是人仙之器,修真界也十分少見,擁有者聊聊。

可這些話一說,大庭廣眾之下,都不好意思提了。

畢竟那是風落塵轉贈給肖玄的,而不是留給宗門的!

況且肖玄還發了毒誓,此生將必定以此仙器匕首手刃林紫霄,復仇雪恥!

這等情況下,要再強行收回,外界會怎麼看待重玄門?

是以,原本心情就格外沉重,這下子更加沉重了。

緊跟著這些表演的意義就體現出來了。

原本此事該當就這樣過去,重玄門的人全都被渡劫妖獸殺死,只能認栽,偏偏有人氣不過站了出來。

「謊言!」

「通通都是謊言!」

「我親眼所見,是林紫霄殺了風落塵,然後奪了匕首交給肖玄,根本不存在什麼渡劫妖獸殺人之事。」

是個散修,正是排隊報名那天出現過的張狂。

說罷又對肖玄怒斥道:「肖玄,你安的什麼心,為何與那林紫霄沆瀣一氣?

你不敢說是嗎,那我來說。

林紫霄他不但殺了風落塵,奪走了風落塵的仙器,他還收穫了一件這次秘境之中最強的機緣。

那機緣超乎想象,乃是一件遠超仙器的強大存在……」

肖玄安的什麼心不好說,但這張狂絕對不安好心。

主要是自己收穫有限,就見不得別人好。

林昊當時強行收取仙殿,需要龐大的能量支撐,當時不少人都慷慨解囊了,卻也有些人無動於衷。

張狂就是其中之一。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總裁上錯牀 大約因為散修獲取資源不容易,比之宗門弟子艱難許多,是以當時那些慷慨解囊者的舉動,張狂是當成笑話來看的。

可事後他隱約發現,似乎所有給予過支持的人都得了不小好處,而他錯過了。

這才是真正難以忍受的。

這才是他此刻跳出來拆穿的真正原因之所在。

拽丫頭惹上酷首席 否則的話,分明與他無關之事,他為何要強出頭?

張狂說的無疑是真相,可惜因為缺失了一些東西,因為肖玄已經提前做好了防範,以至於聽起來根本經不起推敲。

也真是為了防範這等事故出現,肖玄才煞費苦心上演了一出苦情戲。

因為他很坦誠的將仙器匕首亮出來了,這個時候人群先入為主,本能相信他說的是真的。

反之,若是他一直藏著,那麼此刻必定會落入十分不利的局面。

也是因為有了充足的防備,是以這個時候根本不用他親自開口解釋,自然而然就有人幫著辯護了。

「遠超仙器的強大存在,呵呵,你倒是說說看,那是什麼強大存在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