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這輩子恐怕都沒有這麼窘過,嚴依依恨不得挖個地縫鑽進去。

歐夜看她這幅欲言又止、窘迫難當的模樣,好似突然明白過來。

兩人都挺尷尬,相對無言的站了片刻,歐夜很快便鎮定自若,撫了撫嚴依依微濕的發頂,溫聲道:「不要光腳踩在地板上,你先去卧室等著,我很快就回來。」

歐夜竟然要去給她買那個東西,嚴依依更加羞窘,低聲急急道:「我自己去就可以。」說著就要往門外跑。

歐夜拉住她的胳膊,臉頰微沉,「怎麼這麼不聽話?難道還要我抱你去卧室?」

嚴依依大驚,慌忙搖頭,「不要!」

歐夜鬆開她,轉臉去玄關的鞋帽櫃拿外套,同時囑咐道:「趕緊回卧室床上,不要著涼。」

歐夜轉身的那一剎那,嚴依依看到他臉頰處微微發紅。

沒想到歐夜臉紅的樣子竟也如此可愛。

嚴依依雙手抱膝蜷曲在床上,想起他臨走時的神情,不由自主便勾起唇角。 沒多久,輕微的開門聲響起。

歐夜提著兩個很大的塑料袋回來,將袋子放在床邊,微微錯開目光,「依依,你看合適嗎?」

嚴依依望過來,正巧看到他泛紅的耳尖,忍不住便輕笑出聲。

歐夜被她笑得一頭霧水,轉頭看過來,見她抱著膝蓋極力忍笑,肩膀卻不停的抽動。

表情滿是揶揄,看她模樣就知道她的小心思,無奈的睨了一眼,「真是個沒良心的小東西,竟然還敢取笑我!」

嚴依依收了笑,由衷道:「今天謝謝你了!」

歐夜耳尖的紅色擴散,眼神閃爍,「沒事,我先去客廳。你……自己處理一下吧!」

歐夜走後,嚴依依望著那兩個巨型塑料袋,忍不住嘴角抽搐。

這是去洗劫超市了嗎?

各種牌子各種型號,見過、沒見過的牌子統統在這裡。

歐夜這個人還真是很體貼。

嚴依依心裡甜甜的。

冥界的晚上很冷,堪比人間的冬天。

嚴依依窩在床上,感覺后腰往下都冰涼涼的。

從大姨媽第一次造訪開始,她就有痛經的毛病。中醫、西醫都看過,效果不太明顯。每次都是強忍著硬是挺過這難熬的幾天。

今天不知是天太冷、毯子太薄,還是怎麼的,疼痛比以前更加嚴重。

嚴依依咬著下唇強忍著,可實在太疼忍不住便在床上翻來覆去。

生怕影響到在書房內休息的歐夜,盡量不發出聲音。

可唇間強壓下來的呻吟還是低低的傳出來。


嚴依依疼的迷迷糊糊,感覺溫熱的手掌落在額上,隨即是帶著焦急的男音,「依依,你怎麼了?」

艱難的撩起眼皮,看到面前滿臉焦急的歐夜,嚴依依揚起一抹無力的微笑,「沒事,就是肚子疼。」

歐夜抬手掖緊她的被角,轉身走出卧室。

嚴依依疼的迷迷糊糊,感覺有溫熱的物體靠過來,下意識就朝熱源地帶靠去。


「依依,起來把薑湯喝了!」

歐夜傾身把嚴依依扶起來,讓她靠在自己懷裡,同時將手中的瓷碗遞過去。

辛辣的味道讓她完全清醒過來,面前的瓷碗內是冒著熱氣的褐色液體,嗅了嗅,一股辛辣味十分刺鼻。

皺皺鼻子,不願意喝,「歐夜,我又沒有著涼不要喝薑湯吧!」

歐夜將碗往她面前送了送,「這是姜和紅棗熬的,對你的病有幫助!」

嚴依依扁扁嘴,「你怎麼知道這個治病?」

「我剛打電話問的老中醫,趁熱喝了,睡一晚上明天就會好的!」

歐夜為她如此上心,嚴依依心底暖暖的,連帶著腹部的墜疼都減輕不少。

她依言接過瓷碗,雖然對姜味很排斥,但還是吹涼后喝的一滴不剩。

歐夜將碗放在床頭柜上,竟也隨著她一同躺在床上。

「你要睡在這裡?」嚴依依有點難為情,這可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同床共枕。

歐夜看出她的羞窘,輕撫著她的發頂溫聲道:「我幫你暖著,這樣就不會太疼。」

言罷將她攬進懷裡,寬大溫熱的手掌更是覆上冰涼的小腹。

嚴依依一陣羞窘,不知是紅棗薑湯的緣故,還是歐夜本身的魔力。

她甚至能感覺到絲絲熱流從歐夜的掌心傳遞出去,腹部的疼痛好似也不太明顯。

好久沒有這種舒逸的感覺,嚴依依也顧不上糾結兩人這樣抱在一起同床共枕有多不合適,在歐夜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萬界合流 ,直到天色大亮,嚴依依才幽幽轉醒。

她是被飯香熏醒的,昨晚心裡糾結著歐夜心上人的事,晚餐並沒有吃多少。

在大排檔里沒吃幾口,被突然殺出來的鄭楚飛擾了興緻。

沒吃好晚飯又被大姨媽一番折騰,早上起來肚子就感覺空空如也。

嚴依依從床上起來,腹部的墜疼緩解很多。

歐夜已經不在卧室,濃郁的飯香從廚房飄進來。

想來他應該在做早飯,嚴依依看到床邊放著粉紅色的絨毛拖鞋。

全新的,看來是歐夜特意為她準備的。

歐夜這個人看起來像是不諳世事的富家公子哥,可與他相處的久了就會發現這個男人有太多的優點,不但溫柔體貼而且心思極為細膩。

有很多事即便你不說,他也能理解,並且準備全面。

這麼好的男人竟然喜歡自己,嚴依依想起來就覺得心裡甜絲絲的。

在床上發了半天呆,才想起來今天要和歐夜回人界,趕忙起床到衛生間洗漱。

洗漱完畢後來到客廳,歐夜正巧端著白瓷湯盆從廚房迎面走過來。

想起昨晚的親密接觸,嚴依依忍不住臉頰泛紅。微微錯開目光,不太敢直視對面的男人。

「依依,起來了!肚子還疼嗎?」歐夜笑著打招呼,將湯盆放在餐桌后又去廚房端小食。

「好多了,已經不是太疼了。」嚴依依走過去打算幫忙,被歐夜趕去餐桌。

「這裡不用你幫忙,你坐下來準備吃飯就行。」

嚴依依吐吐舌頭,依言坐在餐桌旁。


歐夜擺好餐碟后,盛了碗酒釀圓子遞過去,「趁熱喝,涼掉就不好喝了!」

歐夜做的酒釀圓子很特別,白玉般的湯水中有點點米白,朵朵艷紅,除了米糟的酒香還有淡淡的玫瑰花香,繚繞的煙氣中都帶著誘人的香味。

女神愛上我

舀起一勺填進嘴裡,口感極好,圓子很滑很Q,糯米的香氣混合著酒糟的微酸,還帶著濃郁的玫瑰花香,簡直就是唇齒留香。

嚴依依輕呼口氣,贊道:「好好吃啊!這個怎麼做的?」

歐夜見她吃的開心,也跟著笑起來,「這個你不用學!」

------題外話------

甜蜜蜜啊,甜蜜蜜,甜完以後就該進入正題啦,哇咔咔! 「今天是我第一天做你女朋友,你竟然就嫌我笨!」嚴依依垂下眼瞼,失落的要命。

「真是個小呆瓜,總是誤會我的意思。」歐夜無奈的勾起唇角,揉亂烏黑的秀髮,「你不用學燒飯,因為我會為你燒一輩子的飯。」

嚴依依臉頰泛紅,完全沒想到歐夜竟也會說出這樣美的情話。頓時有點不知所措,心彷彿都懸在雲端,飄飄忽忽的飛來飛去。

「還有喔,你不是我女朋友。」歐夜再次開口,如同疾風將雲端上飄著的嚴依依刮下。

「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冥界生死薄里都有記載。以後生是我歐夜的女人,死也是我歐夜的女人。總之你就是我一個人的。」

嚴依依眨眨眼,表情極其茫然,看來還未從忽高忽低的情緒中緩過來。

好半天才回過神,咬牙切齒的吼了句,「我才不是你的人,我就是我自己。」

「那我是你的人。」慣會審時度勢的某鬼,見嚴依依發了飆,頓時皺起鼻子裝無辜。

濕漉漉的雙眸像極了犯錯誤怕主人生氣的寵物狗,嚴依依看他這幅模樣,哪裡還會生氣。

先是出言調侃她,害得她患得患失,一會兒憂愁一會兒歡喜。

而後又裝可憐扮無辜,這人絕對是故意逗弄她!

嚴依依肚子里的邪火不忍心對著歐夜發,只能發泄到食物上。

望著面前忿恨的某女,歐夜笑容促狡,「好啦,不逗你了。慢點吃小心別噎到。」

嚴依依頭一偏,不搭理他。

歐夜無奈,換座位到嚴依依身邊,「怎麼?還生氣?」

嚴依依繼續無視他,低頭吃飯。

「既然不理我,我可就要親你了。」歐夜含笑的聲音傳來,說著就要傾身靠過去。

嚴依依大驚失色,慌不擇路的朝後方躲避。

動作幅度太大,身體失衡著就要朝地面跌去。

歐夜眼疾手快攬住她的纖腰,往懷中帶。兩人瞬間便靠在一起,嚴依依兩手抵在寬闊的胸膛前,纖腰處環著的手臂堅實有力,炙熱的溫度穿透衣服好似直接熨燙在肌膚上。

歐夜垂眸望著近在咫尺的女孩,黑色的眸子像是純凈的水晶泛起細碎的星光。嬰兒般細嫩的臉頰帶著淡淡的潮紅,不是粉黛看起來乾淨又純凈,就像一道清淺的溪流,流淌在冬日的陽光下,純凈得幾乎令人屏息靜氣。

她還穿著昨晚的衣褲,衣服太大,甚至能夠從敞開的領口看到那抹誘人的弧。原來他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竟然會有這麼美妙的視覺感。

歐夜突然覺得喉頭髮緊,心裡像有一萬隻螃蟹在爬,難道天氣真的變熱了,為什麼感覺渾身都在冒汗,甚至連身體都在微微發燙。

「依依……」歐夜輕聲呢喃,好似這樣喚出來,心裡就會舒坦一些。

嚴依依回神望過來,頃刻間便被溺斃在男人黝黑深邃的眸子內。

四目相對,兩道目光都攪在一起。

拉開的距離越來越近,離那片誘惑也越來越近。

甚至能夠嗅到女子身上青澀的青蘋果香氣,那香氣像是無數的觸手,將他一點點拉近深淵。

叮咚——

險些就要碰觸到那片誘惑,擾人的門鈴聲打破屋內曖昧的氛圍。

沉浸其中的男女瞬間回神,嚴依依驚叫一聲,猛地推開身前的男人。迅速站起身,整理微亂的衣服。

歐夜微微蹩眉,眼底有一抹憾色劃過。

兩人相對而立表情都很尷尬,門鈴聲還在執著的響著。

歐夜調整好狀態,輕咳一聲,「我去開門!」

嚴依依垂眸站著,方才好尷尬,她差點就和歐夜……

「依依,早上好!」

清脆的女聲如黃鸝出谷在耳畔響起。

嚴依依覺得聲音挺耳熟,抬頭看過去,薛淺淺笑吟吟的站在對面。

「淺淺,你怎麼來了?」


薛淺淺性格豪爽完全沒有世家小姐的傲氣,反而很是隨和好相處。嚴依依與她一見如故,再次見面不免又驚又喜。

慌忙迎過去拉住薛淺淺的柔荑,問道:「我還以為下次來這邊才能再見到你呢,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

「我是不是打擾到你們了?」薛淺淺擠眉弄眼。

嚴依依茫然,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發現薛淺淺正盯著她的衣服看,眼神極其曖昧。

低頭去看,這才發現她還穿著歐夜的衣服。

難怪薛淺淺會用那樣的目光看自己,自己和歐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第二天早上還穿著對方的衣服,如此曖昧的舉動,怎麼能不引人遐想。

想到此處,嚴依依臉頰迅速漲紅,想要開口解釋,已被薛淺淺率先截過話。

仙本腹黑,骷髏娘子別想逃 依依,不要難為情。你和歐夜已經結婚了,夫妻之間做些少兒不宜的事也是很正常的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