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也要讓他們知道,神醫門幫着楚辭,那神醫門也不是什麼好東!」

反正,與她作對的,都不會有一個好下場!

一抹寒芒從眼底一閃而過,慕容無煙冷笑着站起身,在丟下這番話后,就離開了。

這一次,鋤奸閣死亡慘重,但想到這些人的死能帶來不少的財富之後,華林滿臉都堆著笑容。

他笑着起身,向著門外走去。

等他走出門的時候,所有的笑容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悲傷。

不消片刻,鋤奸閣的其他人也都來了,所有人的眼裏都帶着憤憤,眸中透著蝕骨的恨。

「閣主,那不滅城當真是惡貫滿盈!還請閣主帶我們滅了不滅城!」

「他傷我鋤奸閣如此多的兄弟,這筆賬,必須要和他們清算!」

所有人都咬牙切齒,眸中燃燒着洶湧的怒火。

華林悲痛欲絕,神情悲憤。

「你們放心,那群惡人遲早是會糟報應,老天有眼,絕不會讓他們逍遙太久!」

「如今,我們要做的,是讓他們的惡行讓天下人知,包括助紂為虐的神醫門,也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這話點燃了所有人的怒火,他們的眼眸之中,都盛着洶湧的怒。

「沒錯,要讓天下人,都知道那攝政王妃的惡行,那群幫着她的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飛鷹節頒獎典禮的紅毯很是熱鬧,除了入圍提名的演員之外,頒獎嘉賓邀請的也是當紅的藝人,來參加晚會的嘉賓基本上都走了紅毯。

紅毯上各大女星爭奇鬥豔,大露背、大v領、高開叉等等造型比比皆是,白花花的皮膚看得人晃眼。

墨寶是和《虎媽萌娃》的劇組一起走的紅毯,因為這部劇是奪冠熱門,紅

《小影后她又奶又萌》第137章走紅毯 等楊冬從房間里出來,姜宇才去廚房幫忙。

這時候葉文潔和羅輯的主要談話已經結束,羅輯出去拿東西,葉文潔則在燃氣灶前愣神。

姜宇提醒道:「葉老師,菜要糊了!」

「哦!」葉文潔趕緊去翻炒。

姜宇一邊很熟練地給葉文潔備菜,一邊問:「葉老師,剛才您想什麼呢?」

葉文潔笑道:「突發奇想,想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東西。」

她頓了頓又道:「幸好你剛才沒在廚房,不然就要聽我這個老太婆啰嗦嘍。」

老太太,您是不知道你剛才隨口一啰嗦,會給未來帶來多大的變局!

幸好我沒在廚房!姜宇心說:不然我也會是三體星人抹殺的目標。

心裏這麼想,姜宇嘴裏卻道:「那可不一定,葉老師這樣的學術北斗,隨便一個想法,就夠我們這些後生受用終生的。」

葉文潔哈哈一笑:「少拍馬屁!」

自始至終,她都沒太在意跟羅輯之間的談話。

晚上,葉文潔家裏的客廳熱鬧非凡,十來個人圍坐在餐椅上推杯換盞。

酒過三巡,葉文潔慈祥地看着大家道:「這兩年我越來越放不下冬冬,關於冬冬的教育我要做檢討,太早讓她接觸到了那些空靈的東西。

「讓冬冬成為了學術上的巨人,生活上的矮子。

「今天能有她這麼多朋友來做客,說明這些年她也交了些朋友,我替她高興,也能放心地閉眼了。」

楊冬眼圈泛紅:「媽,你說什麼呢。」

葉文潔看着自己的女兒:「你不要怪媽媽。」

「我怎麼會怪您呢!」楊冬道:「是您讓我看到了物理學的美麗。

「我一直感覺自己很幸運,能在幼小的時候,就找到了自己為之奉獻一生的事業。

「我活得很充實,也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如果物理學沒有變得無序,就更好了。

葉文潔欣慰地點了點頭,又說了一遍:「你不要怪媽媽。」

只有姜宇聽明白,兩個人說的不是一回事。

餐桌上的氣氛立即有些傷感,姜宇舉起酒杯:「敬母愛,敬未來!」

大家一起喝了杯酒,姜宇就把話題岔開了,餐桌上又熱鬧起來。

這一晚,葉文潔和楊冬都很高興,葉文潔說,跟年輕人待在一塊兒,自己都年輕了十歲。

楊冬說這是她過得最難忘的一個生日。

姜宇則調笑說,那是她之前從沒有把過生日當回事兒。

沒想到真被姜宇說中了,之前幾年,每次都是過了生日好幾天了,她才想起來。

在蛋糕送來的時候,宴會的氣氛達到了最高潮。

姜宇本來以為楊冬能挺感動的,哪知道這姑娘一本正經地勸大家:「晚上吃這個容易長胖。」

姜宇哭笑不得之餘,又覺得這樣也挺好的,起碼省心省力。

到了晚上十點多,客人一個個離開。

姜宇和楊冬收拾餐桌,葉文潔今天有點累,心臟又有些不舒服,吃了葯之後坐在沙發上看着姜宇兩個人忙來忙去。

等碗碟都刷好后,姜宇也要離開。

葉文潔卻說,想要跟他說兩句話。

楊冬也還不困,也做在一旁聽他們談話。

葉文潔道:「冬冬本來是有個小姨的,可惜她死在了最燦爛的年紀。

「當時我還沒有從妹妹的死亡中回過神來,又親眼目睹了我父親去世,目睹了我母親揭發我父親的『罪證』。

「那一天我母親瘋了,我也好像瘋了,一瘋就是這麼多年。」

楊冬聽得很認真,因為母親一直不願意提及以前的事。

葉文潔嘆了口氣:「後來我父親被平反,我也能回到大學教書。

「可是當年殺害我父親的兇手,那四個人,以及我的母親卻沒有人懺悔。」

說到這裏,老太太有些激動,又去用手按著胸口。

姜宇趕緊勸道:「葉老師,我們知道您以前受了委屈,罵罵人也是好的,免得把所有的事憋在心裏。

「但是您千萬注意自己的身體。」

葉文潔點了點頭,深吸了兩口氣,臉色才好了點:「就是當年的一切讓人心寒,才把我的心臟『凍』壞了。」

她微笑道:「今天晚上我很高興,真的很高興。

「看着你們有說有笑,看着你們其樂融融,我就替你們高興。」

姜宇長嘆了一口氣,這就是他對葉文潔的作為氣得咬牙切齒,但對葉文潔這個人卻恨不起來的原因。

葉文潔是背叛了全人類,但在她年輕的時候,全人類也背叛過她。

「哦,對了……」葉文潔起身,去自己房間拿出了一個小布包遞給姜宇。

姜宇打開布包,裏面是一個很有年代感的煙斗。

「這是我父親唯一的遺物。」葉文潔微笑道:「今天我把它送給你,希望你能發揚我父親那種學者精神。」

姜宇趕緊推脫:「這,這太貴重了。」

葉文潔把煙斗往姜宇胸口推了推:「未來你在學術上,一定會有巨大的成就,這點眼力我還是有的。」

這個煙斗姜宇總覺得沉甸甸的,彷彿煙鬥上有精神寄託,彷彿蘊含着一些期許。

最終,姜宇沒有拒絕葉文潔的好意,把煙斗收了起來。

……

周五,風和日麗,姜宇一大早就來到葉文潔住處的樓下。

楚絮和司機小劉已經早到了一步,姜宇上前發了一圈兒煙。

他對楚絮道:「今天我有個別的活兒,不能陪葉老師一起外出了。你也別去了吧,給我去搭把手。」

「屁話!」楚絮笑道:「我是統帥的衛隊隊長,又不會你的衛隊隊長,還給你幫把手,想得美!」

司機小劉也笑道:「小宇故意創造跟楚美女獨處的機會,用意很不單純啊!」

這話把楚絮說得有些臉紅。

說話間,葉文潔從樓上下來。

姜宇快步迎上去小聲道:「我剛剛得知,孔祥不願意去參加聚會,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覺到了什麼,我得盯在他身邊。

「您那邊結束后立即聯繫我,咱們先把降臨派在國內的勢力一鍋端了再說。」

葉文潔點點頭:「你自己小心。」

姜宇答應了一聲,目送著車子離開,站在那裏久久不語。 第512章在家門口突然失蹤

目睹賽金花的樣子,小鳳仙倏地站起。

她快步走到賽金花的面前:「姐姐,我也是京城八大胡同的,但比你晚了很多年,我覺得這裡挺不錯,你還是留下來吧!」

賽金花瞅了瞅小鳳仙,產生一種同命相連的好感,忙拉著她的手。

「妹妹,你有所不知,我跟瓦德西將軍有約,他承諾,一定來京城接我。」

小鳳仙眨了眨眼睛,顯然熟知賽金花的傳奇故事,嘆了口氣。

「唉……瓦德西回國之後……生病去世了……姐姐別等他了……」

「什麼?瓦德西去世了?不可能!絕不可能……」賽金花睜大雙眼,使勁搖頭。

林雪說:「瓦德西死了之後!你又嫁了兩次,但那兩個老公,也因病而死。」

雷鋼插嘴:「卧槽,你是不是克夫?」

賽金花像見到魔鬼似的,盯著眼前的眾人。

她知道林雪的話不會假,但不相信自己的命運如此悲催!

「啊!」賽金花悲慘地尖叫聲,轉身朝門外跑去,瞬間不見了蹤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