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們金甲一族雖然比不上你們人族的一些大勢力,但也是混域之地十大勢力之一,你們人族天才眾多,我們金甲一族確實沒有辦法比,不過,我們也有我們的優勢,我們會更重視天才,只要你點頭,那對你的栽培,絕對是高於我們金甲一族的天才的,一切的資源,都會為你敞開,必定可以讓你神通道上,少走彎路,少浪費一些不必要的精力,」

傾城暖婚:傅少寵妻無下限 ,那你提升的速度一定會非常的快,以你的天賦來說,相信不用多久,你就可以真正封侯,十年之內必定封君,三十年內有望封王,介時,你也就是君臨天下,成就無量了,」 金希然的話確實很有吸引力,不得不說聽的石炎也是有些小小的心動了,

金甲一族確實有這樣的底蘊和實力來培養出一名王者出來,對目前的石炎來說,不失為一個吸引力,只不過來說,石炎還是搖頭委婉的道:「前輩的好意晚輩心領了,不過實在是無福消受,晚輩有門派也有師尊,這一次出來,只不過是為了歷練一番罷了,所以,這樣的事情,確實是不行,」

金希然搖了搖頭:「果然不出所料,以石炎小友的天賦來說,必定是出身人族大勢力,也罷,我也只是說說,成不成也沒事,」這件事情,金希然也沒有多說什麼,這一點上來說,就讓石炎很有好感了,如果再繼續說的話,那石炎真就要生反感,

石炎道:「前輩,那晚輩就先告辭了,還有朋友在外面等著晚輩,」

金希然點頭:「嗯,行,我送你出去吧,」

離開了大殿之後,石炎也是悄悄的混入了人群之中,一出來,石炎也便是聽到了四處都在議論著他,這名新的七星戰士,聽到這些議論之聲,石炎也是不由撇嘴一聲輕笑:「沒想到,這一次還真的是出了一次大風頭了,引起了如此大的反響,不過好在,我也是初來這裡,倒是沒有幾個人可以認出我來,這樣也好,省去了一些麻煩,」


「蕭宇還沒有出來,赤游他們應該是出來了,我先去找赤游他們,」

石炎的目光也是掃視著四周,很快便是發現了赤游他們四人的身影,赤游四人也是發現了石炎,快速的向這邊走了過來,很快便是會面了,

一見面,綠塗便是一臉崇拜無比的看著石炎道:「佩服佩服啊,我真想給你跪了,」

石炎輕然一笑,拍了下綠塗的肩膀道:「你也不賴啊,我沒猜錯的話,你也應該是闖到了第六關吧,通到第六關,就已經是很難得了,」

綠塗搖了搖頭道:「跟你一比,那就差的遠了,」

赤游揶揄一笑道:「綠塗,你非要跟石炎這個妖孽比的話,那不是找刺激嘛,對了,蕭宇兄弟怎麼還沒有出來,」

石炎道:「他還在第七關,他想著要闖過第七關才出來吧,先不管他了,我們去找個地方休息,然後慢慢等他出來吧,我估計最快也要一個月了,」

聽到石炎的話,綠塗的嘴再次的狠狠抽了抽:「我滴個心臟啊,這兩個,到底是什麼妖孽轉世啊,太太太刺激人了吧,這絕對是故意的,」

石炎一行五人,也是離開了七星宮,隨意的找了一個看起來還算是不錯的酒店,便是要了一個雅間坐了下來,


「人族果然是天才輩出,這個石炎太妖孽了,絕對曠古之才啊,嘖嘖,聽說還才十**的樣子,實力卻是接近封侯,太嚇人了,聽都沒有聽過的事情,」

「就是啊,這樣一比,我感覺我們金甲城的那些天才,都叫不上天才了,太寒酸了,」

「哼,」忽然一道憤怒冷冽的聲音響了起來:「混賬東西,滿嘴胡言亂語,我們金甲城天才輩出,怎麼可能比不上人族,他們人族又如何,這個石炎闖過了七關又如何,誰知道是不是動用什麼寶物作弊而來的,一個才十**的少年能闖過七關,有可能嗎,真是可笑,還十**,二十**還差不多,這樣的鬼話,你們還真的信,還傳的神乎其神,」

「你們一個個,腦子都被驢踢了不成,還是進屎了,本少爺在這裡雖酒,全讓你們掃了酒興,」

這道聲音非常的霸道,輕狂,剛才那幾名討論之人看到那說話之人,也是敢怒不敢言,顯然有些畏懼,

「是米樂,米修一族的天才,米修的親弟弟,怪不得不爽,算了我們別說了,」一名認識那說話少年的異族輕聲的道,

石炎的目光也是看了過去,說話的少年二十齣頭的樣子,從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可以看的出來,竟然也是一名神通四重境初期的神通修士,以這樣的年紀如此的實力來說,確實也算的上是大天才了,而且來說,風翼一族在金甲境域之內,也是排進前十的勢力了,所以米樂,才敢如此的猖狂,有身份有實力,自然就可以肆無忌憚,

周圍那些喝酒之人看明白了這點,也是只能乖乖的闖嘴,膽小一點的人,甚至是直接的結賬離開了,否則觸了此人的眉頭,恐怕沒有好果子吃,

米樂的霸道,也一下子讓原本熱鬧的酒樓雅間,變得安靜了下來,

看到這樣的效果,米樂倒是有些滿意了:「哼,沒事的就給本少爺滾蛋,別在這裡散布耀眼,想喝酒的,就老實喝酒,再敢掃了本少爺的雅興,就別怪本少爺不客氣,誰再提那人族的名字,誰就是跟本少爺做對,」

說完,米樂這才滿意的坐了回去,繼續的喝起了美酒,而他身連接幾名少年,也是一臉的崇拜樣子的看著米樂,這一點讓米樂非常的受用,

酒樓里的客人,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默默的喝起了酒來,氣氛一下子就壓制了起來,

綠塗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也太蠻橫無理了吧,明明就是事實,怎麼就不能說了,嘴巴張在別人身上,你還能管的住,」

綠塗怎麼說也是一名神通五重境巔峰的神通修士,雖然沒有什麼出身,但他的實力畢竟在那裡,此時聽到米樂如此霸道的話,自然是不爽,也是直接的反駁出聲,

聽到竟然還有人敢反駁自己,米樂那鋒利的目光也是很憤怒不爽帶有幾分陰沉的向這邊掃了過來,當看到這邊一桌坐著四名人族還有一名異族之時,也馬上譏笑了起來:「你還真是丟我們異族的臉啊,竟然跟幾個人族混在一起,還替人族說話,你是人族的狗不成,」

「嗯,」綠塗頓時怒了,竟然罵他是狗,他乃堂堂神通五重境巔峰的強者,實力也是堪比神通六重境中期的強者,不說足夠稱霸一方,但也差不到哪裡去吧,

石炎輕輕的拉住了要發作的綠塗,輕淡的道:「何必跟狗一般見識,狗只會咬人,我們被狗咬了一口,難道我們還要去咬回來嗎,跟狗一般見識,那我們就落了下乘了,讓他多叫兩聲就是了,別為一點點小事掃了雅興,」

赤游也是附聲一笑道:「哈哈對,一條瘋狗罷了,何必一般見識,來我們喝酒,」

綠塗這才一笑,沒有繼續發作,真要說起來,他倒也不太願意去招惹米樂,畢竟這傢伙背後可是有著風翼一族,而且還有一個哥哥米修,米修的實力他綠塗可是非常的清楚,真要動起手來,他恐怕在米修手裡撐不過一個回合,便要被斬殺了,

蓬,,,

米樂一桌人個個拍案而起,憤怒滔滔的怒視著石炎五人這邊,米樂更是一指石炎喝問道:「人族小子,你說什麼,有本事再說一遍,」

圍觀的眾人也是一道道目光向這邊看了過來,知道有好戲要看了,不少人也是有些同情起了石炎五人,得罪了米樂,必定是沒有什麼好下場的,不過同時,也不得不佩服這幾人的膽魄了,

石炎沒有回頭,喝了口酒,才慢不經心的輕挑道:「我這人說話從來都不喜歡說兩遍,不過鑒於你耳背,又很賤的提出了再聽一遍的要求,那我就免為其難的滿足下你吧,這一次,你聽好了,我說你是狗,只會咬人的瘋狗,這會聽清楚了嗎,不用我再說一遍了吧,」

每一個字,都咬的非常的清楚,而且狗字也刻意的加重了讀意,

「哈哈,,,」

石炎的話,也頓時的惹來了一陣哄堂大笑,

米樂的臉頓時的黑了,惱羞成怒的指著眾人喝罵道:「不許笑,誰都不許笑,再笑我殺了你們,都給老子閉嘴,」

石炎轉過了頭去,看著米樂:「嘖嘖嘖嘖,動不動就罵人,動不動就殺人,你真以為你是誰,你真以為你是石炎啊,有那樣的實力可以輕言殺人,」

「噗哧,,」赤游四人都頓時的被石炎給逗笑了,沒想到石炎也有如此無恥的一面啊,

米樂死死的盯著石炎道:「我不是石炎,那你又是石炎不成,哼哼,真是可笑,我說石炎又管你什麼事,你要來管這樣的閑事,不知道,管閑事,是要付出代價的嗎,今天你們幾個既然惹到了我了,那就怪你們自己不長眼睛,今天你們死在我米樂公子手上,也算是你們的福份了,本少爺不想髒了手,給你們一個自行了斷的機會,否則讓本少爺出手的話,一定讓你們生不如死,死無葬身之地,」

敢在這酒樓鬧事的人還真不多,敢直接揚方在酒樓里殺人的,更少了,畢竟酒樓都是有些勢力的人才開的,在酒樓鬧事那就是等於不給酒樓老闆的面子,但是米樂卻是不管這些,可見米樂的強勢,

石炎也是不爽了:「真是好大的口氣,動則定人生死,還讓我們自行了斷,你真以為你有這樣的能力,不就是出生比別人好了一點,又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事情,出身好,就一定代表著實力強,一言不和,就要殺人,你真當你自己天下無敵了,我們坐在這裡喝酒沒有招惹你,你卻要殺我們,你真當你是神,可以斷人生死嗎,」

對於這樣的人,石炎一向都非常的反感,

所以石炎也是真的有些怒了:「本來我還想留你生路,給你一點教訓便就罷了,如今看來,我的善良不能拿來喂狗了,既然你找死,那今天我就成全你,也好讓你知道,這世界並不是由你說的算的,每個人的命都不是由你來隨意的剝奪的,辱人者,人皆辱者,」

一抹殺意,也是從石炎的眼眸之中噴涌了出來,

赤游四人也知道,石炎要殺人了,以他們對石炎的了解,石炎要殺的人,那就一定活不了, 米樂憤怒的拔劍一指石炎,強森的氣勢噴涌而出:「你才不知死活,乳臭未乾的小子,竟然也敢豪言殺我,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今天我就讓你知道自大兩個字怎麼寫的,動手,殺了他,」


米樂的話音一落,他身邊的四名男子便是一臉兇殘的向石炎撲殺了過來,這四人雖然實力不算太強,但怎麼說也都是神通三重境後期乃至巔峰之人,實力來說還算是不俗的,至少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這些人也是高高在上的,縱然是金甲城,神通三重境也不是遍地走的,神通三重境,也能算的上是真正的高手了,

無論去哪個勢力,總能夠得到一些重用,


四名神通三重境的高手一起出手,縱然是一名神通四重境初期的人,恐怕也只有退的命,這四人一出手,顯然就是要將石炎斬殺,

周圍圍觀的人,也只能是一陣同情,不忍直視這接下來凄慘的一幕,不少人也是暗在嘆息,竟然敢跟米樂對著干,那不是找死嗎,

「滾回去,」石炎輕喝了一聲,直接一揮手,四道劍氣便是從手掌之中激射而出,直接的向那四名神通三重境的修士殺了過去,四人剛衝上來,就被這四道劍氣給擊中,也是讓四人反應不及,直接的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牆壁之上,甚至有兩人飛到了其他的桌子上,直接將那兩張桌子砸成粉碎,這四名神通三重境的神通修士,直接就是倒地不起,吐血不止,

一擊之下,便是傷的不輕,

這還是石炎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話,就憑這四人的實力,那完全就是被石炎秒殺的份,

一擊過後,也是全場寂靜,所有的目光都是充滿著不可思議的看著石炎,就是米樂也是驚的臉色一陣變幻,嘴角一陣抽搐,看向石炎的眼神也是大變,僅僅只是一招,便將四名神通三重境後期巔峰的高手打倒重傷在地,這是怎樣的實力,就是米樂自己,也自認為做不到,除非是全力以赴,然後有些討巧的話,才有些可能,

但是對方卻是能夠如此輕描淡寫的完成了這一舉措,確實是一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石炎的目光看向了米樂,也是站了起來,向米樂走了過去,嘴角揚起的那一絲邪氣的冷笑,也說明了石炎的殺意,若是米樂不是放言要殺自己,那石炎也不跟他一般見識,教訓一下便也就算了,可是這個米樂竟然放言要殺自己,那就是觸了石炎的逆鱗了,自然不能忍,

被石炎的目光一看,米樂也頓時有種被可怕的東西盯上的感覺,也是不由自主的後退的步半,馬上才惱羞成怒的反應了過來,又急忙的將那半步給收了回來,一臉陰狠的怒視著石炎,強打著底氣道:「還有點實力,年紀輕輕便能有這樣的實力,算是不錯了,可惜,今天你惹到了本少爺我,那就註定你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現在你若是跪地求饒的話,說不定本少爺還會大發慈悲的放你一馬,」

石炎撇了下嘴:「真是恬燥,何必要硬著頭皮來表現你的強勢,其實你心裡早已經是怕了,不過就算你現在跪地求饒,我也不會放過你,」

「放屁,,」心裡的念頭被石炎戳穿,米樂也頓時惱羞成怒,狠一咬牙,大喝了一聲:「你找死,」

離了弦的箭,也沒有辦法收回,米樂也只能是全力的出手,一出手便也是全力以赴,一劍直接的向石炎斬殺而來,同時風聲鶴唳,疾風勁走,一道殘影飛掠而過,極速的殺到了石炎的身前,一劍化為霹靂,斬殺下來,氣勢不俗,米樂畢竟是一名神通四重境初期的神通修士,也是風翼一族的少年天才人物,神通法門很是不錯,一身的實力也是足夠強大,

不過這份強大在石炎的面前,卻是那麼的可笑,那麼的脆弱,那麼的不堪一擊,

對付米樂,石炎都根本不需要動劍,直接憑著劍氣就可以擊而殺之,

石炎依然是那麼的平靜淡然,依然是一揮手,一道劍氣狂迸而去,直接的就斬殺在了米樂的劍上,

米樂一觸碰這一道劍氣,便能夠感覺到這一道劍氣之中蘊含的可怕劍意和力量,心中也頓時大叫了一聲:「不好,」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竟然抵擋不住這一劍,這一劍之威,竟然是如此的浩蕩,如此的強勢,如此的凌厲而又霸道,他握劍的手,也是被震的完全的麻木,手中的劍也幾欲是脫手而去,身體更是控制不住的後退,

那可怕的力量,還沿著他的手臂直接傳遞到了他的身體之中,肆意狂虐,要將他的身體完全的撕成碎片,

力量在他體內一震,也頓時讓米樂大吐了一口鮮血,一個踉蹌之下,幾欲是倒地,最後重重的砸在了一面牆上,將牆面砸出了一個深坑出來,

一次交鋒,高下便已經明判,

米樂看向石炎的臉色,也是陡然的大變,知道自己竟不是這名人族的對手,一名如此年輕的人族,實力怎麼會強到這樣的地步,面對石炎,甚至讓米樂有種面對了他大哥的感覺,不對比大哥還要可怕的感覺,怎麼會這樣,這個人族,到底是什麼來頭,

四周圍觀之人,更是目瞪口呆,呆若木雞,完全的看傻眼了,這也太強大了吧,

「好歷害,先前有一個石炎,現在又有這麼一個人族的妖孽,太可怕了,」

「咦,我怎麼感覺這人跟那石炎各方面都差不多啊,這個人族不會就是那個石炎吧,」

「不可能吧,那個叫石炎的可是曠世之才,七星戰士,何等的驚艷光華,不應該是這樣看起來很普通的才是啊,」

此時最難受的當屬米樂了,金甲城裡有幾個人敢惹他,他來這酒樓雖酒,哪次不是盡興而歸,什麼時候有人敢掃過他的酒興,觸他的眉頭,今天卻是碰上了一個狠茬,將自己逼到了這等的地步,讓他顏面喪失,以後也沒臉出來見人了,

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受,

但米樂也並不懼他石炎,他可是風翼一族的天才,他的大哥可是米修,整個金甲城敢不給他面子的人,也沒有幾個,在這裡,他還不信他能吃虧了,所以,他也是一臉憤怒而又帶有傲氣的看著石炎道:「你知道我是誰嗎,知道我哥是誰嗎,」

石炎停在了米樂的身前,一臉輕蔑不屑的看著米樂,隨口的道:「是誰,」

米樂整理了一個衣服,一臉傲氣的道:「聽好了,我叫米樂,風翼一族,我哥叫米修,現在知道本少爺是誰了吧,這裡是金甲城,在這裡你敢動本不爺一根汗毛,我保證你走不出這酒樓,」

石炎撇了下嘴,滿不在乎的道:「聽起來很歷害的樣子,風翼一族是不錯,不過貌似這裡是金甲城,是金甲一族說了算的地方,不是你風翼一族吧,米修,名氣倒是不小,不過貌似前些天敗在了一個叫石炎的手上吧,所以,有什麼好拿出來說的呢,你既然知道這裡是金甲城,若你是金甲一族你這樣威脅我,那倒也就釋然了,可惜你不是,」

「所以,你這威脅的話,真的一點水準都沒有,看來,你最後的遺言已經交待完了,現在可以安心上路了吧,」

不少人聽到石炎的話,也是不由的生出了佩服,簡直就是五體投地,不得不說這說的也太霸氣了吧,這完全是不把風翼一族放在眼裡啊,果然是夠豪氣,

「你,,」米樂卻是被嗆的不輕,臉色都直接的變綠了:「不知所謂,好大的口氣,我風翼一族乃是金甲境域前十的勢力,不說在金甲城隻手遮天,也沒有什麼人敢惹,縱是金甲一族對我風翼一族,也有幾分客氣,你一個人族小子,竟然敢挑釁我風翼一族的尊嚴,簡直就是好膽,我哥實力超群,乃神通五重境巔峰的絕世之才,你給我哥提鞋都不配,」

米樂倒也是不傻,直接就將石炎綁架到挑釁他風翼一族尊嚴的高度,這仇恨倒是拉的不錯,

只不過石炎根本不吃他這一套,懶得理會這麼多,直接的就要出手,根本不二話,啰嗦這麼多,不如直接的殺了,

看到石炎真的敢要出手殺了米樂,不少圍觀的人也是再次的驚然失色,瞪珠子都要瞪到地上去了,本以為石炎只是說著玩玩,嚇唬一下米樂,卻沒有想到是動真格的,還真是瘋了,

「你敢,,」米樂也是有些慌了,他說了這麼多,也無非就是想牽制石炎,想唬住石炎,讓他不敢對自己動手,

可是米樂現在竟然發現自己說這麼多,根本就是白說的,石炎根本不會理會,依然要殺自己,面對死亡的威脅,讓他怎能不恐懼,甚至都有想跪地求饒的心了,

他後悔了,真的後悔招惹這個瘋子了,這根本就是一個不要命的瘋子,

「住手,閣下還請手下留情,」

正在石炎要動手的時候,一道頗有幾分威嚴的聲音渾厚的傳了過來,一道高大光鮮的身影也是疾掠的向這邊趕了過來,要阻止石炎,光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就知道,這是一名歷害的神通五重境的強者,就這份威嚴來說,也可知道他的地位不凡,

不過石炎又怎麼會理會此人,手上的動作根本沒有半點的遲鈍,依然是鋒厲的向米樂斬殺了下去,

米樂的瞳孔頓時的放大,驚恐萬分,奮力的反抗,一件件寶物也是扔了出來,想要阻止石炎,想要保命,只不過石炎又怎麼可能讓他逃脫的掉,手中的劍氣也是化為了實物一般,帶著可怕的力量激殺而出,這一次,石炎也是動用了幾分實力,這一道劍氣殺出,自然也是勢不可擋,這樣的力量,又怎麼會是米樂能夠擋的住的, 「好膽,」那名衝出來阻止石炎殺的男子見石炎根本沒有住手的意思,對他的話是充耳不聞,這讓他也是惱羞成怒,手中一動,一道可怕的力量也是打了出來,

「滾開,」石炎掃了一眼,九龍砣直接的砸了出去,來人雖然是一名神通五重境的強者,不過出手倒也沒有全力以赴,所以石炎也只是隨意的砸出了九龍砣,並沒有動用多少的實力,

「不,救我,」米樂見石炎還真的敢殺自己,也頓時是驚恐萬分,他不想死啊,

只是現在沒有人能夠救他,在一道道驚震的目光之下,石炎的那道劍氣也是直接的劃過了米樂的脖子,將米樂的首及給斬了下來,鮮血噴涌如柱,米樂的首及滾落在地,臉情還有一些輕微的抽搐著,眼神里滿是後悔的恐懼,只是他的生命力在迅速的消失,他也已經沒命可以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