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原本是想讓你利用秘法,吞噬掉他的陽屬性靈力,暫時頂替他的身份通過天地祭壇進入六合大陸,現在看來,你完全可以用化做麥迪,行走六合大陸,」

極限王途 ,一手按在他的眉心上,冷漠地吐出兩個字:「搜魂,」

麥迪拚死抵抗,但他不過是中位血君而已,哪能抗住江絕磅礴如海的靈魂之力,麥迪的識海防線瞬間被攻破,

無數的信息湧入江絕的腦海,讓他感到腦袋一沉,有些頭疼欲裂,這是搜魂的弊端,沒有辦法消除,

過了好一會兒,江絕才緩過神來,盤坐在地上,雙眸緊閉,整理有關麥迪的所有信息,當他睜開眼時,他已經不再是江絕,而是教廷主教麥迪,

江絕的一頭黑髮被白烈用特殊材料染成了金黃色,在太陽光的照射下金光閃閃,而江絕的面容則一件特殊禁器掩蓋,幻化成了麥迪的樣子,除非是血帝期的老教皇親自展開神識查看,否則即便是教宗強者也絕對找不出任何破綻,

至於身高,江絕作為煉體類的強者,隨意改變骨骼排列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僅僅幾秒鐘的時間,江絕便化作了身高兩米的壯漢,

此時的江絕已經完全變成了麥迪的樣子,即便是白烈對有一絲恍惚,好像站在自己身前就是麥迪,

在白烈的帶領下,江絕進入聖庭,半日後,他與數十名重傷的魔法師一同踏上天地祭壇,傳送回六合大陸, 一陣刺眼的光芒散盡,江絕與數十名教廷魔法師出現在六合大陸的天地祭壇上,

江絕揉了揉眼睛,舉目四望,映入其眼帘的是一座寬闊的青石廣場,透著一股滄桑的古樸之意,似乎這片廣場已經建成數百年之久,

青石廣場的四周,林立著一座座金色的教堂,散發著聖潔的氣息,上百座金色教堂匯聚在一起,聖潔的氣息好似一條聖潔河流,席捲整座城市,讓人發自內心的產生一種膜拜感,

在青石廣場的正東方,一座金碧輝煌殿堂,在陽光的照射下,猶如一輪金日,光芒萬丈,刺得人有些睜不開眼,那便是聖庭,所有魔法師都嚮往的聖地,

如果說上百座金色教堂散發出的聖潔氣息是一條河流,讓人膜拜,那麼聖庭散發出的神階氣息就是奔騰的大海,讓人跪伏,

跟六合大陸的聖庭比起來,八荒大陸的那個所謂的聖庭就像是平房,簡陋無比,

感受著六合大陸空氣中散發著的濃郁的陽屬性靈氣,江絕體內的陰陽圓盤突然有了一絲躁動,想要去吸收這些靈氣,江絕臉色微變,急忙鎮壓,

「喂,那個渾身綁滿繃帶的傢伙,下來接受檢查,」江絕剛剛將躁動的陰陽圓盤鎮壓下來,便聽到天地祭壇下傳來一道極為不耐煩的聲音,

江絕低頭望去,發現除了自己還站在天地祭壇上外,其餘人都早已下去接受檢查,

說是檢查,其實不過是例行公事罷了,沒有魔法師相信八荒大陸的修士會冒著生命危險潛入六合大陸,

「姓名,」

「麥迪」

「身份,」

「主教」

……

守在天地祭壇的主教衛隊,僅僅核對了一下江絕的身份信息,便讓兩名主教帶著江絕前往教廷專門負責治療的教堂,

行走在教廷大本營的街道上,江絕腦中不斷思索著相關的信息,

教廷大本營名叫聖光城,是六合大陸的中心,其內高手如雲,強者如雨,如果江絕一不小心暴露了,很有可能就永遠留在這兒了,

他現在前往的地方乃是聖光城內最大的治療教堂,,生命教堂,是整個六合大陸最好的治療教廷,所有在位面戰爭中受了重創的魔法師,都會被送去那裡,

不一會兒,江絕便和一同傳送回來的數十名魔法師,來到了生命教堂門口,

與周圍林立的教堂不同,生命教堂的主色調是綠色,其四周種著鬱鬱蔥蔥的植物,散發著生命的氣息,

不光是顏色不同,其他教堂的頂部都立有一個金光閃閃的十字架,而生命教堂的頂部立的卻是一個金杯,

江絕若有所思:「生命教堂、綠色、金杯,難道說這生命教堂與生命女神的神器『聖杯』有關,」

距離生命教堂還有十米,江絕便感覺一股濃郁的生命氣息撲面而來,讓他感覺一陣神清氣爽,

「所有人排成一列,按順序進入教堂,領取號碼牌,」生命教堂的門口站著一名身著紅衣長袍的魔法師,對著江絕等人說道,從他渾身散發地氣息來看,此人是一名下位血皇,

「竟然能讓一名紅衣大主教來當門衛,這個生命教堂絕對不簡單,」江絕心中暗道,

很多人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來生命教堂了,所以對這裡地規矩十分熟悉,在那名紅衣大主教的整頓下,包括江絕在內的幾十名魔法師全部排成一列,按照順序踏入生命教堂,

生命教堂的大門上懸挂著一個金杯,樣子十分精緻,金杯上刻畫著無數密密麻麻的符文,顯得異常神異,

那名紅衣大主教站在門內,每有一名魔法師踏入門內,大門上懸挂的金杯便會散發出光芒,只不過每個人之間散發的光芒顏色與強弱有些不同,

有的人踏入門內時,金杯會散發出淡淡的白光,有的人則散發出強烈的白光,還有的人散發的是淺綠色的光……

那名紅衣大主教會根據金杯散發出的光芒,發送不同顏色號碼牌,散發白光的,就發白色號碼牌,散發淺綠色光的,就發淺綠色號碼牌,

當江絕踏入教堂大門時,他突然感覺好不容易壓制下的陰陽圓盤突然變得狂躁起來,似乎受到了什麼東西的牽引,

「嗯,生命神杯怎麼沒反應了,」紅衣大主教露出疑惑的神色,

突然,懸挂在教堂門上的金杯開始劇烈震動,江絕駭然的發現自己體內的陰陽圓盤竟然與金杯開始了共鳴,

「轟」一股淡淡的神威猛然從金杯中散發而出,席捲整座生命教堂,讓身處教堂內的人感到靈魂震顫,所有人都向著教堂門口望去,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天啊,這人是誰,怎麼會引起生命神杯如此巨大的反應,」

「神威,金杯剛才竟然釋放出了淡淡的神威,此人好像是第三個引動金杯的神威的人吧,」

「不是白色,不是淺綠色,更不是深綠色,而是翡翠之色,生命神杯竟然散發出翡翠之色,此人的女神親和力到底是多少,」

……

此時,江絕頭頂的金杯散發出耀眼的翡翠光芒,形成一道碧綠的光幕將江絕包圍,

紅衣大主教一臉獃滯的望著江絕,嘴中喃喃自語:「翡翠光幕,女神親和力最起碼達到了百分之九十,」

當翡翠光芒散盡,江絕再次將陰陽圓盤鎮壓,擦了擦額頭滲出的冷汗,他正好聽到紅衣大主教所說的女神親和力,不由一愣,疑惑地問道:「女神親和力,這是什麼東西,」

紅衣大主教神色突然變得無比恭敬,朝著江絕深深一拜后,解釋道:「大人一定是第一批參加位面戰爭的強者吧,因為離開聖庭一年多,所以對聖庭最近的變化有些不太清楚,」

「半年前,聖庭供奉的生命女神的神器『聖杯』突然綻放出通天神光,佛羅倫薩教皇得到神諭,說是生命女神的傳承神殿即將打開,有人將會獲得生命女神的傳承,成為教廷第四神子,」

「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進入生命女神的傳承神殿,唯有被女神選中的人才有資格踏入神殿,」

江絕若有所思地說道:「這麼說,懸挂在我頭頂的這個金杯就是用來探查女神選擇的法器了,那女神親和力又是什麼,」

紅衣大主教點點頭,繼續說道:「這個金杯名叫生命神杯,是『聖杯』的仿製品,其內蘊含生命女神的一絲神性,可以代替生命女神進行篩選,而女神親和力則是指生命女神與您的親和程度,親和程度越高獲得神之傳承的幾率就越大,」

「被生命神杯所過,凡是露出白色光芒的人,女神親和力不足百分之三十,證明他與女神無緣,凡是露出淺綠色光芒的人,女神親和力不足百分之六十,依舊與女神無緣,」

「只有當生命神杯散發出深綠色光芒時,才能證明被探查者與女神有緣,女神親和力超過百分之六十,可以進入傳承神殿,去爭取機緣,」

「至於大人您能讓生命神杯散發翡翠光幕,說明您與女神非常有緣,女神親和力達到百分之九十以上,迄今為止,您是第三位女神親和力達到百分之九十的人,佛羅倫薩教皇曾頒下聖諭,只要女神親和力超過百分之九十的人立即晉陞為候補神子,地位堪比教宗,」

江絕恍然,怪不得眼前的這名紅衣大主教突然之間對他卑躬屈膝,態度恭敬,原來自己現在已經是候補神子了,

想一想都覺得搞笑,自己這個冥界陣營的神之傳承者,竟然在六合大陸成為了候補神子,要是被教廷的人得知自己的身份,不知道他們會露出怎樣的表情,

江絕被恭敬的迎入教堂內,發現教堂內有四條通道,分別對應著紅衣大主教發到每個人手中的號碼牌,

手持白色號碼牌的人,就去白色通道內接受治療,手持淺綠色號碼牌的,就去淺綠色通道內接受治療,

而江絕則在另外一名紅衣大主教的陪同下,進入了翠綠通道,


隨著江絕的離去,教堂內再次恢復到寧靜,剩下的魔法師井然有序的走進大門,接受生命神杯的探查,

雖然教堂內明面上恢復了平靜,但卻暗流涌動,

教堂一處陰暗的角落裡,一名身穿紅色長袍的老者對著身旁的下人冷漠說道:「半個時辰內,將剛才那人的所有信息呈給我,」

正在生命教堂內接受治療的一位臉色蒼白的青年,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第三個了,這樣我才不會覺得無聊,」

「桀桀,女神親和力只不過代表生命女神的選擇而已,如果他死了,即便女神親和力百分之百又能做什麼,」

不光是教堂內,此時教堂外無數守候在這個的探子,都飛速將這一情況傳回家族,


僅僅五分鐘,聖光城內地各大勢力都已經知道,一名剛剛從八荒大陸回來的魔法師,在進入生命神殿時被探查出女神親和力超過百分之九十……

(PS:希望看書的書友多留書評,讓落月知道還有你們的支持,) 江絕靜靜地躺在一間寬敞的房間內,房間四周擺放著桌椅板凳,精細的裝飾品,好看的盆景,好像這裡並不是生命教堂,而是一處裝飾奢華的客房,這就是候補神子的待遇,

生命教堂內江絕住著最好的房間,享受著最好的治療,愜意無比,

「嘎吱」突然,房門被人推開了,兩名身著黑色緊身衣的中年人走了進來,

江絕抬頭望去,來人是一男一女,男的身材矮小,長相猥瑣,有著一對鼠眼,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而女的則身材臃腫,面容醜陋,臉上長著一顆黑痣,正常男人只要看過她一眼,絕不想去看她第二眼,

這一男一女都是下位血君的修為,看他們的神態應該是與江絕所冒充的麥迪是舊識,

江絕腦中飛速旋轉,在麥迪的記憶中搜索著兩人的相關信息,兩秒后他找到了,

男的名叫雷諾斯,女的名叫愛麗絲,這兩人都是麥迪的狐朋狗友,但是關係只算平平,不知道他們倆突然前來有什麼事,

在江絕疑惑的目光中,雷諾斯和愛麗絲走到他的床邊,愛麗絲抱著江絕的胳膊,一臉掐媚地說道:「迪哥,聽說你的女神親和力超過百分之九十,地位大漲,瞬間躍身成為教廷候補神子之一,迪哥現在飛黃騰達了,可不要忘了我們啊,」

「是啊是啊,我們倆只求跟在迪哥身邊伺候迪哥,希望迪哥不要嫌棄,」雷諾斯跟著說道,

江絕哈哈大笑,滿口答應道:「沒問題,我麥迪可不是那種只能同甘苦不能共富貴的人渣,放心吧,從今往後我會罩著你們倆的,」

雷諾斯感動地點點頭,殷勤地說道:「迪哥,我覺得我們三人有些勢單力薄了,不如咱們組建一個勢力吧,憑藉迪哥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女神親和力,一定會一呼百應,有很多強者加入我們,」

「我覺得這樣不妥,」愛麗絲搖頭道,「新建的勢力需要發展多年才能擁有規模,時間太長,迪哥現在地位尊崇,無論到哪裡都一定會成為座上賓,我覺得迪哥應該加入一個實力強大的家族或者勢力,對日後的發展更好一些,,」



江絕心中冷笑一聲,他說這兩個狐朋狗友怎麼會突然來找麥迪,原來是來當說客的,

江絕眉毛一掀,噙上一抹玩味的笑容,「我覺得雷諾斯說的對,我應該自己組建一個新勢力,憑藉我超強的女神親和力,絕對會有無數強者追隨我,」

雷諾斯一聽,心中不由暗暗後悔,自己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原本準備以建立建立勢力為幌子,誘導江絕加入大勢力,沒想到他直接順桿而上,想要建立新勢力,

「真把自己當成絕世天才啊,」雷諾斯眼中閃過一縷鄙夷,但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反而更加卑躬屈膝地說道:

「迪哥,我剛才仔細想了想,愛麗絲說的挺有道理的,新建一個勢力所耗費的時間實在太長了,咱們不如選擇一個實力強大的家族或勢力直接加入,省時省力,」

「這樣啊,」江絕若有所思,「聖光城勢力這麼多,你說咱們選哪一個勢力加入好呢,」

愛麗絲一聽臉上一喜,趕緊說道:「根據我的篩選狼牙家族口碑不錯,而且實力強大,在聖光城所有勢力中穩居前四,絕對是個不錯的選擇,」

雷諾斯也趁熱打鐵道:「狼牙家族的族長可是教宗強者,而且家族內擁有五名紅衣大主教,數十名主教,加入狼牙家族,就相當於擁有了一個強大的後盾,即便在聖光城內也能橫著走了,」

江絕腦中瞬間調出了狼牙家族的信息,

狼牙家族,聖光城四大家族之一,體內具有狼神血脈,所有嫡系傳人都能進入狼人模式,實力倍增,就算是普通族人也擁有狂化能力,

根據江絕從生命教堂內的魔法師中打探來的消息,狼牙家族共有五名強者女神親和度超過百分之六十,其中狼牙家族當代族長的兒子,狼勃蘭特,女神親和力達到百分之八十,是生命女神傳承最有力的爭奪戰之一,

「看來收買這兩人的應該就是狼牙家族了,」江絕心中暗道,

既然已經知道了是誰派他們來的,江絕也就失去了和他們玩玩的心態,臉色突然轉冷,冷漠的對著雷諾斯和愛麗絲說道:「你們的來意我已經知道,回去告訴你們主子,我暫時不打算加入任何勢力,」

雷諾斯與愛麗絲同時一冷,顯然沒有明白江絕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讓你們滾,」江絕不耐煩地說道,

雷諾斯和愛麗絲對視一眼,卑躬屈膝的神態瞬間消失不見,

雷諾斯陰冷地說道:「沒想到參加了次位面戰爭,麥迪的腦袋聰明了不少嘛,既然你看出來了,咱們也就打開天窗說亮話,狼勃蘭特少爺看中了你,希望你能為他效力,」

「也就是成為他的僕人了,」江絕冷笑一聲,

雷諾斯沒有說話,但是他的神態已經默認,

「如果我拒絕呢,」江絕嘴角揚起一抹邪異的笑容,

「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雷諾斯眼中突然爆射出兩團凶光,瞬間被江絕出手,他的雙爪如鐵鉗一把探向江絕地雙臂,想要將其制服,而站在一旁的愛麗絲也瞬間發動攻擊,攻向江絕的雙腳,

「哼」江絕冷哼一聲,聲音中蘊含了他強大的靈魂力量,使得雷諾斯與愛麗絲動作一頓,趁著這個機會,江絕閃電般出手,揮出數十道拳影,將兩人籠罩在內,

雷諾斯與愛麗絲眼中湧現出一抹驚慌,但卻並未退縮,因為在他們眼中,麥迪不過是一個中位血君,而且還是一個重傷的中位血君,他們兩個巔峰的下位血君聯手,一定能將其擊潰,

但是他們眼前的麥迪,已經不是兩人所認識的那個麥迪,江絕的肉身力量,可不是他們這種體質虛弱的魔法師可以抗住的,

在兩人與拳影接觸的瞬間,凄慘的叫聲剎那間響徹整座生命教堂,兩人直接橫飛出去,帶著鮮血滯空而過,狠狠砸在房間的牆壁上,留下兩個人形深坑,

雷諾斯驚恐地喊道:「上位血君,你竟然突破到了上位血君,」

江絕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對著門外冷漠地喊道:「看來這麼久的戲,是不是也該出來露一下面了,狼勃蘭特少爺,」

最後這幾個字江絕故意加重了一下語氣,好似強調一般,

「啪、啪、啪」江絕的聲音落下,門外突然響起了響亮的鼓掌聲,

一個身材雄偉的血衣青年,在兩名紅衣大主教的陪同下踏進房門,

血衣青年身材魁梧,渾身肌肉隆起,充滿爆炸性的美感,他不僅有著強健的身軀,還有著一張堅毅的臉龐,一道刀疤劃過他的左眼,為其增添了一分猙獰,他便是狼牙家族的少族長,狼勃蘭特,

「根據我們的調查,麥迪先生以前只不過是實力平庸的中位血君,而且頭腦簡單易衝動,但是看到剛剛的表現,麥迪先生的心機不是一般的深啊,恐怕一直都在隱藏著實力,」

「呵呵,不隱藏實力哪能平安退出位面戰爭,又怎麼會躲過我這兩位朋友的攻擊呢,」江絕冷笑一聲,

狼勃蘭特依舊面帶笑容,只不過聲音中帶著一絲威脅,「麥迪先生明哲保身,為了平安退出位面戰爭,隱藏真實實力並且假裝重傷,這種做法大家都懂,但如果讓佛羅倫薩教皇知道了呢,」

「知道就知道了唄,」江絕一臉無所謂地說道:「如果是原來的我,教皇大人一定會把我滅殺以正法紀,」

「但是,如今的我位居教廷候補神子,女神親和力達百分之九十以上,很有可能會獲得生命女神的傳承,所以,就算你告訴了教皇大人,他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最多象徵性的懲戒我一下,」

「那如果加上我們狼牙家族的推波助瀾呢,發動所有魔法師來聲討位面戰爭的叛徒,」狼勃蘭特不咸不淡地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